学生时代的青涩爱恋,虽然懵懂得可爱,幼稚得可笑,却最是真切得难以忘怀。那时的我们,会因为对方的一句话或一个眼神而窃喜不已,会因为对方知晓了自己的名字便觉得今天的风都是甜的,会因为

那一次次刻意制造的擦肩而过而欢喜。年轻的时候,却又是敏感而脆弱的,连多愁善感都要渲染得惊天动地,一触碰便伤筋动骨。于是,青春中总有一个难以忘怀的名字,在心里腾出一个特定的位置,安静地端正地摆在那里。不经意间想起,回望一眼,哦,原来还在那里,不惹尘不起潮。

 
《渝人记》是腾讯大渝网精心打造的一档以日记、随笔或杂文的形式记录重庆人生活剪影的精品原创文学栏目。时而开怀酣畅,时而心酸动容;或者云淡风轻,或者快意情仇;要么大笑一场,要么大哭一场——人生不就是如此吗?这里有名家手记,更有百姓心语,把你的经历见闻、所悟所想写出来,让我们共同分享生活在重庆的点点滴滴。投稿文章须未经发表,字数800-2000字,来稿请发送至主持人邮箱2985726322@qq.com,邮件标题格式:《渝人记》+文章标题+作者名。
值班编辑:
官方微信:(微信号:大渝网)
投稿邮箱:2985726322@qq.com
 
重庆人的印度瑜伽之旅回国后的很多时候,我都常常想念在那儿的....[详细]
乡村崽儿“耍事儿”多现在的我已经离开故乡多年,再也没有见到....[详细]
谁说歌乐山没有神经病虽然我装着很镇定,但是我心里非常害怕。....[详细]
送别家公听到家公走了的时候,我的心砰的一下,有....[详细]
也许我是一个“假”重庆人我喜欢重庆人骨子里的热情与直率,我爱重....[详细]
你凭啥占我便宜真正的朋友,会珍惜你的一切:价值、劳动....[详细]
归哉!阳村喜欢故乡无雨有风的天气,橘树结出果实的....[详细]
在重庆的那点小事儿记得到重庆后秋生带我吃的第一顿就是小面....[详细]
人生何处不迷茫正所谓“名缰利锁寂寞路,逍遥自在是平常....[详细]
灶洞里烧汤圆,烫嘴巴还没凉透,我就急不可耐的伸出黑黢黢的小....[详细]
再见超哥我们到达目的地时,超哥还未来。古语有云....[详细]
故乡小镇小镇的深处,残留着一段石板街,那是古老....[详细]
 
 
 
 
 

2012年4月中

这是个很长的故事,从2012年到2016年。

那个人,就叫他Z吧!

认识Z是在2012年,学校的贴吧上。

其实不怎么玩贴吧,只是偶尔进去顶个帖子或者回复一个“嗯”“哦”“额”这样的语气词。

某天心血来潮,发了一个帖子,说是晚上有空的来大操场玩。结果响应的人很多。玩贴吧的大多是闲得要命的单身狗。

也就是那时认识Z的。

印象很深,一米七八左右,穿好看的格子衫,刘海微斜,笑起来很好看。他介绍自己的名字,然后坐在我对面,笑得风轻云淡。就是这抹笑,留在我心里很多年,始终不敢忘。

玩真心话大冒险,我提要求。“把这里你最心仪的异性的电话存到自己手机里”,但最后我存了另一个浙江男生的手机号。

没有手机号,没有QQ号,没有微博、MSN、YY频道、人人等一系列联系方式,只知道他是我们学校的,工商学院,2011级物流4班,贴吧ID和等级。

2012年4月末

鬼使神差的,我在学校的贴吧里发了个帖子。

“喜欢上吧里的一个男生。好吧,ID七个字。”

贴吧里的聪明男子,一眼明了的指出是Z。我大大方方的承认:嗯啊,是他。

晚上十一点发的帖子,第二天点击已经1100多次、100多人回复,为着我的爱情。已经熟识和陌不相识的人,帮我出谋划策。更有熟识的吧友在QQ上撺掇我,喜欢就去追啊!

而那节汉语言课,我错过了黑格尔、施莱赫尔和萨丕尔的语言观。

下午,Z终于出现在贴吧里了。他回复我贴子时,几乎是很多人同时起哄:男主登场了!

Z的回答简单搞笑:屌丝一枚,不足挂齿。恐怕让各位失望了!

大方得体的男子,拒绝得干净利落还保持了我少女的尊严。我明白他的意思,却不肯轻易放手。人生短短几十年,不为那么一个人放手一搏,都觉得对不起自己。

 
 

2012年5月初

接下来是强制暧昧时期。我厚颜无耻的缠着Z,找他聊天,给我留言,或发短信。

多年后再回想,为什么当时自己都没有勇气单独把他约出来吃一顿饭呢?明明就在一个学校,明明我们系到他们系,脚程也不过五分钟。

他也回复,不着痕迹的疏离,十多年教育让他保持着礼貌和修养。

但陷在爱情里的少女,总是很作的。

一次上课时候跟Z聊天。

他突然的“尖酸刻薄”让我忍不住掉眼泪。

他说,女人嘛,不就是寂寞时候的伴儿!无聊时找个人玩玩,还是不错的,你觉得呢?要不,我就从了你吧,晚上开房怎么样?

明明知道是气我,明明知道是拒绝,却还是忍不住负气的回了一句:好啊!既然你都那么说了,不收了你,怎么对得起你呢?

很长的沉默,没有后文。

隔了很长时间,手机又震动起来。

他说,所以,别浪费时间在我这小混混身上了。你这么好,值得更好的人去珍惜。

2012年6月初

最后一次正式见面,是几个关系不错的吧友约饭。四个人,两男两女,其中一个是Z。不明真相的吧友,还打算着撮合我们。

他坐在我对面,帮我盛饭。我微微笑着,不好意思开口。

爱情经验丰富的学姐告诉我:就算心里有万丈波澜,表面也要装得风平浪静。别一开始就把自己放太低,那样,即使最后得到了,也显得过于廉价。

六月,大山深处的大学,燥热。

饭局散了,我们便没再联系。他有他的世界,我有我的圈子,我们两个,其实就是点头之交的吧友罢了。唯一不同的是,我自作多情了一场勉强。

 
 

2012年-2015年

那个学期,私下里打探到很多关于他的消息。和大学里关系很好的妹子,去图书馆看他排练。

从贴吧里扒出细枝末节的信息,逃课去音乐厅看他的表演,在大屏幕的微博里发喜欢他的话。我说,Z,我喜欢你,天地可鉴。

可登上头条的却是,贴吧谁谁谁在我手里,快拿五个鸡腿来换,前排某某位置。

我去大操场看他们学院的汇演,很多很多人里,我没能认出他。

贴吧里出现了很多陌生的ID号,他的贴吧等级升到了11级。

我还是习惯用“嗯”“哦”“额”这样的单音节词去顶别人的贴子;还是会在无聊时发个贴子,聚一大帮人一起玩。

可是Z,一次也没来过。

直到毕业。

2015年末

Z一定不知道。

我经常去他们教学楼,有一次晚上六点左右,我看见他讲着电话从教学楼里走出来。

我在火车站买票时看过他的身份证,他的好基友拿着他的身份证跟我炫耀。

我知道他大学时的女朋友是我老乡。那姑娘,在我面前夸耀过Z很好很好,然后发了很多他笑的照片给我,还有他们一起打麻将的照片。

2016年初

过渡来得不可思议,不知怎地就到了2016年。

某个周五下班前,去贴吧、微博、QQ上重新翻了他的信息,没敢加他的微信。

贴吧在线,最新一条回复是2015年毕业前夕卖球拍。

QQ里是他工作的近况。Z没回甘肃,在永川的某个医疗器械公司。有一张公司合照,是在观音桥拍的,横幅下面的落款是2015年7月。

下班时,路过观音桥,我没找到他的身影。我想,我可能再也寻不到他了。

是啊,观音桥怎会有他呢?但大学有啊,2012年,某个深山里的大学,绿茵茵的操场,那里有。

哦,我忘了,我还存了他许多的照片,保存在仅自己可见的相册里。

他高中时的青涩照。

他大学时和宿舍那个胖子在学校后山看桃花的照片。

他搞怪自拍的,他笑眯了眼睛的。

他毕业工作后戴着挂牌和别人握手的。

还有,他白衬衣黑西装在酒店大堂和同事的合照。

他说,他的心慢慢稳了,觉得自己成熟多了,也明白努力才幸福。

而他QQ空间最新留言的那个头像,好像不是我的老乡了。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主持人:向开心 文:周五
出品:腾讯大渝网新闻中心 联系方式:023-86898739
获取更多新闻
关注大渝微信
关于腾讯·大渝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渝律师 | 大渝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