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羡慕有过这样经历的人,身体力行的去尝试,只要坚持,原来一切并非不可能。想起13年国庆徒步米堆冰川,一时兴起入藏朝圣,高原徒步更是毫无准备,对于常年生活在重庆的人来说,为赶在入夜前

一睹米堆冰川的美景而不停歇的徒步所带来的体力不支及轻微高反,也是极度不适的。同行的半路旅伴已放弃,沿途更是碰到不少行者因顾忌天色已晚气温变化而折返。体力越来越不支,伴随着夜色渐渐来临,气温也开始下降,内心无数次的想过放弃,却倔强的咬牙坚持着。继续埋头走着,却意外发现石堆中一块较为平坦的石头上写着字:只要有梦想,就一定会实现,请坚定您的每一次抬脚。这是前行者对后来者最温暖的寄语,那一刻,所有的疲倦,所有的不适,所有的恐惧,统统被治愈,最终成功抵达。世界那么大,那么多险峻的山湍急的水,都应该用脚步亲自去丈量,有诗有远方,那么酷的人生老来才有得和后代聊。

 
《渝人记》是腾讯大渝网精心打造的一档以日记、随笔或杂文的形式记录重庆人生活剪影的精品原创文学栏目。时而开怀酣畅,时而心酸动容;或者云淡风轻,或者快意情仇;要么大笑一场,要么大哭一场——人生不就是如此吗?这里有名家手记,更有百姓心语,把你的经历见闻、所悟所想写出来,让我们共同分享生活在重庆的点点滴滴。投稿文章须未经发表,字数800-2000字,来稿请发送至主持人邮箱2985726322@qq.com,邮件标题格式:《渝人记》+文章标题+作者名。
值班编辑:
官方微信:(微信号:大渝网)
投稿邮箱:2985726322@qq.com
 
重庆老火锅的精神
重庆火锅店遍地,琳琅满目,或许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只要有街道的地方,就会有火锅店。[详细]
父亲化成一缕青烟
病痛的苦楚,化作一缕青烟,飘摇在未知的远方......[详细]
那个说谎的领导
要追溯老张说谎,我想应该从我进公司培训开始,他总是不断强调.....[详细]
原来做妈妈很美
我不生宝宝,不当妈妈哦,我要一直都很漂亮很漂亮......[详细]
奶奶的面子
文中的奶奶没有读过什么书,可她就是有这种骨子里的“体面”......[详细]
女汉子和坟堆的故事
有一种死,叫做死的清汤寡水,甚至会刮油…[详细]
渐行渐远的乡村宴
时常想跑进大山的怀抱,吃吃大铁锅做的豪放菜,听听人山人海的吆喝声 …[详细]
说走就走的旅行
很多人都想要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然而真的能做到的幸运儿却是少数.....[详细]
体检狗血事件二三
纯属娱乐,请勿叽歪严肃,多笑笑么,没坏处…[详细]
一个人的退伍
为了执行命令,他们无奈放弃一切;退伍的离愁悲欢,前方的迷茫未知,…[详细]
老处男
他仍然向往着一个姑娘、一份感情。这也许是他生命力唯一还美的颜色了…[详细]
激情燃烧,玩转职场
这是个典型的重庆女人,独立、泼辣、坚强、能干…… [详细]
 
 
 
 
 

   直到出发的前5分钟,我才知道,这一次去探洞的女生,只有我一人。其他8位,3名探险队员,4名电视台工作人员,还有1名文物保护专家。在这个队伍里,我和专家,毫无攀爬经验,属于“拖后腿”的。我的想法是,额,别拖太厉害,别太给人添麻烦就行。但事实证明,有点难。

   启程:不试试怎么知道自己行不行

   根据前期规划,我们应该在早晨9点出发,中午14点左右到达洞口,随后进洞,16点完成全部直播任务。

   事实是,下午16时许,我们才刚刚抵达洞口,这一路有多艰辛,或许通过直播画面还不能完全了解。

   全程是这样的:首先需穿过一片约100米高的乱石坡,随后沿杂草丛生的小路一直下行至谷底,再用溜索滑到迷宫河对岸,开始攀爬约200米高的悬崖。

   这其中,有90度绝壁,有滑坡地段,所有路全是几天前刚刚开辟,也几乎不能算作是路。最后,沿斜坡横切约100米距离,再经过一段绝壁后方才抵达。

   在出发前,不止一个人对我说,你做好心理准备,要上去太难了。我带了一双运动鞋,准备过了河之后换上,经验丰富的队员甚至告诉我,别带了,估计你都过不了河。

   那时内心的OS只有:那就试试?走一段算一段吧。是的,我也没有什么坚定的毅力、强大的内心,就是想试试,没有亲身去经历,哪知能不能行。

   走到乱石坡的时候,我心里就开始打鼓了,安排护送我的队员为了录像已经一溜烟跑得不见踪影,全是乱石,哪有什么路啊。想要图文直播也是不行了,手机赶紧揣兜里,扶着大石头一块一块过吧。

   下了乱石坡,是一条有滑坡的小路,刚好一只鞋的宽度,稍有不慎就可能跌落山谷。不知道前面的队员走到哪里了,一边担心落后,一边又得万分小心,十分纠结。

   终于,转过弯,看到了正在前方休息着等我的探险队员老彭,以及文物专家进哥,倒没有多话,只是往右上方一指,看!空空的崖壁,有什么?看后面!回头,迷宫河悬棺的立碑就在眼前。

   悬棺!我又望向那块崖壁,果真,一个小小的山洞里,刚好侧身放着一座悬棺。赶紧地掏出手机,拍照后发给后方,便有了随后直播里大家对悬棺的讨论。

   有了队友,自然心里的担心会少了许多。前一天下过雨,小路很是泥泞,在杂草丛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窜出一条蛇来,可是老彭特别淡定地跟我说,这啊,算是高速公路了。

   我问,那后面的路算什么。后面那就是没路了啊。没路,好吧。

   继续前行约10分钟后,另一位男主出场了,蹲在小路一旁正在仔细盯着草丛看的小鲜肉培培。“干嘛呢?”“找点零食。”他回答。

   只见他手起果落,很快手里多了几个黄色的小果子,吃吗?当然。清甜可口,对于缓解疲劳是极好的。随手拍一张发直播,大家又开始了对它的各种百科。

 
 

   两个多小时后,我们终于到达谷底,湍急的迷宫河就在眼前了,两岸壁立千仞,河中巨石林立,要过河,难。

   老彭告诉我,在刚刚探路的十多天前,他们是淌着过河的,水位稍高时还坐过皮划艇,而现在,除了溜索,别无选择,可见近日雨量突增,河水猛涨不少。

   关于溜索,我从去年的感动重庆人物——大山里的溜索法官,有过一个初步的感观,应该是非常危险的,全身系于绳上,稍不留神就跌入深渊(我回来后得知,原来溜索法官所在的地方就在同一个村,距离应该不远),于是这也成为出发前最担心的路段之一。

   不过,等自己亲身绑上绳子,被再三叮嘱手不要松开的时候,那种恐惧却突然消失了,这是一种很神奇的体验。

   不是否定溜索法官们的路程艰辛,而因为此刻,你心中相信工作人员做好了充分的准备,确保了安全性;也因为,河谷的风光实在太美,飞跃于奔腾的河流之上,又兼清风微拂,只剩下陶醉了,哪里还会想那么多。

   所以要十分感谢前期铺路以及现场工作的队员们,有了你们,才有了这顺利的第一步。

   险路:疲惫时的那个英雄梦想

   接下来的路程,才真正开始考验身心。沿河岸步行数十米后,再无路可走。悬崖,就在前方。

   “开始爬了哦,怕不怕哟?”培培问我。我抬头看去,一根红色的绳子弯弯扭扭延伸到看不见的高处,而这就是维系我生命的保护绳,也是此行的攀爬路径。

   “爬呗,有什么不敢的。”被叮嘱戴好护膝,又简单学了上升器的使用,便算做好了准备。

   体重大约是我两倍多的文物专家进哥(感觉这样说会被打)在前方的行动却告诉我,没那么简单。

   十分钟后,他大约才爬到距我十几米的地方,想想大约还要这样上升200米,就是大概六七十层楼那么高……额,打住。

   “右手把上升器往上推,左手顺势往上抓住,脚踩稳。”开始了,培培的指导却似乎对我不起作用,因为,要用双手承担起整个身体的重量,还得使劲往上方移动,臣妾办不到啊,一点力气都使不上。

   “来,抓着我手。”培培身轻如燕地爬到我前面,然后,拖我上去……

   一步如此,总不能步步如此,而且,被人拖着时,与自己使力的方向和重心是不一样的,会感觉更加困难,于是又继续试图用双手使力。

   双脚找不到支撑点的时候是最崩溃的,往上够不着,往下,只有跌进河里了。

   不爱出汗的我此时感觉浑身被一团热气萦绕,才爬了二三十米,已经筋疲力尽了。

   怎么办?回去吗?嗯,有点丢人,况且也拖后腿啊。

   想起出发前夜问赵导,要是我没力气了,在中途想要回来怎么办。赵导没有直接说解决办法,只答道,那就要看你的职业精神了。

   职业精神,嗯,有这个就够了,继续爬吧,再努努力,多走一段算一段。

   “还走吗?上面还是这样的路哦,现在回去还来得及。”培培提醒我。“还有多远?”“大概100米吧。”“嗯,还好还好,我还以为还有五六百米呢。”已经学会想着方儿安慰自己了。

   前面的进哥体力似乎有点吃不消,我们选择就地休息,顺便补充体力,这正是我求之不得的。

   吃了块巧克力,看看手机里腾讯新闻的直播,观看人数已经突破了20万,简直惊呆了。

   很多人在留言里说,这个女孩很厉害,加油,看得我,热血沸腾。厉害?我只记得主任说过我像个林黛玉,柔柔弱弱的,得像王熙凤才好。所以今天这样算王熙凤一点了么,好像也不是同一种厉害啊。

 
 

   需要夸奖一下的是后方我的同事邹乐,我的任务是现场图文直播,但是由于一路可以休息的时间不多,所以我只能间歇地发一些状态,或者直接把图片甩给他,让他编辑,然后你就可以看到他发了一堆蛇的、蜥蜴的、奇奇怪怪动物的照片,听网友在直播里惊呼,哇,你们的路途好艰险啊。

   想告诉你们的是,这些照片是真的,在这些路段里也真实存在,不过不是同一天拍的,至少我没有遇见蛇。邹老师为了保证直播的不间断更新,从很多队员手机里找资料也是煞费苦心,辛苦了。

   后面的路程,因为有了最艰难一段的对比,显得就轻松多了。

   培培和老彭换了一下背包,负责背有两根天线的直播设备,于是改称自己为天线宝宝,并开始了他的精彩解说:看,彭大师在干什么?我来换一个角度给你们看?本宝宝看不下去了……

   事实只是老彭带我过保护绳啊,网友看得热闹,我们倒也一路欢乐(对于网友评论小编在一路秀恩爱,本小编不予置评哈哈)。

   经历了近七个小时的行程,已经隐隐约约看到洞口了,迎接我们的最后一段路是没有任何植被覆盖的峭壁。

   从对面看过来,就是人行走在绝壁中间,头顶悬崖,脚踏深渊,简直壮美。而我们已经顾不得那些了,只管往前,到达洞口,喝上一口山泉水,比什么都美啊。

   下午16时30分左右,9名队员全部顺利抵达洞口,嗯,随后开始了我和8个男人的一夜……

   夜宿洞口:美妙夜晚 感谢有你

   抵达洞口后,最忙的是专家进哥,到处查看先民的遗迹,准备在此后的直播中介绍盐硝洞的具体情况。而我,抓起一瓶水就开始猛灌,真是清甜啊,一路的疲惫少了大半。

   “晚上,就都睡这里了哦。”先抵达的编导老银告诉我。“那我睡哪儿呢?”他指指中间一块石头较少,仅有一米多宽的平地,“就那儿吧,是豪华大床房哟。”好吧,山顶洞人的生活,正式开始,一切新的挑战尽管来。

   现实的情况比我预期好多了,老彭掏出一包普洱,悠哉地烧起了开水,一大碗茶刚泡好就被瓜分精光。

   “晚上吃什么呢?”我问。“火锅。”老彭说得很认真,我必须相信他,于是也很认真地期待起来。

   天色渐渐暗去,进哥,摄像师陶儿、八爷,安全员老彭、培培、老郭仍然决定进洞看看,由于安全员不够,我和老银以及视频技术监测老姚便坐在洞外等待了。

   他们的头灯照射在干裂的石壁上,只有一点点的光亮,随后,那一点点的光亮也渐渐消失在洞里,我不由想象他们都看到了怎样神奇的天地。

   老银来过很多次了,倒是一直很淡定地坐在石头上,不知在捯饬什么,我在不远处用手机和网友愉快地聊天(直播)汇报近况,只听到身后刷刷削东西的声音。而老姚,似乎一直在洞口守着他们的归来。

   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我回过头问老银,“要是我想上厕所怎么办?”洞口的面积大约一百多平米,几乎毫无遮挡,想到晚上有八个男人在,上厕所该有多尴尬。

   “往上走,那棵树那儿。”老银说,“快去吧,趁天还没黑完,放心我不看的,哈哈。”想想也对,赶紧跑上去。等回来的时候,洞里的人也陆陆续续出来了。

   “看,我削的什么?”老银举起手中的一把木棍。“筷子!怎么来的?”老银指指身边的一堆废木块,这也行?被他深深折服了,这筷子削得手感都跟平时用的相差无几呢。不过,山中条件艰苦,也可窥见一斑。

   再一次烧起开水,架上铁锅,真的开始煮火锅了。听上去很美是不是?看看有什么食材呢:咸菜加火腿肠。咸菜是用来开胃和补充盐分的,火腿肠嘛,有点油水,填填肚子也不错。

   正期待着,老银又从旁边拿出一个脏得不行的杯子,“喏,前天吃剩的。”“你要干嘛?”我问,眼睛却不忍心多看一眼。“当碗啊,你看看哪里还有碗。”我有点崩溃。

   老银把脏杯子一个个用湿纸巾擦了擦,再拿去冲了下水,随后依次发给所有队员,大家也很不介意地拿着了。

   我?还没办法接受。随即看到有一个铁碗,惊喜万分,“我能用这个吗?”大家笑笑,就让给我这个有点洁癖的小姑娘了。

   火锅煮好,都成饿狼的我们一会儿就把汤都喝完了,接着又煮面,继续秒杀。进哥不忘提醒我,多喝汤啊,要补充盐分啊,不然明天走山路就没体力咯。

   我开玩笑说,要不吐点口水进去不让你们喝了?八爷由此给我取了个名字——口水妹,并以更“恶心”的方式回我,在此不表了。

   汤足饭饱,夜幕已深,开起一盏头灯,围着石头“桌子”,进哥开始讲起洞里所见,以及硝的故事。一群人静静听着,那些劳累早已不知所踪。

   洞口上方是一个类似圆形的巨大缺口,刚好抬头可以看见密布在这片圆里的满天繁星,夜色,极美。铺好睡袋,熄灭头灯,伴着星光,和8个男人的一夜,就这样随着夜色过去……

   (后记:第二天,培培问我,你有没有睡不着,心里害怕啊。我问他,怕什么?培培:额,你心真大。)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主持人:向开心 文:包怡
出品:腾讯大渝网新闻中心 联系方式:023-86898739
获取更多新闻
关注大渝微信
关于腾讯·大渝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渝律师 | 大渝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