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人喜辣,举国闻名,上至八旬老人,下至三岁毛孩,餐桌上大多是无辣不欢。出门在外或是出国旅游,包里必塞上一瓶老干妈,以解短时不能食辣之嘴馋。长居外地的重庆人也常常委托重庆本地的

家人或朋友快递辣椒花椒豆豉火锅底料等,难舍的是那一味销魂的麻辣。在无数个“巴山夜雨涨秋池”的平凡日子里,这一枚枚火红的辣椒,连同一粒粒青翠的花椒,不仅让无数美人英雄竞折腰,更让重庆这个千椒百味的麻辣江湖,演绎出风靡百年的传奇与骄傲。

 
《渝人记》是腾讯大渝网精心打造的一档以日记、随笔或杂文的形式记录重庆人生活剪影的精品原创文学栏目。时而开怀酣畅,时而心酸动容;或者云淡风轻,或者快意情仇;要么大笑一场,要么大哭一场——人生不就是如此吗?这里有名家手记,更有百姓心语,把你的经历见闻、所悟所想写出来,让我们共同分享生活在重庆的点点滴滴。投稿文章须未经发表,字数800-2000字,来稿请发送至主持人邮箱2985726322@qq.com,邮件标题格式:《渝人记》+文章标题+作者名。
值班编辑:
官方微信:(微信号:大渝网)
投稿邮箱:2985726322@qq.com
 
重庆人的印度瑜伽之旅回国后的很多时候,我都常常想念在那儿的....[详细]
乡村崽儿“耍事儿”多现在的我已经离开故乡多年,再也没有见到....[详细]
谁说歌乐山没有神经病虽然我装着很镇定,但是我心里非常害怕。....[详细]
送别家公听到家公走了的时候,我的心砰的一下,有....[详细]
也许我是一个“假”重庆人我喜欢重庆人骨子里的热情与直率,我爱重....[详细]
你凭啥占我便宜真正的朋友,会珍惜你的一切:价值、劳动....[详细]
归哉!阳村喜欢故乡无雨有风的天气,橘树结出果实的....[详细]
在重庆的那点小事儿记得到重庆后秋生带我吃的第一顿就是小面....[详细]
人生何处不迷茫正所谓“名缰利锁寂寞路,逍遥自在是平常....[详细]
灶洞里烧汤圆,烫嘴巴还没凉透,我就急不可耐的伸出黑黢黢的小....[详细]
再见超哥我们到达目的地时,超哥还未来。古语有云....[详细]
故乡小镇小镇的深处,残留着一段石板街,那是古老....[详细]
 
 
 
 
 

母亲健在时,每年都要种植“七姊妹”朝天椒。

母亲或将“七姊妹”朝天椒放入泡菜坛中泡制,用作炒菜的配料,色味俱佳;或将“七姊妹”朝天椒用石磨磨成酱,俗称“稀广椒”,可作蘸水调和,或是炒菜佐料;或将“七姊妹”朝天椒切碎,与玉米面混合,制作成“榨广椒”,蒸肉、炒回锅肉,“榨广椒”都是上佳配料……

我独喜,用马铃薯(不论蒸煮炕)蘸“稀广椒”食用,在我看来,这种配搭,算得上是绝配。小时候,误以为是自己率先发现了这个新大陆,兴高采烈地向小伙伴们进行“科普”时才知道,其实,家家户户都喜欢这种吃法。

那个年代,左邻右里都是要放牛放羊的,自打我第一次参加放牛放羊大军开始,绝大部分时间的早餐、晚餐,都是与其他伙伴一样打发。

清晨和午后,小伙伴们各自从家里捎上几个马铃薯,相约赶着牛羊,到达目的地后,自会有人张罗。于是,有的捡拾柴禾,有的挖坑、垒灶,待熊熊大火燃烧起来后,将捎来的马铃薯扔进火坑,烧熟烤透,便可食用。

偶有带“稀广椒”的,自会成为抢手货,马铃薯皮尚未剥完,便顾着排队,你蘸一下、我蘸一下,在蘸得多与少的争论声中、在对不小心弄成花猫脸的取笑声中,大家吃着、乐着,美滋滋的。

后来,我考上了师范,读师范时,才得知杨柳坪的朝天椒名气特别响。

于是,第一个寒假来临时,我用节省下来的生活费买了半斤杨柳坪的朝天椒带回家。母亲看了看,笑了:“你买的这种广椒(我们老家笃坪习惯称辣椒为广椒)就是‘七姊妹’广椒,家里多着呢!”我想极力反驳,但,话刚到嘴边,便噎了下去,我也陪着笑:“我的妈呀!这可是‘七姊妹’中的极品呢……

当晚,母亲用自种的与我买的朝天椒分别做了一道菜,细品之下,母亲感慨:“你买的还是要厉害得多……”于是,母亲将剩下的珍藏起来。我知道,来年,母亲要种植新的辣椒品种了。

 
 

其实,母亲并没有收获与我带回的“七姊妹”一样品质的朝天椒,因为杨柳坪独特的地理环境,独特的土壤、独特的气候成就了独特的“七姊妹”,倘可轻而易举复制,“水土不服”一词就该退隐了。

自那时起,我知道,母亲对杨柳坪的“七姊妹”有了好感。

那之前,远近的亲朋和乡邻每年都会找我母亲索要辣椒种子。当然,那时候,由于交通极为不便,信息极不畅通,所有的亲朋与乡邻也只知道母亲先前培育的辣椒品种属上品,断然不知晓还有杨柳坪的朝天椒属个中极品。

后来,在母亲理直气壮地向亲朋与乡邻推介杨柳坪的朝天椒品种时,我知道,在老家方圆之地,异地杨柳坪的朝天椒已经不单纯是我心中的“女神”了。

在我参加工作的第一个假期里,几位昔日一起放牛放羊的朋友约我到县城旅游。因在县城读师范,整整三年,巫山县城的大街小巷,于我而言,不算知根知底,也算得上基本熟悉了,相对于尚未进过城或偶尔进城一、两次的几位朋友而言,我理所当然地成了向导。

进城的当晚,夜宵,富于戏剧性。夜宵店的老板将切好的第一盘卤菜端上桌来,同行的W君抢先尝了一筷:“味道勉强!估计还是广椒放得太少了!”W君停下筷子:“老板!来二两广椒!”

老板应声来到桌前:“各位!菜里加的辣子已足够了,再加?会辣得遭不住火的哈!”

“加!加二两最好的广椒!”W君毫不犹豫地回答,丝毫没有征求我们意见的迹象。

我知道,W君是吃广椒的好手,也是我印象中少见的不怕辣的主儿,于是,我开口了:“老板!来二两杨柳坪的七姊妹!”

说时迟那时快,老板已然将我点的朝天椒切碎端上来:“各位!我建议,建议你们将这二两辣子单独放在一边,不要拌进……”

“直接倒进盘子里!”没等老板说完,W君就抢了话,老板稍作迟疑,旋即反应过来,迅速将切碎的朝天椒倒入卤菜盘中,搅拌均匀:“各位!慢用,要添啥佐料,随时招呼!”

接下来,大家纷纷拿起筷子,旋即又纷纷放下筷子。除W君外,都是“浅尝辄止”,只动了一筷,便被辣得直伸舌头,嘘声不断,纷纷要了凉开水或啤酒,自顾自缓解辣情。

 
 

再说W君,第一筷面不改色,第二筷亦算得上镇定自若,但,第三筷的节奏明显放缓,脸红得厉害,额头开始冒汗,随着第四筷的完成,已然被辣出了泪花……

我们都劝说W君,受不了这个辣,就干脆放弃这盘菜,另外再点。W君哪里肯听,拍了拍胸脯:“你们怕辣!我不怕!”说完,竟也放下了筷子,拿了纸巾,一边擦拭着泪水和汗珠,一边与我们等着下一道菜端上来。

很快,第二道菜上了桌,B君抢先尝了尝:“味道不对呀?”“咋了?”众人齐声问。“感觉差二两,差二两杨柳坪七姊妹广椒呢!”说完,B君哈哈大笑。

大家跟着笑的同时,我发现,W君虽然笑了,但,笑得极不自然。我知道,W君是不愿意被大家破了他不怕辣的神话。于是,我开始引开话题,避免尴尬……后来,W君告诉我:“你点的杨柳坪的广椒果真是名不虚传呢!”

一晃就是十多年,我的工作地点也发生了变化,从笃坪小学调到抱龙小学。

因为台胞吕尔逊先生多次捐款资助抱龙小学,并有新的捐赠意愿,于是,就有了我代表校方与吕尔逊先生经常性的电话交流。

令我惊讶的是,远在台湾岛的吕尔逊先生竟然也知道巫山杨柳坪的朝天椒,多次提及,还笑言,再回抱龙河探亲,一定请我陪他去一趟杨柳坪,看看杨柳坪的土地,品尝杨柳坪的朝天椒。遗憾的是,在吕先生的有生之年,未能成行……

斗转星移,现今,我的工作地点离杨柳坪更近,更有机会深入杨柳坪,了解杨柳坪朝天椒的前世今生。

尤其是,步入不惑之年,渐喜饮食研究,我不敢保证能与杨柳坪的朝天椒朝夕相处,却愿意与“她”长相厮守,不是因其绰约的风姿,而是由衷钦佩“她”纯纯的品质。在我心底,“她”才算得上辣椒王国的极品,才是辣椒王国真正的骄傲。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主持人:向开心 文:谭发礼
出品:腾讯大渝网新闻中心 联系方式:023-86898739
获取更多新闻
关注大渝微信
关于腾讯·大渝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渝律师 | 大渝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