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总是有着七情六欲,最化不开的一定是亲情,是血脉是基因还是前世姻缘造就了这浓烈的情愫已无从考证,却那么深刻的植入我们的身体、思想和情感。父爱如山,是隐忍是承担;母爱如水,是叮咛

是唠叨,父亲如一株参天的大树,为我们遮风挡雨,母亲像一盏黑夜的明灯,为我们指明方向。如今,大多80后的父母正在渐渐老去,他们两鬓斑白,背影佝偻,在岁月不断地消磨中他们的身形愈发矮小。然而从他们身上,却能读到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感情:付出最多,要求最少;承担最多,倾诉最少。如果您有幸读到这篇文章,请回家拥抱一下自己的父母,给他们多一点的关心,如果他们远在外地,也请给他们去一通电话,对他们说一声,我爱你们。

 
《渝人记》是腾讯大渝网精心打造的一档以日记、随笔或杂文的形式记录重庆人生活剪影的精品原创文学栏目。时而开怀酣畅,时而心酸动容;或者云淡风轻,或者快意情仇;要么大笑一场,要么大哭一场——人生不就是如此吗?这里有名家手记,更有百姓心语,把你的经历见闻、所悟所想写出来,让我们共同分享生活在重庆的点点滴滴。投稿文章须未经发表,字数800-2000字,来稿请发送至主持人邮箱2985726322@qq.com,邮件标题格式:《渝人记》+文章标题+作者名。
值班编辑:
官方微信:(微信号:大渝网)
投稿邮箱:2985726322@qq.com
 
重庆人的印度瑜伽之旅回国后的很多时候,我都常常想念在那儿的....[详细]
乡村崽儿“耍事儿”多现在的我已经离开故乡多年,再也没有见到....[详细]
谁说歌乐山没有神经病虽然我装着很镇定,但是我心里非常害怕。....[详细]
送别家公听到家公走了的时候,我的心砰的一下,有....[详细]
也许我是一个“假”重庆人我喜欢重庆人骨子里的热情与直率,我爱重....[详细]
你凭啥占我便宜真正的朋友,会珍惜你的一切:价值、劳动....[详细]
归哉!阳村喜欢故乡无雨有风的天气,橘树结出果实的....[详细]
在重庆的那点小事儿记得到重庆后秋生带我吃的第一顿就是小面....[详细]
人生何处不迷茫正所谓“名缰利锁寂寞路,逍遥自在是平常....[详细]
灶洞里烧汤圆,烫嘴巴还没凉透,我就急不可耐的伸出黑黢黢的小....[详细]
再见超哥我们到达目的地时,超哥还未来。古语有云....[详细]
故乡小镇小镇的深处,残留着一段石板街,那是古老....[详细]
 
 
 
 
 

父亲是一名很有成就的军医,军医大学毕业后被部队选送到美丽的大连某海军基地。

父亲有着深厚的文学修养和音乐天赋,写得一手漂亮的草书;他拉二胡时,就连路过的小鸟也会留连枝头,不肯离去;在篮球场上,身材并不高大的父亲灵活矫健、穿插自如,常常用他那独特、高超的球技赢得观众的掌声和喝彩……

母亲年轻时,端庄美丽,倾慕追求者无数,但她对父亲情有独钟。婚后,在去上海探望进修的父亲时,图好玩到相馆照相消遣,没想到,相片被相馆放大展示于橱窗中,比明星还风光。

父亲很敬业、也很细致,无论是对工作亦或生活都有自己的构思和设想,他的书籍、笔记和个人物品总是拾缀的井井有条,到现在我仍然记得家里那两幅栩栩如生的杭州西湖挂屏。一人在家时,我总不敢放肆走路和大声说话,担忧那伫立的水鸟,被我的声响惊飞。

在寂静的夏夜,我喜欢依偎在父亲怀里,听他讲小白兔和大灰狼的故事或者倚靠在父亲身旁,欣赏他用灵巧的手指撩动琴弦,把一首极为普通的乐曲演绎得那么美妙、动人……

父亲从不打我,即使是我犯下了“难以饶恕”的错误,他也总是吓吓我而已。最有意思的是他吓唬人的方式——我们称之为“剃头”,手很高地举起,然后从头顶滑过,一点也不疼。这样“打”完后,常常会引发我们开怀大笑,父亲也会跟着笑,边笑边说,不准再调皮了,要不,下次爸爸一定狠狠揍你。

惩罚就这样一次次地快乐地光顾我和弟弟,事后,我们会毫无顾忌地顽皮、捣蛋。但若叫母亲知道了,结果就大不相同了,母亲绝不娇惯我,一旦犯错,擀面棍、鞋底、笤帚,抓到什么都是劈头盖脸的一顿狠揍,让你不敢再胆大包天地为所欲为。

 
 

母亲是典型的北方姑娘性格,热情、开朗、直率。歌唱的不错,《小二黑结婚》、《刘巧儿》都是母亲最为喜爱的段子,她常常边做家务边哼唱,若真的与巧儿比试比试,我想母亲也不一定就会输。

母亲会做一手的好面食,她包的包子、饺子、做的馒头、馅饼真是美味异常。每到过年,母亲都会事先炸好各式圆子、酥肉和蛋饺,她做的馒头更是独具特色:有水蜜桃型、苹果型、香蕉型还有小猫、小猪、小兔型的,别说吃,就是看着也让你眼馋。记得初到重庆时,就不时有邻居小伙伴拿自家的年货来与我交换馒头,非常有趣。

母亲是随父亲来重庆的,初来时,生活很不习惯。她一次次执拗地尝试把我和弟弟带回到她魂牵梦系的故乡。每次离开时,父亲总是默默地为母亲准备行李,他从不反对、也不埋怨母亲的固执。倒是那么信誓旦旦离开父亲的母亲,真的回到姥姥和姨舅身边了,又会魂不守舍地思念父亲。

都说男人是风筝,女人是线,可在我们家,我从来都认为母亲是风筝,父亲是线,飞的再远也总会回到父亲的身边,父亲是母亲永远的惦记和牵挂,更是她难以割舍的情感归宿和心灵寄托。

也许是性格关系又或者是生活环境不适,母亲早早地就患上了糖尿病。对身为医生的母亲而言,由此带来的精神折磨和打击远远超过疾病本身。母亲经历了双眼白内障、心肌梗塞和肢体溃疡的折磨和痛苦,而每出现一个并发症,母亲都非常清楚地知道自己离死亡又近了一步,到最后出现脸部、腿部浮肿时,母亲几近绝望了——因为那意味着病疾已经侵蚀到肾脏。

父亲的痛苦丝毫不压于母亲,以前只从书上读过“男人的痛苦是叹息”,在那段时间里,我经常听到父亲在夜深时发出的深深叹息。我知道,母亲的疾病撕咬着父亲的心,短短几年时间,父亲的头发就已全白。

他全力以赴地找寻能治愈母亲病疼的医术,最新的医疗杂志、有关糖尿病的最新治疗报道和各种新药……然而,父亲感叹自己治愈过无数的患者,却无法分担和解除母亲的病痛……在母亲弥留之际,只能用眼睛代替语言,她的目光一刻也没离开过父亲,是父亲陪伴着母亲走完最后的生命时光,让她安详地合上了双眼。

 
 

母亲走后,父亲像换了一个人一般,常常忧郁地徘徊于母亲喜欢的地方,那些母亲喜爱的歌都成了父亲的最爱。他总是让我的女儿——他的外孙女和他一起唱,唱着、唱着他会流下泪来,我知道他又在思念母亲了。

儿时的我非常喜欢运动,每周三天都会风雨无阻地在大田湾体育场练球,父亲和母亲总是一起观看我的练习和比赛,球场附近的小路和树荫下都留下过他们脚印, 父亲常常在那里逗留徘徊,追寻着过去,追寻和母亲有关的记忆。

父亲是一位随和友好、医德高尚的好医生。退休时,有多家医院高薪聘请他,但他选择 了一家最需要他的小医院。他的病人,都对他分外信任,因为父亲是用心在与病人交流,时时处处为病人着想,与其说是那些药治好了患者,还不如说是父亲为病人植入了相信自己的病一定会痊愈的信念,是信念使他们的病痛缓解,他是母亲的贴心人,也是众多患者的希望和救星。

母亲走后的每天中午,父亲都会在固定的时间段打来电话,关心我和女儿吃饭、穿衣、甚至女儿写作业、坐车等小事,那时,觉得父亲真是好啰嗦。再后来为了避免父亲老是想起母亲,干脆把父亲接到自己的家里来住。

每到下班时间,父亲总是手提大包小包的东西回来,那里面有我和女儿最喜爱的菜肴和食品,父亲上楼的脚步声和亲切地呼唤我乳名的记忆仿佛就在昨天……是的,父亲也走了,是在母亲走后的第四年匆匆离去的。

在孤独的时候,我会静静地伫立在窗前,从那匆匆而过的人群中寻觅父亲熟悉的身影、倾听父亲归来的脚步声。常常,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而我心中的思念愈发浓烈,直到惆怅和失落的泪水淹没我无助的目光,我知道,我已永远失去那份亲情的守望。

那夜,我终于又见到了父亲,还是那样和蔼、可亲,我呼唤他,希望能留住他的步履,父亲用慈爱的目光注视着我,好像在叮嘱我要珍惜生命、珍惜时光,瞬间清醒,已是潸然泪下,湿了衣巾……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主持人:向开心 文:王玫
出品:腾讯大渝网新闻中心 联系方式:023-86898739
获取更多新闻
关注大渝微信
关于腾讯·大渝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渝律师 | 大渝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