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采编:梁小龙
  • 采编:李茜

防空洞里的神秘木匠

       在往年间,乡间的路上常会遇到一些身怀技艺的民间工匠走门串户,向人们兜售自己的手艺。有修补坏锅的、做木工的、爆爆米花的、补鞋的、磨剪子的等等……而今,村落逐步发展成城镇,这些行当在短短几十年中迅速消失,如今在街头已经难寻其踪迹。本期麻辣探带您探访在防空洞里的木匠,50余年的木艺追求,用“刨子、凿子”讨生活,在“木花”中追逐艺术。

在袁家岗进修生公寓旁,有一所横梁上挂着“墨缘居”的青砖小屋,环顾四周,院里堆满了木块、木板,屋里时不时的传出“砰、砰、砰”的敲打声,打开锈迹斑驳的铁门,我们见到了这家的主人——袁兴国。

他14岁就开始专研木活,感觉自己对木头有种特别的亲切感,当时别人家烧火都用手扇风的时候,他家就开始用鼓风箱扇火做饭,并且鼓风箱就是他自己做的。

“他们现在也觉得我是疯子,60多岁了还来做木匠,不光体力跟不上,还到处像捡破烂一样捡木头。”袁兴国笑着说。

做木匠也讲究一个熟能生巧,就像“庖丁解牛”一样,牛杀多了,自然就变得游刃有余,而跟木头打交道这么久,他对木头习性也是轻车熟路,那块木头能做什么,他只要看一眼就知道。

“你别看我院里的木头又脏又烂,要是处理好了,外面卖几百的艺术小摆件,就靠它们就能做出来。”

对于木工作品,平时很少出去售卖,价格不定,但对于他来说,件件都是他的心血,平时达不到他要求的作品,他都会毁掉重来。

袁兴国因为懂些艺术,做出来的东西总有新意,周围朋友都叫他“怪才”。

“我做木活时从来不画图纸,一切东西都装在我脑里面,那块木头该削多少,那块木头该怎么凸出,我都清楚。”袁兴国一只强调自己对木艺的天赋,对此他自己也相当自豪,因为从14岁开始,他没有认认真真拜过师,很多技巧都是他自己琢磨和学习的。

“我做一件东西常常要思考很久,每个角需要怎么打造镶嵌,这些数据都要记到脑子里面,这些年思考多了,经常会有头疼。”

袁兴国跟木头打了近半个世纪的交道,平时也到处带着他的根雕作品到处参加展览,但对于传统木作技艺这块的传承,他有着自己的担忧。

于传统木作技艺这块的传承,他有着自己的担忧。“现在年轻人很少有对木匠这块感兴趣的,即便有,很多也忍受不了工作时的灰尘噪音。”袁兴国说,在外面这么多年,找他咨询学习根须木雕的人有很多,但对于木匠技艺这块的学习,几乎没有。

有奖征集线索

体味麻辣人生,探察城事冷暖。腾讯大渝网《麻辣探》是一档关注民生,聚焦重庆的深度报道栏目。现面向网友征集重庆本土城事线索:你关注什么,你不知道什么,你想让我们去为你“打探”什么?2个途径,期盼与你沟通。线索一经采用,将有重酬。

值班QQ:1071313826

爆料电话:023-86898850

官方微信:搜索账号“大渝网”

版权声明

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出品:大渝网新闻中心电话:86898850

往期回顾

关于腾讯·大渝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渝律师 | 大渝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