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梁小龙
  • 图片:李自洋

嘿!混在朝天门码头的人

     码头原本是五大三粗的汉子,过往行商的聚集地,而今的码头,却逐渐成了文艺草根短暂而甜蜜的栖息点,吸引了无数路人歌手以及手工艺杂家。曾经厚重的“力夫文化”,以及现在的逐步形成的“草根文艺”,朝天门码头的人来了一拨,又走了一拨,本期麻辣探带你探索混在朝天门码头的人,小人物小故事,讲述一个别样的人生。

 

两江交汇,山多路陡,重庆“山城”的特殊地形造就了他们——“棒棒”。李师傅是朝天门码头的“棒棒”,已经干了十几年,他们靠“力气”和肩上的一根扁担揽活,每天都挑着沉重的货物穿梭在大街小巷、车站码头,挣下力气和汗水交织的辛苦钱。

“现在东西涨价涨得嫩个快,藤藤菜都是好几块一斤,我家小娃儿开个面馆压力也大,还要供孙女读书,我现在还挑得抬得,个人挣点钱给他们减点负担!”李师傅说完吧唧了一口土烟,又转过头来说到.......

“原来90年我们生意好火哦,那时候摆摊的人多得很,夸张说就是在墙上刮点灰都能卖钱。”陈辛元今年已经73岁,回忆起当年他们摆摊时的生意,还是十分激动。他家有3个门面,目前都是他儿子在打理,当提及到现在的生意,他没多说什么,只是一直念叨“要搬咯.......”。

当笔者从门店里出来,不宽的人行道被地摊挤占,只剩下了窄窄的一条缝,容一个人通过,卖玩具、卖衣服、卖杂货、卖水果……叫卖声不停在耳边响着。......

“我感谢画画,但要是说为了艺术什么,我不是,我是为了生活。”老陈说,他曾经在沙坪坝、洪崖洞、大坪等地方摆过摊,后来由于城市规划,逐步被取缔,他也就东挪西走的,断断续续很久,才到了码头安定下来。

至于什么是艺术,“生活就是艺术吧。我这样的街头艺人,成为朝天门的一道风景,这就算艺术吧。”这是老陈对于艺术的理解......

 

“三个人,架好乐器、麦克风、谱架,调设好音响,调弦,试音,一切准备就绪,开始演出。

问起在码头演出的原因,野狼表示他们都特别喜欢音乐,但找不到更好的发展平台。

“在街上唱歌能挣点外快,还能坚持自己喜欢的乐器和音乐,自己一个人弹唱也没意思,去街头有听众,还能认识一些朋友。” 他说。........

“家里有生意,主要是稳定家里为主,一个是手艺,一个是生意,生意做得好可以请人做,但是手艺,还得自己亲力亲为。手艺有了,不用就荒废了。”他一边聊一遍招呼客人坐下,掏出纸笔为人设计签名,收费每字1元,签名写在一张黑色的小卡片上。

“原来过春节喜欢去广州写春联,带几个徒弟过去,不过徒弟们写别人不认,很多还得自己亲自动手,比较累,现在到朝天门码头这儿,人多热闹,闲暇之余还可看下江,轻松多了,我写字就跟有些人打麻将一样,有瘾了,别人是3天不打手痒,我这是一天不写就手痒。”……

 

接圣旨的地方

古时皇帝有圣旨、诏谕到重庆,就都在朝天门码头靠岸,地方官员也到朝天门码头迎接,这也是朝天门得名之由。

袍哥联络点

清末民初,当时重庆的袍哥主要分为仁、义、礼、智、信五个堂口,其中比较出名的有唐绍武、冯什竹等。

朝天门作为第一码头,各个袍哥帮派都派人在这里开了茶馆,作为自家的联络点。

朝天门码头由过去交通功能逐步向旅游功能倾斜,混码头的人也逐渐出现了变化。不管是曾经力夫的“嘿哟,嘿哟”,还是现在文艺草根的浅唱低吟,他们都是顺时代发展,应运而生,为这座城默默贡献着他们的力量,都是码头一道靓丽的风景。

<
有奖征集线索

体味麻辣人生,探察城事冷暖。腾讯大渝网《麻辣探》是一档关注民生,聚焦重庆的深度报道栏目。现面向网友征集重庆本土城事线索:你关注什么,你不知道什么,你想让我们去为你“打探”什么?2个途径,期盼与你沟通。线索一经采用,将有重酬。

值班QQ:16706763

QQ群:100504834

爆料电话:023-86898795

官方微信:搜索账号“大渝网”

版权声明

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出品:大渝网新闻中心电话:86898795

往期回顾

关于腾讯·大渝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渝律师 | 大渝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