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趋势影响企业发展和财富分配

吴晓波:在这样一个环境下说趋势到底发生了哪些变化,我觉得有四个正在发生的趋势可能会影响到我们每一个人未来的企业发展和财富分配。

   第一个就是经济形态,也是最大的。1998年以来互联网对中国产业构成四大冲击波,一是冲击了社交,原来交往的是小学同学、亲戚,是同事,突然1999年突然有一个东西叫QQ,你有了一个虚拟身份,突破了户籍制度和地域的限制,原来我们写信,开始出现了邮箱,思念变得不再重要,一瞬间可以到达。互联网出现首先干掉信息产业。2002年的时候马云做了一个淘宝,2003年出现了支付宝,所以中国制造行业遭到了巨大冲击,就是电子商务。四年前,制造业被冲得七零八落以后,互联网开始由制造业向服务行业冲击,买电影票、送外卖、打出租车、租房子、求职,几乎所能想象到的行业都被互联网冲光了,去年开始出现第四波互联网金融,去年全国突然出现P2P的乱象,这就是互联网的四次冲击。

   第二个变化我认为是中国到2015年、2016年后进入到一个新的消费经济形态,叫做中产阶级消费形态。我这两年终于想清楚了,这些企业家是全世界最聪明的人,他们不会办错事的,他们之所以这样干是因为没有一个中国消费者愿意为他们的科技投入买单,因为中国市场长期以来被四个字所统治,叫做价廉物美,中国消费者认为我会花很便宜的钱买到全世界很好的东西。当价廉物美作为一个商业哲学统治这个国家商业世界的时候,企业家只会干两件事,第一件事是降低成本,第二件事是扩大规模,今天中国为什么会出现一批新的企业家他们愿意面对本土市场进行创新?是因为中国出现了一个新的消费人群叫做中产阶级。

   第三个是在这样一个大的背景下中国由营销驱动进入到了技术驱动。中产阶级开始崛起的时候,那些营销的很多手段这个时代过去了。过去两三年里面,中国很多行业里面的那些超越者是学会了用互联网的工具和手段来进行传统化销售的人,我认为到今天基本上结束了,重新回到技术本身,一个企业能不能存在、是否值得投资关键在于你在你那个细分行业中最终有没有掌握1%的核心技术。

   第四个就跟新三板的投资并购非常有关,金融市场的主导权正在由银行家的手上转移到投资家的手上,在投资领域里面民间的力量正在大规模的崛起,这就是今天正在发生的一个变化。

   2016年,对国家来讲既是“十三五”规划的开始,对产业来讲也是很多新的变化的开始,我们看到了一个新的经济形态的出现,我们看到了中产阶级的崛起,我们看到了企业创新,技术重新成为竞争主轴,我们看到资本力量的崛起。所以,今天中国的产业经济发展,一个好的商业,一个好的企业,一个好的模式跟两个东西有关系。第一一定跟互联网有关,是1998年以后整个信息化革命对中国这个非常传统的东方制造业国家带来的巨大福利。第二一定跟工匠有关,中国在未来一定是全世界最好的制造业大国之一,当这两个结合起来的时候,中间会产生无数的变量和新的商业神话。

新三板是个还在吵架的新地方

吴晓波:我自己有企业在里面,另外我也长期做企业观察,这个体会比较深,现在很多没有上新三板的企业大家都很犹豫,我是这样人为的。第一个,新三板它一定是一个市场,我们刚才第一轮讲过了,它是一个规范化的好市场,在未来的情况下让自己的企业尽快的证券化,进入到这样一个市场里面这是必须的,但是很多没有进来,还没有做新三板的企业它有时候被专家讲糊涂掉了,里面有很多制度安排,你会发觉我在这里面感觉很多制度安排是很奇怪的,比如说为什么要分层,我印象中在北京参加几个政策研讨会的时候,因为我也是新三板专家委员会的委员,当时讨论是跟转板制度结合起来讨论的,现在转板基本上是不太可能执行,为什么又要人为的把它分成两层,这是第一个问题,分层之后大家有好处吗,也没有好处,为什么要新三板机构来分层,不能让投中信息这样第三方公司来给你分就可以了,这是第一个。第二个,分层制度安排也很奇怪,比如说根据营业额来弄,营业额什么都没有的话就找六个券商,那我为什么需要六家券商,为什么只有券商才能做市,这是第二个问题。第三个问题,为什么我要做市呢,所以外面的觉得很奇怪。今天来的很多企业如果想要规范化上新三板,就告诉他两句话,第一是这里面是一个新地方,第二是这地方还在吵架,但是好公司在这里面。因为未来并购也好,接受投资也好,资本市场一定是我们摆脱万恶的银行,摆脱信贷管控最好的一个管道,这是一个大的趋势,我们现在讲趋势,趋势一定是产融混合,新三板是一个工具,大概就是这样一个情况。

新三板企业重组的是梦想

荣毅: 新三板当中已挂牌企业的并购重组相对门槛比较高,专业技术力量要求比较高,对资金量要求比较大,这时候门槛比较高,除了专业度以外,更重要的是进去的基金或者进去的股东能给他带来什么样的价值,这个价值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我们不能为他创造价值,他不会这么干。同时,如果进去之后协助他一起去做并购,并购他的上下游甚至跨行业并购重组。其实我们并购的不是资产,其实并购的是思想,如果这个思想价值观不能统一,们这个并购是毫无疑义的。重组什么呢,其实重组的是梦想,就是我们任何挂牌企业它要在重组的时候重组的不光是资产,其实原来经营的时候可能利润一千万,挂牌之后可能只有600万,为有400万被规范的成本给消灭了,而且可能心态不平衡了,因为这600万利润还不能说你想用就用,以前是个体户,个人企业,可以把公司的钱拿去用一用,但是现在那是个公众公司,这个钱还不能随意拿走,所以他有很多受束缚,在这种束缚情况下很难习惯,这时候要给他重塑梦想,帮助他一起完善或者修复他曾经的梦想,或者是曾经的理想。

新三板今后有可能会把PE干掉

盛希泰:二十年前我就说,中国的上市公司就是一个准金融机构,因为它可以搞钱,它可以把外地的钱拿到我这个地方来用,把别人的钱找我口袋里面来用,这就是它的魅力。而今天中国上市公司这个进度不但没有快反而更慢了,上市更加难,我们资本市场26年现在不到3000家上市公司,这个数量与我们的企业数量是完全不匹配的。今天随着并购市场的发达,换股交易大行其道,上市公司作为一个金融机构的职能更加强烈,因为股票可以作为支付手段,你们想过这个问题没有?每一个上市公司可以发股票去收购别人。

   新三板出现可以直接使新生公司与资本市场接轨。我说新三板是大众创业时代最伟大的助推器,任何说教敌不过榜样的力量,敌不过财富的力量,我2013年投资的公司88年的创业者已经挂了新三板,他的理论身价两三个亿,这种力量你说你用说教吗,你需要去鼓励吗,根本不需要。另外,新三板对投资的意义,我觉得真的可以把PE(注:私募股权基金)干掉。在座的有做PE的,我这个话很反动,请你们宽恕我的无理。我觉得PE的价值在美国的做法跟我们国内的做法不一样,为什么PE投资人没有受到那么多尊重,因为你给企业提供的附加值不高,这很清楚,PE我认为只要会计事务所数据没有错误,基本上先到先得,先拿到手就可以差不多,就是只有你给企业提供了附加值才会受到尊重。所以,新三板的出现我认为可以把整个投资的链条给彻底颠覆,打个比方,原来一个美女待字闺中,原来只有隔壁的帅哥之后,现在美女成长之后,可以挂新三板,有几万个帅哥来追求她,前提是只要你是美女,你只要是个好企业,这就是新三板的意义,基本上新三板出现会把B轮以后投资机会给彻底截留。

未来的并购趋势肯定是向好

项立平:对于新三板的并购和重组,我觉得应该从三个纬度来看吧。首先这是一个趋势,因为我们很多投资机构在里面有压力,投了很多年的在新三板也有退出压力,企业也有套现的压力,包括A股上市公司手上握着很多现金,或者有重组的预期。基于各方面的理由,我觉得新三板的并购趋势肯定是向好的,而且是会越来越旺盛,呈加速度方向的趋势发展,这是我的第一个观点。第二,我认为它的玩法也比较多,有A股收购新三板,可能这是目前的主流,因为A股上市公司手上现金确实比较多,也有新三板公司收购A股的情况,比如九鼎收购了中江地产然后上市,这是一个极端案例,里面玩法非常多,我知道A股现在有并购基金主要模式就是PE加上市公司的模式,有一些质量比较好的新三板公司开始发并购基金,去做行业整合,我们也在跟新三板的公司这样在做,实际上新三板的公司在并购领域创新在未来会是一个很重要的趋势,而且这里面的亮点也非常多。第三,新三板本身的壳价值实际上也是值钱的,包括我所投资的很多公司它达不到两年一期,现在要上新三板,也很着急,所以他们想上新三板去并购一个壳,我去年在上半年比较高峰时期花2500万买了一个新三板的壳,而且还要把原来业务还给它,就是一个净壳有2500万,当然可能买得有点贵,股灾之后降到2000万,也有条件好的可能可以谈得更低。但是我想说的是,实际上随着新三板制度建设的不断完善,并购趋势肯定是向好,而且以后并购的方式创新,包括本身的壳价值都会变得更大,所以这里面一切变得充满了机会。

新三板挂牌公司有傍大款的动力

孟庆海:新三板并购交易这两年确实是开始活跃了,我印象当中应该在2014年发布并购交易重组公告大概只有几十起,2015年做到708起,今年1至4月据我了解应该是在500多个并购交易重组的公告。

   新三板的并购交易这两年开始活跃我认为原因大概有这样几个,一个是A股上市公司业绩的压力,因为从最近披露的沪深两市A股年报来看,其实业绩下滑的有很多,这可能是受整个中国经济转型和经济下行压力还在持续的探底有关系,我认为还没有转型完毕,上市公司它有往上市公司里面不断装内容、装概念、装业绩的动力,这是第一个。第二个是新三板的挂牌公司也有傍大款的动力,事实上大多数的新三板挂牌公司最终的目的地和归属可能都是被并购掉,或者是消失掉,我认为真正能够靠自己独立走向IPO的还是少数。所以,在自己还不错的时候把自己给嫁了也可能是一个上策。第三个是投资人、投资机构也有动力,因为现在新三板毕竟流动性还比较弱,退出还是一个问题,所以通过并购来解决自己退出,这些PE、VC在新三板里面砸的钱还是很多。第四是券商也有动力,今年新三板是监管年,监管趋严,挂牌可能没有以前那么容易,实际上这时候做并购重组效率来得更高,能够更快挣到钱。所以,实际上这个市场所有的参与方其实都有动力来做并购,去年是新三板并购重组的元年,今年就是大年初一,从投资角度来讲我认为这个机会非常大的。

于志宏:其实大家对新三板的定位或者对比是有点误解,在我的理解力,可能新三板更接近与美国的OTCBB这个市场,而不是纳斯达克,所以大家把新三板目前看得太高了。你要成为纳斯达克那就要流动性,在项目指标上就要有一些区别于一般市场的特征,只有通过分层才能把这个东西区别出来,所以分层制度必然要推出的。但是通过这个事,政策你不能去预测,你只能跟随。目前来说,新三板做一个非常好的事情就是融资,我们现在50家企业在新三板上市大部分都得到融资,而且价格都比较不错,现在这个市场能把这个功能实现了,权威人士讲了,资本市场功能就是融资,融资功能解决掉了已经是一个市场非常重大的进步的。吴老师讲得特别好,我们一步一步来,大势就在那里,前方就在那里,你往前走就可以了,跟随市场往前走,我觉得现在大家要做的就是把自己收拾好,上新三板融资,发展自己,至于以后在分层还是转到IPO去看政策的变化,这东西你跟随就可以了。

关于腾讯·大渝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渝律师 | 大渝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