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其实也挺烦抽烟这档子事儿的,尤其是“被吸烟”,所以我找男朋友的时候也跟文中的“赵老师”一样,立下了“不戒烟就不要找我耍朋友”的规矩

——好在我的“作”他买单,也就顺理地戒了,并没有任烟瘾发挥到无可救药。有趣的是,“大汉”谁的话都不听,唯独医生“吓吓”,他一下子就听话戒烟——看来,是时候把我爹骗到医院去吓唬吓唬了。

 
《渝人记》是腾讯大渝网精心打造的一档以日记、随笔或杂文的形式记录重庆人生活剪影的精品原创文学栏目。时而开怀酣畅,时而心酸动容;或者云淡风轻,或者快意情仇;要么大笑一场,要么大哭一场——人生不就是如此吗?这里有名家手记,更有百姓心语,把你的经历见闻、所悟所想写出来,让我们共同分享生活在重庆的点点滴滴……投稿文章须未经发表,字数800-2000.请发猫小姐邮phoebeww11@hotmail.com(w后面11是数字)邮件标题格式:《渝人记》+文章标题+作者名
值班编辑:
官方微信:(微信号:大渝网)
投稿邮箱:phoebeww11@hotmail.com
 
夜幕下的小偷
对我而言,与小偷最熟悉的交集莫过于在车站......[详细]
姑娘,我们走吧
许多人以为,两个人熟悉的像亲人就没爱情了......[详细]
民政局小妹吐槽离婚夫妻
结婚登记处的是否对家庭充满美好念想,而离婚登记处的是否不信感情的长久.....[详细]
凑满这一瓶我们就结婚
有爱人的看了会心一笑,没爱人的会想要有个爱人,好事......[详细]
老张,你怎么没等到过年
老张这辈子过得不算好,一生辛劳,也不晓得走得是否安详?......[详细]
男人的票子,血垫的铐子
棒棒卖的是体力,压在肩上的重担让他们的整个生活都喘不过气…[详细]
继父,我跪在你坟前
读完,我流着泪,想狠狠给作者一个耳光。我知道,作者本人也想给自己一个耳光 …[详细]
我的老农父亲
很多人都想要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然而真的能做到的幸运儿却是少数.....[详细]
你离婚吧,我娶你
是一个心几乎枯死的女人的梦,这是她孤寂的生活里最后剩下的甜蜜回忆…[详细]
实习路遭遇奇葩上司
开始职场之路的同时也遇见了我职业生涯的第一枚娇艳的奇葩…[详细]
年底回家,抢票囧事
什么办法都用尽了,就为了那一张红色的小纸片…[详细]
《渝人记》之疯娘
“疯娘”一生命途多舛,年轻时候委屈受得够多 …… [详细]
 
 
 
 
 
 
 
 

    大汉(化名)认识了一个女朋友,是一个小学的语文老师,姓赵。两个星期以后,大汉就随女教师去南岸黄桷桠老家,觐见未来的老丈人,谁知这未遂老丈人不喜欢抽烟的的小年轻当女婿,要自己的女儿断绝和他继续交往。

   准老丈人对于烟草可以用“嫉恶如仇”来形容。在老头子的眼里,吸烟等同吸毒,而且固执地认为,一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竟有烟瘾,无异于染上了恶习,将来家业是有限的,而抽烟会烧多少钱,就是无底洞了——这样的男孩自然不是一个成家子弟。老爷子如此看烟民不顺眼,大汉和赵老师就只好分手。

   大汉也没有觉得这次考核失败有多伤自尊心,赵老师也是好说好散,好在交往时间不长,双方还没有到生死相依,觅死觅活的地。大家都说大汉应该戒烟,舍不得尼古丁,活脱脱放跑了美丽的赵老师,实在不值。大汉却不这样看,他自信世上只有剩钱剩米,没有听说剩男剩女。

    按照当年选择男友的价值观念,“五官端正,六亲不认,八面玲珑,酒烟不沾,十分听话”——大汉除酒烟不沾这条外,其他都能达标的。所以说大汉不会当剩男。

   得益于赵老师的牵线,大汉认识了黄老师,这个新的女朋友没有苛刻的规矩,抽烟属可以容忍的范畴。恋爱几年之后就结婚,当天晚上兄弟伙都去贺喜,盘子里抓满了喜糖,香烟还是红双喜的,男宾抽烟自己随意取,乐得大汉的烟朋友一支接一支的吞云吐雾起来。女宾就嗑瓜子花生吃糖,大伙拿新郎新娘逗趣,很随和很愉快的闹房。

 
 
 

    最后大家欢迎新郎新娘合唱一曲《夫妻双双把家还》,新娘嗓音甜美又害羞,大汉的声音就差远了,可惜被烟草熏过的嗓门状若鸭青,这夫妻合唱,简直就是董永他爹在和七仙姑对唱!

    婚后两三年,家里添了两个宝宝,黄老师这才有些慌:靠工资度日很是捉衿见肘,于是就忍不住规劝大汉戒烟。算算账,戒烟两个月省下的烟钱,就可以添一件的确良衬衫;一年下来节省的烟钱不在少数,日子将会宽松许多……不过,大汉戒烟没坚持到一个星期就受不了了,戒烟比戒饭还困难,尤其是在大家互相递烟的时候,大汉面对挡不住的诱惑——算了吧。

    其实戒烟就需要一个社会风气,办公室里、候车室、餐厅、车……,在全城男女老少都没有把戒烟当回事的时候,戒烟也就停留在口号上。更有某些人为了办事拿个指标,有求于人,甚是懂得烟酒开道的潜规则:递上烟酒,事无巨细,皆可“研究研究”,离开餐桌回到公关桌上,立马就会讨论出一个可以搁得平的方案出来。

    所以说,让大汉和“戒烟”单打独斗完全就是唐吉珂徳挑战风车,大汉能耐有限,这次戒烟,以失败而告终。

   大汉继续抽烟,经济条件差,就改抽低价位的经济烟,咳咳吭吭的还抽,食指和中指熏得焦黄,仿佛炕过的香肠腊肉。

   天难老人生易老,岁月不饶人。大汉终究是上了岁数的人,终有一天病痛找上门了:胸腔疼痛,伴着咳嗽,开始以为感冒,在药房买了些药片服,不大有效,最后在老婆和儿子的押解下赴医院看医生。挂号、缴费、查痰液、胸透拉网式的检查,一圈折腾下来,早就气喘吁吁。回到候诊大厅,大汉突然发现,坐在他身边的各位,怎么看都像靖国神社里的鬼子似的,个个面色灰黄、四眼落眍、颧骨高耸、唇乌齿黑。

   大汉慌忙叫儿子过来,拍一张环境照片,大汉在屏幕上辨认出前排右起第三人,就是自己!这一惊非同小可——来肺科就诊的都是些甚么人哟!

   这时,大汉听到护士在传唤自己,于是赶紧起身逃离了鬼门,向白衣天使奔去。医生看了化验单和片子后问:“谁是你的家属?”一听喊家属,差点没把黄老师吓瘫,大汉面子上还是沉得住气,其实心里多少藏着恐慌,三十多年来,总不把戒烟当回事,这下事情闹大了……

   医生简单告诉黄老师,患者的病不是肺结核,目前看还不是癌症,建议回去看看中医调养。最后对大汉掷地有声的两字;戒烟!不戒烟以后别来找我,直接往医院手术室里送,掰开肋骨活检,不怕就试试。大汉难得听话,这次却鸡啄米般不住的点头。

   短文就此搁笔,我请大汉看过,大汉不置可否,自嘲地说到:“天王老子的话不听,父母妻儿老小的劝告也没有放在心里头,唯有一个人――医生,他们的话最管用呵!”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主持人:猫小姐 文:北去的云
出品:腾讯大渝网新闻中心 联系方式:023-86898750
获取更多新闻
关注大渝微信
关于腾讯·大渝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渝律师 | 大渝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