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小学时让奶奶盯着背诵课后词语,读到一个字,奶奶考我:“这是几音?”我哈哈笑着说:“是三声,奶奶,不是几音。”

可能是笑得太夸张,触到了她柔软敏感的痛处(奶奶家被当作大资产阶级打倒后就再也没机会读书,只上到初中就参加工作了),她突然一怔,苦笑着放下书站起来走了----留下傻傻的“罪魁祸首”呆在原地,不知所措。去找她的时候看见她在哭,样子如此令人心碎。其实我当时真的无任何恶意,只是单纯觉得好笑,但无意伤了这个爱我的老人,也是十分后悔。

 
《渝人记》是腾讯大渝网精心打造的一档以日记、随笔或杂文的形式记录重庆人生活剪影的精品原创文学栏目。时而开怀酣畅,时而心酸动容;或者云淡风轻,或者快意情仇;要么大笑一场,要么大哭一场——人生不就是如此吗?这里有名家手记,更有百姓心语,把你的经历见闻、所悟所想写出来,让我们共同分享生活在重庆的点点滴滴……投稿文章须未经发表,字数800-2000.请发猫小姐邮phoebeww11@hotmail.com(w后面11是数字)邮件标题格式:《渝人记》+文章标题+作者名
值班编辑:
官方微信:(微信号:大渝网)
投稿邮箱:phoebeww11@hotmail.com
 
重庆老火锅的精神
重庆火锅店遍地,琳琅满目,或许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只要有街道的地方,就会有火锅店。[详细]
父亲化成一缕青烟
病痛的苦楚,化作一缕青烟,飘摇在未知的远方......[详细]
那个说谎的领导
要追溯老张说谎,我想应该从我进公司培训开始,他总是不断强调.....[详细]
原来做妈妈很美
我不生宝宝,不当妈妈哦,我要一直都很漂亮很漂亮......[详细]
奶奶的面子
文中的奶奶没有读过什么书,可她就是有这种骨子里的“体面”......[详细]
女汉子和坟堆的故事
有一种死,叫做死的清汤寡水,甚至会刮油…[详细]
渐行渐远的乡村宴
时常想跑进大山的怀抱,吃吃大铁锅做的豪放菜,听听人山人海的吆喝声 …[详细]
说走就走的旅行
很多人都想要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然而真的能做到的幸运儿却是少数.....[详细]
体检狗血事件二三
纯属娱乐,请勿叽歪严肃,多笑笑么,没坏处…[详细]
一个人的退伍
为了执行命令,他们无奈放弃一切;退伍的离愁悲欢,前方的迷茫未知,…[详细]
老处男
他仍然向往着一个姑娘、一份感情。这也许是他生命力唯一还美的颜色了…[详细]
激情燃烧,玩转职场
这是个典型的重庆女人,独立、泼辣、坚强、能干…… [详细]
 
 
 
 
 
 
 
 

    无意间在微博看了#嫌没坐飞机打父亲#的话题,突然想把我自己的事也写出来。无关其他,只想时刻记起自己曾经犯下的幼稚错误,为自己的错打上一个印记,以此告诫自己,以后不要在做类似的让父母伤心的事情了。

   记得那时我12岁,小学刚毕业。每一天我都蹲在老师回家必过的路边用生锈的镰刀割着青草(猪草)。这样的等待,在老师拿着录取通知书递给我的时候,我终于知道了答案。

    背着背篓一蹦一跳的回家,脑子里装的满满都是“终于,我也可以上初中了!”

   我把通知书交给父亲,满脸希翼的望着他,父亲黝黑干枯的手打开通知书,老茧在薄纸上磨出莎莎的声音,我静静的听着,想从中听出一句夸赞。

   许是父亲看穿了我的小心思,最后漂出一句:“才初中,有什么好表扬的,考上大学在说。”

   笑靥如花的小脸瞬间变成苦瓜脸,12岁的小姑娘,总是幼稚的把所有情绪都画在稚嫩的脸蛋上。

   夜里,因为通知书的事情,兴奋得睡不着觉,在床单上翻来覆去的乱动着。黄土堆砌的房子年久失修,墙中间裂开手掌宽的裂缝。从裂缝中传来隔壁父母亲的对话。

   “眼看幺妹儿马上要读初中需要钱,大妹儿又高中毕业,就不要在供她读大学了,让她出去打工赚钱减少点负担,村儿里的大姑娘也没几个识字的,早晚都是要嫁人的,女儿就是泼出去的水……。”这是母亲的声音,12岁的我,是在这一天知道了原来村子里的姑娘没几个上学堂,不是因为太笨了,只是因为她们是姑娘。

   “大女儿聪明,成绩好,要供她读书。”这是父亲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严厉。就算是现如今的我,依旧找不到最合适的词汇来形容父亲。他曾经是军人,他经常用军人的方式管教孩子。别人家的孩子哭了,都是抱着安慰或拿糖果哄;而我跟大姐姐,就是自己擦干眼泪,到后来,我们连哭都已经不会了。我跟大姐姐可以肆无忌惮的在母亲面前撒娇甚至吵闹,但是在父亲面前就是温顺的小绵羊,不敢多语,不敢任性,但是我们都深深的爱他,也许这就是军人的魅力,相同血液的牵绊。 “你供,你能供几个……。”母亲尖锐的声音再次响起,之后便是一片争吵。每一次的争吵,都是以父亲的退让为结局;但是这一次,父亲没有退让。

 
 
 

   新生报到的这天很快就来了,学校是在镇上。天还未亮,我便跟着母亲背着大包小包行李徒步4个多小时来到镇上。夜里下过雨的缘故,小路就很滑,我摔倒了几次,把衣服弄脏了,但是并不影响我第一天报到的激动心情。

   这是我第一次去新学校,站在校门口,看着同学们穿着漂亮又干净的衣服三三两两的走进校门。

   一直以来,我都认为自己不是嫌贫爱富的姑娘;但是,当我看到旁边有人向我投来嫌弃的目光,刻意躲得远远得动作,还是会不自然的低头看着自己满身泥巴的衣服。

   母亲也注意到了别人的目光,于是把行李往地上一搁,撩起袖子就开始指着那些人开始骂了起来。

   “看什么看,没见过农村来的啊……”意识中的母亲,就是这个样子的乡野村妇,很护短,见不得别人欺负自己家的人,要有人欺负了,她才不管是不是公共场合,就跟别人干了起来。

   可是12岁的我,还不懂母亲那时的心情,更不会体会这种母爱,只觉得她就是一个泼妇,在家里吵吵还不过瘾,还要来大街上找人吵。

   就是在这个时候开始,我那自以为是的自尊心开始像杂草一样疯长起来,撕绞着心脏----12岁的我,想去拉着大家的手说,我不认识这个女人!

   站在校门口,我固执地坚持一个人去学校,不是我有多坚强独立,而是我不想让同学看到背着烂背篓提着麻袋又是吵架又是吐痰的母亲。母亲说:“你一个人去,就你,人这么多,钱被偷了报不到名怎么办?”

   在母亲眼里,我就是永远长不大;在母亲眼里,就是有很多坏人;在母亲眼里,就只有钱----12岁的我,真的就是这么幼稚地想的。想起那天夜里母亲与父亲的争吵,想起姐姐以后可能面临的命运,终于忍不住跟她吵了起来......

   也许母爱就是,不管我们对她做了什么伤害的事情,都是可以被原谅的。最后母亲还是跟我一起去了学校,校园很大,两个“路痴”转了好久才找到报道的地方。

   报道的时候,同学们都躲得远远的,可能觉得这人又脏又臭吧,我闭着眼睛好像都能看到同学投来的那种眼光。当时的我,觉得很羞耻,如果地上有一个洞,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钻进去。

   报道完送母亲回去的时候,我忍不住说了一句话:“以后不要跟我来学校了,我不想同学们看到提着麻袋的妈妈。”

   我到现在都还记得母亲难过受伤的眼神----母亲也记住了吧?不然她也不会这么多年过去了,还经常开玩笑地说:“你又不要我跟你一路啊?”12岁的我真的很不懂事,肯定把母亲的心伤碎了。

   10年了,即将22岁的我已经学会懂事,不再说让母亲伤心的话。可人生无常,会遇到很多人、事、物,我不知道以后的我会变成什么样子,会不会变成一个我曾经最讨厌的那种人?

   怎样的出生是我不能选择的,但是我希望能够通过努力让父母不要那么累,那么苦,那么操心。

   后来,经常忙于工作,虽然每周都有打电话到家里,却鲜少真正回家。其实父母想要的,仅仅是陪伴而已。假期又要来了, 又可以陪他们好几天了,只要想想,就觉得很开心。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主持人:猫小姐 文:小静妮子
出品:腾讯大渝网新闻中心 联系方式:023-86898750
获取更多新闻
关注大渝微信
关于腾讯·大渝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渝律师 | 大渝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