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经认识建筑系的一个学姐,她毕业后不出意料地进了重庆某著名设计院,当时迎着众人羡慕的眼神,大家看她仿佛看着一个穿金戴银的富婆。

可显眼,并不是所有建筑行业的同学都有这等好事,文中“三姐妹”似乎辛苦不说,薪酬也并不乐观。即便是我那个“富婆”学姐,干了半年之后也是整个人灰头土脸——我这才知道,这是拿青春和生命在挣钱。都不容易啊,姑娘们,奋斗吧!

 
《渝人记》是腾讯大渝网精心打造的一档以日记、随笔或杂文的形式记录重庆人生活剪影的精品原创文学栏目。时而开怀酣畅,时而心酸动容;或者云淡风轻,或者快意情仇;要么大笑一场,要么大哭一场——人生不就是如此吗?这里有名家手记,更有百姓心语,把你的经历见闻、所悟所想写出来,让我们共同分享生活在重庆的点点滴滴……投稿文章须未经发表,字数800-2000.请发猫小姐邮phoebeww11@hotmail.com(w后面11是数字)邮件标题格式:《渝人记》+文章标题+作者名
值班编辑:
官方微信:(微信号:大渝网)
投稿邮箱:phoebeww11@hotmail.com
 
重庆老火锅的精神
重庆火锅店遍地,琳琅满目,或许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只要有街道的地方,就会有火锅店。[详细]
父亲化成一缕青烟
病痛的苦楚,化作一缕青烟,飘摇在未知的远方......[详细]
那个说谎的领导
要追溯老张说谎,我想应该从我进公司培训开始,他总是不断强调.....[详细]
原来做妈妈很美
我不生宝宝,不当妈妈哦,我要一直都很漂亮很漂亮......[详细]
奶奶的面子
文中的奶奶没有读过什么书,可她就是有这种骨子里的“体面”......[详细]
女汉子和坟堆的故事
有一种死,叫做死的清汤寡水,甚至会刮油…[详细]
渐行渐远的乡村宴
时常想跑进大山的怀抱,吃吃大铁锅做的豪放菜,听听人山人海的吆喝声 …[详细]
说走就走的旅行
很多人都想要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然而真的能做到的幸运儿却是少数.....[详细]
体检狗血事件二三
纯属娱乐,请勿叽歪严肃,多笑笑么,没坏处…[详细]
一个人的退伍
为了执行命令,他们无奈放弃一切;退伍的离愁悲欢,前方的迷茫未知,…[详细]
老处男
他仍然向往着一个姑娘、一份感情。这也许是他生命力唯一还美的颜色了…[详细]
激情燃烧,玩转职场
这是个典型的重庆女人,独立、泼辣、坚强、能干…… [详细]
我不过是个屌丝
不过就是个没钱还装逼的屌丝,却也是个情怀满溢桀骜难得的成年男人[详细]
匆匆那年
佟姐姐的一生显得无奈悲凉,她因文革错过青春年华的真爱[详细]
苍老你的时光
那个年代投身于国家建设的人,真的是怀着一颗无私的赤诚之心奉献事业[详细]
 
 
 
 
 
 
 
 

    彭小西坐在床头登上QQ剔着牙,我知道 ,她又酒足饭饱跟她那些狐朋狗友聊天去了。她是我们三个大学好友里唯一一个转行的也是混得最好的一个。

    回想起我们那段青葱的大学时光,一个个抱着“老死也要做建筑 一定要出人头地的”宏伟愿望蹲在一个三流里晃悠,就觉得那时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

   其实吧,建筑行业相对来说不分男女,不分学历,分的只是吃苦与能力。但我们三个女孩子既不能吃苦也没能力,所以毕业后谁都不在提那个宏伟愿望,我和袁丽丽还好,一直死挨着,什么时候做不下去了在转行。一直抱着“时间长了就有价值”的理论在建筑行业里苦苦等待着。所以毕业将近三年了, 我们三个还蜗居在这一室一厅里。彭小西充分吸收了重庆自然养分出落成标志的美人胚子,在工地里灰头土脸了三天就果断辞职转行了。所以 每当看到我们半夜才挤着公交到家时,她总是不咸不淡的来一句:“早就跟你们说,转行要趁早!”

    我怎么不知道转行要趁早啊,可这年头转行也得要“资本”啊!长得好看的可以做平模、能说会道的可以做销售、细心稳重的可以做文秘......当然要是长得好又能说会道而且还细心稳重的那市场空间就更大了。

    终于,在这水深火热的摸爬滚打的社会生活中 ,我觉得还是有个好心态才能不被饿死。就像袁丽丽同学 ,那真是一个宠辱不惊啊,节日放假她值班,公司奖金她最少,公司累活她最多,但人家在我辞了第四个工作后还是一副雷打不动的坚持着,以至于我的房租可以得到她的资助不至于流落街头。

  不过这种持之以恒的忍耐力也是有极限的,最近袁丽丽终于结束了她长达六年之久的工作,原因不是她厌恶了这工作而是被失恋宣告结束了。刚刚她还挠着头皮睡眼蒙松的问我:“我好久没洗头了哦?哪个楞个痒?”我说:“亲,你已经睡了4天了”

   对于交往了六年之久的恋情来说,我真为他们感到可惜,在如今的社会中能相扶走过六年之久的剩下了爱情还是亲情?我又开始不相信爱情了。

  原打算毕业就结婚的他们因为买房一直拖着,拖到现在的结局,是谁的错。

  第五天,袁丽丽终于洗了头,离开了她的被窝。我们以为她还要萎靡消沉一阵子,她却豪言说:“这年头不工作吃什么,住什么,拿什么买纸巾擦眼泪,失恋都得是有资本的人拥有的。

   好吧,“温饱”问题还没解决的我们就不要奢求什么缓冲期了。

  一个星期后,袁丽丽又找了一份工作,不过是住在工地上,每周末才回来一次。她说这样时间过得快些,没有太多的闲暇时间想事情。

 
 
 

  时光太匆匆,恍然觉得我们才毕业没多久,在没有学校的庇佑下,我们扑腾着四处乱飞,有多少人经过老师的指点、家长的引荐,到了较好的单位工作。可这成千上万的大学生中,又有多少人还在一个半死不活的岗位上挣扎?想离开,却别无它技;想停留,却没时间等待。

    十月一日 ,在举国欢庆的日子,我结束了第五个工作。我想,我是不适合在建筑上“出人头地”了,抬头望了望天,自我嘲笑一番,突然发现,郭敬明的那四十五度还真是不好掌握的。

  十二月份在老家打算安心啃老,怎奈彭小西给我打电话,告诉我袁丽丽结婚了,新郎是个大她九岁的事业男。听了这个消息,我就不单是想到闪婚那么肤浅了,而是琢磨着我是不是也该转移下啃老的对象了?呵呵,当然,这只是自我嘲讽一下而已——应知如今闪婚也是要有“资本“的。

  坐上去重庆送祝福的火车,突然想起那首《新娘不是我》。六年之前,谁会想到六年之后的新郎不是那个“他”?物是人非,是谁搅动原本平静的生活……

   前几天《匆匆那年》上映,淘了一张十九块九的电影票,三个闺蜜最后单身的放肆后看了这部电影,据说:长得漂亮的都曾有那年,长得丑的,就只剩下匆匆了。

   可我们,不甘心啊!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主持人:猫小姐 文:流年
出品:腾讯大渝网新闻中心 联系方式:023-86898750
获取更多新闻
关注大渝微信
关于腾讯·大渝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渝律师 | 大渝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