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给《渝人记》投稿,写父亲,写母亲,写奶奶,写外婆……类似之处很明显:他们大多都经历了人世的辛酸,病痛的苦楚,化作一缕青烟,飘摇在未知的远方。

看了很多故事,听了很多道理,仍旧无法在他们生前好好疼爱他们。我们只能在别人的经验里,每次学到那么一点,好在亲还在的时候,完成子欲养的愿望。

 
《渝人记》是腾讯大渝网精心打造的一档以日记、随笔或杂文的形式记录重庆人生活剪影的精品原创文学栏目。时而开怀酣畅,时而心酸动容;或者云淡风轻,或者快意情仇;要么大笑一场,要么大哭一场——人生不就是如此吗?这里有名家手记,更有百姓心语,把你的经历见闻、所悟所想写出来,让我们共同分享生活在重庆的点点滴滴……投稿文章须未经发表,字数800-2000.请发猫小姐邮phoebeww11@hotmail.com(w后面11是数字)邮件标题格式:《渝人记》+文章标题+作者名
值班编辑:
官方微信:(微信号:大渝网)
投稿邮箱:phoebeww11@hotmail.com
 
菜鸟摆摊记
一直以来,都自以为摆地摊是一件极容易的事,觉得自己摆摊,肯定会赚钱[详细]
重庆麻将婆
川渝地区对“麻将”的喜爱可是闻名海内外的。这项不分男女老少的万人迷运动......[详细]
多情的8月
有人“洒脱”地追求所谓的真爱,就有人忍辱负重当他们欢愉之后的炮灰[详细]
烫着火锅想着重庆
每逢佳节倍思亲,即便是有许多人陪着过节,都抵不住内心深处的寂寞。[详细]
那一年初入藏区
飞机飞临昌都邦达机场上空,我有点忐忑地从机窗往外眺望。[详细]
漫漫戒毒路
“珍爱生命远离毒品”八个字前所未有的具体、深刻,嵌入我的脑海…[详细]
你这该死的老烟鬼
人越老,另一半就越显得重要,互相成了精神支柱…[详细]
不与渣男谈恋爱
本文讲的就是让姑娘们擦亮眼,千万别被“渣男”给坑了…[详细]
铜臭里的艰难爱情
两次将要结婚的感情都是以“卖家”丈母娘的无理取闹告终…[详细]
酸楚月饼,香暖亲情
一家人两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月饼,吃起来确实分外香甜,亲情浓浓…[详细]
疯爸爸的半块月饼
儿女们仍旧在这月圆之夜,期盼他归来团聚……这一刻,他是幸福的…[详细]
打糍粑里的母爱
糍粑具有香味俱佳,糯软醇甜,入口凉爽,沁人心脾的特点…… [详细]
加州合租记
正如作者所讲,合租会遇到什么,谁也说不准。[详细]
“剩女”启示录
我们一生所愿不过是有个能相伴一生的人。 [详细]
关于凉虾的记忆
凉虾这东西,北方人吃咸辣的,重庆人吃甜口的 [详细]
 
 
 
 
 
 
 
 

    父亲离开我们已经有7个年头了。7年的时光,我也已经结婚成家,有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女儿,也是当爸爸的人了。有了女儿,才体会到身为父母的艰辛和无悔付出的爱。有时候想,我所做的,无非是一种传递。曾经我所得到的,我原原本本把它给我的女儿。父亲无疑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在我青春懵懂对未来一无所知甚至偏离了航向之时,他给我指引了方向。父亲是一本难读懂的书,在有限的十来个年头和他接近的日子里,总是那么若即若离,那句“身未动、心已远”的感觉。当他长辞离我们而去的之后,又成了心中那不可触碰的痛,心已怀念,却不愿想起。

 
 
 

   

    父亲的身体自我有印象起,就不是很好。有几处模糊记忆,是穿着白衬衫的父亲扛着四籽耙回到院子里。也有晚上一两点钟,满是月光和蛙鸣的夜里,我们父子两个在田边守着抽水机抽水。那以后,很少见过父亲下地干农活。也因为如此,从小和我弟弟经常放学了就直接到田地里干阵子农活再和妈一起回家。待我慢慢长大,父亲的身体则越来越差,经常卧床、住院。 我更乐意于把父亲定位于一个知识分子,在五六十年代,不是因为家庭经济的原因,以他的聪明才智,不仅仅是读个中专。我也经常爬上楼偷找吃的时候,顺便去木箱里把他读书时期的一沓奖状拿来翻翻看。但是这样一位知识分子,在面对有限的科学医疗也无法治愈甚至缓解病痛折磨的时候,他开始产生疑虑了,甚至迷信。久病自成医,他很多时候开始给自己找病因。某年大年初一,父亲咳嗽厉害到有血丝,思来想去他最后坚信是头天三十晚上吃的汤里有银耳,是银耳吃了上火所致!渐渐地,父亲患病大致流程就成了:在家卧床输液-到县医院住院治疗-换中医再治疗-回家“看花”驱鬼辟邪-好了。长此以往,他就把前面的几个步骤都忘记了,认为还是最后一个有效果。所谓的驱鬼辟邪,无非是请几张符,烧几张纸,喊几个魂。从最初我在他床边“喊魂”到今天我回想起来一直都觉得荒唐可笑,但我不认为它就是错误的。它对一个被病痛折磨了数十年的人来说是精神上最好的慰藉。父亲深知这样是迷信的,但是他或许是在找一个平衡点来安慰自己。

 
 
 

   

    病人有很多禁忌,总是吃的很清淡。这对于吃货的我来说,这事本身就比生病更为痛苦。父亲对吃的追求不高,仅仅局限于他老婆也就是我妈做的就行。曾经他们吵架他说谁不会做饭,做饭多简单的理论,却在我小学时仅仅给我煮了一个鸡蛋给我当菜下饭,最后还是其他的老师给了我酱油吃上了酱油拌饭。 他不吃咸菜和腊味也不是焦糊的,因为广播上说吃多了致癌;不吃辣,那是很多药要求不能吃辛辣;不吃油炸的,因为上火,当然,还有很多他认为吃了就要上火的东西统统不吃。不过在那个两个星期才能吃上一回肉的年代里,倒是也没什么讲究的,也就没什么可以补身体的。所以不仅是父亲还是我们几个,最喜欢的是难得吃到一回的“汆汤肉”。很难想象他生了我这么一个吃货,更难想象多年以后我成了哪餐没得肉就难以下咽的肉食动物。 大学我阴差阳错的到了成都读书,这个吃货与美女的天堂。天生就喜欢冒险和好动,这也成就了我今天在家雷打不动做饭的地位。有年寒假回家过年,突然就想到了学校里的香肠炒饭,为什么我不能做呢?把香肠腊肉切丁泡水洗净,胡萝卜也洗净切丁,大火下油姜蒜爆香下料翻炒,再下饭炒,加盐和酱油(家里只有这两种调料)。难以想象,父亲平时一个小饭碗的量都吃不完的,居然把一大菜碗的腊味炒饭吃完了,那种赞扬真的不是敷衍自己的儿子,而是告诉我好吃还想吃的渴望。那肯定不是我做过最拿手的,但是是爸爸觉得我做过最好吃的。

 
 
 

   

    人老了就像小孩。我是一个不善于观察他人的人(当然,在没有老婆之前)。所以,很多事情都是妈妈告诉我的,现在想起来,当年那些啼笑皆非现在却那么温暖。当父母越来越变得孩子气时,他们和我们一起的时光就一天天变少了。 参加工作头年回家,给两老一人买了一件羽绒服,还给老头子买了一个电动剃须刀。年夜饭过后,不知怎么,光把礼物给了母亲,然后一家人就围着烤火看春节晚会。第二天一早,妈悄悄跟我说,没跟你爸爸买嘛,你爸嘴上不说,其实不高兴着呢,肯定昨晚都没睡好。我赶紧把衣服和剃须刀给父亲送过去,嘿,老头子高兴的,大年初一就穿那件羽绒服了。后来据妈说他非常喜欢那件衣服,经常穿的要油琤琤的才肯换。而后某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沐浴着阳光,在院子里给他好好的剃了胡须,不仅如此,还用剃须刀和剪刀给他理了个发。老头子对着镜子照了又照,高兴的不得了。 没想到,不久之后,那件羽绒服便和着其他衣服在孙家祠堂前化作一股青烟飘然而去。那个剃须刀,我端端正正的放在他的骨灰盒旁,他高兴,就让它陪着吧。 父亲一生对我要求严厉,因为作为长子的我承载了他太多的希望和梦想。人总是失去了才想起怀念,但是有些事情总是与思念、伤心、疼痛、泪水等等缠绕,剥离不出来。我想要高兴的,他也想的。 “爸爸,为什么我们要给奶奶烧纸呢,这不是迷信嘛?” “嗯,你说的有道理,但是也可以这样想,这是我们对先人的一种思念啊……” 为了忘却的纪念。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主持人:猫小姐 文:小眼睛
出品:腾讯大渝网新闻中心 联系方式:023-86898750
获取更多新闻
关注大渝微信
关于腾讯·大渝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渝律师 | 大渝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