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所说农村坟堆的“吓人”,对于在城市长大的孩子来说其实具有别样的神秘感和吸引力——但是,我肯定是属于叶公好龙类型的,

不遇到的时候特想看看,遇到了一定吓个半死。文中的女汉子从小在“坟堆”的环境中长大,妈妈又不在身边,能够在这么“凶险”的环境里健康茁壮地成长,必须给她竖个大拇指。相信,这样有趣的“鬼故事”,你们都会感兴趣的。

 
《渝人记》是腾讯大渝网精心打造的一档以日记、随笔或杂文的形式记录重庆人生活剪影的精品原创文学栏目。时而开怀酣畅,时而心酸动容;或者云淡风轻,或者快意情仇;要么大笑一场,要么大哭一场——人生不就是如此吗?这里有名家手记,更有百姓心语,把你的经历见闻、所悟所想写出来,让我们共同分享生活在重庆的点点滴滴……投稿文章须未经发表,字数800-2000.请发猫小姐邮phoebeww11@hotmail.com(w后面11是数字)邮件标题格式:《渝人记》+文章标题+作者名
值班编辑:
官方微信:(微信号:大渝网)
投稿邮箱:phoebeww11@hotmail.com
 
菜鸟摆摊记
一直以来,都自以为摆地摊是一件极容易的事,觉得自己摆摊,肯定会赚钱[详细]
重庆麻将婆
川渝地区对“麻将”的喜爱可是闻名海内外的。这项不分男女老少的万人迷运动......[详细]
多情的8月
有人“洒脱”地追求所谓的真爱,就有人忍辱负重当他们欢愉之后的炮灰[详细]
烫着火锅想着重庆
每逢佳节倍思亲,即便是有许多人陪着过节,都抵不住内心深处的寂寞。[详细]
那一年初入藏区
飞机飞临昌都邦达机场上空,我有点忐忑地从机窗往外眺望。[详细]
漫漫戒毒路
“珍爱生命远离毒品”八个字前所未有的具体、深刻,嵌入我的脑海…[详细]
你这该死的老烟鬼
人越老,另一半就越显得重要,互相成了精神支柱…[详细]
不与渣男谈恋爱
本文讲的就是让姑娘们擦亮眼,千万别被“渣男”给坑了…[详细]
铜臭里的艰难爱情
两次将要结婚的感情都是以“卖家”丈母娘的无理取闹告终…[详细]
酸楚月饼,香暖亲情
一家人两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月饼,吃起来确实分外香甜,亲情浓浓…[详细]
疯爸爸的半块月饼
儿女们仍旧在这月圆之夜,期盼他归来团聚……这一刻,他是幸福的…[详细]
打糍粑里的母爱
糍粑具有香味俱佳,糯软醇甜,入口凉爽,沁人心脾的特点…… [详细]
加州合租记
正如作者所讲,合租会遇到什么,谁也说不准。[详细]
“剩女”启示录
我们一生所愿不过是有个能相伴一生的人。 [详细]
关于凉虾的记忆
凉虾这东西,北方人吃咸辣的,重庆人吃甜口的 [详细]
 
 
 
 
 
 
 

   我总是从别人的嘴里听到一句话“女人的婚姻是一座坟墓。”它只是现在这些结婚女人的一个比喻而已。

  我知道人死了要去天堂,穷人家死人了埋葬很简单,挖一个沙坑把尸体放进里面,用铁锹盖上泥沙,堆成一个坟堆,便完事了。而富贵人家里死人了,算是一种幸福,死了也能瞑目,后人会为他们操办一场法事,那场面比活着的人过生日,嫁娶媳妇热闹。

  有一种死,叫做死的清汤寡水,甚至会刮油。有一种死,叫做死的油光满面,油闷坏了肚子。

   有时候我在思考,死的人算是一种解脱苦,还是宿命终结的定数。而有些人活着的时候,总想追逐死亡,似乎这是一种社会现状,包括我自己,其实是一种心灵的口头禅。

  可正经把刀子架在脖子上时,你那骨子里也没有勇气,毕竟流血还是安乐死,总会让自己的躯体难受。不管生与死的折磨,只是时光里的更替,我们谁也无法预料。

  记得幼年时,村里死人对于我来说是多么一件可怕的事情。一听见锣鼓的响声,心窝子像被马蜂窝刺了,扑腾扑腾的跳着,惊慌的躲进家中。一出门,离家不远的地方,到处都是坟堆数也数不清,尤其是夜里都害怕踏出一步。

 
 
 

  上小学六年级时,那时候母亲早已外出打工几年了,家中只有弟弟和风爸爸在家中,我没有一点安全感。小学六年级,学校规定上晚自习,为了能够多学一点知识,我基本在破闹钟响起,四点钟我便起床。

  闹钟是母亲专门为我买的,之前没有闹钟,就听着家中的公鸡打鸣,但有时候时间不是过于早,或者过于晚了让我有些烦恼,总是不知道具体时间。

  每天凌晨四点起床,把猪食和饭做好,天刚麻麻亮,我飞扑扑的奔向学校,就为了能够赶上早自习。天亮时,才发现自己像是滚在煤炭里一样漆黑,灰头土脸的。

  学校就在我们家对面,可是隔着一条大河,每天上学我要走两道弯路,才能到校,便浪费了十五钟。有时候我想祈求上帝施一个魔法把这里填平,那么我上学也只需要五分钟,便能到校,或许再也不用那么心惊胆战。

  这条河有一个很深的水塘,村里的方言叫做“六燕塘”,只因为它的水一直是绿悠悠的,正确的名字应该叫绿燕塘。而它的形状像一个喇叭口,而上面又接着一个深深的坛子口,它的形状长得如酸菜坛子,到底有多深,我们不知道。

 
 
 

  说来也奇怪,这水塘里每隔几个月都会淹死一些人,死的人总会让我有些寒战。有几岁的小孩,和下河游泳的中年人,也有怀着母亲孩子跳下去的一尸两命。他们的死,总有一些迷惑。

  每天下晚自习,已是深夜。我一个人孤寂的路过公路,听见大河里的流水声,我的心就会发麻。我一个女孩子,加上童年本就很信谣言,心里一直纠结。当我路过那里时,我会哼着五音不全的歌,不,那不是歌,根本就是一些零碎的话语。

  走着,走着。整个心窝都纠结成一团,手上的汗毛也竖起来了,背后冒着虚汗,胸脯也咯噔咯噔的响着,此刻我多么想有一个人来接我回家。我知道,对于我来说只是一种奢侈的妄想。

  每次努力警告自己不要向那个坛子口望,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眼,还是会偷偷的瞟一眼。我打着手电筒,遇上光亮不够,一阵风又唰唰的吹过,在这风黑月高的晚上,对于我来说,算是生与死的挣扎。

  在我的记忆中,我忘不了那个冬日,天空里下着小雨。路上淅淅沥沥,走起路来像是汉子喝了酒东倒西歪。我撑着一把破雨伞,又一个人想着心事走在路上。一阵寒风吹来,恨不得刮走我的雨伞,我拼命的抓住它,像是救命的稻草。

  又走到六燕塘对面,心又像是跑毛了。总感觉背后有一个影子跟着我,我走步,向着后面望一眼,走一步,向后面望着。而公路上边的稻田里,也埋着一些坟堆,有些又是因为各种原因而死的,刚埋下的新坟。

 
 
 

  我听过村里人讲述的鬼故事,有些东西到了一个环境,似乎不信也得信。最清楚的是鬼火,还有红毛鬼。我一个小姑娘,走在荒凉的路上,心里总会装着乱七八糟的事情,加上母亲又不在身边,弟弟也才几岁,父亲也不管事。即便很害怕,也只能埋在心中。

  雨越下越大,树和风打在一起,哗啦啦的响令我毛骨悚然,几乎让我心底的勇气崩溃了。我终于忍不住,哭了,哭的时候没有声音,只是轻声的抽泣,只知道滚烫的眼泪,像软豌豆滚落下来,打湿了衣袖。

   那天晚上我才明白,原来自己是多么的脆弱。后来,夜路走多了,我渐渐地也习惯了,习惯了被坟墓和一些死人的消息围着。我也磨练成了女汉子的心,长得像女孩,却拥有男孩子的心。

   后来长大了,才懂坟墓和死人是一种鬼话传言。人死了是没有鬼魂的,有的只是一种心魂。对于死人与坟堆,我似乎已经把当着回忆在咀嚼,这种味道像是一杯清茶,没有颜色,却能让我欢笑,惊慌,伤感,失落,慢慢的封存箱底。

   生与死不是世界上吃心的鬼,而吃人心的东西是一种心魔。心透明的亮了,那一树花,也会为你在冬天盛开。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主持人:猫小姐 文:竹琴月眸 图:余璐
出品:腾讯大渝网新闻中心 联系方式:023-86898750
获取更多新闻
关注大渝微信
关于腾讯·大渝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渝律师 | 大渝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