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很有古味,大量对话的陈列,无需多加其他描述便彰显人物性格。这是个透着黑色的故事,黑色的脸,黑色的玫瑰,黑色的血——

但老处男的心可能仍然是红色,哪怕是在生命最后的时刻,他仍然向往着一个姑娘、一份感情。这也许是他生命力唯一还美的颜色了。

 
《渝人记》是腾讯大渝网精心打造的一档以日记、随笔或杂文的形式记录重庆人生活剪影的精品原创文学栏目。时而开怀酣畅,时而心酸动容;或者云淡风轻,或者快意情仇;要么大笑一场,要么大哭一场——人生不就是如此吗?这里有名家手记,更有百姓心语,把你的经历见闻、所悟所想写出来,让我们共同分享生活在重庆的点点滴滴……投稿文章须未经发表,字数800-2000.请发猫小姐邮phoebeww11@hotmail.com(w后面11是数字)邮件标题格式:《渝人记》+文章标题+作者名
值班编辑:
官方微信:(微信号:大渝网)
投稿邮箱:phoebeww11@hotmail.com
 
菜鸟摆摊记
一直以来,都自以为摆地摊是一件极容易的事,觉得自己摆摊,肯定会赚钱[详细]
重庆麻将婆
川渝地区对“麻将”的喜爱可是闻名海内外的。这项不分男女老少的万人迷运动......[详细]
多情的8月
有人“洒脱”地追求所谓的真爱,就有人忍辱负重当他们欢愉之后的炮灰[详细]
烫着火锅想着重庆
每逢佳节倍思亲,即便是有许多人陪着过节,都抵不住内心深处的寂寞。[详细]
那一年初入藏区
飞机飞临昌都邦达机场上空,我有点忐忑地从机窗往外眺望。[详细]
漫漫戒毒路
“珍爱生命远离毒品”八个字前所未有的具体、深刻,嵌入我的脑海…[详细]
你这该死的老烟鬼
人越老,另一半就越显得重要,互相成了精神支柱…[详细]
不与渣男谈恋爱
本文讲的就是让姑娘们擦亮眼,千万别被“渣男”给坑了…[详细]
铜臭里的艰难爱情
两次将要结婚的感情都是以“卖家”丈母娘的无理取闹告终…[详细]
酸楚月饼,香暖亲情
一家人两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月饼,吃起来确实分外香甜,亲情浓浓…[详细]
疯爸爸的半块月饼
儿女们仍旧在这月圆之夜,期盼他归来团聚……这一刻,他是幸福的…[详细]
打糍粑里的母爱
糍粑具有香味俱佳,糯软醇甜,入口凉爽,沁人心脾的特点…… [详细]
加州合租记
正如作者所讲,合租会遇到什么,谁也说不准。[详细]
“剩女”启示录
我们一生所愿不过是有个能相伴一生的人。 [详细]
关于凉虾的记忆
凉虾这东西,北方人吃咸辣的,重庆人吃甜口的 [详细]
 
 
 
 
 
   

  一

  老处男本是住在城市中心的人,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搬到离茶馆不远的地方,每天只要茶馆开门,他就过来品茶。谣言说他是经过抗战苦难的,只因整个人邋遢不堪,至今没有媳妇。

  他从厕所提着裤子出来,依旧回到桌上。

  尖尖的下巴,古铜色的脸上深深地刻着一道道皱纹,两只小蒲扇似的大手长满了老茧。他抱着一本过时的报纸,戴着老花镜坐在那里细细地品读。

   “糟了,搞忘记了,今天可是情人节,忘了给老伴买玫瑰花了,回家又得跪搓衣板了!”胡胖子傻痴痴的盯着茶馆内的电视,见里面有人拿着玫瑰花才记起来。

  “胡胖子,你急牙刷啊,都老夫老妻还那么讲究。再休息一段时间回去,天还早着呢!”王大帅喊着二筒,糊了又赢了一把,兴许上瘾了。

  “衰货,你懂什么?你娃就一屌丝,又怎么懂呢,你一天钻到你钱屁眼中去了,做梦都想发大财吧,做钱的奴隶!”胡胖子收拾了东西,赶着回去了。

   “老处男,你这辈子老光棍,怎么办?今天是情人节,要不要老妈子给你介绍一姑娘,结束你这光棍绰号?”阿婆屁颠屁颠的过来开玩笑。

  “喜欢我的媳妇很多,只是我看不上而已。别看我一邋遢货,魅力无限,第一春从我六十岁开始。”老处男傲视着我们,语气坚定。

   “咦哟,不得了,哪家的寡妇被你看上了,这回倒是长了一回志气!”阿婆一边给小鹦鹉喂食物,一边和老处男交谈。

  “老哥,这第一春肯定是火爆新闻,到时候喝喜酒可得请我们!”我顺着话接上了一句。

  “你要找到媳妇,我阿婆把名字倒写,你都过了那么多单身情人节,若今年你创纪录,我定给你提亲去。一看是忽悠人,哪家姑娘嫁给你,可是倒八辈子霉了!”阿婆这话虽不中听,倒也说的实在。

   老处男把鞋子蹬掉,两只脚搭在木板凳上,从他的黑袋中掏出一支玫瑰花。花的颜色有些暗黑,稍微有点枯萎。他拿着花在我面前晃荡了几圈。

  “咦,学会城市人中的浪漫了,一朵破玫瑰,也不够你找情人,你瞧这花色,都褪色了,不知道你娃从谁的路边采摘的一朵花。”阿婆细细地观察一翻,倒像是一个懂花的人。

  我棒二麻子生在农村,与我媳妇认识几十年了,对于城市人的浪漫有些迟钝,一直都没送过她红玫瑰——今天倒是让我大开眼界。

  我愣头愣脑地接了一句:“也是,花瓣都凋零了,算是没用了!”。

  “光顾着和你们吹牛,忘了正事情!”告别了阿婆和老处男,我挂着绳子冲出茶馆,肩上担着大米,一股劲送到了老板家。老板只给了10元辛苦费,本想多要一点,只因不好意思开口,便离去了。

  我用嘴巴含着十元钱,尝了一口钱的味道,甜甜咸咸,说不出什么感受。太阳已经沉默,一抹殷红的天色映红了整个山。

  茶馆已经打烊了,那些老态龙钟的老头子都已经离开了。

  我扛着棒棒,哼着歌曲回去:“棒二麻子肩上一根扁担,麻绳两头栓,老婆在那一头,我在这一头,对看又是一片天,嘿哟,嘿哟,嘿哟……”

  城市的灯光,红红火火,仿若神仙在施法。从城市那头跑到那边。走在滚滚的车轮声中,却载不去我的孤寂。我的思绪又开始着魔了。

 
 
 

  二

  清晨,茶馆依旧人来人往。

  “老板,给我上一杯茶!”一个高端大气戴着墨镜的男人,走进来一屁股歪在木板凳上翘着二郎腿。嘴里叼着一根雪茄,烟的味道透出一缕香味。

  “来了,来了!”阿婆见是一位西装革履的贵客,眉语目笑提着茶壶过去。

  “拿着,不用找了,阿婆您辛苦了!”男人从皮夹中掏出两百元递给阿婆,那种傲视凌人的架势,目空一切。

  阿婆接过毛主席,连忙揣进衣兜里,眉欢眼笑的离开了。或许这是阿婆第一次为人服务获得的小费吧!她放下手中茶壶,靠着窗口透光的地方,把手指头放在嘴里润湿,仔细捏了又捏,反复在阳光下正反面捣鼓着。

   “好香啊,这是什么香烟!”胡胖子放下手中的毛笔,连声赞叹。周围的人都转过脸盯着这个陌生男人,在背后议论着。

  “没见过吧,这是最高档的雪茄,味道可是不是一般浓烈,要不要试试?”他从嘴里吐了一口烟圈,那烟圈似乎成金子是的在空中潇洒而去。

  “好熟悉的面孔,有种把墨镜摘下来看看!”胡胖子喝了一口茶,润了一口喉咙。

  “你们没良心人,连我都认不出,太不够意思!”王大帅夹着香烟,换了一个翘腿的姿势。

  “打从你一进门时,似乎透着一股熟悉的味道,原来是你这衰货!看你也没什么出息,又去哪里骗来的西服革履,还抽上雪茄,不会去卖肾吧?你这娃,不知天高地厚,该是有这胆量!”胡胖子见是这衰货,便又回到了座位上。

  “听说你最近挖到金库了,是否有这个事实啊!若是,可别忘了我们帮助过你的邻居!”阿婆一听是王大帅,眼睛直发绿。

   “金库倒是没有挖到,挖到了一份好工作,你看看我才去一周不像是富翁吗?这就是工作魅力!”他似兰花指端起茶杯,动作高端大气。

  “真的能发大财吗?要不给我介绍一份工作吧,等我成为你这样的富翁,我也就不再是老光棍了!你看我这辈子连玫瑰花都没有送出去!”老处男把长板凳搬过来围在一起拽着他的胳膊。

  “你能行吗?都这么大年龄了。在这里我也算是年轻的,春光山色,花容满面……不过呢看你如此落难,我去上面汇报一下,你可千万要记住,遵守上面的纪律,这可是一份高档的工作,可别丢脸了!”瞧王大帅神气的模样。

  “只要您能让我娶媳妇,我这辈子认你当干爹,我给你做牛做马,我不想一辈子老处男。寂寞是一根苦瓜藤,越长越苦涩,苦到心窝子在滴血,若不是家道中落,此生便不会沦落至此!”老处男跪在地上,祈求他的一份施舍,那种望穿秋水的眼在流血。

  王大帅甩一甩衣袖,手背在后面,赌瘾又荡起了涟漪。这些老头子,搓麻将只是消磨时间,但不会拿出金钱挥霍。见他过来,从里面一条红秋裤拿出一叠钱,吓呆了他们。

 
 
 

  三

  那天,我们安静地听人拉二胡,突然一个噩耗炸破悲伤的旋律。

  “你们听说没有,老处男死了,死得很惨!”胡胖子破口而出,手拉着二胡,声音悲愁悠远。

  “死了?你肯定听错了,怎么会呢?那天不是跪在地上祈求找媳妇,怎么就死了!”这话让我有些毛骨悚然。

  “老处男死了,听说是被王八蛋骗了,给他找了一个媳妇,媳妇是从农村抢来的,王大帅得钱了就跑了。老处男被人追打,被打死了!传言说,他流淌的血乌黑色,染黑他手中的玫红,血红的花儿,死了!”茶馆的老板只是摇摇头。

  我心口有些麻木了,松了一下腰带。让我匪夷所思的是,一个老处男为了一个素未谋面的媳妇,竟断送了生命……难道他命该如此?

  “错不了,你看看他一副死人样,怎么可能有媳妇看上他呢!他二愣子一个,定是被那衰货给骗了,只是死的很惨,注定孤独终身去了墓地!”阿婆给鹦鹉喂食物,鹦鹉嘴里学道:“死了,死了……”

  茶馆的喧闹声如海水一样放歌。一只灰雀的鸟儿落在窗户上,簌簌的鸣叫声响遍了整个茶馆。老处男死了,他没有守住他的灵魂,放荡不羁的他死在了女人手中,赔上了自己一条命。

  老处男种下的玫瑰永远只是一具驱壳,黑色裹着他的愿望下了地狱。

  他的第一春被镣铐着女人的死结。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主持人:猫小姐 文:棒二麻子
出品:腾讯大渝网新闻中心 联系方式:023-86898750
获取更多新闻
关注大渝微信
关于腾讯·大渝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渝律师 | 大渝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