佟姐姐的一生显得无奈悲凉,她因文革错过青春年华的真爱,因错的人承受中年离婚的痛楚,老年遇到同病相怜的人,却再也没有勇气重新开始。

匆匆那年,她与太多美好失之交臂。正如文章结尾所述,再清晰的镜头也拍不下这“蝼蚁”一样的身躯,小人物的悲剧淹没在时代的洪流中,又有谁看得见呢?

 
《渝人记》是腾讯大渝网精心打造的一档以日记、随笔或杂文的形式记录重庆人生活剪影的精品原创文学栏目。时而开怀酣畅,时而心酸动容;或者云淡风轻,或者快意情仇;要么大笑一场,要么大哭一场——人生不就是如此吗?这里有名家手记,更有百姓心语,把你的经历见闻、所悟所想写出来,让我们共同分享生活在重庆的点点滴滴……投稿文章须未经发表,字数800-2000.请发猫小姐邮phoebeww11@hotmail.com(w后面11是数字)邮件标题格式:《渝人记》+文章标题+作者名
值班编辑:
官方微信:(微信号:大渝网)
投稿邮箱:phoebeww11@hotmail.com
 
菜鸟摆摊记
一直以来,都自以为摆地摊是一件极容易的事,觉得自己摆摊,肯定会赚钱[详细]
重庆麻将婆
川渝地区对“麻将”的喜爱可是闻名海内外的。这项不分男女老少的万人迷运动......[详细]
多情的8月
有人“洒脱”地追求所谓的真爱,就有人忍辱负重当他们欢愉之后的炮灰[详细]
烫着火锅想着重庆
每逢佳节倍思亲,即便是有许多人陪着过节,都抵不住内心深处的寂寞。[详细]
那一年初入藏区
飞机飞临昌都邦达机场上空,我有点忐忑地从机窗往外眺望。[详细]
漫漫戒毒路
“珍爱生命远离毒品”八个字前所未有的具体、深刻,嵌入我的脑海…[详细]
你这该死的老烟鬼
人越老,另一半就越显得重要,互相成了精神支柱…[详细]
不与渣男谈恋爱
本文讲的就是让姑娘们擦亮眼,千万别被“渣男”给坑了…[详细]
铜臭里的艰难爱情
两次将要结婚的感情都是以“卖家”丈母娘的无理取闹告终…[详细]
酸楚月饼,香暖亲情
一家人两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月饼,吃起来确实分外香甜,亲情浓浓…[详细]
疯爸爸的半块月饼
儿女们仍旧在这月圆之夜,期盼他归来团聚……这一刻,他是幸福的…[详细]
打糍粑里的母爱
糍粑具有香味俱佳,糯软醇甜,入口凉爽,沁人心脾的特点…… [详细]
加州合租记
正如作者所讲,合租会遇到什么,谁也说不准。[详细]
“剩女”启示录
我们一生所愿不过是有个能相伴一生的人。 [详细]
关于凉虾的记忆
凉虾这东西,北方人吃咸辣的,重庆人吃甜口的 [详细]
 
 
 
 
 
 
 

  佟姐姐有一个幸福的童年。家里有爸爸妈妈和弟弟,爸爸是厂里的模型工,技术很好,就是识图差一些,过经过脉的地方还是要找技术员明确一下。

  佟伯伯为女儿做过一把小椅子,佟姐姐高兴得跟什么似的,回家就喜欢搬着爸爸做的小板凳坐在屋子外面写作业。碰上厂区球场演露天电影,佟姐姐就带上自己心爱的小板凳去看露天电影。

  佟姐姐读书成绩一直很好,后来考上了市里的一所重点中学,佟妈妈一夸起女儿就是:“我家大女儿肯读书,我就让她读,读到大学都行。

  可惜好景不长,文革开始了。佟姐姐读到高三的时候,学校停课闹革命,鼓动学生造反有理,大字报、大串联,大批判令人目不接遐。

  厂里也开始文革了,佟师傅被揪出来,成了批判的对象。最寒心的的是,带头揭发批判他的恰是他喜欢的那个徒弟。这也怪不得那个青年人,派性斗争已经让人性扭曲,徒弟不站出来造师傅的反,那将会是什么结果?

 
 
 

  徒弟搜肠刮肚揭发师傅拿过木料给自家做板凳是盗窃国家财产,平时让徒弟们斟茶倒水,是一个旧社会工头的残余作风,还有什么巴结厂领导、是走资派的黑线人物……总之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这样的折腾以后,佟姐姐变得沉默了,由红五类一夜之间就落进了黑五类的冰窖里。尽管她相信自己的老爸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工人,然而社会却不那么认同。带着委屈和伤心的佟姐姐,随着同学们一起上山下乡当起了知青,不过相比其它同学,她还有另一个身份---“黑五类子女”。

  在农村,佟姐姐唯有老老实实劳动,干什么都不能落后。一齐下乡的一些同学陆续被推荐去当了工农兵学员,也有推荐当了赤脚医生,可就连最后的去村小代课这个机会也没有给她,因为怕她“利用讲台放毒,毒害贫下中农的子女”。佟姐姐唯一的希望就是用汗水改造自己,当一个“可以教育好的子女”。

  原来的知青点是四个人一起住。当这间屋子最后只剩下佟姐姐一个人居住的时候,显得特别的空旷和黑暗,一盏油灯只能照亮眼前的桌面,冬天的夜里,寒风直接从关不严实的小小“牛肋巴”窗子灌进来。佟姐姐最好的办法就是早早钻进被子,卷曲在稻草窝中,想家、想学校、慢慢地进入梦乡……

  在梦中,佟姐姐也想着一个人――隔壁胡家的一个农村青年。在所有的知青都走光了以后,这个小胡常来帮佟姐姐去后山打些柴草,干一些粗活。佟姐很感谢他,大家相安无事的过着。

 
 
 

   一件小事把这平静的日子搅动了。佟姐慌慌张张的跑来找小胡,家里窜出一条蛇,囫囵吞了一个大耗子,胀鼓鼓的躺在桌子边梭不动了。小胡带了铁铲过来把这吓人的傢伙弄了出去。谁知这件小事迅速传开了,仿佛佟姐姐在和小胡耍朋友,小胡简直被说成了她的男人。一个很无助的大姑娘只能默默地忍受背后的饶舌指点——解释只会越描越黑。

  平息这件事情有些戏剧,还得感谢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大队支部书记。很简单,书记找到小胡,告诫他别打知青的主意,这可是“破坏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政策。再有,你小胡家是富农,不要搞阶级斗争新动向……

  书记也打着哈哈警告了佟姐姐,和富农的狗崽子要划清界限,并叮嘱这是立场问题。就这样,佟姐姐做梦所想的事情,下回做梦都不敢想了。

  打倒四人帮,天空出彩霞,地上开红花,人民再一次得到解放。佟伯伯的事情得到平反,恢复了工人成份。佟姐姐下乡八年,回家了。看到父亲佝偻的身影,帽子都遮不住花白的头发,内心一阵一阵的酸楚。佟姐姐在一家轻工厂里找到了一份安定的工作,也有了一份工资,想想自己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就把自己嫁给了一个很普通的男人。

  遗憾的是,这个男人的毛病就是不安份。一天,佟姐姐身体不适请假提早回家,竟然看到他男人与一个女人脱光了在床上。看到她,这女人不慌不忙地收拾好,说;“没得啥子关系,大家都是熟人,偶尔浪漫一回当没来。二天我带你去看录像,你在农村呆久了,进了城还是恁个土嗦……”

  佟姐姐扯起扫帚把这一对狗男女打了出去。佟姐姐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搭建的家会是这个样子,渴望的爱是这样的虚情假意,难怪惹得自己一身难言之隐的毛病总是断不了根。她不愿再忍受欺骗,八年的知青生活都熬过来了,就不想相信以后的路走不下去。佟姐离婚了,勇敢而坚决!

 
 
 

  多年以后,离婚的佟姐姐心境平复了许多,渐渐走出了阴影。

  一天,佟姐独自一人在街心花园晒太阳,无意中看见邻座的一个老头,试图捡起掉在地上的打火机,他弯了几次腰都没有捡起来,佟姐就学了一回雷锋,走上前去把火机递给他。这老头伸出颤巍巍的手接过,彬彬有礼的说了声谢谢。不知怎的,佟姐姐立刻就对这老头产生了一种同情,打量着他,聊了几句。这老头患了一种瘫痪无力的病,说话倒还清晰睿智。言谈中,知道老头也有过青年时代的荣耀和辉煌,却也有过不愉快的婚姻。眼下呢,他并不在意曾经有过的得意和失败,因为那都属于过去,至于将来他想都没有想,日子就这么过,其他奢望不谈。

  佟姐姐没有多的语言,沉思着,打量着这个比自己还要不幸的男人。佟姐姐很想靠在这个男人的肩上,但是她没有这样做。她知道,那种感觉是同情,不是爱情;而自己和这个老头都老了,没必要再回过头去,牵手彩排一出老树逢春的轻喜剧。

  电视台的直升机轰鸣着在天空上掠过,鸟瞰下面重崖叠嶂的山城,即或是分辨率再高的镜头,也看不见地面上这一对蝼蚁般模糊的身影……

  请第111期 [我想当爹]的作者联系邮箱phoebeww11@hotmail.com(w后面11是数字)以便发稿费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主持人:猫小姐 文:北去的云 图:余璐
出品:腾讯大渝网新闻中心 联系方式:023-86898750
获取更多新闻
关注大渝微信
关于腾讯·大渝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渝律师 | 大渝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