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说,你一生中经历的所有伤痛和折磨,都是注定的,也并不全是坏的,它们会让你的心更加坚强,人也更加强大。

作者把自己儿时的家称作“地狱”,你能想象当年幼小的她经历了什么痛苦,才种下这样的阴影。但也正是这样可怕的经历,让她变得比其他人都要坚韧,不会轻易被生活打倒。而当这个小女孩长大成人,“地狱”却变得一点都不可怕、可憎了,因为她早已风雨都看透,却会淡然面对一切。 作者曾写过《疯爸爸的板块月饼》,这篇算是对“疯爸爸”在幼年的她脑海中印象的一个补充。文笔流畅,巧妙结合内心描写,读来感叹太多……

 
《渝人记》是腾讯大渝网精心打造的一档以日记、随笔或杂文的形式记录重庆人生活剪影的精品原创文学栏目。时而开怀酣畅,时而心酸动容;或者云淡风轻,或者快意情仇;要么大笑一场,要么大哭一场——人生不就是如此吗?这里有名家手记,更有百姓心语,把你的经历见闻、所悟所想写出来,让我们共同分享生活在重庆的点点滴滴……投稿文章须未经发表,字数800-2000.请发猫小姐邮phoebeww11@hotmail.com(w后面11是数字)邮件标题格式:《渝人记》+文章标题+作者名
值班编辑:
官方微信:(微信号:大渝网)
投稿邮箱:phoebeww11@hotmail.com
 
菜鸟摆摊记
一直以来,都自以为摆地摊是一件极容易的事,觉得自己摆摊,肯定会赚钱[详细]
重庆麻将婆
川渝地区对“麻将”的喜爱可是闻名海内外的。这项不分男女老少的万人迷运动......[详细]
多情的8月
有人“洒脱”地追求所谓的真爱,就有人忍辱负重当他们欢愉之后的炮灰[详细]
烫着火锅想着重庆
每逢佳节倍思亲,即便是有许多人陪着过节,都抵不住内心深处的寂寞。[详细]
那一年初入藏区
飞机飞临昌都邦达机场上空,我有点忐忑地从机窗往外眺望。[详细]
漫漫戒毒路
“珍爱生命远离毒品”八个字前所未有的具体、深刻,嵌入我的脑海…[详细]
你这该死的老烟鬼
人越老,另一半就越显得重要,互相成了精神支柱…[详细]
不与渣男谈恋爱
本文讲的就是让姑娘们擦亮眼,千万别被“渣男”给坑了…[详细]
铜臭里的艰难爱情
两次将要结婚的感情都是以“卖家”丈母娘的无理取闹告终…[详细]
酸楚月饼,香暖亲情
一家人两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月饼,吃起来确实分外香甜,亲情浓浓…[详细]
疯爸爸的半块月饼
儿女们仍旧在这月圆之夜,期盼他归来团聚……这一刻,他是幸福的…[详细]
打糍粑里的母爱
糍粑具有香味俱佳,糯软醇甜,入口凉爽,沁人心脾的特点…… [详细]
加州合租记
正如作者所讲,合租会遇到什么,谁也说不准。[详细]
“剩女”启示录
我们一生所愿不过是有个能相伴一生的人。 [详细]
关于凉虾的记忆
凉虾这东西,北方人吃咸辣的,重庆人吃甜口的 [详细]
 
 
 
 
 
 
 

   家,对于我来说,又爱又恨。童年阴影里我一直想逃离,逃开那座破旧的房子。只因家中住着一个恶魔,从不敢多说一句话。每到夕阳落在洋槐树杈时,我心中开始忐忑,害怕回到那阴沉的屋。在我懵懂的记忆中,家是地狱,是血与泪称霸的天下。

  年幼时,我把父亲称作恶魔。因为他的存在,家中一直被龙卷风笼罩着,有时甚至让人心灵产生一种自杀的心理。记得母亲说:“他是疯子,精神病”。总是在耳畔叮嘱,不要去招惹他。

  一个朦胧的清晨,我坐在门口木棒上背诵课文,清纯的声音回荡在对面青绿的山上。路过的人总会朝着我这边瞟一眼,小姑娘的我心中又默默地带着几分羞涩。

   袅袅的迷雾从树梢间散开,凉风和炊烟交织在一起,没有方向散开。一股香喷喷的面香味道,吸进了我的鼻孔。母亲用漏瓢一株又一株从热腾腾的三皮子锅中打捞起来,我端着白瓷碗,倒了一点味精在碗中,就这样狼吞咽入了肚皮。味精对于我来说,归结于糖果类,只因吃进嘴里透着甜味。

  蹭着母亲下地干活,我会去碗柜翻个底朝天,偷吃味精。用舌头去舔着那细腻味,算是躲在角落的幸福。

  因为家中窘困,吃白水面算是家中最珍贵的食物。后来吃腻了,看着面如仇人。恶魔坐在灶洞门前,眼睛里透着许多红血丝。不知母亲说了一句什么话,他端着一碗面向着母亲砸去,滚烫的面条和碗碎在一地,白嫩嫩的面条上沾满了灰尘和枯干的树叶。

 
 
 

  母亲捂着头,跑出了屋外。他精神又失控了,把锅碗全部砸碎了,面汤水溅在我的眼眸,吓得我瑟瑟索索,我嫉恶如仇恨了他一眼,这种仇恨如一种毒药毒进了骨头。

  或许是因见惯了摔东西,这种风波在我心中显得十分平静。我弯下腰,用小手一点又一点把断的面条捡到半边碗中。恶魔的意识恢复正常了,似乎这场闹剧他全然不知。痴呆的盯着地上,如一具僵尸,默默的离开。

   母亲整天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

  或许是造化弄人,命运该是如此。注定我有一个不平凡的经历。痛苦,疾病赋予了我一颗铁汉子的心,小女孩的我似乎变得让人捉摸不透。

  风烟缠绕着我的不是迷茫,而是一种遮不住的仇恨。童年,内心深处只有藏着恨,这种恨比一把匕首锋利,削着我的灵魂。你们或许认为我是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太多恐惧埋在心底,只能在黑暗中封锁着,从而做了十多年内向的人。

 
 
 

  当我捧着一缕光芒,却手心总是冰凉。

  孤单月夜,我光着赤脚坐在门口石头上,总幻想天空的一轮明月把我带去天堂。或许惊恐就消失不见了。寂静的夜,月光倾斜在我的头发上,丝丝缕缕有些发麻,却温暖不到我的凄寒。

  漫漫未央的夜啊,煎熬着我童年的心。血红的心被红红的铁烙印上了一块伤疤,这种疼痛死着比活着幸福。

  后来因为读书远离了村中,我从灵魂的铁铐中逃脱了。似乎摆脱了那些流血的故事,将它们彻底封锁在灵魂深处。心灵的恐惧少了一些折磨,可依旧会从噩梦中醒来,衣服和头发湿了一大截。

   于是,我每天疯狂的读书,不停的战斗,战斗到深夜,疲倦的意识慢慢入睡。或许是因过度疲倦,噩梦减少了,年复一年,终于后来慢慢淡忘。

   叶子从树上飘落,又是秋浓,下一场雨,算是再正常不过。那天母亲打电话给我,说老家发生了洪灾。我的心刺痛了一下,下意识想到的便是呆在家中的父亲。陈旧的土屋,只要外面下瓢泼大雨,屋中就下小雨。

   或许是流年消磨了曾经的怨恨,我不再叫他恶魔。

  老家电话一直处于无信号状态。进不去电话,心中一直牵挂着他的安全。洪水冲毁了道路,一直处于抢修状态。2014年10月12日,我请假回到曾经又爱又恨的老家,听着风从树梢吹过,一切如初。

   那天辽远的天空湛蓝,我大汗淋漓赶回家中,门上挂着那把笨拙又生锈的铁锁。风刮过锁,铛铛的晃着。我丢下背包,探寻了周围一遍。去奶奶家,似乎也没有人在。心中有那么一点失落。

 
 
 

  我依旧回到门口石头上等着,石头周围长满了碧青的草儿。回忆着往事,泪水在眼眶打转。脚步声从背后传来,我转身见父亲背着一个稻草像筛糠似的走来,沧桑的容颜暗黑。有一种不敢触碰的意识。

  他放下手中稻草,拍打着头上的碎草和灰尘。半天吞吞吐吐冒出一句话:“你回来了,我以为你们不回来了!”。他粗黑的手一直在颤抖,好半天才从兜里掏出他的钥匙,打开了门。虽然精神不正常,但记忆中他仍旧记得我和弟弟。

   屋中乱七八糟,不堪入目。盯着他吃的碗和锅都熬成黑色锅巴,有些筷子上已经发霉了。喉咙突然被一股气流堵塞,不知道如何开口下一句。

  母亲为了供养我们读书,无奈逼迫外出打工。她扛下所有痛苦,在黑暗中找到了一条光明,于是解救我们。她大约很多年没有回老家,不回来也好,这里曾是她的地狱。

   那天晚上,我住在奶奶家,听着风声打在青瓦上,听着黑夜中的猫头鹰依旧在鸣叫。那声音让我心窝发麻。直到午夜才入睡。

   第二天,天空微微亮。我赶着去县城看母亲,本想早早离开。父亲挽留着我说:“吃了我用土豆炖的腊肉再走”。那块被熏黑的肉,不知道他存放了多久,如今才拿出来。黑溜溜的一块枯干了,他用刀子刮着黑色污迹,细细洗。肉上残留着黑点,炖在锅中,让人看了不敢下咽。但是,我还是大口大口吃了一碗,味道有些苦涩,也不在乎,还是吃——一边吃,心里一边流血。眼泪不争气,又在眼角荡漾。

   他担心我在路上的安全,直到把我送上车才返回。转身那一刻,原来那老去的背影是那么无奈。或许他从来不知道自己来到世界是为了什么,昏昏迷迷度过这辈子,什么都不知道。我伸出车窗外,挥手,告诉他回去。心底久久不能平静。

   是的,曾经他是恶魔,可如今早已不再是当年的模样了。他只是一个守家的可怜老人而已。

  不知怎的,突然很感谢曾经生活在地狱般的家,脆弱的心被修炼得坚强无比了。现在,心灵的毒药被青春流年解开,明天或许那朵兰芷花在等着为我绽放。

   那些仇恨与抱怨,被那个男人孤独的背影、颤抖的双手磨碎成泥沙,捧在掌心,漏去,伴着天涯的风,远行在大漠,再也不见……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主持人:猫小姐 文:竹琴月眸
出品:腾讯大渝网新闻中心 联系方式:023-86898750
获取更多新闻
关注大渝微信
关于腾讯·大渝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渝律师 | 大渝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