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长文,足足有4000字,可我读来一点都不觉得烦与累,比看一篇区区800字的拙文轻松很多。能感觉到,作者是位有情怀有底子的女文青,

没有矫揉造作,却有真情理想。淡然如水的文笔,放佛看到作者平静无喜忧的脸庞,哪怕是很激动的地方,似乎也在很小心地克制——爱才会克制,我想,她一定是深深爱着天空下的万物吧。文章后半部分提到了一桩荒唐的“艳遇”,那个油腻的饭店老板“看上了”这特别的女子,可人家却不领情,反而略显清高地拒人于千里之外,这样的“怪脾气”,倒也符合真正的女文青的风格——外表礼貌顺从,骨子里却桀骜清高,常常独来独往,不卑不亢地活着。我好似找到同道人。

 
《渝人记》是腾讯大渝网精心打造的一档以日记、随笔或杂文的形式记录重庆人生活剪影的精品原创文学栏目。时而开怀酣畅,时而心酸动容;或者云淡风轻,或者快意情仇;要么大笑一场,要么大哭一场——人生不就是如此吗?这里有名家手记,更有百姓心语,把你的经历见闻、所悟所想写出来,让我们共同分享生活在重庆的点点滴滴……投稿文章须未经发表,字数800-2000.请发猫小姐邮phoebeww11@hotmail.com(w后面11是数字)邮件标题格式:《渝人记》+文章标题+作者名
值班编辑:
官方微信:(微信号:大渝网)
投稿邮箱:phoebeww11@hotmail.com
 
菜鸟摆摊记
一直以来,都自以为摆地摊是一件极容易的事,觉得自己摆摊,肯定会赚钱[详细]
重庆麻将婆
川渝地区对“麻将”的喜爱可是闻名海内外的。这项不分男女老少的万人迷运动......[详细]
多情的8月
有人“洒脱”地追求所谓的真爱,就有人忍辱负重当他们欢愉之后的炮灰[详细]
烫着火锅想着重庆
每逢佳节倍思亲,即便是有许多人陪着过节,都抵不住内心深处的寂寞。[详细]
那一年初入藏区
飞机飞临昌都邦达机场上空,我有点忐忑地从机窗往外眺望。[详细]
漫漫戒毒路
“珍爱生命远离毒品”八个字前所未有的具体、深刻,嵌入我的脑海…[详细]
你这该死的老烟鬼
人越老,另一半就越显得重要,互相成了精神支柱…[详细]
不与渣男谈恋爱
本文讲的就是让姑娘们擦亮眼,千万别被“渣男”给坑了…[详细]
铜臭里的艰难爱情
两次将要结婚的感情都是以“卖家”丈母娘的无理取闹告终…[详细]
酸楚月饼,香暖亲情
一家人两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月饼,吃起来确实分外香甜,亲情浓浓…[详细]
疯爸爸的半块月饼
儿女们仍旧在这月圆之夜,期盼他归来团聚……这一刻,他是幸福的…[详细]
打糍粑里的母爱
糍粑具有香味俱佳,糯软醇甜,入口凉爽,沁人心脾的特点…… [详细]
加州合租记
正如作者所讲,合租会遇到什么,谁也说不准。[详细]
“剩女”启示录
我们一生所愿不过是有个能相伴一生的人。 [详细]
关于凉虾的记忆
凉虾这东西,北方人吃咸辣的,重庆人吃甜口的 [详细]
 
 
 
 
 
 
 

  我信佛祖是最公平最慈悲的存在,我信一切爱恨痴怨都是人心在作怪!

  ——题记

  从西藏回来已经回来半年有余,在那里待的时间也很短。但最近却总是梦见她,各种人物在那里交汇,分不清楚究竟是和哪些人发生了一些故事,也看不明白,你究竟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你。

  我一直觉得应该再回去一次。这个想法可有些时日了。而我心心念念的事情,十有八九是会去做的。时间早晚而已。

  那我再来回忆回忆,渐渐模糊的那些天的记忆。

  我想象着自己能像一朵玫瑰一样绽放在茫茫雪原之上。我想象着翻过唐古拉山口时心跳跳动的频率。我想象着跪拜在佛祖的脚下,凝视高远的天空下妳清泉般的微笑。我想象着,便迈开了步子。

  没有直接去拉萨,倒不是因为害怕会有突如其来的高反压得我喘不过气。一个很现实的理由,火车票售罄。乘飞机去,那可使不得。可换做现在,再乘飞机降落在贡嘎机场,我倒是不害怕了。

  不知是红景天确实效果显著,还是心情愉悦。总之,在一群男人嚷嚷着被稀薄的空气搅得昏昏欲睡时,我看火车窗外的雪山,实在太美。我感觉不到空气的稀薄。所以我总说我真是适合生活在西藏。当我穿行在拉萨弯曲的巷道中经过几个人身边时,他对身旁的人说:“你看这个姑娘可真像本地人。”我真希望你当时也在场,让你看看我心底开出了花。

  我先与你说说在去西藏的路上遇见的人,还有事。

  但似乎,不过是路过了一座叫做西宁的城市,一片叫做青海湖的咸水湖,一个小姑娘,几个老乡。一个为爱找路人合影做求婚礼物的痴情人。

  我踏上那辆后来有缘又乘过一次的火车,第一次落脚,在西宁。

  出去之前,最担忧的便是母亲。她一度为了阻止我一个人出去,使尽了招数。

  “你带着我,我会跟你一起去,你不能一个人出去逍遥。”

  “那么高的海拔,你的身体受不了。”

  “你都能行,我们一样的。我也可以。”

  “我不会带你去,不过你放心,我答应你这估计是今年最后一次一个人出远门了。”

  “这是在2013年的时候说的话。后来的后来,我也不过是在国内转悠。几百公里而已,我答应了不出远门。”

 
 
 

  还是没有带上她,匆忙买了所需物品,就这么,一个人上路。我不会告诉你,在火车站的时候,我几度觉得异常孤单。可孤单一直都在我的身上,我实在是拿它无可奈何。

  在排队候车的时候,我以为可以遇到同行的朋友,看见一个同样背了包的年轻人,戴眼镜,斯文。可我刚与他说了一句话,他便用无限怀疑的神情看我——我实在是不知如何是好,便不再说下去了。

  我出门在外,可像是一个话唠;可闷在家里,又像是个自闭症患者。我想象着生活如诗,但自闭久了,就发现,其实生活不如诗。

  终于踏上列车。路过了一截车厢里全是初高中学生模样的藏族孩子,由白净斯文的女教师带着。他们要回到家乡去了。我也希望那是我的家乡。第二个家乡。

  平生第三次购买无座车票。每次均有贵人相助。第一次是送孩子去外地上学后返家的父母,第二次是素不相识的青年,第三次是两个就读重庆某学校的西宁学生。

  但我谢过他们,毕竟时间不短,我怎么忍心占用他们的位置。

  径直奔去补票处,轻车熟路,补上了卧铺票。我越来越喜欢列车员休息室隔出来的那一半卧铺。夜晚很安静,空气也好很多。如果你也想试试待在睡在那里的感觉,我倒是支持得很。

  醒来的时候时间尚早,六点多。正好路过西安,那时候太阳刚刚露出脸来。与西安的缘,想必是在那时候就结下了了。

  我信缘。以前信十分,现在,只有九分了。

  清晨的时光,从那一轮小水池尽头的朝阳开始。

  我的楼下,住的是几个同去西藏的老乡,前一天夜里没来得及说上话。第二天苏醒过来,打过招呼,算是相识了。

  小月的和她的伙伴,对于我一个人出行惊讶了一阵。直到在西宁搭乘两趟不同时间的列车为止,我们结伴在青海湖边吹风,结伴去看一间点着浓烈熏香的客栈。

  到正午时分,睡在上铺的小姑娘才缓慢起身下来,她与我说过几句话之后,就决定要跟我一起走——也是个随性的孩子。

  可我们毕竟,相差了几轮春秋。

  叫她圆圆吧。

  火车上有小孩子总是会有趣很多,我喜欢小孩,但是却始终无法想象有了自己的孩子,会是怎样的爱。因为我是个怕麻烦的人。我不骗你,所以我时常与人说,还是不要孩子为好。这样的话,不知被母亲驳过多少回了。

  火车上的这个孩子,腼腆得很。清秀白净。说起话来总是有个小酒窝。与他分享食物的时候,他总会看他的母亲。这让我想起在云南的土地上奔驰时,有两个当地的孩子,我拿食物给他们吃,他们也会先看他们的母亲。得到允许,便伸手接了过去。

 
 
 

  有人总说,不要随意拿东西给人,我不是没有想过后果。可有时候,我想不到那么多。

  孩子与他的母亲也在西宁下车,母亲西宁人,父亲四川人。孩子在四川上学。父母在西宁谋生。这次便是暑假回西宁与父母团聚。我终于明白,这个孩子的内向腼腆,不仅是天生。

  与腼腆的小男孩告别之后,我们几个人在西宁的夕阳中,呼吸着微微发冷的空气。

  圆圆自然是与我同行,我时常是个十分热情的人,时常又觉得一个人静待着才是最好。本预定了西凉驿的床位,但最终却与圆圆走进了它旁边的一家宾馆,两个人独自待在房里度过一晚。

  夜里九点,路上基本就没有了行人,不禁让我想起某个夜晚在成都,也是那样的时间,也是那样昏暗的城市。还好,还好。越往西去,我的心里越是按捺不住,夜里黑一些,又算得了什么呢?在一家饭馆里吃了一碗没有肉的牛肉拉面,辗转好几家店铺才买到一个轻便的水杯,八块钱。我突然觉得西宁的夜晚,挺美。

  八块钱的水杯我带了一路,说句公道话,它长得实在是不好看。但我仍然将它带回重庆,搁置在柜子顶端。我是个念旧的人。在怀念里想念,是一件太折磨人的事情。

  恰逢身体不适,洗漱之后便上床准备歇息。圆圆与我拉开了话匣子,这一下,便再没停住。说到夜里两点,说到她的故事,但大多是在说我。我有什么好说的呢,可小姑娘却认定我绝对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女同学。她由此得出,只要与你在一起,我便不怕尴尬不怕冷场不怕危险不怕孤单。

  阮小姐没有多少故事,那些,不过是些陈年旧事罢了,还提它做什么呢。

  兴许是在夜里就开始下起雨来了。清晨起床时,那雨已经下得大了。圆圆看着外面的雨,说着在西宁待上一天再奔拉萨可好?我是铁了心要走的,我看过西宁的傍晚和夜景,你或许会说青禾你这明显是井底的青蛙,看了一个下午和晚上,怎么就觉得是了解得够了呢。

  可我还是要走,路过西宁,本不是计划中的事。如果一定要见,那就选个时间,好好见一面。

  雨一直在下一直在下,模糊了窗外的风景,也模糊了我的眼睛。

  我一直幻想着在青海湖边,有白色的牦牛,有轻柔的风,有舞蹈。可是只有灰暗的天。

  在车上一位长相稳重的大哥与我们聊天,说起他此行的目的,我们都赞他是个痴情的男子。他是干什么?他走了几个城市,都带着那一本笔记本,找了许多路人合影。他要将这些照片集锦,带着我们每个人送上的一句祝福,向他心爱的女子来一个惊喜的求婚。我太乐意为他帮这个忙,直嫌一句话太少。

  在青海湖边,大风吹动经幡在歌唱,我们将祝福留在他的笔记本里。在他回去成都不久,我以为他们已经结成连理,可他最终却说,那一千多张面孔,一本跑了许多城市的笔记本,带着从平原到高川,从雪域到盆地的所有祝福,都没有换来她的一句我愿意。

  他们终究还是分开了。

  我实在是感到惋惜。

  青海湖的风,吹开了七月的浪漫情怀。在青海湖边,我知道小月刚刚结婚几个月,她出来散心,未曾与新婚丈夫一起。我喜欢画上文成公主与松赞干布的脸上任何一个化妆师都无法描绘的“腮红”。我在狂风入口处大口喘气,为着跳跃起来的一瞬间,听见经幡传唱动人的佛音。我抬起头,只为能够看见延绵山脉上的六字真言。

  第一次见到青海湖,实在匆忙,如果有缘,是能再见的。这一天的时间,大多数都给了那辆跑起来不太给力的小型客车。抵达西宁市时,雨已经停了。但路上仍然湿漉。

 
 
 

  穿过一条满是泥浆的巷道,小巷两边尽是四川重庆的餐馆,名字也大多相同。我们直奔去了火车站。那里人气兴旺。

  我喜欢热闹的地方。

  在西宁火车站旁,找了一家打着川菜旗号的餐馆,一股油腻的感觉。老板是个矮胖的男人,好像是河南人,他说他们的厨子是个川菜大厨。

  “我们就是吃川菜长大的。”

  “那保准你们满意。”

  他在传菜窗口将单子递进去,向里面喊了一声:“你的老乡要的菜,可得做好了啊!”里面的人掂着锅勺,带着正宗的东北口音说到:“没问题!”

  我们面面相觑,正不正宗是无所谓了,圆圆和小月,不过是为了找一处可以充电的地方,吃饭并不是目的。

  那个矮胖的油腻男人坐到我们桌子边上与我们闲聊。本来和谐的氛围,因为他的一句话便开始乱起来。

  小月:“那你赶紧找个媳妇啊。”

  老板:“那你给我介绍一个。”

  小月:“你有什么要求。”

  老板:“像她一样就可以。”

  没错,他用手指的是我。如果你觉得仅仅因为这个我就生气,那定是我太狭隘了。小月与圆圆为了争取充电时间,便开始拿我取笑。我当时只想感叹,这朋友损起来,可真是比这天气变得还快。当然,不过是开个玩笑。笑一笑就好。

  老板:“你几点的火车,我去送你们。”

  小月:“你是想去送她吧。”

  我:“我也不知道几点。”

  老板:“到拉萨的就那么几趟车,我一会就过去。”

  我:“我要走了,你们慢慢充电啊。可得充满了。”

  圆圆和小月,也只好起身走了。

  我去隔壁的店铺买些干粮,可碰巧,那个油腻的老板也在那家店里。几平方大的屋子了摆了几行货架,我转来转去,拿了东西想赶紧离开。可他总是喋喋不休。

  老板:“你还会从这边回来吗?”

  我:“……”

  老板:“我去送你呀。”

  我:“我谢谢你。”

  老板:“留个电话吧。”

  我:“我谢谢你。”

  付了钱,我飞也似地逃开了。

  这个油腻的餐馆,还有油腻的老板,可真是有些凶残呢。

  火车站里十有八九是去往拉萨方向的,临近十点,我的心又开始跳起来了。扑通扑通。我与圆圆乘坐同一趟列车,小月和她的朋友紧随其后。

  回程时,他们的航班也正好在我后面一班。火车站以后,我们是再没见过了。 排队上车的时候,有种说不出来的兴奋。夜里十点,注定是个不眠夜。 在外面的黑暗里,路过山川与湖泊,经过白雪与草地。我看不见高原的景色。

  我只知道,我快要见到妳,我很高兴。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主持人:猫小姐 文:青禾
出品:腾讯大渝网新闻中心 联系方式:023-86898750
获取更多新闻
关注大渝微信
关于腾讯·大渝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渝律师 | 大渝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