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万字的《飞雪迎春》是一部描写重庆人传奇生活的小说,讲述渝人自己的故事,处处透着浓浓的重庆味道。整部作品情节精彩纷呈,起伏跌宕,构思慎密,土色土香,读来趣味横生,不忍释手。

今起,《渝人记》每周末特别阅读版将持续选载《飞雪迎春》精彩章节,让读者能够在忙碌的工作之后,怀着轻松愉悦的心情,啃读这些充满乐趣和乡味的故事……

 
《渝人记》是腾讯大渝网精心打造的一档以日记、随笔或杂文的形式记录重庆人生活剪影的精品原创文学栏目。时而开怀酣畅,时而心酸动容;或者云淡风轻,或者快意情仇;要么大笑一场,要么大哭一场——人生不就是如此吗?这里有名家手记,更有百姓心语,把你的经历见闻、所悟所想写出来,让我们共同分享生活在重庆的点点滴滴……投稿文章须未经发表,字数800-2000.请发猫小姐邮phoebeww11@hotmail.com(w后面11是数字)邮件标题格式:《渝人记》+文章标题+作者名
值班编辑:
官方微信:(微信号:大渝网)
投稿邮箱:phoebeww11@hotmail.com
 
菜鸟摆摊记
一直以来,都自以为摆地摊是一件极容易的事,觉得自己摆摊,肯定会赚钱[详细]
重庆麻将婆
川渝地区对“麻将”的喜爱可是闻名海内外的。这项不分男女老少的万人迷运动......[详细]
多情的8月
有人“洒脱”地追求所谓的真爱,就有人忍辱负重当他们欢愉之后的炮灰[详细]
烫着火锅想着重庆
每逢佳节倍思亲,即便是有许多人陪着过节,都抵不住内心深处的寂寞。[详细]
那一年初入藏区
飞机飞临昌都邦达机场上空,我有点忐忑地从机窗往外眺望。[详细]
漫漫戒毒路
“珍爱生命远离毒品”八个字前所未有的具体、深刻,嵌入我的脑海…[详细]
你这该死的老烟鬼
人越老,另一半就越显得重要,互相成了精神支柱…[详细]
不与渣男谈恋爱
本文讲的就是让姑娘们擦亮眼,千万别被“渣男”给坑了…[详细]
铜臭里的艰难爱情
两次将要结婚的感情都是以“卖家”丈母娘的无理取闹告终…[详细]
酸楚月饼,香暖亲情
一家人两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月饼,吃起来确实分外香甜,亲情浓浓…[详细]
疯爸爸的半块月饼
儿女们仍旧在这月圆之夜,期盼他归来团聚……这一刻,他是幸福的…[详细]
打糍粑里的母爱
糍粑具有香味俱佳,糯软醇甜,入口凉爽,沁人心脾的特点…… [详细]
加州合租记
正如作者所讲,合租会遇到什么,谁也说不准。[详细]
“剩女”启示录
我们一生所愿不过是有个能相伴一生的人。 [详细]
关于凉虾的记忆
凉虾这东西,北方人吃咸辣的,重庆人吃甜口的 [详细]
 
 
 
 
  【第九章前情提要】

 

  第10章

  手榴弹的硝烟还没有散尽,大巴山还处于爆炸后的颤抖之中,知青和民兵就迫不及待地围了上来。只见那野猪洞已经被炸垮了半边,里面一片狼藉。破鞋子、烂衣服、血污的残肢断臂、碎石尘土以及四处飞溅的蝙蝠粪,乱七八糟地铺在大约几十平方米的地方,野猪洞里还在向外冒烟。

  知青们睁大了惊魂未定的双眼,原因不只是现场的残酷,他们还发现,死者身上穿的衣服,是一种当年抗美援朝时志愿军穿的那种呈线条状的棉袄,和自己在上山下乡时,安置办公室发给的棉袄一模一样。

  伍排长招呼大家:“莫看了莫看了,他们身上的棉袄是劳改队发给的,差不多全炸烂了,有什么好看的!这些逃犯罪大恶极,他们是自取灭亡,毛主席说了:‘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死几个反革命分子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回吧!回吧,大家回去了!”

  此时,天开始放亮了,经过一夜的紧张追捕,大家都感到十分疲劳,大黄狗的眼睛变得血红,“吞”给它喂着带来的狗粮—几个煮熟了的红苕,这家伙吃得摇头摆尾,仿佛也在庆贺着胜利。

 

  这天,大巴山有了难得的冬日太阳,那血红的朝霞和晨雾同时笼罩着野猪沟。

  知青们不明白这胜利的果实究竟意味着什么,他们心中都不是个滋味,眼见着同样是重庆知青的逃犯悲惨葬身弹雨,那种胜利的喜悦几乎荡然无存。

  “集合!”

 

  伍排长一声令下,几十名解放军战士整装待发。他转身对刘场长和知青们说:“刚才刘场长对毛主席语录的表达有错误,正确的表达是……”他一个立正,严肃地喊道:“毛主席教导我们说:‘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然后,他又高喊一声:“稍息!”并说:“大家看到了吧,就是这种表达方式。大家不要小看了这种方式哟!这是我们军队里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在实践中创造出来的。”

解放军中有人振臂一呼:“毛主席万岁!坚决消灭现行反革命分子!敌人不投降就叫它灭亡!”

  刘场长也接着振臂高喊:“毛主席万岁!”“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知青们也都跟着喊起了口号。一时间,野猪沟里口号的响声惊天动地,再一次吓得蝙蝠飞鸟四散奔逃。

  解放军战士中有几名年轻人在队伍中拿出了入党申请书,表情庄重地交给了伍排长,引起全部解放军战士的热烈鼓掌。刘世澜在一旁看在眼里,想在心中,他心潮澎湃,一时冲动,也拿出了自己的入党申请书,走到刘场长面前,说道:“刘场长,我想了很久了,今天我要把入党申请书再次交给你,我向党组织申请,我要加入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请党组织考验我!”

 

  刘世澜的行动,引起了知青们的一片嘘唏议论。刘场长接过刘世澜手中的入党申请书,拍了拍他的肩头,说道:

  “好嘛好嘛,小伙子,你娃儿这个行动有觉悟、有水平,可是在这个时候交入党申请书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不管怎样,党的大门是畅开着的,并且永远向你们知青开着的,努力吧,你的愿望总有一天会实现的!”

  周志仁却不冷不热地咕噜:“马后炮,马后炮,人家火线入党都是在战斗打响之前就要交申请书,敌人都消灭了,现在才交,我看是鼻子里插大葱—装象(相)!”

  肖安娜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血腥的场面,吓得脸色苍白,听到周志仁还在说风凉话,忍不住说道:“‘大头’,就数你的怪话多,你能不能说点提精神的话嘛,我已经吓得腿都发软了。”

 

  此时,打扫战场的战士们已经将现场清理完毕,5个被炸得残缺不全的逃犯尸体被白被单裹得看不见头脚,鲜血还在不断地从被单中渗出,看上去令人惨不忍睹。知青们心中多有同情,虽说他们是现行反革命分子,毕竟也是重庆知青。女知青中有人落泪了,还有人哭出了声。刘世澜认准那个最长的尸体就是麻老大的,他想起麻老大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弟弟和他的女朋友才去杀人的,一时懵了,禁不住跑上前去,对着尸体鞠了一躬。不料,这个行动惹得好几个解放军战士愤怒不已,伍排长也对刘场长吼道:

  “你看你看,你教育出的知青是非不分,立场不稳,这可是个大是大非问题,刚才还在要求入党,现在却混淆敌我,竟然敢对着逃犯的尸体鞠躬?刘场长,这可是严重的政治问题,我要去公社告发你们!”

  见状,欧联英和吴礼文急忙跑上前去,拉着刘世澜,欧联英甚至给了他一巴掌,口中喊道:“刘世澜,你这是在干什么?你昏了脑壳了呀!”这才把他打醒。可是,众人看见,刘世澜的眼泪早已把脸颊湿透,顺着下巴流了下来……

  一个月后。

 

  上午八点,宣汉县芭塘公社会议室里坐满了人,多数人在抽着烟,小小的会议室里烟雾弥漫。

  明媚依然如故地打扮入时,显得美丽而大方,一举手一投足,少不了有日本女人的谦恭和礼貌。

  随着黄革命书记的手势和眼神,她大声宣布会议开始,首先,请大家起立,她领着读毛主席语录:

 

  “请大家打开《毛主席语录》本,翻到第一页,毛主席教导我们说: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她读一句,大家虔诚地跟着读一句,那情景,犹如老师带着一帮小学生在读课文。

  毛主席语录读完后,黄书记表情严肃地对大家说:“同志们,当前的国际国内形势一片大好,不是小好,可是,阶级敌人是不会让我们过得舒服的,他们人还在,心不死,时时刻刻在想着反攻倒算和阶级复辟。所以,我们要牢牢记住毛主席的教导,因为毛主席他老人家的话句句是真理,一句顶一万句!毛主席最近在上海有个讲话,是对江青同志和张春桥同志说的。他老人家指出:‘中国还有阎王殿,我们要打倒阎王,解放小鬼!’在我们芭塘公社里面,谁是阎王?谁是小鬼?每一个人都应该做到眼明心亮,心知肚明。但无产阶级要按照无产阶级世界观改造世界,资产阶级要按照资产阶级世界观改造世界。知识分子、青年学生中泛滥出来的小资产阶级、资产阶级思想却破坏这个形势,各个阶级还要顽强地表现自己。资产阶级在哪里出现?常常在知识分子中出现,我们公社的九一林场就是个青年学生成堆的地方,知青中的阶级斗争现象决不容忽视。刘场长,你是九一林场的‘阎王’,你说说,你们那里的阶级斗争动向如何?‘小鬼’们的思想动态你应该随时掌握,随时汇报,因为九一林场就你一个人是共产党员,你要拿出一个共产党员的大无畏气魄,把林场的阶级斗争工作抓得好上加好!”

  黄书记这个“阎王”和“小鬼”的称呼,惹得众人哈哈大笑!黄书记却沉下脸来说:“不要笑不要笑,我这只是借用毛主席的讲话来提醒大家,谁愿意当‘阎王’呀?那是要被打倒的;要当就当‘小鬼’,因为当‘小鬼’可以被人解放。所以,什么事情都要防患于未然嘛。这就叫未雨绸缪,不要在天已经开始下雨了,才想起应该去买把伞,要在天还没有下雨的时候,就要先行修葺房屋门窗,大家说对不对!”

 

  刘场长说:“黄书记,我们林场经过了两个多月的大字报大批判运动,到目前为止,已经取得了重大的胜利。”

  “啊啊,这么快就取得了胜利了呀!还重大?你说说看,什么重大胜利呀?”黄书记笑着说:“我看你们那里的‘小鬼’问题不少,你这个‘阎王’也不是省油的灯哟!”

  “哈哈,你说到哪里去了哟,黄书记,我如果是‘阎王’,恐怕早就被‘小鬼’们打倒了哟!我要汇报的是我们林场的知青刘世澜的问题。经过我们仔细分析排查,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材料,而且这个材料也是我们林场的知青写出来的。这说明,林场经过两个多月的运动,知青们的觉悟有了很大的提高,现在我就把这个材料正式上交给你,以此向公社党委请示,等待你们的批准后,就正式执行。”刘场长说。

  “好嘛好嘛,你们的工作很辛苦,既然形成了材料,不妨就在会上周知一下,请大家发言讨论讨论,再议一议,最后在党委会上通过,就可以执行了嘛!你把材料交给明媚,明文书,刘场长文化不高,你来读一读。”

  明媚清了清嗓子,拿起材料读了起来:

  毛主席教导我们说:“阶级斗争,一些阶级胜利了,一些阶级消灭了。这就是历史,这就是几千年的文明史。拿这个观点来解释历史的就叫历史的唯物主义,站在这个观点的反面的是历史的唯心主义。”【点击查看全文】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主持人:猫小姐 文:陈显涪
出品:腾讯大渝网新闻中心 联系方式:023-86898750
获取更多新闻
关注大渝微信
关于腾讯·大渝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渝律师 | 大渝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