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万字的《飞雪迎春》是一部描写重庆人传奇生活的小说,讲述渝人自己的故事,处处透着浓浓的重庆味道。整部作品情节精彩纷呈,起伏跌宕,构思慎密,土色土香,读来趣味横生,不忍释手。

今起,《渝人记》每周末特别阅读版将持续选载《飞雪迎春》精彩章节,让读者能够在忙碌的工作之后,怀着轻松愉悦的心情,啃读这些充满乐趣和乡味的故事……

 
《渝人记》是腾讯大渝网精心打造的一档以日记、随笔或杂文的形式记录重庆人生活剪影的精品原创文学栏目。时而开怀酣畅,时而心酸动容;或者云淡风轻,或者快意情仇;要么大笑一场,要么大哭一场——人生不就是如此吗?这里有名家手记,更有百姓心语,把你的经历见闻、所悟所想写出来,让我们共同分享生活在重庆的点点滴滴……投稿文章须未经发表,字数800-2000.请发猫小姐邮phoebeww11@hotmail.com(w后面11是数字)邮件标题格式:《渝人记》+文章标题+作者名
值班编辑:
官方微信:(微信号:大渝网)
投稿邮箱:phoebeww11@hotmail.com
 
早安,重庆
作者看起来是才来不久的外地客,来之前怀着对这里无限的想象和憧憬。[详细]
重庆往事
山城重庆,起伏不定的地势似乎预示了她起伏不定的经历,命途多舛,百转千回[详细]
第一次坐飞机
作者这篇颇具历史感的文不如电影幽默,却显得格外真实和珍贵。[详细]
“借钱君”来了
有一种人,平时不联系,一联系就是借钱;借给他了,找他还钱像是要他命样。[详细]
渝人记之地图
地图陪我经历了这一切,也记录了这一切,它不带情感,却触发我的回忆。[详细]
父亲的血汗钱
。“我只想对父亲说,我从不曾嫌弃你的血汗钱,是你的血汗钱供我读了书…[详细]
跟妈妈吵架后
爱不是责骂,而是宽容,我们何不对他们耐心点?…[详细]
办公室恋情
很多亲密关系开始得没有道理,结束得更没有道理,也许结果并不重要…[详细]
七夕上阵相亲会
嘴上叨叨着此生不再如此折腾自己,缘分,速求无果,我便静待…[详细]
大难不死的山本46
在你觉得万念俱灰的时候,说不定就有阳光照进窗户,只要你有勇气挣扎那么一下…[详细]
我的初恋被她插足
这段失败的感情对自己来说,也算是段帮助成长的人生经历吧…[详细]
卡子门里的世界
这种儿时的记忆永远不会抹去,总有一天要回到那种云淡风轻…… [详细]
一个“小三”的独白
希望我们都不要被社会的浮躁所影响,老天总会眷顾心怀真诚的人。[详细]
怎么和死党闹翻的
人就是奇怪的动物,原谅别人很容易,原谅在乎的人却很难。 [详细]
毕业照上的似水流年
又到毕业季,那些曾经度过或美好或荒唐年华的同学们,如今都散落在天涯了吧? [详细]
 
 
 
 
 
 

  第9章:渝人探秘野猪洞

  三个裸体女知青站在窝棚里,如大巴山主峰上三尊神秘美丽的女野人;又如青藏高原上三个戴骷髅项链的雪山女神。如果当时有画家和摄影家在那里出现,她们一定会是最受尊重的模特儿。

  可惜,四周渺无人烟。看着自己白皙的皮肤和苗条的身材,吕姗姗对肖安娜说:“娜姐,你说说看,什么样的女人最漂亮?才能称得上美女?”肖安娜的皮肤白中透红,她的胴体光滑如玉,算得上是个美女了。她说:“我听父亲说过,古代中国就有四大美女,你们知道是哪四大美女么?”梁莹说:“我听妈妈说过的,有西施、貂蝉、王昭君、杨玉环。”“我父亲也是这样说的。”肖安娜说。 吕姗姗笑道:“原来你们都比我懂得多呀,我只知道古代有个美女叫西施。妈妈说,西施长得有闭月羞花之貌,沉鱼落雁之容。可是,什么是闭月羞花?又什么是沉鱼落雁呢?”

  肖安娜到底是高中生,她说:“我听父亲讲过的,闭月、羞花、沉鱼、落雁,是指由故事组成的历史典故。闭月,是述说貂蝉拜月的故事。羞花,谈的是杨贵妃观花时的故事。沉鱼,讲的是西施浣沙时的故事。落雁,指的就是昭君出塞的故事。”“啊,还有这么多的故事呀?我只知道西施,她的故事就是沉鱼罗!” “对对对。”肖安娜说;“有机会我再给你们讲讲闭月、羞花、沉鱼、落雁的历史典故。” 吕姗姗说:“我看这些故事都陈旧了,现在的美女,不应该只是以古代的美女为典范罗。那些削肩膀、樱桃小口、杨柳小蛮腰的女人,不过是达官贵人的玩物而已。我们这代知青,应该是以红军为榜样,以贫下中农为楷模。具体的说,就是不畏艰难险阻,不怕筚路蓝缕,把自己的全部青春和热血献给祖国的农村,为改变大巴山贫穷落后的面貌而奋斗终身!”

  “哇哇,你说得太对了!真的是话语铿锵,我们佩服你!”肖安娜和梁莹心服口服地说道。

 

  随后,这三尊女神戴上矿帽,点燃了亮油壶,拖着竹子编成的运输工具,从窑洞里爬了进去。那白生生的胴体,一点点在那黑暗的、毫无规则的窑洞里慢慢消失、隐去……

  其实,这种内部实施的毕业生因升学而进行的家庭出身审察,并非是从1965年开始的,早在1962年甚至更早些的时候,就已经在全国部分地区不同程度地展开了。

  就在吕姗姗等人裸体进入煤窑的时候,刘忠国场长带领欧联英、郭钢等人出发去守猎了。 两个老场员李四娃和漆黑山背着火药枪走在最前面。初冬的大巴山显得狰狞难看,山里山外,少有绿色,多数植物都落叶枯黄了,只有常年葱绿的映山红和松树还是那么枝繁叶茂,装点着斑驳陆离的山峦。

  天空中飘散着流云,太阳不知躲到哪朵云彩后头去了,整个天空虽然依旧高远,可是却显得有些阴霾。

 

  李四娃和漆黑山带着林场的那只大黄狗,威风凛凛地走在山路上。刘场长和两个知青,同样背着火药枪,紧跟在后面。

突然间,山上响起了狗声一片,听那声音,仿佛有上千只狗在同时歌唱,其声音犹如军人大合唱,既有乐感,更倍觉铿锵。欧联英是个懂音乐的人,他在想,如此庞大的狗声合唱,在世界上肯定是绝无仅有的,即或是出现在维也纳的歌坛上,也会博得惊天动地的掌声……

  刘场长急忙招呼大家:“蹲下蹲下,麂子就要跑过来了!”

  那条大黄狗听到遍山漫野的狗吠声,早已箭一般地冲了出去,汇入了狗声的主旋律。这一群大巴山的狗鸣合唱团,把山上的野物吓得四散奔逃。刘场长他们此时恰巧处在山林中的一个高处,四周丛林密布,只有一条隐约可见的小路,呈现在天空的剪影下。

  有狩猎经验的刘场长和两个老场员,早已匍匐在地,打开了保险,手指牢牢地扣住扳机。这种土枪械机槽底面的击发器,用手指扳动便能释放出枪的击铁或撞针,使火药爆炸,从而射出铁沙子,击中目标。

 

  欧联英和郭钢两个知青也学着刘场长,匍匐在地,举起了手中的火药枪,就是不知应该向哪里瞄准。

  刘场长喊道:“‘列宁脑壳’,快点快点,瞄准那条小路,那就是礁口。礁口,就是野物必然经过的地方,看到野物出现就开枪哈!不过,开枪要有提前量,在野物距礁口10米左右,就要提前扣下扳机!”

  两知青紧张得虚汗直冒,眼睛紧紧地盯着天空剪影下的那条小路,手放在扳机上,手指不住颤抖。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大群麂子,箭一般飞跑过来,那惊慌失措的模样,仿佛天就要蹋下来,地就要倾覆了。林丛被它们挤压得哗啦啦地倒伏,似乎在为它们的逃命铺平道路。在它们后面穷追不舍的,是那群数不清的疯狂猎犬。

 

  枪声响了,轰轰隆隆,轰轰隆隆,轰轰隆隆……山林仿佛坍塌了,响声震耳欲聋。

  枪声甫停,仿佛一切都静止下来,只有火药枪里冒出的硝烟,还在天地间回荡。

  欧联英看见,一大片麂子和其它不知名的野物倒在血泊中挣扎。人们从各自隐藏的地方走出来,猎狗扑上去,狠狠撕咬还在扳命的猎物。

  平时沉静的山林,一下子多出了上百上千的人和狗,宛若赶场一般热闹。

 

  有人在大声喊着刘场长的名字,刘场长显然和一些人很熟,他们在互相插科打诨,庆祝胜利。

  有位个头很高的中年人喊道:“上山打猎,见者有份!幺毛弟,拿刀来!” 欧联英和郭钢看见,有一个被称为幺毛弟的年轻人递过刀来。那领头的人一手拿起雪亮的剔骨尖刀,一手把死去的麂子耳朵向后拉去,齐着耳朵边际的地方下刀,把头割了下来,说道: “这麂子头是各个领头的人应该得到的,其余的肉按人头数平均分配。” 这就叫“上山打猎,见者有份”。

  林场按五个人上山名额,总共分得了六十多砣野物肉和两个麂子脑壳。 众人十分高兴,才上山,没有出多大力气,就分得了这么多的麂子肉。刘场长说: “‘上山打猎,见者有份’,是大巴山多年来的民间规矩。这次我们捡了便宜,下次人家来到打猎现场,我们也要分给人家。这分麂子头的规矩,也是祖辈传下来的,如果那只麂子的耳朵特别长,这头部的肉就分得特别多。麂子肉味鲜嫩,腿上的肉尤其好吃,原因是它善跑。

 

  把麂子腿拿回去挂在火儿坑上熏起,熏干了做下酒菜,那才是神仙过的日子!” 时间已近中午,大巴山的天气忽然变得好起来,太阳挂在中天,笑眯眯地看着大家庆祝胜利,风淡云轻。 刘场长派漆黑山把分得的肉送回林场,他们四人迎着冬日的暖阳,又向山里出发了。刘场长说: “出师就获胜,但这不是本事,是运气。前方不远处是野猪沟,我们到那里去,如果运气好,打它几头大野猪回去,今年冬天的肉食品就解决罗。” 欧联英和郭钢高兴地说: “要得要得,我们还没有打过猎,听说野猪那家伙不好打,弄不好有危险的。” 刘场长哈哈大笑,说道: “怕它个球,有办法打它的。那家伙不是好东西,喜欢偷吃包谷。一片包谷地,它只一个时辰就可以给你踏平。狗东西坏得很,农民对它既恨又怕,老子有这杆枪,就什么都不怕罗!”

  欧联英想起在哪本书上读到过的,说是野猪比家猪大些,可是习性非常凶悍。他问刘场长: “这大巴山的野猪长得什么样呀?我在重庆西郊公园见过野猪的,懒洋洋的,睡在水池旁边,不吃不喝。” 刘场长笑着说: “‘列宁脑壳’,你说的那种野猪,是动物园里的野猪,是拿来供人观赏的。这大巴山的野猪就不一样罗,它长得口裂深、耳朵小,有发达的犬齿,并外突形成獠牙。在这山上,就是山豹子也要让它几分。一般来说,野猪并不主动攻击人类,但是有几种情况例外。” 郭钢问道:“有哪几种情况例外呢?”

  刘场长说:“烟瘾发罗,坐会吧,抽杆烟再走。”

 

  他拿出叶子烟杆,用一张旧报纸裹起烟叶来。然后把裹好的叶子烟塞到烟杆嘴嘴上,欧联英急忙懂事地为他点烟。 刘场长笑了,说道: “你娃娃还有点懂得起哈,晓得给老子点烟,谢谢谢谢!跟到我好好学,今天我教你们打猎,打条大野猪回去,先吃刨猪汤,剩下的肉炖着吃,再剩下的肉做成腊肉,等你们回重庆探亲时,给家人带回去。” 知青们欢呼道: “要得要得,我们一定听场长的,这辈子就跟着你在大巴山干革命了!”

  郭钢的爷爷家在江津农村,过去也抽叶子烟。他嗅到这烟叶的味道有点异常,不由问道: “场长,你抽的是啥子叶子烟哟?” 刘场长笑道: “你自己看看嘛。”说着,把手中的烟叶递了过去。郭钢接过来一看,哪是什么叶子烟哟,原来是晒干了的红苕叶。 。【点击查看全文】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主持人:猫小姐 文:陈显涪
出品:腾讯大渝网新闻中心 联系方式:023-86898750
获取更多新闻
关注大渝微信
关于腾讯·大渝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渝律师 | 大渝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