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人总是失去了才知道珍惜,错过了才明白不该,伤害了才懂得悔悟?文中的“我”又是这么一个醒晚了的孩子,在母亲健壮的时候,

叛逆而桀骜,当她童颜老去、华发丛生,那颤颤巍巍的身躯终于打动了他,心上有了痛感......看了这么多故事,人们是否可以学会抓住时光,早一点长大懂事呢?

 
《渝人记》是腾讯大渝网精心打造的一档以日记、随笔或杂文的形式记录重庆人生活剪影的精品原创文学栏目。时而开怀酣畅,时而心酸动容;或者云淡风轻,或者快意情仇;要么大笑一场,要么大哭一场——人生不就是如此吗?这里有名家手记,更有百姓心语,把你的经历见闻、所悟所想写出来,让我们共同分享生活在重庆的点点滴滴……投稿文章须未经发表,字数800-2000.请发猫小姐邮phoebeww11@hotmail.com(w后面11是数字)邮件标题格式:《渝人记》+文章标题+作者名
值班编辑:
官方微信:(微信号:大渝网)
投稿邮箱:phoebeww11@hotmail.com
 
早安,重庆
作者看起来是才来不久的外地客,来之前怀着对这里无限的想象和憧憬。[详细]
重庆往事
山城重庆,起伏不定的地势似乎预示了她起伏不定的经历,命途多舛,百转千回[详细]
第一次坐飞机
作者这篇颇具历史感的文不如电影幽默,却显得格外真实和珍贵。[详细]
“借钱君”来了
有一种人,平时不联系,一联系就是借钱;借给他了,找他还钱像是要他命样。[详细]
渝人记之地图
地图陪我经历了这一切,也记录了这一切,它不带情感,却触发我的回忆。[详细]
父亲的血汗钱
。“我只想对父亲说,我从不曾嫌弃你的血汗钱,是你的血汗钱供我读了书…[详细]
跟妈妈吵架后
爱不是责骂,而是宽容,我们何不对他们耐心点?…[详细]
办公室恋情
很多亲密关系开始得没有道理,结束得更没有道理,也许结果并不重要…[详细]
七夕上阵相亲会
嘴上叨叨着此生不再如此折腾自己,缘分,速求无果,我便静待…[详细]
大难不死的山本46
在你觉得万念俱灰的时候,说不定就有阳光照进窗户,只要你有勇气挣扎那么一下…[详细]
我的初恋被她插足
这段失败的感情对自己来说,也算是段帮助成长的人生经历吧…[详细]
卡子门里的世界
这种儿时的记忆永远不会抹去,总有一天要回到那种云淡风轻…… [详细]
一个“小三”的独白
希望我们都不要被社会的浮躁所影响,老天总会眷顾心怀真诚的人。[详细]
怎么和死党闹翻的
人就是奇怪的动物,原谅别人很容易,原谅在乎的人却很难。 [详细]
毕业照上的似水流年
又到毕业季,那些曾经度过或美好或荒唐年华的同学们,如今都散落在天涯了吧? [详细]
 
 
 
 
 
 
 

  人生如一场赌博,我总是拿着自己的命做赌注。在赌博中打滚十七个青春,十七个流年,终究还是输了。他们说是命中注定,或许是劫数难逃。其实我豆腐渣的脑袋,始终出现作死的节奏。

   本人小名野尔娃,梦想生命中能像古惑仔那样屌爆。也许是祸根起源,从此走上一条地狱之路。

  记忆中流淌着血的心事,换不起我天棒的灵魂。在我们这里“天棒”被称为天不怕地不怕就算阎王老子来了也不怂样。

  那年我十岁,一颗懵懂的心正在发芽。记得暗黄的泥巴墙,纯白色的葱兰花长在天楼上,散发出一股酩酊的芬芳,微风中撩起那妩媚的姿态。清幽的天空湛蓝的美丽,村庄中忙碌着秋收,一地金黄铺满整个村庄。

  我脱下球鞋,打着赤脚,被母亲死缠烂打拖进稻田中收割稻子。站在田埂上,双手叉腰,心不在焉的瞥了整个稻田,浮躁的心一刻也不愿呆在田中闻着灰尘味道。

  “拿起镰刀,快点一株又一株的割,眼看天空乌云密布,你不帮着,谁来帮!”母亲一把又一把割着,汗水湿了衣襟。

  “我不会,怎么割,我割不动!”我用脚踢着镰刀,生怕稻谷上面的虫爬在我的身上。依旧站在田埂上扯着叶子,心火愤怒。

  “你这么大一个人呢,你看看人家男孩子多勤快,哪像你,成天东蹦西跑像什么话!”母亲弯着腰唠叨,像老太太的裹脚布又臭又长。她青色的发丝上缠绕着许多稻草碎末,嘴唇裂开了口子依旧喋喋不休。

 
 

  “不,我要去玩,我都约好了,我要去,我就是要去,不要你们管!”我用力从稻子上扯下了许多青色的稻谷颗粒,愤怒的撒在地上。任着性子顶嘴,嘴巴嘟哝着。

  惹怒了母亲,她火气冲天摔下一株稻谷,甩手给我一巴掌,脸色霎时间红通通。我憎恨了她一眼,拽着鞋子跑了。

  “你跑,我看你有几个腿,等着晚上回来收拾你!”母亲生气时,鼻孔一直冒着一股热气流,面红耳赤。

  她无奈之下,只好眼睁睁地见我离去。她继续埋头苦干农活。

  黄昏从枯干的洋槐树落下,影影绰绰的影子映在墙壁上如荒凉的国度。如我受伤的心,枯萎。我终于从母亲的铁链中逃脱,心如野狼一样奔跑在村中的路上。

  “野尔娃,你终于来了,哥几个等你半天了,你就怕你那老不死的母亲,我要是你,才不理会她!”二举嘴巴叼着一根香烟,不知道从哪里偷来,一边抽一口,一边抱怨我来晚了。

  “你嘴里含着什么,这么高档!”我好奇眼神盯着烟圈。他从嘴巴拿出来,一串串口水唾液流出来,在衣服上擦了一擦,把烟放在我鼻孔闻一闻。

  “抽一口,试试,试试就知道了!”他把手搭在我肩膀上,劝说我。

  那是我第一次抽烟,味道好辣!呛得我鼻孔难受极了,泪水在眼眶打滚。从那以后,我的人生一直处于暗黑之中。

 
 

   夜幕降临,凉意刺进我的骨头,全身寒颤着。只好厚着脸皮回去,回到仓鼠乱串的家。

  母亲黑着脸,坐在椅子上沉默。我小心翼翼地走进屋中,灰暗的灯光似乎眼前一片漆黑。门口外的蛐蛐鸣叫着,凉风一直吹着,打在纸窗上。一阵喧闹声,打破了安静。

  “小枝,你今天必须给我说一个说法,必须赔偿!”黑木婶婶破天荒辱骂道。

  “什么事,你先别急,说清楚!”母亲拉着她的手到屋中交谈。

  “什么事情,还要我说吗?装聋作哑,你那个好儿子,偷了我家鸡蛋,你假装不知道,你养出来的好儿子,天棒!有娘生没爹教的孩子!指不定那天杀人放火!”她指手画脚对着母亲,嘴里冒着青烟。

  “对不起,婶,是我的错,他偷了你鸡蛋,我赔给你,拿着,这里是五个鸡蛋,婶婶千万别和小孩子计较!回头,我一定好好教训!母亲从抽屉中把家中积攒的唯一五个鸡蛋拿给了婶。

   她揣着鸡蛋,放下一句狠话:“若再有下次,定剁了你的手”。母亲伦了我一眼,从土灶背后拿出三块大的煤炭渣,命令我跪在上面。

  她用荆条抽着我的身体,但我没有一丝屈服。无奈下只好用力把我按下,撕开我的裤子,嫩嫩的肉跪在尖锐的煤炭渣。我强忍着眼泪,盯着血珠从肉里溢出来,一颗两颗。

   血染红了煤炭渣,似乎我已经麻木了。母亲那股狠劲,让我有些寒颤。她端着一簸箕玉米筛选,在旁边守着,嘴里一直讲述烂道理,我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

  “人家说我是没爹教养的孩子,是就是,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我也没爹!”我头脑一头雾水,依旧没有悔改之意,半个小时已过。母亲松了口,我便从站起,她递给我绷带,我一把撩开,不领情。

   我从铺盖中抓起一把棉花,孤独的躲在角落擦拭伤口。用嘴巴舔着血迹,在这场风黑月高的夜里,带着疼痛入了梦。

   半夜,我听见了哭声从偏屋传来,哽咽的哭声如死人般幽深。我探着头,便知道是母亲的啜泣声。她恨我不成器,一肚子苦水无人倾诉。即便如此,我走火入魔的心谁也束缚不了。

   我是一个走在鬼门关徘徊的人,心似乎被下了诅咒。大脑成天只想干一些坏事,越是讨厌我的人,我越是憎恨,想着各种办法招惹。

   初三那年,我和社会上混混在网吧打牌,输掉了两百块。裤兜里平时只有十元生活费,怎么才能凑齐,若是在下个星期不上交,必定是一顿毒打,甚至会挨上几刀。

   为了能够筹到钱,只好放学后合伙在路上抢钱。事后我被学校开除了,母亲为了让我能够继续上学,她把家中老母鸡送老师,低声下气跪在别人面前为我赎罪。

   我安全毕业了,本以为天高任鸟飞,但我仍旧只是一只囚鸟。她想尽各种办法,让我上了高中。我厌倦读书,心中一股妖气浮躁。

  那天她拽着我去交书费,我皱着眉头。她粗糙的手从荷包中掏出一叠钱,一块又一块零钱拼凑到一堆沉甸甸的递上去,收费老师瞅了一眼她只是摇摇头。

  我的心震撼了,似乎良心备受谴责。一缕凉意沉了我浮躁的心,灵魂在羞愧,这是我从未有的悔意。望着她的青丝成白发,皱纹覆盖了青春。一脸愁意,被我偷看到,风吹落她的泪珠,生怕被我瞧见,她快速用袖口擦掉。

   母亲走时叮嘱我,最后也把包里仅有一叠零钱塞在我手中,转身离开。学校离家大约走五个小时,本可以坐车,她把钱给了我,自己选择踏上一段艰苦路程。天空阴沉沉,等到天黑,她也到不了家。

  从那一刻,我明白了我是她的负累。骚动不安的世界,我挥霍了自己的流年,输了这一场赌博,却拿了母亲的青春作为了抵押,而这场抵押再也无法赎回来。

  她做了我的十七年奴隶,而我总在她的伤口撒盐。我做了十七年的混世魔王,伤透了她的心,每一次心碎了,在孤独的夜里粘合。

  她就是她,对她自己尖酸刻薄的母亲。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主持人:猫小姐 文:纳兰夏华
出品:腾讯大渝网新闻中心 联系方式:023-86898750
获取更多新闻
关注大渝微信
关于腾讯·大渝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渝律师 | 大渝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