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万字的《飞雪迎春》是一部描写重庆人传奇生活的小说,讲述渝人自己的故事,处处透着浓浓的重庆味道。整部作品情节精彩纷呈,起伏跌宕,构思慎密,土色土香,读来趣味横生,不忍释手。

今起,《渝人记》每周末特别阅读版将持续选载《飞雪迎春》精彩章节,让读者能够在忙碌的工作之后,怀着轻松愉悦的心情,啃读这些充满乐趣和乡味的故事……

 
《渝人记》是腾讯大渝网精心打造的一档以日记、随笔或杂文的形式记录重庆人生活剪影的精品原创文学栏目。时而开怀酣畅,时而心酸动容;或者云淡风轻,或者快意情仇;要么大笑一场,要么大哭一场——人生不就是如此吗?这里有名家手记,更有百姓心语,把你的经历见闻、所悟所想写出来,让我们共同分享生活在重庆的点点滴滴……投稿文章须未经发表,字数800-2000.请发猫小姐邮phoebeww11@hotmail.com(w后面11是数字)邮件标题格式:《渝人记》+文章标题+作者名
值班编辑:
官方微信:(微信号:大渝网)
投稿邮箱:phoebeww11@hotmail.com
 
早安,重庆
作者看起来是才来不久的外地客,来之前怀着对这里无限的想象和憧憬。[详细]
重庆往事
山城重庆,起伏不定的地势似乎预示了她起伏不定的经历,命途多舛,百转千回[详细]
第一次坐飞机
作者这篇颇具历史感的文不如电影幽默,却显得格外真实和珍贵。[详细]
“借钱君”来了
有一种人,平时不联系,一联系就是借钱;借给他了,找他还钱像是要他命样。[详细]
渝人记之地图
地图陪我经历了这一切,也记录了这一切,它不带情感,却触发我的回忆。[详细]
父亲的血汗钱
。“我只想对父亲说,我从不曾嫌弃你的血汗钱,是你的血汗钱供我读了书…[详细]
跟妈妈吵架后
爱不是责骂,而是宽容,我们何不对他们耐心点?…[详细]
办公室恋情
很多亲密关系开始得没有道理,结束得更没有道理,也许结果并不重要…[详细]
七夕上阵相亲会
嘴上叨叨着此生不再如此折腾自己,缘分,速求无果,我便静待…[详细]
大难不死的山本46
在你觉得万念俱灰的时候,说不定就有阳光照进窗户,只要你有勇气挣扎那么一下…[详细]
我的初恋被她插足
这段失败的感情对自己来说,也算是段帮助成长的人生经历吧…[详细]
卡子门里的世界
这种儿时的记忆永远不会抹去,总有一天要回到那种云淡风轻…… [详细]
一个“小三”的独白
希望我们都不要被社会的浮躁所影响,老天总会眷顾心怀真诚的人。[详细]
怎么和死党闹翻的
人就是奇怪的动物,原谅别人很容易,原谅在乎的人却很难。 [详细]
毕业照上的似水流年
又到毕业季,那些曾经度过或美好或荒唐年华的同学们,如今都散落在天涯了吧? [详细]
 
 
 
 
 
 

  第一章:渝人前程尴尬

  “历史应该是用真实来写的,可是它总是由人来驾驭,有时像个妓女,变化莫测,一切漂亮的表像和甜言蜜语都是假的,只有金钱、权利和爱情是真的……”

  刘世澜那年刚满19岁,他灰溜溜、忧心忡忡地行走在从学校回家的路上。心中乱七八糟地涌动着上述那两句不知是哪位名人说过的话。

  1965年高考结束以来,他的心情是复杂的,期冀、等待、担心、渴望……究竟是什么感受,他自己也说不清楚。总之,在苦读了12年后的收获季节,却迟迟没有得到日夜期盼的高考录取通知书,那种五味杂陈的味道很不好受。今天是他第九次到校打探录取通知书到了没有了,传达室的钟老头看着他,无声地摇头,他的心再次如秤砣落水般沉了下去。

  刘世澜是重庆市育英学校高1965级3班的毕业生,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一些日子里,重庆市的很多学校都在内部对毕业生实施家庭出身审察,凡是家庭出身有问题的毕业生,在档案上都严肃注明:“不宜升学,不宜录取,不宜录用”之类的提示,当然,刘世澜这个血气方刚的懵懂青年,那时对此是一无所知的。

 

  他和普通的青少年学生一样,天天充满幻想和憧憬,幻想能考上大学,幻想远大美好的前途,幻想能实现自己的追求。

  其实,这种内部实施的毕业生因升学而进行的家庭出身审察,并非是从1965年开始的,早在1962年甚至更早些的时候,就已经在全国部分地区不同程度地展开了。

  当年,他的一生中有两个最大的愿望,一个是考上大学,学文学,今后从事作家或者记者行业;还有一个愿望就是能加入中国共产党,做一个无比荣光的共产主义战士。

  入党的愿望在他高中毕业后,曾一度被深深地埋藏在心底,毕竟,加入中国共产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比不得考上大学或是到百货公司买肥皂。前者是一种人生憧憬,只要经过千辛万苦的努力学习,就有可能到达成功的彼岸;后者是拿钱就能买到,是一种交易行为,只要有钱,就会一点也不费劲。

 

  其实,他并不知道,前者也不是通过努力就能达到的。政审,就是一个他难以逾越的严肃关口,

这是一条无情的政治门槛。它可以把你毫不客气地挡在门外。

  升学、参军、工作、提干、入团、入党……政审可谓无处不在。

  而加入中国共产党,则恐怕需要终生的努力和奋斗。说不定经过终身的努力奋斗,在生时也不能如愿。不是么?电影、小说中有很多主人公,也是在死后才被追认为共产党员的。

  但是,他是一个信念坚定的年轻人,为了这个崇高的信念,他愿意终身不懈追求,那怕历尽千辛万苦,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也不会停止追求。毛泽东、刘少奇、邓小平……还有好多好多的伟人哟,就说方志敏吧,他小时候最喜欢看的一本书,就叫《方志敏的故事》,先是看的娃娃书(就是连环画),后来看的单行本。这本《可爱的中国》,常常放在他的枕边,一读起来就放不下。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更是读得热泪盈眶、激动无比,难以入眠。

 

  他清楚地记得:“热爱祖国 振兴中华”,这就是方志敏精神和他的不懈追求。

  方志敏是江西人,是共产党人的楷模。他的精神简而言之:爱国、清贫、创造、奉献。

  爱国,是方志敏的人生原点。他爱家乡、爱祖国、爱人民,他把中国比作母亲。“中国无地不美,到处皆景”。他痛恨当时侵略我国的帝国主义,痛恨不抵抗侵略的汉奸卖国贼。他在中国社会最黑暗、最贫穷、最落后、最受欺凌的时候,喊出了“可爱的中国”这句中华民族的心声。这心声,具有无限的感召力,感动了党,感动了人民,感动了中华民族,也感动了有良知的国民党人。

  是受了感动的看守兵把枪杀方志敏一案“缓办”的好消息告诉了他,于是他抓紧了半年的时间写了《可爱的中国》这本书;是受感动的看守所代理所长把那10斤重的沉重脚镣换成了4斤的,便于他行动和写作;也是他们帮助他把13万字的文稿分几次从狱中带出转交给党中央……

 

  如果要认真分析一下刘世澜的政治思想轨迹,恐怕不只是领袖和方志敏等人的榜样作用,还和他长期所受的正统教育有关。从小,他就在家庭、学校和团组织的教育下,把红领巾打得端端正正,尽管他不大明白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全部含义和一个共产党员的庄严义务,尽管他那时还没有被批准加入共青团。可是,他认定,此生一定要加入中国共产党。因为,学校和老师对他的教育在那个年代是无比神圣的、正确的。无数的英雄人物黄继光、邱少云、刘文学、刘胡兰……走马灯似的在他面前闪耀,榜样的作用也是无穷的!他从小接受的是正统教育,那是说句带“把子”(即怪话脏话的意思)的话,脸都会红的。诚然,榜样的作用是无穷的,而正统教育的作用更是深入到了灵魂和脊髓,以致影响终身……

  可是,他不明白,政审这道“铁打”的门槛,会把他神圣的理想碰得粉碎。

  难怪他的同窗和好友欧联英私下揶揄:刘世澜想入党,那是赖格宝吃天鹅肉,异想天开!

  刘世澜的家住在重庆九龙坡区五龙庙,那里有厂房毗连的重庆507发电厂,四川美术学院,重庆市第33初级中学校,重庆水利电力学校,重庆铁路运输学校,重庆电力技工学校,还有当时全市、甚至是全西南最高的、剌向蓝天的烟囱。蘑菇云般的水塔耸立在厂区和家属区。他的父母都在重庆水利电力学校任教,母亲教语文,父亲教数学。

 

  儿时,刘世澜曾听外婆讲过五龙庙的故事:这五龙庙早年修建在王家大山山腰。又名五龙庙文昌阁,不知是何年代的建筑,占地约有三个篮球场大小。庙为布筒瓦覆盖的单檐歇山式屋顶,面阔五间,前二后三,檐柱侧脚明显,前檐下施六铺作斗拱出双挑:第一挑瓜拱雕呈翼型,第二挑华拱左右各出斜拱。斗拱用料粗大,梁架举折小,屋面平缓。四根檐柱用料较大。整个建筑,既具宋代某些建筑特点,又有明显的地方特色。其“叉手”用料为同期建筑所罕见,左右次间还保持“草袱”及圆木椽子。建筑造型优美,大式作法,与山西和阆中五龙庙型制相似。可惜解放前夕一场无名大火,将这座古建筑烧成灰烬。外婆还说,在他不懂事的时候,她就曾带他去庙中烧过香,据说,庙中的文昌帝君、魁星塑像都是保佑书店和刻字行业的,泛指保佑文人。

  除了外婆的讲述,刘世澜依稀记得,那五龙庙里庙院很大,松柏森然,重庆夏天的傍晚气温燠热难熬,但一走进那庙院就感到清凉。他和外婆并肩坐在庙堂石阶上,享受晚风和星光。那星星一个个的亮起来,又一个个的暗下去,突然有一颗流星划破了苍穹,不知落到了何方。刘世澜隐隐感觉,自己就是那颗流星,命运不知会飘向哪里。

  庙堂中常常有法事,钟鼓声、铙钹声、木鱼声、噌噌噌的音乐让人浮想联翩,可又颇多犹豫。每逢有诸如三反五反之类的政治运动,庙里就多异样,人们大把大把地烧香,将整簇整簇的香投进香炉,火光熊熊,烟气熏蒸。人们虔诚跪拜,祈求平安,祈求福寿,祈求消灾避难。倘若今生难为,可求来世兑现。刘世澜偷偷从门缝中看去,突又害怕地逃开。可是那一眼的印象极为深刻,那大抵就是形式的力量,庙中的气氛、情绪、整体袭来,它们大大地超过了言传身教,进入了言不可极之领域。它使那个孩提时代的刘世澜本能地审视人生,更使他常常钻进外婆的怀中不敢再看,不敢听也不敢想,唯一感觉的是幽冥之气缠绕着身体,无限止地弥漫开来,月光星光之歌早已喑然……

  从重庆市育英学校回家要路经谢家湾、杨家坪。

 

  从谢家湾到杨家坪的这段路,毕直毕直的,路旁的林阴特别迷人。他已经记不清多少次在这条林阴道上小跑了,仿佛这条道会给人心灵以启示,让人心不由己地步履轻松。凡是他在心情舒畅、或是有喜悦事、烦躁事袭来时,他都会在这条林阴道上小跑,跑起来有时还情不自禁地哼哼歌。他常常挂在嘴边唱的是一首古曲,名叫《满江红》,这是他的妈妈教给他的,还常常给他讲“岳飞精忠报国”的故事。此时,他哼的就是这支歌: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 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他喜欢唱歌,还在课余时间悄悄去市群众艺术馆参加了新歌合唱团,可是他不好意思对同学和老师说,怕人讥笑。本来,他的唱歌水平就很一般,再说,本年级6班就有个歌唱得首屈一指的肖安娜,论唱歌,他算老几呀!

  虽然他自己瞧不起自己,其实,他还是有一定音乐天赋的,这在后来他考入了重庆市新歌合唱团后,得到了证实。

  公元1965年8月20号这天,他边哼边跑在林阴道上,不料,路边突然出现了一个全副武装的岗哨。这个兵用半自动步枪指着他,高吼:“站住,不站住老子开枪了!”

 

  这一声吼叫吓得刘世澜浑身直冒冷汗。

  原来,他不知不觉,竟然跑到了主干道旁边的一条岔道上,岔道通向一个就是在附近住家的人也从不知晓的秘密武器库房,里面装满了半自动步枪,凡是有点阶级斗争的“风吹草动”,此地便要加强警戒,当然,这也是后来重庆发生大规模的武斗之后,刘世澜参加了重庆财贸猛虎团武斗队,在伙同北京来渝串联的红卫兵逾墙抢枪时才知道的。当然,他也为这次误入军事要地付出了代价,那个持枪的解放军最终抓住了他,并把他送交学校处理。那个哨兵说:“我常常看见你在这条路上鬼鬼祟祟的跑,你知道这是军事禁区么?你是干啥子的?今天先放了你,如果我再看见你,就不客气了哈!”

  刘世澜庆幸地急忙转身一阵小跑,跑离了那个卫兵的视线,却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的身上,把那人撞了个趔趄。

  “哈,刘老兄,刘作家,捡到金子了嗦?跑得比兔子还快,跑得眼睛只看得见钱,看不见人哟。难怪人家都说你娃爱写文章,我看你不是爱写文章,是爱上了钱罗,钱,就是你的稿费噻,古时叫‘润笔’嘛。这就叫醉翁之意不在酒噻!”那人调侃地说道。【点击查看全文】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主持人:猫小姐 文:陈显涪
出品:腾讯大渝网新闻中心 联系方式:023-86898750
获取更多新闻
关注大渝微信
关于腾讯·大渝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渝律师 | 大渝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