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任你无理取闹撒泼卖疯,总有人宠着哄着,你一边骂娘一边心里暗自踏实高兴;烟斗碎了,人没了,你连骂娘的兴趣都跟着散了----这就是本文告诉我们的一个甜蜜而痛楚的道理。

记得我的奶奶去世时,稳重文雅的爷爷在葬礼上一反常态突然大哭,喊着奶奶的名字;接着,身体好得让年轻人佩服的他,不到两年就枯萎,找我奶奶去了。人越老,另一半就越显得重要,互相成了精神支柱,一个没了,另一个心里就空了。

 
《渝人记》是腾讯大渝网精心打造的一档以日记、随笔或杂文的形式记录重庆人生活剪影的精品原创文学栏目。时而开怀酣畅,时而心酸动容;或者云淡风轻,或者快意情仇;要么大笑一场,要么大哭一场——人生不就是如此吗?这里有名家手记,更有百姓心语,把你的经历见闻、所悟所想写出来,让我们共同分享生活在重庆的点点滴滴……投稿文章须未经发表,字数800-2000.请发猫小姐邮phoebeww11@hotmail.com(w后面11是数字)邮件标题格式:《渝人记》+文章标题+作者名
值班编辑:
官方微信:(微信号:大渝网)
投稿邮箱:phoebeww11@hotmail.com
 
早安,重庆
作者看起来是才来不久的外地客,来之前怀着对这里无限的想象和憧憬。[详细]
重庆往事
山城重庆,起伏不定的地势似乎预示了她起伏不定的经历,命途多舛,百转千回[详细]
第一次坐飞机
作者这篇颇具历史感的文不如电影幽默,却显得格外真实和珍贵。[详细]
“借钱君”来了
有一种人,平时不联系,一联系就是借钱;借给他了,找他还钱像是要他命样。[详细]
渝人记之地图
地图陪我经历了这一切,也记录了这一切,它不带情感,却触发我的回忆。[详细]
父亲的血汗钱
。“我只想对父亲说,我从不曾嫌弃你的血汗钱,是你的血汗钱供我读了书…[详细]
跟妈妈吵架后
爱不是责骂,而是宽容,我们何不对他们耐心点?…[详细]
办公室恋情
很多亲密关系开始得没有道理,结束得更没有道理,也许结果并不重要…[详细]
七夕上阵相亲会
嘴上叨叨着此生不再如此折腾自己,缘分,速求无果,我便静待…[详细]
大难不死的山本46
在你觉得万念俱灰的时候,说不定就有阳光照进窗户,只要你有勇气挣扎那么一下…[详细]
我的初恋被她插足
这段失败的感情对自己来说,也算是段帮助成长的人生经历吧…[详细]
卡子门里的世界
这种儿时的记忆永远不会抹去,总有一天要回到那种云淡风轻…… [详细]
一个“小三”的独白
希望我们都不要被社会的浮躁所影响,老天总会眷顾心怀真诚的人。[详细]
怎么和死党闹翻的
人就是奇怪的动物,原谅别人很容易,原谅在乎的人却很难。 [详细]
毕业照上的似水流年
又到毕业季,那些曾经度过或美好或荒唐年华的同学们,如今都散落在天涯了吧? [详细]
 
 
 
 
 
 
 

   一股浓浓的烟味,从陈旧的墙边爬过来,缠绕在院子中丝瓜藤旁边,青烟袅袅。不一会儿,消散在黄昏天涯。

   老烟鬼躲在烟雾中,一口又一口吧嗒吧嗒抽着。或许这一辈子,他就这样一直裹着大烟抽到永远。

  我垫着脚尖扑在围墙边缘,痴呆的盯着老烟鬼。他打着赤脚,弯着腰刨土,一铲,两铲,发出气喘嘘嘘的声息。嘴里含着黑色烟斗,从烟头冒着浓烟,嘴边流着哈喇子,一滴又一滴从烟杆处落下。瘦骨嶙嶙的骨头,单薄的仿若一半身体躺在坟墓中一半意识还在挣扎。

   “下来,去,去……丫头去一边做作业去”奶奶从厨房跑出,放下手中一桶猪食,一只手在抹布上擦拭,朝着我的方向走过来。“不,不,我也要去挖”我紧紧抓住围墙,嘴里嘟哝着,翘着樱桃小嘴。

   “下来,你作业又一大堆,你不去做,等着晚上吃面条”奶奶用力抱住我,朝着下面往下拉,无奈之下,我只好松手。 吃面条是奶奶嘴巴中的荆条,我听着它再也不敢反抗,只好认输。心中一阵失落,忧伤。

   奶奶又大声吆喝着:“老烟鬼要喝茶吗,我去堂屋给你端一壶过来。”“不喝了,我把这点杂草除完,就回来!”老烟鬼扬起锄头一锄头又一锄头的继续挖,额头冒着一颗颗汗珠。

  “把你嘴巴烟斗放下来,给你说过很多次了,烟斗是你命迈,你这死老头就是不听劝!”奶奶吹鼻子瞪眼对着爷爷。爷爷只是心不在焉的回答一句:“嗯”。

 
 

  黄昏穿过我们家院子,青树下,斑驳的光影零星落在我书上。我用笔尖追着点点光芒在书上到处乱窜。清风徐徐吹来,摇曳着院子中的丝瓜藤,荡漾半空。丝瓜桩下躲着的母鸡正在用爪子寻觅昆虫,一只蠕动青虫,被母鸡一口入喉,死肥鸡真是贪吃,只顾填饱肚子。 黑夜在向我们逼近,泥巴墙上最后一缕光芒也消失了。从屋中飘出一股饭香味,我收拾了东西,用脏兮兮的手抹了一下嘴巴,经不住诱惑伸手在桌上偷吃了一块肉。

  爷爷扛着锄头从地中回来,用手拍着身上泥土。从嘴里取下烟斗放在桌上,烟头依旧冒着少许的烟。另一头被他含着,还有残留着少许的余温。他脱下臭熏熏的鞋子,倒出一堆泥土。我捂着鼻子道:“臭死了,臭死了!”

   “吃饭了,看你一身臭味,连孩子都不靠近你,少吃一点烟,你就不怕短命吗?”奶奶,像念经一样,一直不停的嚷着。吃过晚饭,爷爷又拿着烟斗,开始抽起了他的大烟。烟斗已被熏得黑黝黝,顶部几乎都有一些裂口。寂静的夜晚,草堆中藏着偶偶细语的蟋蟀,半空飘着萤火虫,从树上落在草上,到处寻觅。我闻着浓密的烟味,躺在奶奶的怀中睡去。天空月光境明,纯纯的远行。我又梦见了玻璃珠的故事,一梦不醒。

  “你这遭天杀的,败家子啊,好好的床单被你烧了几个洞,你这该死的老头,你一天不抽你那大烟要死啊!”第二天,清晨,奶奶扯着喉咙破口大骂,我从梦中模模糊糊惊醒。“你烧什么不好,偏偏把床单点几个洞,怎么没把你烧死!就知道熏烟,熏死你!”

  我只瞥见奶奶抱着花布床单嚎啕大哭。床单对于奶奶那一代人说,都算是家中最值钱的东西。这床单是奶奶的嫁妆,她心中的宝贝。为了它,一定会拼命。村口来了很多人,围在门口,闲言碎语。老烟鬼只好沉默,一言不发。一个小时后,奶奶或许是闹够了脾气,累了。抱着床单进屋,脸色青黑。

  爷爷从门口走进屋中,一阵眩晕倒在了地上。嘴里一直含着烟斗,最后一缕烟火从这里熄灭。他在也没从地上爬起来,烟斗碎了,碎在了不安的清晨。

 
 

   奶奶从此一个人过着孤单记忆。她恨自己不该破天荒辱骂爷爷,那一刻明白了,原来唯一陪在自己身边,任凭自己闹脾气的人不见了,心开始慌了。你这该死的老烟鬼,为何如此小气,丢下我不管。你走了,再也没有人给我讲童话故事。

   你这该死的老烟鬼,你的烟斗已碎了,奶奶为你买了一个新烟斗,可是烟斗一直没有青烟缠绕。你这该死的老烟鬼,奶奶说了,那床破床单,奶奶不再责怪你了,你为何一直不醒过来。奶奶已经把它一针一线的缝补好了。

   你这该死的老烟鬼,你说过要陪我一起等日出的,可是你失言了,我再也不会相信你的承诺了。你这该死的老烟鬼,院子中的黄昏已经落在了墙上,光芒倾泻在你下地的锄头上,你是否听见了呼喊声。

   你这该死的老烟鬼,你一直穿着单薄的衣服,天凉了,记得在天堂里给自己买一件厚厚的衣服裹着。

  你这该死的老烟鬼,奶奶把你烟斗埋进了烟斗冢,你安息吧!奶奶会一直守着你的灵魂。封存的故事夹着一缕熏烟,呛到了鼻孔,一股酸酸的热流而出。我只记得那一夜花未眠,风干的记忆打湿了心灵。风从墙边吹来,仿若那浓浓的烟味悠长,悠长。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主持人:猫小姐 文:竹琴月眸
出品:腾讯大渝网新闻中心 联系方式:023-86898750
获取更多新闻
关注大渝微信
关于腾讯·大渝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渝律师 | 大渝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