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来重庆的时候刚毕业,还没有买房子,人生地不熟的,就近找了个房子,和一家三口合租。当时想着,一家三口总是安全的吧?

岂料,有天提前下班回家,正好撞见男主人在家里会情人,三观顿时碎了一地,第二天就搬了——后来再也不敢尝试合租。正如作者所讲,合租会遇到什么,谁也说不准;然而,它的魅力就在于“未知”。

 
《渝人记》是腾讯大渝网精心打造的一档以日记、随笔或杂文的形式记录重庆人生活剪影的精品原创文学栏目。时而开怀酣畅,时而心酸动容;或者云淡风轻,或者快意情仇;要么大笑一场,要么大哭一场——人生不就是如此吗?这里有名家手记,更有百姓心语,把你的经历见闻、所悟所想写出来,让我们共同分享生活在重庆的点点滴滴……投稿文章须未经发表,字数800-2000.请发猫小姐邮phoebeww11@hotmail.com(w后面11是数字)邮件标题格式:《渝人记》+文章标题+作者名
值班编辑:
官方微信:(微信号:大渝网)
投稿邮箱:phoebeww11@hotmail.com
 
早安,重庆
作者看起来是才来不久的外地客,来之前怀着对这里无限的想象和憧憬。[详细]
重庆往事
山城重庆,起伏不定的地势似乎预示了她起伏不定的经历,命途多舛,百转千回[详细]
第一次坐飞机
作者这篇颇具历史感的文不如电影幽默,却显得格外真实和珍贵。[详细]
“借钱君”来了
有一种人,平时不联系,一联系就是借钱;借给他了,找他还钱像是要他命样。[详细]
渝人记之地图
地图陪我经历了这一切,也记录了这一切,它不带情感,却触发我的回忆。[详细]
父亲的血汗钱
。“我只想对父亲说,我从不曾嫌弃你的血汗钱,是你的血汗钱供我读了书…[详细]
跟妈妈吵架后
爱不是责骂,而是宽容,我们何不对他们耐心点?…[详细]
办公室恋情
很多亲密关系开始得没有道理,结束得更没有道理,也许结果并不重要…[详细]
七夕上阵相亲会
嘴上叨叨着此生不再如此折腾自己,缘分,速求无果,我便静待…[详细]
大难不死的山本46
在你觉得万念俱灰的时候,说不定就有阳光照进窗户,只要你有勇气挣扎那么一下…[详细]
我的初恋被她插足
这段失败的感情对自己来说,也算是段帮助成长的人生经历吧…[详细]
卡子门里的世界
这种儿时的记忆永远不会抹去,总有一天要回到那种云淡风轻…… [详细]
一个“小三”的独白
希望我们都不要被社会的浮躁所影响,老天总会眷顾心怀真诚的人。[详细]
怎么和死党闹翻的
人就是奇怪的动物,原谅别人很容易,原谅在乎的人却很难。 [详细]
毕业照上的似水流年
又到毕业季,那些曾经度过或美好或荒唐年华的同学们,如今都散落在天涯了吧? [详细]
 
 
 
 
 
 
 

   在重庆这个日益繁华的城市中,合租极其普遍。这种居住方式不仅可以减小自己的经济负担,运气好点儿遇上志同道合的人,还能交个朋友,更甚者还可能找到一生最重要的另一半。但是,如果运气不好,遇到志不同道不合的人,那就比较糟糕了。

  所以,合租需谨慎,且租且珍惜。

  2013年的夏天,刚从成都回到山城的我,经过大半个月的苦苦寻觅,终于找到份合适的工作。那段日子,借住在石桥铺一朋友家里,实在不宜打扰太久,便开始了比找工作还辛苦的找房之路。

  对于才开始没工作多久的上班族来说,想要在重庆这个地方找个五脏六腑俱全的单配,且不说价格是有多贵,房源更是少之又少;若是请房产公司找,自己也没那个闲钱,只有顶着毒辣辣的太阳一个小区一个小区寻。最后,终于在加州百合园的一个老小区里面找到一个三室一厅,房东是一位40多岁的大叔,看房的路上就给我讲一起合租的那几位女孩子是多麽多麽的好相处。到了现场看看,房间还好,比较宽敞,该有的家电还算齐全,就是有些旧,过得去,就把房子租了下来,开始了我的合租生活。

  第二天,我就带着家当浩浩荡荡搬进了合租屋。到地方就看见我的室友,高高瘦瘦的女孩儿,画着很浓的烟熏妆,穿着性感。我笑着向她打招呼,她也没有回应,嘭的一声关了房门。我无奈笑笑。

 
 

  下午5点多的时候。碰到了另外一个合租的女孩儿,带着一副深度近视的大眼镜。在她口中得知,隔壁女孩儿是上夜班的,具体做什么不清楚,每天晚上7、8点出门,第二天早上5、6点才回来。也不在家里做饭,我想着也还好,这样做饭就不打挤了。

   我兴冲冲去超市买了一堆东西,回家准备做晚饭,拉开冰箱一看,全是食物残渣,而且都发出一股怪味儿,差点儿想吐。

   眼镜女孩儿从房间走出来对我说:“这冰箱是坏的,你不知道哇?”。

   我愣了下:“房东不给修吗?”

   “你不知道房东有多抠门,他才不会修呢,前不久,热水器坏了,让他修,他都不修呢。”眼镜女孩儿愤愤地说。

   “那要不我们一起出钱把这个冰箱修好吧,大夏天的都要用吧?”

   “我不用这个冰箱,我又不做饭。”眼镜女孩儿回答。

   哎!还是先把晚饭吃了再来想这些事吧。我边想边去厨房,厨房的灯摁不亮,鞋子踩在地上,都一种黏脚的感觉。这厨房是有多久没人打扫了?瞬间心情就不美丽了。只好回房啃了个面包,就草草应付了晚饭。

 
 

   准备去冲个凉好睡觉,才想起,眼镜女孩儿说的热水器是坏的,只得再次摸到黑黢黢的厨房,拿锅烧水洗了个澡。

   还好,空调是好的,我带着一丝欣慰进入了梦乡。

   不知睡到几点钟,朦胧中听见两个女的在说话,十句话中有九句都是脏话,也不知道在骂谁,一会儿又嘻嘻哈哈,一会儿又哭哭啼啼。一会儿又好像是在争吵,互相辱骂,一会儿又互相安慰。我本来就浅眠,这样闹着根本没办法睡觉,这样持续了好一阵子。眼镜女孩儿的声音响起:“你们小声点儿嘛。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倒是管用,那两个女生的分贝小了很多。

   但由于我离得近一些,还是听得见她们的谈话,我也没有眼镜女孩儿的气魄去吼她们。又不知道过了多久,声音渐渐地小了,而我却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入眠了。

   第二天早上,一打开门,就看到走廊上面一片狼藉,各种各样的食物垃圾,酒瓶,吃剩的盒饭,就这样躺在合租房通往客厅的走廊上,根本无法下脚——天啊,这是干了什么!我只好拿起扫帚清扫了起来。

 
 

  收拾完毕,打算用洗衣机洗衣服,走进厕所一看,洗衣机上面堆满了衣服,散发着酒味,火锅味混合的怪异味道,太让人难受了。

   我本想敲开那两个女孩儿的门,和他们说说这些卫生问题,又觉得不大好,于是,便贴了张纸条在门上,让他们注意,晚上下班回来,门上的纸条没有了,早上打扫干净的走廊又是一片狼藉。厨房里,昨天我买的水果也不知去向。

   连续好多天都是同样的遭遇,有一天晚上,眼镜女孩儿没在家,凌晨4、5点,我被一阵巨大的敲门声惊醒,本来不想去管,但是那声音确实让人没办法入眠,只得去开门。果然,是那两个上夜班的女孩儿,其中一个倒还客气,说了声谢谢,虽说是进了门,卧室门确打不开,弄了半天,未果。高高瘦瘦的女孩儿气的踹了几脚门,一边骂脏话一边和同伴说着话离开了合租房……

   这完全破灭了我对合租的美好期望,没住多久,就另外寻了一处房子,虽然贵些,自己一个人住着倒也自在,不用忍受别人半夜回来的吵闹,扰了我的清梦,也不用担心自己的东西是否不翼而飞,更不用去打扫别人留下的一片狼藉。

   坐在新的房子里,神清气爽,回忆起那些“老熟人”——不知那个眼镜女孩儿搬走没有?那两个上夜班的女孩儿是否收敛些了?那位40多岁的大叔房东是不是还是那么吝啬?更不知道,那儿的下一任租客又会是怎样的遭遇……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主持人:猫小姐 文: 小怪兽 图:余璐
出品:腾讯大渝网新闻中心 联系方式:023-86898750
获取更多新闻
关注大渝微信
关于腾讯·大渝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渝律师 | 大渝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