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第一次坐飞机,我脑中首先浮现的是王宝强咕咚咕咚喝光一桶牛奶的画面,然后就是在飞行中让乘务员打开窗户的呆萌样。

作者这篇颇具历史感的文不如电影幽默,却显得格外真实和珍贵----拿坐飞机当家常便饭的现代人,无法体会当年那种登天一样难的飞行机会,那时候能坐上飞机,是多么拉风和刺激的事情啊!

 
《渝人记》是腾讯大渝网精心打造的一档以日记、随笔或杂文的形式记录重庆人生活剪影的精品原创文学栏目。时而开怀酣畅,时而心酸动容;或者云淡风轻,或者快意情仇;要么大笑一场,要么大哭一场——人生不就是如此吗?这里有名家手记,更有百姓心语,把你的经历见闻、所悟所想写出来,让我们共同分享生活在重庆的点点滴滴……投稿文章须未经发表,字数800-2000.请发猫小姐邮phoebeww11@hotmail.com(w后面11是数字)邮件标题格式:《渝人记》+文章标题+作者名
值班编辑:
官方微信:(微信号:大渝网)
投稿邮箱:phoebeww11@hotmail.com
 
姑娘,感谢你什么都要和我抢
有时候对手的力量比朋友还强大,人生中的大多数经验,正都是挫折和对手给的。[详细]
卡子门里的世界
邻里的传闻八卦、父母至亲的点滴、儿时的喜怒哀乐……都是跟家乡有关的影子。[详细]
一个“小三”的独白
希望我们都不要被社会的浮躁所影响,老天总会眷顾心怀真诚的人。[详细]
我们是怎么和死党闹翻的
没有人不需要友情,我们都不是冷血动物,可以独自应对世界的冰冷刺骨。[详细]
醉爱大理的放空
可能唯有找到一个安静的地方,完全放空,才会想起最初的自己。[详细]
艾副镇长的“捞金宴”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真正的贪官不会在乎这几个礼金钱,反贪反腐任重道远…[详细]
闪婚闪离不靠谱
并非所有迅速的恋爱都没有好结果,只是那些细水流长的感情更让人踏实些…[详细]
黑皮肤男人
有些人其貌不扬,甚至外表让人生厌,却有着一颗朴实无华的善心…[详细]
“妖男”刑三妹
邢三妹是男的,本名邢明贵,家里行三人称邢三…[详细]
自己造房的日子
房子对国人的意义太大了,那不仅是家,还是寄托,是安全感…[详细]
不一样的城市和地铁
当你在抱怨“3号线”挤爆了的时候,有这么个女孩儿却在幻想浪漫…[详细]
编辑部的逗比故事
我的小伙伴都是逗比,导致我也越来越逗,没有下限,干脆就这样一直逗下去吧! [详细]
重庆妞的韩国“夜生活”
提到韩国,你会想到什么?每句话都加上“思密达”?还是一大波长腿OPPA? [详细]
写给中高考失利的孩子
有个稚嫩柔软的孩子,只顾着自己在人生路上向前走,他走过时间,走向未来。 [详细]
毕业照上的似水流年
又到毕业季,那些曾经度过或美好或荒唐年华的同学们,如今都散落在天涯了吧? [详细]
父亲,你这残忍老头!
你这老头让我感到气愤!连告别的语言、暗示的预兆、思想的缝隙,也不留给我! [详细]
我们各自幸福
ta的名字叫前任,且当作一种经历吧,好的消化…[详细]
重庆僵尸事件
“重庆僵尸”的传说怎么来的?无非是通讯靠吼,方言使然,纯属误传…[详细]
话说我那半个爹
父亲节刚过,亲爹的看了许多,不如来读一篇“半个爹”的故事…[详细]
孩子,烫饭不是狗饭
看到远处一冒烟的砂锅摊儿就开始两眼放光:烫饭!…[详细]
 
 
 
 
 
 
 

  从小向往苍穹的天空,偶尔有飞机从我老家县城的上空蜂鸣而过,一定仰着脖子看到没有了踪影。有一次飞机飞过后,留下一根很直的如云一样的白烟痕,自以为是喷气式飞机。后来知道喷气式飞机用喷气发动机作动力,喷气发动机靠燃料燃烧时产生的气体向后高速喷射的反冲作用,推动飞机向前飞行,在空中留不留白烟,到现在我也不知道。

  坐飞机上天,是童年时代千百个梦想之一。

  1989年1月,我20多岁,从川江边的云阳县去省城成都的作家协会开会,结束后回去,省作协可以代买飞机票。那时这种会议列入了省财政开支,食、住、行,包括出差的途中误餐补助费都在省作协报销,没固定工作的参会人员,还可以领误工补贴。当时和我一起开会的一位开县民办教师,每天领一块多钱的误工补贴。我属国企职员,有工资,只报交通和误餐补助费。

  虽说交通费在省作协报销,省作协又代买机票,但坐飞机高出火车硬座票的金额要由我们补出。我从没坐过飞机,有这个机会当然动心。那时坐飞机开始使用身份证了,可我还没申办,失去了这次机会。

 
 

  现在坐飞机像重庆人吃小面一样方便,掏钱就行。上世纪八十年代掏钱不容易,常用来装钱的塑料袋薄薄的——没钱,那时皮钱夹是稀罕物,都用小塑料袋包钱和粮票。旅游更是极其豪华的奢侈之举,出公差报销机票也有级别规定。并且坐飞机还有一个最麻烦的限制,必须有县团级以上单位出具的证明,才能购买机票。县城只有县委、人大、政府、政协才可出证明,而县委、人大、政协与一般的单位和普通百姓没有直接关系,可谁又敢随便去找县政府的“县大老爷”开证明呢?证明上要用县政府大印,非县长或副县长签字不可。

  上世纪七十年代,新华社有位记者拿着证明去买机票,售票员说:必须要县团级以上单位的证明。记者回答:我是新华社的记者呀。售票员又说:知道,报纸上天天和大寨大队在一起,是人民公社,级别不够。最后这位记者到底买没买上机票,不得而知,我是做新闻通干时听到的一个“龙门阵”。这里有必要说明白一点,担心年轻一代不理解。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山西省昔阳县大寨大队成为全国农业的一面旗帜,新华社经常发电讯新闻,开头便是“新华社电:大寨大队……”飞机票售票员参加政治学习时,听读报上的“新华社、大寨大队”已耳熟能详了。

 
 

  91年5月从万州去北京学习,乘下水轮船出川,从湖北宜昌转火车北上。学习结束,按正常线路是原路返回,我却和朋友一起坐火车绕道去了成都。然后回万州时,我第一次坐上了飞机,万州没有机场,航线是成都至梁平。万州当时是四川省万县地区行政公署所在地,称万县市,梁平是万县地区下辖的一个县,惟一有机场的地方。

  梁平机场本来是军用机场,刚组建不久的四川航空公司报请解放军总参谋部,获准开设了民用航线,于1988年7月14日正式开通成都至梁平,川航历史上的第一个航线。川航当年在业界有一个爆炸性的新闻:大型干线的图-154客机是前苏联制造的,由犯诈骗罪现仍在服刑的万州传奇商人牟其中,用日化工业品从苏联换回来的。这种客机后来在国内航线中事故频发,被中国民航局勒令停飞了。

   梁平机场还是重庆第一个机场,1928年底,时任四川善后督办兼国民革命军21军军长的刘湘,一心想构筑大西南空中防线,在当地人称“北门操场”的土坝子上,令师长王陵基征调民工扩建为一个机场。抗战期间,中、美、苏空军战机入驻梁平机场,在重庆上空与敌机展开了长达几年的殊死博斗。1967年解放军空军某部对机场进行整修,1969年8月后成为空军某部的场站与训练基地,“中国太空第一人”杨利伟也曾在这里工作和训练过。

   我托熟人找到正经八百的县团级单位,一个省级干部学院开证明,提前两天买好了成都至梁平的机票。

  常听別人说,天气不好的话,飞机不能起飞。我生怕遇到不好的天气,那个心情就像读小学时,学校组织郊游那天,最担心下雨被取消了,几天前就在心里默念:千万莫下雨、千万莫下雨……临坐飞机那天是个阴天,我心里忐忑不安,站在新光华街40号民航售票处门前的石梯上,等候去机场的公交车时,忍不住问了蹲在梯子上也像是乘飞机的旅客:这种天气可以起飞不?他摇着头,很有礼貌地回答:我也不知道。最终,去机场的公交车按时来了,把我们送到了双流机场,心才安稳下来。

 
 

  当年坐飞机时别人的想法我不知道,反正自己认为是一种高档享受,也是一种身份的象征,觉得旅客之间都客气、友善、礼貌。

   第一次坐飞机,也是第一次见到豪华的机场候机楼,我惊呆了,就像当年大家都认识的“陈奂生”——全国优秀短篇小说《陈奂生上城》的主人公——进城一样的感觉。特别是机场厕所的洁净和高档从没见过,一点臭味儿没有,简直可以当房子住,而且比我那时生存周围最好的房子不知漂亮多少倍。我在厕所里东瞧西望,看见有个“老外”在洗手台前,用一根线刮牙缝儿里留下的饭菜,后来才知道这是在用牙线清洁牙齿。

  小时候听坐过飞机的大人说,飞机上要发飞机模型和上海大白兔奶糖。我这第一次坐飞机没有奶糖,也没有飞机模型,发了一个活动旅行水杯作纪念,它可以收拢后方便携带,由四节一个套一个的塑料圆筒组成,拉开四节圆筒套紧后就成了水杯。当时飞机上有没有现在这种简餐小盒饭,我已记不得了。下飞机时,无意中看见临座一位旅客,把一次性纸水杯和没用的口痰纸袋,也放进旅行包带回去了。这种东西平时没见过,还是很新鲜的。

  目的地梁平机场完全可以用“简陋”二字来形容,跑道在农田中间,候机楼旧得和我们建于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办公房差不多,坐飞机的身份就像刚降落的飞机一样:落了地。

  从梁平机场回万州,机场公交车在崎岖的山区公路上颠簸了近三个小时,这还是当年万州境内最好的公路国道318线。但是比起坐普通客车回万州,要颠簸10多个小时,或者坐火车到重庆,再坐船回万州,一路最少要耽误两个白天一个夜晚,选择成都飞梁平回万州的办法是最舒服的捷径。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主持人:猫小姐 文:陶灵 图:余璐
出品:腾讯大渝网新闻中心 联系方式:023-86898750
获取更多新闻
关注大渝微信
关于腾讯·大渝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渝律师 | 大渝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