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自清的《背影》打动了几代人,那种细碎却真挚的写作手法也成了一个里程碑。本文有点《背影》的味道,但又带着浓浓的重庆味,平淡地讲着故事,

却一字字扎在读者的心坎上。“我只想对父亲说,我从不曾嫌弃你的血汗钱,是你的血汗钱供我读了书,才会有现在的我”——有这样懂事的孩子,岁月再艰辛,父亲至少可以感到欣慰了。

 
《渝人记》是腾讯大渝网精心打造的一档以日记、随笔或杂文的形式记录重庆人生活剪影的精品原创文学栏目。时而开怀酣畅,时而心酸动容;或者云淡风轻,或者快意情仇;要么大笑一场,要么大哭一场——人生不就是如此吗?这里有名家手记,更有百姓心语,把你的经历见闻、所悟所想写出来,让我们共同分享生活在重庆的点点滴滴……投稿文章须未经发表,字数800-2000.请发猫小姐邮phoebeww11@hotmail.com(w后面11是数字)邮件标题格式:《渝人记》+文章标题+作者名
值班编辑:
官方微信:(微信号:大渝网)
投稿邮箱:phoebeww11@hotmail.com
 
姑娘,感谢你什么都要和我抢
有时候对手的力量比朋友还强大,人生中的大多数经验,正都是挫折和对手给的。[详细]
卡子门里的世界
邻里的传闻八卦、父母至亲的点滴、儿时的喜怒哀乐……都是跟家乡有关的影子。[详细]
一个“小三”的独白
希望我们都不要被社会的浮躁所影响,老天总会眷顾心怀真诚的人。[详细]
我们是怎么和死党闹翻的
没有人不需要友情,我们都不是冷血动物,可以独自应对世界的冰冷刺骨。[详细]
醉爱大理的放空
可能唯有找到一个安静的地方,完全放空,才会想起最初的自己。[详细]
艾副镇长的“捞金宴”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真正的贪官不会在乎这几个礼金钱,反贪反腐任重道远…[详细]
闪婚闪离不靠谱
并非所有迅速的恋爱都没有好结果,只是那些细水流长的感情更让人踏实些…[详细]
黑皮肤男人
有些人其貌不扬,甚至外表让人生厌,却有着一颗朴实无华的善心…[详细]
“妖男”刑三妹
邢三妹是男的,本名邢明贵,家里行三人称邢三…[详细]
自己造房的日子
房子对国人的意义太大了,那不仅是家,还是寄托,是安全感…[详细]
不一样的城市和地铁
当你在抱怨“3号线”挤爆了的时候,有这么个女孩儿却在幻想浪漫…[详细]
编辑部的逗比故事
我的小伙伴都是逗比,导致我也越来越逗,没有下限,干脆就这样一直逗下去吧! [详细]
重庆妞的韩国“夜生活”
提到韩国,你会想到什么?每句话都加上“思密达”?还是一大波长腿OPPA? [详细]
写给中高考失利的孩子
有个稚嫩柔软的孩子,只顾着自己在人生路上向前走,他走过时间,走向未来。 [详细]
毕业照上的似水流年
又到毕业季,那些曾经度过或美好或荒唐年华的同学们,如今都散落在天涯了吧? [详细]
父亲,你这残忍老头!
你这老头让我感到气愤!连告别的语言、暗示的预兆、思想的缝隙,也不留给我! [详细]
我们各自幸福
ta的名字叫前任,且当作一种经历吧,好的消化…[详细]
重庆僵尸事件
“重庆僵尸”的传说怎么来的?无非是通讯靠吼,方言使然,纯属误传…[详细]
话说我那半个爹
父亲节刚过,亲爹的看了许多,不如来读一篇“半个爹”的故事…[详细]
孩子,烫饭不是狗饭
看到远处一冒烟的砂锅摊儿就开始两眼放光:烫饭!…[详细]
 
 
 
 
 
 
 

  不觉间,今年已步入大暑时节,也就是说中国大部分地区都已进入到一年之中最热的时期。

  一大清早,我就被刺啦的蝉声吵醒。推开窗户,明晃晃的太阳光分外刺眼。拿出手机查看天气,最高温度逼近40°。本想给老妈打电话,嘱咐她和老爸注意防暑,千万别摊上地气。可由于上班时间紧,上午又在忙工作的事情,所以就打算到了中午再打电话。

  刚吃完午饭,就接到老姐打来的电话,叫我给老爸端饭去。这明显带着命令式的口吻,令我极其反感。虽然心底不舒服,但一听是给老爸送饭,脑海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难道老爸又生病住院了?当即,我便问清缘由,原来老爸顶着烈日在卖菜。

  路面上时不时扑来一股灼热的气息,走过一小段距离后,我已汗流浃背。想到下午一点多了,老爸还饿着肚子在卖菜就焦急不已。

  知道他喜欢吃面,但想到天气炎热,吃面容易上火且吃不饱。于是,我就放弃了这个“讨好”他的念头,快步走到一家饭馆点了个回锅肉盖饭。在炒菜的时间里,我又溜进一家药店,给他买了一些防暑药物和清凉饮料。

  拎着盒饭,我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向农贸市场。下阶梯时,看到那个头发灰白、皮肤黝黑、身形瘦削的背影,心头一阵心酸。他坐在石阶上,看到偶尔路过的行人便吆喝一两声,没人理他,他又回归沉默。实在无聊,他就和邻座的菜农摆龙门阵。

 
 

  我静静地走到他身边,只轻轻地喊了一声,“爸!”

  对于我的出现,他的眼睛里也充满了讶异,然而他却淡淡地说:“你不是在上班吗?你姐呢?”

  “她有事走不开,我午休时间就过来了。”我咧嘴笑笑,把饭递给他。

  他也没再多说,坐在那里吃了起来。我把一瓶水递给他,又翻看背篼,里面还装着大半篼的菜,摆在摊上的藤菜也有些蔫了。

  我便拿着一个空瓶子到附近的水池取水,回来时,老爸仰着头对我说:“天大暑热的,你回去吧!”

  我点点头,嘱咐他吃完饭休息一会儿,多喝点清凉饮料,菜实在卖不出去就回家。他摆手道:“这些我晓得,你莫管,快回去上班。”

  知道他的执拗,我也没再多说。因为我知道,即使年老了,父母也只是想靠自己挣点儿零用钱,他们不想增加子女的经济负担。

  快下班的时候,我又打电话去询问。果不其然,他还在那里。虽然六点已过,却丝毫没有夕阳西下的感觉。我说去找他一起吃晚饭,他却说别乱花那冤枉钱,他很快就回乡下。

 
 

  我执意要过去看他,他也只好作罢。我赶到时,他已经打包好了。他看到就问,“娃娃,听说在xx超市附近好卖,你晓得路不,带我去嘛。”

  我说:“太阳都快落土了,还卖啥子菜哟,卖不脱的拿回去喂猪算了。”

   “家里的猪还小,吃不了那么多,不卖的话,这些菜就只有烂掉了。”老爸着急道。

  “那你看你一天卖出去了多少?”我不耐烦地说了一句,“现在家里经济条件起码比以前好了很多,你为什么还是这样起早贪黑?”

   “天色还早,我再去碰碰运气,能卖出去一点是一点。”见我有些不情愿,老爸抛出一句很有震撼力的话,“你老汉我是凭自己的能力挣点血汗钱,正大光明,你要是丢不下那个脸,我自己问路去。”

   沉默片刻,我只好答应带他去。他暗淡的目光瞬间充满了希望,佝偻着背在我后面推着小车,豆大的汗水不住地往下淌,只是偶尔停下来用衣角擦汗水。我帮忙推车,他却不让,只是叮嘱我小心走路。

   约摸二十分钟后,我们走到xx超市附近。老爸张开干裂的嘴,略带沙哑地喊道:“便宜卖了,便宜卖了,一块钱一斤。

   很快,路过的一位中年妇女走过来瞧了瞧,觉得可以就买了一斤。尽管钱不多,老爸还是称足了斤两。

 
 

  看到一单生意做成,他的嘴角微微漾起了笑意。于是,他又耐心地等着下一位顾客。

  我猜他可能有些饿了,便进超市买了两个面包和一瓶水。刚一出来,我就看到他和两个城管在理论,其他的菜农也正被另外三个城管撵着走。我理解各自岗位的不同,立场也就不同。只是对其中一个城管说:“等我爸吃完了再走。”

  老爸边吃边说:“等我吃完了,再跟你理论。”

  那个城管还算通情达理,没有多说什么,这场争执终究没有闹起来。看着老爸一边吃面包一边喝水,我心里又一阵酸楚。

  在回去的路上,我嘟囔道:“都怪我没本事,要是当个一官半职,你也不会被城管到处撵了。”

  “说什么气话呢,生活不容易啊。你不用管我们,你能够养活你自己就好了。”老爸反安慰我说。

  他佝偻的背影在夕阳中,被拉得很长很长。那一瞬,我真的觉得他苍老了很多,莫名伤感起来,仿佛再也看不到他曾经的高大身躯。

  时光催人老,弹指一挥间。我多么期望自己尽快成长为他们的依靠,亦如他们曾经是我的依靠一样。父母在我的身上花费了太多精力,牺牲太多了。我只想对父亲说,我从不曾嫌弃你的血汗钱,是你的血汗钱供我读了书,才会有现在的我。我只是恨自己努力不够,还没让你们享受到清福。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主持人:猫小姐 文:如若然 图:余璐
出品:腾讯大渝网新闻中心 联系方式:023-86898750
获取更多新闻
关注大渝微信
关于腾讯·大渝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渝律师 | 大渝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