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难看出,“妖男”邢三妹是个悲剧人物。他本来是个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男人,青年时还“散发着荷尔蒙”,

不知是被那孤女伤了,还是真的和“花衣裳”、戏班子混太久,他发生了一些变化,而那个年代是不允许这种怪异的“变化”出现的,于是他可以因此被批斗、践踏,即便他再是个不错的人也难逃此劫。

 
《渝人记》是腾讯大渝网精心打造的一档以日记、随笔或杂文的形式记录重庆人生活剪影的精品原创文学栏目。时而开怀酣畅,时而心酸动容;或者云淡风轻,或者快意情仇;要么大笑一场,要么大哭一场——人生不就是如此吗?这里有名家手记,更有百姓心语,把你的经历见闻、所悟所想写出来,让我们共同分享生活在重庆的点点滴滴……投稿文章须未经发表,字数800-2000.请发猫小姐邮phoebeww11@hotmail.com(w后面11是数字)邮件标题格式:《渝人记》+文章标题+作者名
值班编辑:
官方微信:(微信号:大渝网)
投稿邮箱:phoebeww11@hotmail.com
 
我们各自幸福
ta的名字叫前任,且当作一种经历吧,好的消化…[详细]
重庆僵尸事件
“重庆僵尸”的传说怎么来的?无非是通讯靠吼,方言使然,纯属误传…[详细]
话说我那半个爹
父亲节刚过,亲爹的看了许多,不如来读一篇“半个爹”的故事…[详细]
孩子,烫饭不是狗饭
看到远处一冒烟的砂锅摊儿就开始两眼放光:烫饭!…[详细]
高考完你就自由了
我们不该变得越来越功利,在“成功学”的谎言里迷失方向…[详细]
高考我的高考
高考,在那个年代的人眼里,就是像救命稻草一样神圣…[详细]
舌尖上的“伪重庆”
火锅是每个重庆人的心头好,他们熟悉每一粒花椒、每一粒辣椒的香味…[详细]
重庆,割不断的乡愁
从具体事件写到对家乡的往昔记忆,字里行间弥漫着温情酸楚的气氛…[详细]
楼上的那个女人
每份光鲜后面总有或有过一些破碎。眼见真的为实吗?…[详细]
言子闹出的笑话
来重庆马上就十年了,很多时候给朋友总结这十年…[详细]
关注马航370 重庆人在越南
马航370在越南空中失联,重庆妹记录在越南感受…[详细]
你的忧伤都是狗屁
不作死就不会死,别把自己想得太不幸、太委屈…[详细]
夜乘出租车的狗血事
一段回家路,狗血二三事。猜想哥一定感触很多…[详细]
吐槽妈大人的二三事
妈大人以吐槽我为荣,以不黑我为耻…[详细]
妖孽横行的同学会
也许曾有过梦想,却都毁在一个个“人家说”里…[详细]
 
 
 
 
 
 
 

  邢三妹是男的,本名邢明贵,家里行三人称邢三。

  刚解放那年邢明贵15岁,从川东乡下到重庆投奔他在重庆w中学当花儿匠的叔叔邢保发。

  这娃儿勤快憨厚,身体又好,快乐着在校园里到处跑来跑去找事做,随便哪个喊“邢三……”他都“呃啦呃”地答应,总是忙忙碌碌地在校园教学区域疾步如飞,在宿舍云乐村的里巷狭路上一溜小跑,为学校的教职工、学生乃至家属服务。大家都夸邢三不错,好名声很快也被学校领导认可,同意将邢明贵招进学校当正式校工,当然这也和他是三代贫农的出身不无干系。

  花儿匠见邢三已经正式,就说:“三娃儿,做事悠到点,莫像原来啷个傻起一坨卖老实沟子……”邢三白了他叔一眼,说:“叔说些啥子哟,没得恁个莫名堂,要啷闷做的话,我就是个骗子。”“不听我的你就完哒!”“听你的才完哒。”

 
 

  就这样,邢明贵在w中学口碑很好地工作着、生活着,转眼就到了五十年代中期。这时候的邢三已经长成了青年,胸脯上的疙瘩肉和嘴唇上的小胡子在校园的阳光下发散着荷尔蒙的气息。果然,云乐村传开了邢三的绯闻情事。说他交往了一位孤女,出钱供她读高中,还要供她上大学。花儿匠的老婆知道后就去说他:“你脑壳是不是搭铁了,那女娃子大学毕业后还会跟你?”邢三哪里听得进,用难听的话将婶娘杵回去“我愿意,你管得着嘪啷个嘛!”婶娘愤极发誓再不管他的闲事。

  那些年,苏联专家也来帮助新中国建设。我们那个文化区,几乎所有的舞会上都能见到三对两对的苏联人在满场飞舞,男专家西装革履,女专家几乎都穿着大花大朵的布拉吉,他们的共同之处就是身上均有香水和体味混合出的热烘烘气息。当时苏联花布生产过剩了,我国就得发起一场购买爱国花布的运动来为苏联老大哥解决滞销问题。于是w中学校园里很快就满是穿着“苕得很”的苏联花布衣裙的女教师、家庭妇女,她们在紧跟形势中耀亮着苏联花布的俗丽以及国人觉悟的高调。一天,邢三和食堂莫师傅穿着苏联花布衣服突然出现在校园里,他俩动机单纯的爱国行动却成了具有爆棚效应的恶搞,在那个时代男人穿着大花衣裳招摇过市就足够荒唐狗血,所以他们的行为给销售苏联花布这运动抹上了一层滑稽的色彩。没人去追究邢三的动机,只是他的名字从此变成了邢三妹,他的性取向也同时非常诡异地悄然发生了变异。多年以后,只要人们一提起苏联花布就会定格在邢三妹身上,而那位也为爱国穿花衣的莫师傅却被人完全遗忘,这世界很无奈,这世界很魔幻。

 
 

  接下来的三年自然灾害,邢三妹忍饥挨饿供养那位孤女上大学,好不容易等到她毕业了,却收到孤女已经在外地嫁人的信。婶娘的话真像魔法一样应验,花儿匠说:“她不干了,你把钱要回来哒……”他却道:“叔,算哒,爱也一辈子,恨也一辈子,我不恨她钱就算送她哒!”从此后,邢三妹再不提耍朋友结婚之事,人渐渐瘦脱了形,颧骨高耸,两颊深陷,脸成了寡骨脸,腰成了水蛇腰。

  文革开始。根正苗红的邢三妹没有参加红卫兵组织,有着纯良天性的他很反感揪斗老师,他曾指着红卫兵们骂:“后脑壳的头发摸得到看不到,今天你斗人,明天人斗你,不信等着瞧。”这句话至今还在w中学流传。让人心中长草的文革十年,人干出什么苟且之事都不足为怪。喜欢听戏的邢三妹和一群唱戏、打玩意的人伙在一起,日渐愈发地显现妖男断袖状,不久真就出事了。

 
 

   某夜,月黑风高,林暗草惊。一群联防队员在学生食堂仓库中,逮住了邢三妹和几个男人的现行。于是半夜里,云乐村听到游街的锣声。人们看到了捆绑着游街的邢三妹,黑夜要人们眼里看见红紫乱朱,耳朵听到毛骨悚然,但却不要他们明白邢三妹的作风败坏怎么对象不是女的而是男人。

  邢三妹进了牛鬼蛇神劳改队,于他这算得了什么,他常说自己“生就蛐蟮命还怕钻泥巴”!只是不懂事的小孩们天天围着他、追着他喊:“邢三妹,穿花衣,不怕羞,坏东西……”令他烦,他觉得做下这事儿骚扰了小孩们,实在对不起人。

  邢三妹得暴病死于文革后,时年不足五十岁。三天丧事都是由他那些打玩意的契友帮忙办的,这个时候区剧团已解散,打玩意的开始转行做殡仪服务了,他们给邢三妹做后事虽是举手之劳也不枉情深一场。

  多年以后人们想起邢三妹,在有些怪诞的意象中总有一点是统一起来了,那便是作为一个公民的存在他似乎错不当诛,而我们偏狭的认知在开放中得以放开更弥足珍贵。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主持人:猫小姐 文:苏瑗
出品:腾讯大渝网新闻中心 联系方式:023-86898750
获取更多新闻
关注大渝微信
关于腾讯·大渝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渝律师 | 大渝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