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产姐妹》里的富二代可以睡在一个垃圾房里,把它称作为“家”,但有条件的中国人绝对不会这么干——房子对国人的意义太大了,

那不仅是家,还是寄托,是安全感。就是为个房子,可以折腾一辈子,70年之内那是唯一属于你自己的地方。本文作者一家子“拆房子、修房子、盖房子”的经历让人觉得真的一辈子跟房子干上了,而这与房子的“缘分”还延展到了她的职业生涯,想来还真是件趣事。

 
《渝人记》是腾讯大渝网精心打造的一档以日记、随笔或杂文的形式记录重庆人生活剪影的精品原创文学栏目。时而开怀酣畅,时而心酸动容;或者云淡风轻,或者快意情仇;要么大笑一场,要么大哭一场——人生不就是如此吗?这里有名家手记,更有百姓心语,把你的经历见闻、所悟所想写出来,让我们共同分享生活在重庆的点点滴滴……投稿文章须未经发表,字数800-2000.请发猫小姐邮phoebeww11@hotmail.com(w后面11是数字)邮件标题格式:《渝人记》+文章标题+作者名
值班编辑:
官方微信:(微信号:大渝网)
投稿邮箱:phoebeww11@hotmail.com
 
我们各自幸福
ta的名字叫前任,且当作一种经历吧,好的消化…[详细]
重庆僵尸事件
“重庆僵尸”的传说怎么来的?无非是通讯靠吼,方言使然,纯属误传…[详细]
话说我那半个爹
父亲节刚过,亲爹的看了许多,不如来读一篇“半个爹”的故事…[详细]
孩子,烫饭不是狗饭
看到远处一冒烟的砂锅摊儿就开始两眼放光:烫饭!…[详细]
高考完你就自由了
我们不该变得越来越功利,在“成功学”的谎言里迷失方向…[详细]
高考我的高考
高考,在那个年代的人眼里,就是像救命稻草一样神圣…[详细]
舌尖上的“伪重庆”
火锅是每个重庆人的心头好,他们熟悉每一粒花椒、每一粒辣椒的香味…[详细]
重庆,割不断的乡愁
从具体事件写到对家乡的往昔记忆,字里行间弥漫着温情酸楚的气氛…[详细]
楼上的那个女人
每份光鲜后面总有或有过一些破碎。眼见真的为实吗?…[详细]
言子闹出的笑话
来重庆马上就十年了,很多时候给朋友总结这十年…[详细]
关注马航370 重庆人在越南
马航370在越南空中失联,重庆妹记录在越南感受…[详细]
你的忧伤都是狗屁
不作死就不会死,别把自己想得太不幸、太委屈…[详细]
夜乘出租车的狗血事
一段回家路,狗血二三事。猜想哥一定感触很多…[详细]
吐槽妈大人的二三事
妈大人以吐槽我为荣,以不黑我为耻…[详细]
妖孽横行的同学会
也许曾有过梦想,却都毁在一个个“人家说”里…[详细]
 
 
 
 
 
 
 

  七月伊始,重庆的天气总算开始有了点正常的样子,不再阴雨绵绵下个不停了。新闻报道说,重庆今夏已经有二十几个阴雨天气了,相比往年,夏天推迟了很久。不过,七月份之后,气温将逐渐回归正常,山城人民习惯了的“40°”天气,会慢慢到来。

  前两天接到老家的电话,因为连续的阴雨天,家里连通厨房和客厅的那段走廊塌了,让爸妈回去修葺。爸妈在成都上班,我在重庆,于是我开玩笑和老妈说,要不我抽个时间回去找人修吧。结果换来老妈的一顿轻视,你一个女娃子回去干得下来这个事情?后来,还是老妈自己回去了,这两天天放晴了,工人也开始工作了。

  而这件事,也勾起了我远久的回忆——那些年,我们家自己动手建设家园,想来有很多故事。其实,对于修葺房屋以及建设家园的事情,我从来都不陌生。我的童年和整个少年时期,都是在不断的建设和改造房屋中度过的,也难怪,我现在也从事了和自己本意完全不相关的建筑大行业。

 
 

  从我有记忆起,我们家前后一共建了四次新房,当然,这都是在原来房子的地基上不断地就修房子、拆房子、修房子,这种状况持续了很久。

  第一次建房子,我还很小,只有一岁多吧。那时候,爸妈刚和爷爷分家,应该说是家徒四壁的,甚至没有一个像样的家。房子是一间茅草房,那种四个大柱子,上面盖着厚厚的茅草,墙是那种竹子块糊着泥巴筑成的。就这样,这是我们最原始的房子。听老妈说,这个房子虽然很寒酸,但是真的是太醒目了,每次她从外公家到我家,站在很远的山坡上还能见得到这个茅草房,因为这间草房是修在半山坡上的。而这个半山坡,在以后会是一个很重要的地点。因为是在半山腰上,本来平地就不多,除了原来茅草房那块平地,其他地方其实就是山丘。这块地方石头很多,很大,是那种整体的。老爸忙完了农活之后,总是会拿上自己的錾子、斧子、锤子和锄头,一点一点地想把这片山凿平。当然,这个工程很巨大,不会是一年两年能够完成得了的。反正从这个时候起,印象中老爸只要闲下来,总是在屋后面铿铿锵锵地干活。

  后来,我渐渐地长大了。村里的人,早就住上了大瓦房,就只有我家,立在半山腰上,醒目又刺目。老爸想着在家里干农活挣不了多少钱,于是跟着村里的人外出去打工。所幸,那几年也有了些积蓄,于是就张罗着要建房子。这是我家第二次建房子,从原来的茅草房变成瓦房。那年头,还兴自己烧砖头瓦片,用那种专门的黄土和成泥,请砖瓦匠来做成型,然后放在专门的窑洞里用煤炭烧。记得那个黄土是老爸请人,从山上担下来,煤碳是从永川的某个煤矿买回来,用车拉回来的。

 
 

  而这,也是我记忆中印象最深的一次建房子。那时候农村的路还很差,村里人要去“赶场”大多时候要步行很长一段,翻几个坡才走到大马路上。也因为我家要建房子,运煤的车子进不来,所以老爸找了村里一个兄弟伙,发动大家去修路,但也是把不平的路铲平而已。运煤车只进得到一段路,还剩下两公里路进不了。于是我们全体总动员,小小年纪的我也参与了运煤。不是现在理解的那种,坐在运煤车里跟着拉煤炭,而是真正的,自己用小背筐背着煤碳来运。回想起来,那时候老爸是不是非法用了童工啊。

  好不容易房子建好了,但是没有住上几年,后来又开始重建了。其实,建这么多次房子,不是因为我们家钱多,或者是因为家长闲得没事。恰恰是因为家里没什么钱,每次建房子都是应急,考虑的时间不太远。比如第三次建房子,是考虑到家里没有粮仓,加上我们姐弟三个慢慢长大了,房间也不够,家里喂养的那几头猪也没有地方住,所以才拆了房子重建的。想来,也是因为人丁兴旺的原因吧。不过确确实实,建房子这件事情耗费了我家大部分精力,同时,经历了这么多次的修建工作,家人虽然总是吵闹,但感情也更加牢固,可以说,持续了十几年的房屋修建工程,也算是功过相抵的。

 
 

   等到我上了初中,家里的宅基地硬生生被老爸扩宽了。原来的那些石头和陡坡,就这样在老爸一锤一錾之间慢慢夷为平地。而这些年,我们真的是倾尽全力在做这一件事情,建房子,扩宅基地。后来我知道了愚公移山的故事,心想着,我家这不也是愚公移山么。愚公移的山太大了,所以他的子子孙孙还要无穷尽地去移山,可我家的山,在老爸的前半生,就已经移得差不多了。有时候,责任和爱,是会在行动中逐渐渗透的。

  老爸是建设的主力,我和弟弟妹妹作为后备力量时刻在准备着。在我印象中,每一个休息日或者假期,我们都是在石头和泥巴堆里度过的。小小年纪,轮锄头够泥巴,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2000年。

  2000年,第四次也是最后一次房子建设完工。考虑到以后我们家庭成员的需求,爸妈果断下定决心,建了一栋两层的小楼房。这也是我们村最早建楼房的那一波。当然,这次建房子也借了不少的外债,也很辛苦,巨额债务直到前两年才还清。新房子建好后,我们住了两年,然后我考高中,到了主城上学,弟弟妹妹也上初中了,外债积压,家里经济压力一下子巨大起来。这个时候,爸妈一起外出打工,我们也成了留守少年了。家里的房子就空在那里了,后来不知怎的,村里的人一下子都富裕起来了,家家都建上了小洋楼。我家的房子也就越发显得老旧了。

  现在,我们都工作了,爸妈也在外工作,家里的房子就这么空着了。只有春节时候,我们全家会回去,然后又是一阵大扫除,张罗着除尘、上方补漏,短短的十来天假期很快就过去了。村里的路已经是水泥大道了,家家户户都是小洋楼,有的人还在城里买了房子,我们一家商量,不会再去建房子了,暂时也不买房。现在这个家,是很有家的味道的。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主持人:猫小姐 文:东临劫 图:余璐
出品:腾讯大渝网新闻中心 联系方式:023-86898750
获取更多新闻
关注大渝微信
关于腾讯·大渝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渝律师 | 大渝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