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写爹的也太多了吧!不过想来也正常,平日大多数时间都在匆忙和躁动中度过,等特定的节日到来才会刻意地去想一件事、一个人

----比如粽子,比如屈原,比如父亲。父亲节刚过,亲爹的看了许多,不如来读一篇“半个爹”的故事,会发现一些别样的感动。

 
《渝人记》是腾讯大渝网精心打造的一档以日记、随笔或杂文的形式记录重庆人生活剪影的精品栏目。时而开怀酣畅,时而心酸动容;或者云淡风轻,或者快意情仇;要么大笑一场,要么大哭一场——人生不就是如此吗?这里有名家手记,更有百姓心语,把你的经历见闻、所悟所想写出来,让我们共同分享生活在重庆的点点滴滴……投稿文章须未经发表,字数800-2000.请发猫小姐邮phoebeww11@hotmail.com(w后面11是数字)邮件标题格式:《渝人记》+文章标题+作者名
值班编辑:
官方微信:(微信号:大渝网)
投稿邮箱:phoebeww11@hotmail.com
 
我和前任兄弟
我和老陈的故事,不能满足各位基情四射的幻想…[详细]
清明话鬼:鬼城丰都
都说那里是一个鬼城,可那里的居民一个个跟好汉似的都对鬼故事一笑了之…[详细]
一张价值8元的传单
也许它对于你来说只是一张垫碗的纸,而对于他们,它是一碗饭的希望…[详细]
重庆妹勇斗色狼
我忍不住挺起胸脯就该让他们尝尝重庆妹子的泼辣…[详细]
瑶瑶的手捧花
那是一束洋桔梗,米色的花瓣映衬着她娇白的脸庞…[详细]
女人生娃这种事
最近又讨论双独生二胎了,一副喜大普奔的样子…[详细]
父亲
父亲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知天命的中年人,我们俩都常常满足不了亲人的欲望…[详细]
家庭婚姻二三事
我要想讲的是一些普通人日常生活中的琐碎小事…[详细]
百柠汽水和天府可乐
去年冬天在北京的时候,每次醉酒醒来口干舌燥…[详细]
言子闹出的笑话
来重庆马上就十年了,很多时候给朋友总结这十年…[详细]
关注马航370 重庆人在越南
马航370在越南空中失联,重庆妹记录在越南感受…[详细]
你的忧伤都是狗屁
不作死就不会死,别把自己想得太不幸、太委屈…[详细]
夜乘出租车的狗血事
一段回家路,狗血二三事。猜想哥一定感触很多…[详细]
吐槽妈大人的二三事
妈大人以吐槽我为荣,以不黑我为耻…[详细]
妖孽横行的同学会
也许曾有过梦想,却都毁在一个个“人家说”里…[详细]
 
 
 
 
 
 
 

   刘五是我最好的朋友。在家里他排行老五,我们一帮哥们常去他家里玩,他家父母当着同学们的面也喊他刘五,我们也就顺口喊开了。。

  他家父母我们当然尊称‘刘伯伯’和‘刘妈妈’,这点礼貌我们还是得有的。刘伯伯对我们很和蔼。喜欢逗我们玩,但很有节制,绝不会出现乱套的状况。有一次留我们这帮小朋友在他家吃饭,饭桌子上刘伯伯一高兴就给我们讲了一个笑话,‘我们家啊,抱养过一个孩子,这孩子很懂事,邻居都称赞这个孩子很乖,刘伯伯却叹息说,好还是好,就是这孩子不撒娇啊。’刘伯伯接着问我‘大双,你说说看我家哪个娃儿不粘大人?’我环视桌上坐着的一圈后,肯定的说;‘刘五’。刘伯伯笑着说;‘对头!他就是我家从外头抱来的那个娃儿,哈哈哈哈’大家把刘五笑得瓜兮兮的,原来老爷子是拿小儿子寻开心。

  刘伯伯原来是个大学生啊,我们翻过柜子里的相片册,里面有一张戴着方帽子的毕业照片,看过照片,刘五太像他家老爸了,性格也像。

 
 

  在六十年代,大学生还是很稀罕的,刘伯伯夹杂在厂里众多工人中,就多一副眼镜,上下班都是一身蓝色的劳保服,其他地方还看不出他多大一个知识分子。

  在三线建设时期他成天忙着与一个内迁厂的协调,后来那个内迁厂提前了半年时间生产,为这件事刘伯伯在厂里戴过大红花,一朵红绸子扎的很大的一朵,还评过一张先进的奖状,可是他家没有把奖状贴在家里墙上的规矩,刘五大哥的三好学生奖状也没有粘出来过。

  风云突变,文化大革命开始,像刘伯伯这类的知识分子很自然的要挨上一大堆大字报,贴你的大字报也就有了‘臭老九’的名号,厂里的造反派和厂子弟校的红卫兵都到他家去革过命,连几本外语字典都被搜跑了,偏偏没有搜出那张年轻时的毕业相片和后来评先进的奖状。‘找不到就算了嘛,反正这运动就是闹起耍的事。’刘伯伯倒是很想得开。

  随着文化大革命的深入开展,废除考试制度,大、中专院校停课闹革命,批斗牛鬼蛇神,国内红卫兵革命大串联,造反有理!革命无罪,文攻武卫

  运动有些年头,轮到知识青年下农村,该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了。

  刘五的大哥和三姐都在即将奔赴广阔天地下乡当知青之列,临出发的晚上,大家聚在一起,刘伯伯没有忧郁的表情,在他看来,哪家哪户没得娃儿下农村?开后门办一个假病残是老爷子不愿意去做的惹麻烦的事情。他只是语重心长的对儿女们说;‘船停在港湾最安全,但那不是造船的目的。’老爷子是搞船用柴油机的,也就只能说出这么一句跟本行靠谱的话来。

 
 

  火车站的月台上锣鼓喧天的欢送这些学生娃儿上绿皮车。刘五的哥哥姐姐戴着红花,也在队伍的行列,不过这花是红纸做的,文化大革命已经把国民经济已经推到了频临崩溃的边缘,红绸被红纸替代了。

  在乡下,知识的最大用处就是出大批判专栏,批判‘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当权派’反击右倾风。知青其他的时间是参加田间劳动,凭工分分粮食,自己弄饭吃,单家独户自己养活自己,赶场凑闹热,看看邮电所有没有自己的家信晚上就吹龙门阵,这样混日子,养成的都是小农经济的意识。

  幸好,刘伯伯给他大儿子和大女儿说‘有点空歇时间背单词总可以噻。’春节知青回家过年,刘伯伯检查过孩子们的学业,几年下来,大哥和三姐都能熟读英文版的‘北京周報’。

 
 

   刘伯伯没有等到天空放晴的那一天。记得大哥和三姐春节过后回生产队不久,就被一封电报催回来了,电报是刘五和我两个小崽儿去发的,‘父病危速归’,刘伯伯的身体状况大不如前几年。三姐一进家门,见到父亲的病容就哭了‘爸爸,你不能走啊。’刘伯伯反而宽慰女儿;‘哪有不走的逻辑。是人都是要死的,人生下来什么都没有带,死了也同样带不走啥子,除了知识。’

  ‘你们都长大了,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不要贪耍,多读书对自己只会有好处。不要相信知识无用的那些鬼话。’

  刘伯伯以前说过,我是他的半个儿子,大概源于‘幼吾幼及吾之幼’的概念吧,这些老一辈知识分子都信奉着中国传统的道德观念,既是读书人就不能做有辱斯文的事,即或自己没有钱学森,邓稼先那般的辉煌,但也要勤勉于自己的工作岗位。虽无岳母刺字那般大义大节,但为人父者绝不能怂诱子女的贪欲,去作好吃懒做干那般不齿的勾当。

  光阴荏苒,打倒四人帮后恢复高考,犹如全国上空再一次响起一声春雷。大哥和三姐都考上了大学。学的是理工科。陆游说过;‘家祭勿忘告乃翁’,三年以后,刘五和我考上的是文科。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主持人:猫小姐 文:北去的云 图:余璐
出品:腾讯大渝网新闻中心 联系方式:023-86898750
获取更多新闻
关注大渝微信
关于腾讯·大渝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渝律师 | 大渝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