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见烫饭是跟同事去公司楼下买午饭,她是地地道道的重庆人,看到远处一冒烟的砂锅摊儿就开始两眼放光:烫饭!

我走过去盯着那堆煮得咕噜咕噜的饭菜发呆,但在吃下第一口的时候也变成了两眼放光的状态——别说老重庆了,我这个外地人都觉得它有种特别的香味,对,乡味。

 
《渝人记》是腾讯大渝网精心打造的一档以日记、随笔或杂文的形式记录重庆人生活剪影的精品栏目。时而开怀酣畅,时而心酸动容;或者云淡风轻,或者快意情仇;要么大笑一场,要么大哭一场——人生不就是如此吗?这里有名家手记,更有百姓心语,把你的经历见闻、所悟所想写出来,让我们共同分享生活在重庆的点点滴滴……投稿文章须未经发表,字数800-2000.请发猫小姐邮phoebeww11@hotmail.com(w后面11是数字)邮件标题格式:《渝人记》+文章标题+作者名
值班编辑:
官方微信:(微信号:大渝网)
投稿邮箱:phoebeww11@hotmail.com
 
我和前任兄弟
我和老陈的故事,不能满足各位基情四射的幻想…[详细]
清明话鬼:鬼城丰都
都说那里是一个鬼城,可那里的居民一个个跟好汉似的都对鬼故事一笑了之…[详细]
一张价值8元的传单
也许它对于你来说只是一张垫碗的纸,而对于他们,它是一碗饭的希望…[详细]
重庆妹勇斗色狼
我忍不住挺起胸脯就该让他们尝尝重庆妹子的泼辣…[详细]
瑶瑶的手捧花
那是一束洋桔梗,米色的花瓣映衬着她娇白的脸庞…[详细]
女人生娃这种事
最近又讨论双独生二胎了,一副喜大普奔的样子…[详细]
父亲
父亲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知天命的中年人,我们俩都常常满足不了亲人的欲望…[详细]
家庭婚姻二三事
我要想讲的是一些普通人日常生活中的琐碎小事…[详细]
百柠汽水和天府可乐
去年冬天在北京的时候,每次醉酒醒来口干舌燥…[详细]
言子闹出的笑话
来重庆马上就十年了,很多时候给朋友总结这十年…[详细]
关注马航370 重庆人在越南
马航370在越南空中失联,重庆妹记录在越南感受…[详细]
你的忧伤都是狗屁
不作死就不会死,别把自己想得太不幸、太委屈…[详细]
夜乘出租车的狗血事
一段回家路,狗血二三事。猜想哥一定感触很多…[详细]
吐槽妈大人的二三事
妈大人以吐槽我为荣,以不黑我为耻…[详细]
妖孽横行的同学会
也许曾有过梦想,却都毁在一个个“人家说”里…[详细]
 
 
 
 
 
 
 

   前几天看新闻,重庆一位父亲把头天晚间的剩饭剩菜混合着煮在一起做烫饭,心想只有父子二人,中午时炒盘酸豇豆肉沫,将就凑和着吃一顿。谁知儿子进厨房一瞧,说父亲煮的是狗饭,说什么也不吃,把父亲搞得很无奈。父亲把这件事发到微博上吐槽一番,引来众多网友一片议论和感叹,纷纷回帖讲述自己小时候,不管是家住乡下,还是居住在城市里,在以前那个物质极其贫乏的时期,家里的父母都会利用好能吃的,给孩子做这样的烫饭。

  说起来,现在的小孩子锦衣玉食、大鱼大肉,平时吃个饭挑三拣四,挑肥拣瘦,这不吃,那不吃,着实让家长头疼万分——像“烫饭”这种食物的做法很可能见都没见过,有几个能吃得下、吃得惯?可是老重庆人都吃过“烫饭”,忆起儿时那阵母亲给我们兄妹煮烫饭的情景,心中涌起一股股温馨的暖流。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因为父亲工作在地质队,常年在山区野外,一年只有休假那个月在家,平时家里就由母亲独自照顾我们兄妹。我母亲是供销社的财会人员,按财务制度她要每月下乡去每个公社代销店盘存货物,以明晰这个店当月盈亏。当时母亲管理着十多个店,路程远近不同。开始母亲会先跑远处五六十里的,而近处二三十里的就放在最后,那时没有公交车,全靠一双铁脚板。

  记忆中母亲经常要天不亮就走,先喊我们兄妹起来洗脸吃饭,给我们收拾妥当,她在匆匆刨几口饭,把我们托付给邻居,让我们到点就去学校上课,而母亲她背起账本就走。母亲回来的时间不定,照顾妹妹的任务就落在我的肩上。

 
 

  那时我已经八九岁上小学了,一般的家务都能做了,开始替母亲分担些家务事情。母亲会在第二天要下乡时的头晚上就会多煮些菜饭,方便我中午放学回来自己热饭吃。有时母亲中间有事情耽搁了盘存,就会连续几天下乡,就没时间去买菜,晚上回来就多煮点饭。我中午放学回家,拧开煤油炉开关,用火柴点燃一根细铁丝缠绕的棉线,把煤油炉烧起,放上小锑锅,舀勺炼猪油,赶紧往碗内打几个蛋,调散,加盐,倒进锅里迅速翻炒,再掺上一瓢水,最后把头晚的冷饭舀进锅里,再用饭勺把黏成一坨的饭捻散,等烫饭开了后忙喊妹妹快舀饭吃,又从橱柜里端出碗干咸菜下饭,草草吃了去学校上课。

  在那个物质极不丰富的年代,人们的工资都不高,购买力几乎没有。大家只能是因陋就简,利用好有限的食物,任何东西只要能果腹,都没有一丝的浪费。烫饭除了简单方便易做,还是那个年代的特殊符号,工人农民都会这样吃。

 
 

   前段时间提倡的光盘行动,呼吁大家节约粮食,摒弃奢华浪费之风从我做起。慈善大家标哥率先垂范,带领自己公司职员去餐馆吃别人剩下的饭菜,是否作秀姑且不做评价,至少有这么个意识;大学校园的环卫工人,看见有些学生打来的饭菜吃一半就倒掉,觉得可惜浪费了,就把他们留在桌上的剩饭倒进自己饭盒里吃掉。中国每年浪费在餐桌上的钱有两千亿元,这个数据我们不得不深思。

  “烫饭”绝不是种单纯怀旧的寄托,而是一个地区昔日的历史过往,忘掉它几乎等于忘本。“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在商品物资极其丰富的今天,虽说孩子长身体要注重营养,但勤俭节约的优良传统不能丢,这二者并不冲突——培养孩子的吃苦精神,依然极具现实意义,幸福生活这么来之不易,且行且珍惜啊亲!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主持人:猫小姐 文:谢南邻 图:余璐
出品:腾讯大渝网新闻中心 联系方式:023-86898750
获取更多新闻
关注大渝微信
关于腾讯·大渝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渝律师 | 大渝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