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的文章让我想起上大学时,有次爸爸到火车站送我,检票口在开车前五分钟才开放,所有人都是一路小跑。

当我气喘嘘嘘终于跑到车厢前,一回头看见这辈子都忘不了的一幕:爸爸拖着我沉重的大箱子在后面小步跑,面色苍黄,表情痛苦,梳得一丝不苟的头发此刻凌乱搭在额头。

 
《渝人记》是腾讯大渝网精心打造的一档以日记、随笔或杂文的形式记录重庆人生活剪影的精品栏目。时而开怀酣畅,时而心酸动容;或者云淡风轻,或者快意情仇;要么大笑一场,要么大哭一场——人生不就是如此吗?这里有名家手记,更有百姓心语,把你的经历见闻、所悟所想写出来,让我们共同分享生活在重庆的点点滴滴……投稿文章须未经发表,字数800-2000.请发猫小姐邮phoebeww11@hotmail.com(w后面11是数字)邮件标题格式:《渝人记》+文章标题+作者名
值班编辑:
官方微信:(微信号:大渝网)
投稿邮箱:phoebeww11@hotmail.com
 
我和前任兄弟
我和老陈的故事,不能满足各位基情四射的幻想…[详细]
清明话鬼:鬼城丰都
都说那里是一个鬼城,可那里的居民一个个跟好汉似的都对鬼故事一笑了之…[详细]
一张价值8元的传单
也许它对于你来说只是一张垫碗的纸,而对于他们,它是一碗饭的希望…[详细]
重庆妹勇斗色狼
我忍不住挺起胸脯就该让他们尝尝重庆妹子的泼辣…[详细]
瑶瑶的手捧花
那是一束洋桔梗,米色的花瓣映衬着她娇白的脸庞…[详细]
女人生娃这种事
最近又讨论双独生二胎了,一副喜大普奔的样子…[详细]
父亲
父亲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知天命的中年人,我们俩都常常满足不了亲人的欲望…[详细]
家庭婚姻二三事
我要想讲的是一些普通人日常生活中的琐碎小事…[详细]
百柠汽水和天府可乐
去年冬天在北京的时候,每次醉酒醒来口干舌燥…[详细]
言子闹出的笑话
来重庆马上就十年了,很多时候给朋友总结这十年…[详细]
关注马航370 重庆人在越南
马航370在越南空中失联,重庆妹记录在越南感受…[详细]
你的忧伤都是狗屁
不作死就不会死,别把自己想得太不幸、太委屈…[详细]
夜乘出租车的狗血事
一段回家路,狗血二三事。猜想哥一定感触很多…[详细]
吐槽妈大人的二三事
妈大人以吐槽我为荣,以不黑我为耻…[详细]
妖孽横行的同学会
也许曾有过梦想,却都毁在一个个“人家说”里…[详细]
 
 
 
 
 
 
 
 

  老陈的丫头右脚不小心摔倒扭伤,医生说韧带拉伤严重,包了药打了石膏,家里只有老陈这个主劳力能背动丫头,于是老陈只有向单位请了假,全天候专职地照顾丫头。老陈是铁路上跑车的,一个普通工人,老陈本属牛,这下便真的做了“老黄牛”。

  早上六点四十,出门上学,老陈便要背着丫头去汽车站,上汽车,汽车到站后,背着去学校,教室在教学楼四楼,又背着丫头爬四楼,在把丫头放在教室门口,看着她的同学和好朋友过来搀扶着她到座位坐下,这时老陈才转身下楼。

  丫头永远不知道的是,老陈转身走到下面一层楼时,一边用手扶着楼梯栏杆喘着大气,一边用手擦着头上鼓鼓直冒的汗水,而双脚却不停地颤抖,额头上的汗水好像永远也擦不完,一阵凉风吹来,后背感觉凉飕飕的,衣服早就湿了几回。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老陈回到了家,早饭是不想吃了,也没胃口。

   十一点三十,老陈从家里出来又坐着车来到学校,十二点一刻,学校打铃放学。老陈又背着丫头下楼,背着丫头到食堂,有时从家里带了饭时就直接背着丫头回寝室,回寝室更是一段令老陈忌惮的艰难之路。丫头的寝室号是524,就是在五楼靠后面的寝室,老陈于是背着体重一百零五斤、身高一米六二的丫头开始“征服”这五楼。

 
 
 

  背着上三楼后,老陈感觉自己的双脚有点不听自己的使唤,上一楼梯腿就颤两下,于是中间不得不在四楼歇口气,稍作休息,然后又一次背着丫头向五楼的寝室蹒跚着向前迈进。

  终于到了,老陈额头上的汗水湿了一路,也留下了一地的印痕。服侍完丫头吃饭,扶她上床睡觉,洗好饭盒,老陈转身下楼,女生寝室是不能多待的,这个规矩老陈在年少时读书就已知道。丫头她们要一点五十才起床去教室上学,还有一个小时,老陈不知道这一个小时该在什么地方呆,像个孤魂野鬼一样东转转西看看,这点时间老陈感到最莫名的空虚、落寞和惆怅,觉得少了点什么,总感到自己很无助、很无奈!

  这两天的天气不好,外面不是下雨就是大太阳,老陈都不知道去什么地方打发这一个小时。

 
 
 

  终于来到一处商场的一个角落,这时老陈缓缓的坐下来。

  调试好手机上的闹钟,千万别去晚了让丫头上课迟到。透过商场门缝的一丝余光落在老陈的头上,本有许多花白的头发显得那样光泽透亮,额头和两颊还时不时地冒出几滴汗水。

  无聊地翻看着手机上的小说,平常老陈很喜欢看小说打发时间,这两天老陈看什么都总觉得索然无味。一丝睡意悄然袭来,老陈甩甩头,又坐了起来,来到洗手间,用冷水洗了下脸,那丝睡意便荡然无存。

 
 
 

   闹钟这时猛然响起来,一会儿后,老陈又准时出现在丫头寝室,又一次地背着丫头从五楼下来,再去爬教学楼的四楼。看着丫头在座位上坐好后,老陈又一次颤悠悠地拖着双腿回家。回到家,老陈一头扑到在床上,是再也不想起来。

  如果遇丫头今天要换药,老陈则在中午放学后就要背着丫头去医院,这是一番艰苦的“长征”之路。一般背着病人是不容易打着出租车的,况且是打着绑带的病人,出租车不愿意接这样的活。所以老陈又得背着丫头下楼、坐公交车,下车,下车后到医院还有老大一段路程,并且还得过马路,过红绿灯。老陈背着丫头到医院挂号,上电梯,排队,诊治,缴费,排队,换药,下楼,几番折腾后,老陈看耽搁的时间不少。

  下午第二节课已经快要上完了,于是又匆匆背着丫头赶紧回学校上课,能赶上一节课算一节课,丫头的成绩这一段时间以来在逐渐下滑,老陈不想再耽搁丫头的课,也耽搁不起。

  丫头晚上的饭是叫她的同学兼室友帮她打了送教室的,这样丫头就不再出教室了,因为下午放学距晚自习的时间很短,上厕所的事情也只有请丫头的同学帮着搀扶去。

  老陈在家吃了晚饭,不能出去转悠,生怕丫头打电话回来家里没人接,那怕丫头平常打电话都是打手机。晚上八点十分,老陈又出门了,这次是接丫头晚自习放学回家,接丫头坐公交车怕挤着丫头,老陈特地给学校和老师申请丫头提前十分钟放学。

  八点五十,老陈准时出现在教学楼四楼七年级13班教室的门口,老师知道是来接丫头的,点点头。丫头背着书包跳着脚出来,到了教室门口,一下就扑在老陈并不高大宽厚的后背上。老陈背着丫头又一次晃悠悠地下楼……

  “什么?左脚又受伤了!”星期一早上,老陈把丫头送去学校回到家刚想喘口气,就突然接到丫头班主任的电话。真要命!老陈感觉心猛地一下子被抽走了。

  摇摇头,让自己头脑清醒一下,得赶快去学校看丫头。真是作孽哦,咋就不让我家丫头平安健康一点呢!老陈跌跌撞撞地赶到教室,看到了丫头那双眼睛流露出痛苦、无助的眼神。哎!赶紧又背去医院看吧,老陈擦了擦湿润的眼睛,再次弯下了那本就略显弯曲的腰躯。丫头这下暂时不能下地了,上床、吃饭、上厕所、休息……老陈不厌其烦地做着同一件事,但是由原来的“背”变为现在的“抱”。丫头现在这样子没法去学校上课,只能在家休养,可是丫头落下的课,老陈心里很着急但又帮不上忙,只能叫丫头多看书。老陈睡觉时自己提醒自己不能睡得太沉,因为随时要听候丫头的”召唤”。“丫头啊……”老陈在睡梦中轻声呼唤道。“还包两次药就好了!”医生再次诊断后对这几日又多了几许白发的老陈说到,这是老陈这段时间以来听到的最好听的天籁之音。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主持人:猫小姐 文:陈德维 图:余璐
出品:腾讯大渝网新闻中心 联系方式:023-86898750
获取更多新闻
关注大渝微信
关于腾讯·大渝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渝律师 | 大渝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