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的故事虽发生在柬埔寨,却让我想起《等风来》----大概这些国家或地方都有一些相似之处吧,他们认真地相信神明,

虔诚地参拜,你以为他们破破烂烂的过得很不好,其实他们内心可能比我们每个人都充实幸福。我们大多数人没见过暹粒的婚礼,感谢作者分享他的经历,这样文艺的笔触,你读了一定会很舒心......

 
《渝人记》是腾讯大渝网精心打造的一档以日记、随笔或杂文的形式记录重庆人生活剪影的精品栏目。时而开怀酣畅,时而心酸动容;或者云淡风轻,或者快意情仇;要么大笑一场,要么大哭一场——人生不就是如此吗?这里有名家手记,更有百姓心语,把你的经历见闻、所悟所想写出来,让我们共同分享生活在重庆的点点滴滴……投稿文章须未经发表,字数800-2000.请发猫小姐邮phoebeww11@hotmail.com(w后面11是数字)邮件标题格式:《渝人记》+文章标题+作者名
值班编辑:
官方微信:(微信号:大渝网)
投稿邮箱:phoebeww11@hotmail.com
 
我和前任兄弟
我和老陈的故事,不能满足各位基情四射的幻想…[详细]
清明话鬼:鬼城丰都
都说那里是一个鬼城,可那里的居民一个个跟好汉似的都对鬼故事一笑了之…[详细]
一张价值8元的传单
也许它对于你来说只是一张垫碗的纸,而对于他们,它是一碗饭的希望…[详细]
重庆妹勇斗色狼
我忍不住挺起胸脯就该让他们尝尝重庆妹子的泼辣…[详细]
瑶瑶的手捧花
那是一束洋桔梗,米色的花瓣映衬着她娇白的脸庞…[详细]
女人生娃这种事
最近又讨论双独生二胎了,一副喜大普奔的样子…[详细]
父亲
父亲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知天命的中年人,我们俩都常常满足不了亲人的欲望…[详细]
家庭婚姻二三事
我要想讲的是一些普通人日常生活中的琐碎小事…[详细]
百柠汽水和天府可乐
去年冬天在北京的时候,每次醉酒醒来口干舌燥…[详细]
言子闹出的笑话
来重庆马上就十年了,很多时候给朋友总结这十年…[详细]
关注马航370 重庆人在越南
马航370在越南空中失联,重庆妹记录在越南感受…[详细]
你的忧伤都是狗屁
不作死就不会死,别把自己想得太不幸、太委屈…[详细]
夜乘出租车的狗血事
一段回家路,狗血二三事。猜想哥一定感触很多…[详细]
吐槽妈大人的二三事
妈大人以吐槽我为荣,以不黑我为耻…[详细]
妖孽横行的同学会
也许曾有过梦想,却都毁在一个个“人家说”里…[详细]
 
 
 
 
 
 
 

  结束吴哥窟三天旅程之后,我与Ley坐在旅店门前的树荫下聊天。

  那是下午三点的时候,柬埔寨的阳光炽烈得让人睁不开眼。

  Ley是在参观吴哥窟时租车的司机,有着热带人特征的肤色,他笑起来,给人一种很亲切的感觉,让人一下子就没有戒备心的那种微笑。兴许是高棉式的微笑。

  我每次驻足在佛前看佛的微笑,就总是忍不住要翘起嘴唇,那是一种让你不自觉被感染的笑容。来自高棉时期,还将一直延续到未来。

 
 

  我可能要先跟你说一说关于Ley这个人。

  到达暹粒的那天夜里,我并没有见到Ley,我们一行人一共租了三辆TuTu车,第一天浏览时也没有乘坐他的车,直到第二天参观吴哥窟结束之后,他载我去暹粒邮局,我才第一次真正认识他。

  我将一路买来的明信片带到邮局盖上邮戳,热带的阳光太过强烈,等到了邮局门口,我才想起落了东西在旅店,只好折回身去取,我满心愧疚,与他说明情况之后,他一直说着“No problem.”没有一点埋怨的情绪,载我原路返回,然后再返回邮局。这样的事情,还发生在最后一天的参观行程中,最后一天的路程较远,但是当我们坐上车开到了吴哥景区门口时,我才想起将门票落在旅店,这一次,我不仅对Ley感到抱歉,对同车的人,也十分歉疚。最后,他还是与前一日一样,带我回旅店取了门票。在路上的时间,司机总是晒在烈日下,听风从摩托头盔旁边呼啸而过。

  午后三点的时候,Ley说:“晚上我有个朋友要举行wedding party,我想邀请你去。”我自然是感兴趣得很,感受他们当地人的婚礼习俗,对我而言,比看沉睡了千年的吴哥窟更有吸引力。

  “你的眼睛都闪着光,就像下午的时候,你在桥边与那一群孩子一起玩耍时一样,你很开心。”在他朋友的婚礼上,Ley说他看到我听见要去参加婚礼时眼里闪着光。我也不知道是不是闪着光,但我的心里,确实生出一种不能控制的喜悦。

 
 

  约好的见面时间是下午五点半或者六点,我一直等着,直到将近七点,才见到Ley匆匆赶来,他的家离暹粒市区二十多公里,一直抱歉地给我解释迟到的原因。我对他说那句他常对我们说的话“No Problem. It’s ok.”

  我坐上他的摩托车,不知要去哪里。开出去不久,远离了城市里才有的霓虹灯,路过一段僻静的长得高大树木的街道,路过一排排住宅小区,路过了当地人的夜市,马路两边摆满了各种摊位,有吃的、衣服、鞋子、帽子、裤子、包等,热闹得很。在这边的夜市上,是与市中心的老市场不同的感觉。几乎没有外国人的面孔。路过夜市之后,便是一段隔着几十米才有一点微弱灯光的土路,偶尔有一辆汽车开过,扬起满天黄土。Ley将速度降低,一度我都觉得这条路走不到尽头。。

  后来想起,在经过那一段没有灯光的道路时,说我的心里没有惊慌与恐惧,那是假话。我在脑袋里想象着各种情形,不瞒你说,我有一种很强烈地想要返回旅店的冲动,那是一种本能的自我保护的意识。

  “我们还有多久能到?”

  “我担心我开得太快你会害怕,所以我开得比较慢,还有十分钟。”

  “是在什么地方呢?你朋友的家里还是饭店之类。”

  “朋友自己办的,你知道饭店会很贵。”

  “你害怕了?别担心。”

  当他说完是在朋友的家中,我心中又开始有了另外一份担忧。但这担忧很快又被淹没了。Ley加快了速度,又是一段没有灯光的路,他拐过一条连着村庄的小土路进去时,我就听到了喜庆的音乐声。

  “你听到音乐了吗?”

  “嗯,听到了。”

  “我们到了,我说不用担心的。”

 
 

  我们到达那里时,有的人已经在用餐。与中国的婚礼习俗有些相似,也有不同之处。中国的婚礼主场,基本都是中午,吉时大多是在十二点之前。在越南时,也目睹了当地人的一场婚礼,同样是在晚上,遗憾的是没有像此次一样幸运被邀请入内感受一番。Ley将车停好之后,我与他走进去,他给他的朋友介绍我,新娘与新郎以及站在旁边的一群小孩都双手合十。我也双手合十一直说着祝福的话,他们则一直回答说“谢谢”。

  中国的婚礼中,一般都是进入婚礼现场时送出礼金,偶尔也派发喜糖,在当地人的婚礼中,进场时会给你了一个小礼物,我收到的是一个塑料钥匙圈。在party快要结束的时候,会给每个人发一个信封,宾客将礼金装入其中,封好,写上自己的名字,在入场的位置处有一个类似于募捐的箱子,宾客将信封放入其中即可。

  最热闹的要数在用餐的过程中,音乐一直没有断过,席间的菜品较少,一共有四个菜带一份汤,一盘水果。但是用餐时,大家跟着音乐跳个不停。每个人都举着啤酒,在桌子间来回跑动,见到朋友时随着音乐扭动身子,热情与人干一杯。

  我听不懂他们的话语,但有人还是能用英语简单的沟通,虽然不明白他们的话语,但是从他们的行为中,你能看出一种没有国界的语言——好客、热情、快乐。我也被带到所谓的“舞池”中,随着音乐与大家一起跳。那种快乐与祝福,是没有任何人种、国籍、肤色的区别的,在这一刻,我们就是朋友,即使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再次见面。

  Ley一开始很顾及我的感受,担心我不能与人沟通兴许会觉得十分无聊。

  “每个人都很开心,只有你不开心。”

  “我很高兴,真的。”

  “那你为什么看起来不高兴。”

  “我真的很开心,谢谢你带我感受了一场当地人的婚礼。”

  Ley后来便与他的朋友们一起玩闹去了,我坐在椅子上看那些灯光下的人影,晃动着身子,举着酒杯。这一夜,没有人想起曾经的伤感,也没有人会担忧未来的迷茫。Ley拿出钱包给我看他前女友的照片,他说:“自从她离开我结婚之后,我已经很久没有想起她了。”

  Party快要结束的时候,Ley说送我回旅店,我坐在他的摩托车后座上,他一副低迷的表情。

  “是不是触景生情,你开始怀念你的前女友?”

  “她伤了我的心,你知道,在她伤害我之后,我一直没有像今天这样开心过。”

  “我替你高兴。”

  “遇见你,即使只有三天,可是我感觉很快乐。”

  “谢谢你。”

  Ley给我的印象是个邻家大男孩的感觉,但遇见只是遇见。他的一生,也会有个归宿,应该是在他一直生活的土地。但是当他在正午的阳光里说着他的家世,我的心情,就像是冰雪在融化,他至此形成的所有阅历,他的谦逊、随和、耐性,都与他的生活有关系。而就是这样一个比我还年幼一岁的人,你可以从他的眼睛里看到沧桑。

  回到旅店时,已经是夜里十一点,我已经没有去时的那种恐惧。Ley声音微弱地重复着那几句话,我不知说什么好,他伸手给我一个拥抱,我只能挤出几句简单的祝福的话语。或许他每天还在烈日下为生活奔波,或许他每天都会早早地等在一家家旅店的门口。他每天都在收工之后都会骑着摩托车赶回二十公里之外的家中陪独自生活的年迈的母亲,他偶尔会想起离他而去的那个他深爱了许久的女孩。

  他在高棉的微笑中,将自己也化作一首歌。

  我想,Ley代表了很多暹粒乃至柬埔寨人的性格,热情,对生活充满激情。当然,这种性格,不止是柬埔寨人所有,任何一个国度的人,都应该以这样一种积极的态度去生活。

  你说呢?

  【End】

  感谢Ley带我去体验了当地人的婚礼习俗,虽不能代表所有人,但让我看到了另一种美丽。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主持人:猫小姐 文:渝鱼 图:余璐
出品:腾讯大渝网新闻中心 联系方式:023-86898750
获取更多新闻
关注大渝微信
关于腾讯·大渝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渝律师 | 大渝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