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差不多时候,跟同事一起去过台湾,当时就知道这个地方还要再去——果然,今年我又去了,这一次是自由行。

不知道为什么,对台湾总有种家的感觉,除了血浓于水的同胞情,大概还因为她保留了更多老中国传统,更让人想起华夏子孙最原始、最纯真的状态吧。这篇有点啰嗦的游记,希望能让去过的人有共鸣、没去过的心生向往——宝岛之所以是宝岛,绝不只是因为自然因素。

 
《渝人记》是腾讯大渝网精心打造的一档以日记、随笔或杂文的形式记录重庆人生活剪影的精品栏目。时而开怀酣畅,时而心酸动容;或者云淡风轻,或者快意情仇;要么大笑一场,要么大哭一场——人生不就是如此吗?这里有名家手记,更有百姓心语,把你的经历见闻、所悟所想写出来,让我们共同分享生活在重庆的点点滴滴……投稿文章须未经发表,字数800-2000.请发猫小姐邮phoebeww11@hotmail.com(w后面11是数字)邮件标题格式:《渝人记》+文章标题+作者名
值班编辑:
官方微信:(微信号:大渝网)
投稿邮箱:phoebeww11@hotmail.com
 
我和前任兄弟
我和老陈的故事,不能满足各位基情四射的幻想…[详细]
清明话鬼:鬼城丰都
都说那里是一个鬼城,可那里的居民一个个跟好汉似的都对鬼故事一笑了之…[详细]
一张价值8元的传单
也许它对于你来说只是一张垫碗的纸,而对于他们,它是一碗饭的希望…[详细]
重庆妹勇斗色狼
我忍不住挺起胸脯就该让他们尝尝重庆妹子的泼辣…[详细]
瑶瑶的手捧花
那是一束洋桔梗,米色的花瓣映衬着她娇白的脸庞…[详细]
女人生娃这种事
最近又讨论双独生二胎了,一副喜大普奔的样子…[详细]
父亲
父亲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知天命的中年人,我们俩都常常满足不了亲人的欲望…[详细]
家庭婚姻二三事
我要想讲的是一些普通人日常生活中的琐碎小事…[详细]
百柠汽水和天府可乐
去年冬天在北京的时候,每次醉酒醒来口干舌燥…[详细]
言子闹出的笑话
来重庆马上就十年了,很多时候给朋友总结这十年…[详细]
关注马航370 重庆人在越南
马航370在越南空中失联,重庆妹记录在越南感受…[详细]
你的忧伤都是狗屁
不作死就不会死,别把自己想得太不幸、太委屈…[详细]
夜乘出租车的狗血事
一段回家路,狗血二三事。猜想哥一定感触很多…[详细]
吐槽妈大人的二三事
妈大人以吐槽我为荣,以不黑我为耻…[详细]
妖孽横行的同学会
也许曾有过梦想,却都毁在一个个“人家说”里…[详细]
 
 
 
 
 
 
 

  飞机降落在台北桃园机场,没有想象中绚丽辉煌,说夸张一点,跟个好点的火车站差不多(你可以脑补成都东站)。这是我第二次来到这里。

  第一次是跟团游,一路和公司的小伙伴嬉笑,除了其中一天包了辆当地加长大众跑了趟北投九份感受了下当地文化,其他时间只记得:夜市热闹、小吃不错。这次不一样,旅行婚纱,自由行——我已经准备好认真感受这座美丽小岛。

  台湾一直命途坎坷,回望1894年,日本发动甲午战争,翌年清朝战败,4月17日被迫签订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把台湾割让给日本。消息传出,同胞哭声震天,鸣锣罢市,何其悲凉!1943年,《开罗宣言》让满洲、台湾、澎湖列岛等回归母亲怀抱,以为可以安稳,谁知后来的国共内战又让她陷入苍茫境地……好在,多么仓皇的历史总归会成为过去,现今宝岛也算是安详稳定、喜乐繁荣。

  我很清楚,除了都是华夏儿女,台湾和我并无太大关系,但不知为何两次来这里,冥冥之中都有种回家的感觉。兴许是这里的“中国味”更浓烈,能让人感受到国人最初的样子和最原始的美好。

  落飞机直奔捷运站,徘徊一个小时,对台北最深的印象可用两字概括:秩序。每个人都小心翼翼遵守着公共秩序,排队,先下后上,右侧站立左侧超,博爱座,你好,谢谢,对不起……想起3年前刚到重庆的时候,很诧异为何人们在扶梯上站得那么随心所欲,不是应该齐刷刷站在右侧,左侧让出来给急行的人么?3年后,我也不管了,跟大家一样随心所欲——你看,这就是个环境问题。再说到排队,刚来山城时,听闻观音桥“白家酸辣粉”非常好吃,紧赶慢赶过去,发现窗口黑压压一片人。我站在人群外侧,向大汗淋漓的店员喊:“为什么不让他们排队!?”周围本地人像看白痴一样上下打量我几眼,其中一个冲我嚷嚷:“我们这不兴这个!”当时的心情真是不美丽。再看到台湾人如此规矩,有种遥远记忆被唤醒的感觉,感叹昔日重庆,是否有天也能回归荣光?

 
 

  大概因为历史原因,重庆和台湾有某种微妙的牵连感,当地人一听是“重庆来的”,显得格外亲热。台湾毕竟被日本统治了50年,街头建筑(无论店面排列还是色彩搭配)和饮食住行文化,都多少带点日本的影子。说到这里,台湾秩序井然的状态,不知和日本有无关系?如果非要说日本统治有什么好的方面,大概除了经济上的扶持,也就是社会秩序的形成了。不自觉地要和同样是外国人统治过的香港作对比:来台湾的时候途径香港转机,机场的状态让人格外有“亲切感”:上电梯左右随意站,毫无章法;买东西倒是排队,但歪扭散乱;买了吃食的人端着盘子眼巴巴望着什么都不吃却占着座位的港人,营业员态度冷高例行公事远不如台湾的真诚热情——对了,这才是中国嘛。不难看出,香港回归了,港人却对大陆人有些偏见;而台湾人倒是血浓于水,大部分都非常友好。

 
 

  第一晚住台北西门町,街上灯火辉煌、好吃好卖,热闹非凡。用远近闻名的蒜香炸鸡、台湾牛肉面、阿宗面线、红豆芋圆和波霸奶茶填饱肚子(我真是个十足的大吃货),又在老奶奶的小推车上买了一堆甜得欢愉的水果,非常满足地打望来来往往的当地人、香港仔、大陆客和西洋人——这是座包罗万象的城市。

 
 

   下午在树林拍照,被很毒的蚊子咬得满腿包,回旅馆被前台婆婆看到,马上叫住我:“妹妹,一定要涂这个!”她挥了挥手里的管状药:“我女儿用这个,很好的!一定是日本的这个牌子,最好用!”我接过来涂了满腿,她还一个劲让我多涂点,心里真暖。原来偶像剧里看到的唠叨却热情的阿妈是真的,她们普通话讲得很难过,却让人觉得格外动听。

   第二天去垦丁,本来是想在海边拍婚纱的,但天气预报并不乐观。猫先生一直宣称自己是晴男,到哪儿哪儿晴,我于是半信半疑跟他踏上去左营(到高雄的站)的高铁。车站的大叔亦是相当礼貌热情,我甚至都很主观地想:台湾人上上下下大概都是温柔的、从来不发脾气的吧?但是那些年浴血奋战保卫家园的硬汉烈女,又是哪里来的脾气?

   在左营下车,又去赶到垦丁的大巴。和大陆一样,你一到站,就有私人车子来拉客。一位面容姣好的大姐缠了我们半个小时:“大巴坏啦,2点发不了车哦,我们的车子马上就可以走哦!”大概是在大陆看到太多骗子,我对这种主动拉客的私人车辆向来敬而远之。她看我们实在不愿意,便掏出两张大巴票,要便宜卖给我们。我自然继续不信啦,但她说可以陪到我们上车为止,如果不能用可以当场找她。半信半疑买了“低价票”,还真顺利上了大巴,她倒是一点不介意我的疑神疑鬼和不耐烦,依旧笑眯眯挥手再见,祝我们旅途愉快——顿时觉得自己好不够意思。

  天气预报真是没骗人,去垦丁的旅途一路暴雨。拍个毛线,我想。然而让我大跌眼镜的是,猫先生真的应验了所谓“晴男”的牛叉——到垦丁没多久,雨过天晴,夕阳灿烂无比!顾不上旅途劳顿,稍作休息便和摄影师汇合。天色已晚,只能拍夜景。

   我想说,那一晚,这辈子所有可以丢的脸,都在垦丁丢完了!你能想象一对穿着比基尼和短裤的大陆2货在炸鸡和烤鱿鱼之间穿行、旁若无人搔首弄姿地摆POSE吗?神到无极限的摄影师17同学居然还让我们在一辆装满洋葱的车子面前走来走去,他好抓拍最自然的镜头——脾气再好的司机,都要被我们雷昏了!放开那堆洋葱好吗?它们是无辜的……如果你当时也在垦丁,看到一对神经病在夜市拍照,请假装不认识我们!

   第二天预报的雷阵雨,被一缕金色的晨光划得粉碎——为此,“阳光晴男”猫先生从垦丁嘚瑟到重庆,回来N天了都还没够。我在垦丁天气晴,但是也太晴了吧!我穿着沉甸甸的婚纱,下身捂痱子上身大暴晒,真是说不出的苦逼。说好的雷阵雨呢?给我来点孜然和辣椒面好了……

 
 

   垦丁的氛围和台北完全不一样,如果说台北是个文质彬彬、温文尔雅的绅士,垦丁一定就是个阳光自由、活泼热情的大男孩。这里的人更加淳朴,仿佛每天都过得开心顺畅,没有什么烦恼可以让他们焦虑担忧;即便是有,租辆电动车,沿着海岸公路骑上一个来回,阳光晒得一切都静谧无比,只听到金色的风拍打脸颊,再衰都要忍不住就向远方大喊:去XX的坏心情!

  我穿着显眼的纱裙,坐在猫先生的电动车上一路狂飙,摄影师在后面哗啦哗啦按快门,自然引无数路人侧目。心里忐忑,生怕落为笑柄,或引来口哨唏嘘,或被人拍了发到网上惹口水,而事实证明那些担心太多余!他们那么善良友好,几乎每个路过的人都要兴奋地大喊“新婚快乐”、“要幸福”!开着面包车的年轻人路过,专门拉开车门向我们挥手祝福;宝马上的中年夫妇,并未因我们挡了马路大骂“不要命”或“神经病”,而是降了车速笑意盈盈点头;飞驰而过的摩托车大男孩队伍,齐刷刷裸着上身,看起来桀骜不驯,却挨个挥手大喊祝福;和我一样坐在男孩后座的女孩,双手作喇叭状:“好幸福哦!加油哦!”这时,终于不再觉得台湾偶像剧里的场景有任何“作”,因为他们在现实中的状态就是如此。

   摄影师太龟毛(17你到底是什么星座的?),拍摄结束的时候电瓶车已被折腾到余电寥寥。他倒好,一脚油门先杀回去,我和猫先生在后面扑腾扑腾苟延残喘。果然,还没到车行,车子就没电了。路边其他家租车行的老板帮忙调整了备用电池,但还是没法坚持到回去。

  我和猫先生拖着疲惫的身子,推车步行,除了脚痛,其他倒也自在。一辆轿车经过,走到前方50米,又靠边,接着居然倒了回来。车窗摇下来,是对30多岁的夫妇,女士问我:“小姐,需要帮忙吗?”我连忙说,已经给朋友打了电话,他等下送电池过来。她的先生说:“我们可以先送你到店里,你去找人来救你老公。”(觉得救这个字用得真是格外可爱)盛情难却,我坐上他们的车子,顺利到了租车行,一路千谢万谢,却还是觉得没法表达感动。车行的老板光着上身,看起来壮硕凶悍,但人其实非常友好,随便扒拉几口饭,就咕哝着说:“我马上去救你老公!”

   当天晚上包车回台北,司机是同样爱车的大男孩嘉全,毫无悬念地和猫先生两个人叨叨叨了一路;又通过嘉全认识了“台北通”小莎,有她的热情介绍才得以跑去永吉路30巷吃到传说中小S最爱的酸辣粉(话说一重庆人民跑到台湾去吃酸辣粉是什么节奏?)。关于这个酸辣粉,我吃特辣都觉得没辣味,小莎超级可爱地说自己吃微辣都要疯了——果然湾湾的妹子柔很多!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5天过得就像5个小时一样快,看来回回离开台湾都摆不脱依依不舍的命运。离开之际,台湾人民最后又给了我一记深刻的感动和温暖:国宾饭店门口的机场大巴和台北车站那种正式的不一样,到了才知道是上车投币,90块新台币一个人——没有零钱的我们只能站在投币机前面呆住。这时,一位大叔从车子尾部走上来,扔了200块进去,我们一个劲感谢,说好到机场还钱给他。他哈哈笑着答应,可是却在未到机场的时候就下车了!说好的还钱呢阿喂!

  后来才明白,大叔一开始说到机场还他就可以,是不想我们太过意不去,其实他根本就不到机场,而路上我们也根本没机会还钱给他!我们只有拼命给站在车下的他挥手,表达感激之情。那位无名的大叔,还有连车牌号我都没记住的夫妇,以及那些所有带给我们感动的台湾朋友,谢谢你们。

  回重庆的那一晚,太久没吃够劲的辣椒,两个人迫不及待跑去磁器口吃猫儿面。吃着吃着,突然觉得,“宝岛”台湾之所以是宝岛,并非只因美丽的风光和富饶的资源,她的子民的淳朴善良、社会的人文气息,都让这个地方散发着宝石的迷人光彩……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主持人:猫小姐 图文:猫小姐
出品:腾讯大渝网新闻中心 联系方式:023-86898750
获取更多新闻
关注大渝微信
关于腾讯·大渝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渝律师 | 大渝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