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进来的时候一定有人忍不住惊叹:这么长!是的,我没有对这篇长文作任何删减——为什么要对一个辛勤的母亲这么苛刻?

?索性静下心来,认认真真听她絮叨吧,那些小细节要么对你有帮助,要么会让你更加疼爱身边的女人。母亲节要到了,祝愿天下所有的母亲幸福安康!

 
《渝人记》是腾讯大渝网精心打造的一档以日记、随笔或杂文的形式记录重庆人生活剪影的精品栏目。时而开怀酣畅,时而心酸动容;或者云淡风轻,或者快意情仇;要么大笑一场,要么大哭一场——人生不就是如此吗?这里有名家手记,更有百姓心语,把你的经历见闻、所悟所想写出来,让我们共同分享生活在重庆的点点滴滴……投稿文章须未经发表,字数800-2000.请发猫小姐邮phoebeww11@hotmail.com(w后面11是数字)邮件标题格式:《渝人记》+文章标题+作者名
值班编辑:
官方微信:(微信号:大渝网)
投稿邮箱:phoebeww11@hotmail.com
 
我和前任兄弟
我和老陈的故事,不能满足各位基情四射的幻想…[详细]
清明话鬼:鬼城丰都
都说那里是一个鬼城,可那里的居民一个个跟好汉似的都对鬼故事一笑了之…[详细]
一张价值8元的传单
也许它对于你来说只是一张垫碗的纸,而对于他们,它是一碗饭的希望…[详细]
重庆妹勇斗色狼
我忍不住挺起胸脯就该让他们尝尝重庆妹子的泼辣…[详细]
瑶瑶的手捧花
那是一束洋桔梗,米色的花瓣映衬着她娇白的脸庞…[详细]
女人生娃这种事
最近又讨论双独生二胎了,一副喜大普奔的样子…[详细]
父亲
父亲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知天命的中年人,我们俩都常常满足不了亲人的欲望…[详细]
家庭婚姻二三事
我要想讲的是一些普通人日常生活中的琐碎小事…[详细]
百柠汽水和天府可乐
去年冬天在北京的时候,每次醉酒醒来口干舌燥…[详细]
言子闹出的笑话
来重庆马上就十年了,很多时候给朋友总结这十年…[详细]
关注马航370 重庆人在越南
马航370在越南空中失联,重庆妹记录在越南感受…[详细]
你的忧伤都是狗屁
不作死就不会死,别把自己想得太不幸、太委屈…[详细]
夜乘出租车的狗血事
一段回家路,狗血二三事。猜想哥一定感触很多…[详细]
吐槽妈大人的二三事
妈大人以吐槽我为荣,以不黑我为耻…[详细]
妖孽横行的同学会
也许曾有过梦想,却都毁在一个个“人家说”里…[详细]
 
 
 
 
 
 
 

   若不是亲身经历,我简直不敢相信身边这个会哭会闹,让人无比疼爱和毫无脾气的小怪物是从我肚子里出来的。也没有想到自己能战胜生产的痛苦和对痛苦的恐惧,顺利娩出一个可爱的小生命。这的确是我人生到目前为止唯一的杰作!

   看着身边这个熟睡的小家伙,心里满满的都是疼爱,生产时生不如死的疼痛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为了让这个小白眼狼长大后记得他娘所受的苦,我决定再把整个过程回忆一遍。

  可能是前一天跟么么大闹了一场的缘故,一月五号凌晨怎么也睡不着,看电视到三点才躺下。睡下去没多久便感觉到肚子有点痛,因为很轻缓就没有管它。睡梦中感觉疼痛加重且有点频繁,心想应该是阵痛开始了,于是踢醒睡得像猪似的么么,看看时间,五点五十。

  之前看了很多贴子,知道顺产要等阵痛很规律了再去医院,就用手机记录时间。七分钟,八分钟,十分钟,最长间隔超过十五分钟。由于没有经验,还是决定早早的去医院,反正一早还有个B超要打。于是吃了汤圆,喝了蜂蜜水,七点半就到了医院。奇怪的是在排队B超的时候,肚子又不怎么痛了。后来去看门诊医生,她很抗拒的说,不要今天生,没有床位,加床都不行!见我目瞪口呆的样子,又温柔的说,要不你等晚上再去住院部看看?我只有悻悻的回家,之后发现JH了便祈祷,千万别今天生,我可不想住在过道上!

  午睡到了下午两点半,阵痛又出现了。八分钟,七分钟,十分钟,最长间隔十三分钟。这时便淡定多了,希望能坚持到晚上有床位可以入院。顺顺舅舅舅妈闻讯赶来,甚是紧张关切,不像他爹,淡定得很。我安慰他们说,如果就是这种痛法,还是能承受的!陪我到八点多,阵痛间隔还是忽短忽长,见我一时半会儿可能还生不了,就先回去了。

 
 

  因为疼痛越来越强烈,从五号下午开始,就一直睡不着了。么么陪我到六号凌晨一点多就熬不住去睡了,我边看电视边记录阵痛时间。一点,两点,三点,直到凌晨四点半,阵痛规律到五分钟一次,痛得熬不住了,便叫醒么么背着待产包直奔住院部。凌晨五点过,我坐在医生办公室等待,护士,医生查房,来来回回走了几趟都没人搭理。唉,你痛得再要命,在她们眼里都正常得很。庆幸来了个美女医生,耐心询问安慰,给我做检查,见我的情况离生产还早,就让回家继续走动,上班时间再去门诊。无奈,在是回家等还是在医院耗的问题上痛苦纠结之后,还是忍痛回家了。

  折腾完到家七点多了,么么熬不住要睡觉,还一直叫唤,没睡好觉太累了!他不知姐姐我已经十多个小时没有闭眼了?到了十点左右,我实在困得不行,试着调节呼吸,浅睡了一个小时。为了缩短产程,睡醒又拉着么么去小区山林公园上坡下坡的走动。痛的时候便使劲儿捏他,身体缩在一块儿,不停调节呼吸。

  因为么么的冷漠,我被培养成了一个坚强的孕妇,大半夜都是一个人在家。陪你过节,跨年之类的事儿,自结婚起就再没享受过。得感谢我儿子,发作那天,他终于没有出去。他不觉得生孩子是件多痛苦的事,用他的话说,是女人就得过这关,别人生孩子也没见有多麻烦呀!我的天神,你不是那孩子的爹,别人生孩子你又不在场,当然不觉得麻烦呀!若不是我一直给他灌输临产时会有很多突发情况,一个人可能面临很多意外,估计他会在深夜的牌桌上要么不接我的求助电话,要么接起来不耐烦的说,你先忍一下,或者你先去医院,我忙完了就赶过来!唉,早就习惯了他的无知加麻木,就不在此一一控诉了。

   吃完午饭,我又催他带我去了门诊。在医院痛怎么也比在家更有安全感吧!去了医院,护士看我那痛得扭曲的脸,就知道是发作了。可是检查之后的结论是,宫口还没开。早的很,回家等着吧!天啦,被医院二次拒收,心里急躁不已。能怎么办?回家呗!

   前一段儿才表扬了么么五号一直陪着我(但没有一丝紧张,身在曹营电话不停),下午送我回家后又急匆匆外出了,叫来了顺顺舅舅舅妈陪我。

 
 

   我一直不生,在老家的父母亲戚都跟着着急。外婆说,都30岁了,这么大年龄自己怎么生的下来哟!各种慰问电话接个不停,各种损招层出不穷,小姨居然让我双手抓住窗舷把自己吊起来,也不怕我双手根本承受不了这笨重的体积整个人摔下来。他舅舅让我做下蹲运动,可我一蹲就根本痛得起不来。我只能在屋里走来走去。快十点么么终于回来了,舅舅舅妈才回家。

  大概六号晚上十一点半,阵痛已经规律到三分钟左右一次,最长一次间隔不超过五分钟。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再忍受再坚持了,叫醒刚睡不久的么么去了医院。都说事不过三,这都第三次来了,总不会又赶我回去吧!心想要是再不收留,我就干脆坐在那儿不走了,反正也就这两天的事儿。

   这次又换了一个医生,大半夜的挂号交费折腾了半天才给检查。话说怀念之前的美女医生啊,真是貌美心善,态度好又温柔,必须给32个赞。这个胖医生操着方言不太耐烦的说,才开一指尖,你先回去吧,没有床位了!顿时,我不仅要痛死了,心也要凉死了。反正也不打算走,心一横,便趴在她们的办公桌上,有气无力的呻吟着。过了好一阵,见我痛得实在恼火,看着不像装的,便让么么去问护士能否加床。阿弥陀佛,终于在填了一大堆单子,抽完血,办好了入院手续,那时已经七号凌晨一点多了。如果说之前的痛叫痛得要命,那么接下来就是痛不欲生了!

   以前总是在受到伤害和委屈时觉得莫大的心酸和无奈,经常用笔尖形容这种感受为“痛不欲生,撕心裂肺”。现在想来真是无病呻吟!当我们抱着被子走进梦寐以求的三人间病房,坐在靠着墙壁的陪护床上,痛不欲生的那个阶段就开始了。

   病房里都是已经生了的产妇,老公和父母都在陪护。房间里听到的是他们均匀的呼吸,疲惫中夹杂着满足。么么说他太累了,我反正睡不着,就把床让给了他。护士进来做检查,见状,惊讶中带着愤怒,这是给她睡的,你怎么躺这儿了?某人厚颜的解释,我休息好了才有精力照顾她。

  而那一夜,是我最漫长的煎熬。我坐在床边,靠在一张婴儿床上。阵痛已经一两分钟一次,而我不想影响人家休息,痛得要命却也只能抓住床栏浅浅的呻吟,始终没有出声。那个深夜,除了几声婴儿的啼哭,显得格外安静。阵痛,疲倦让我无法平静。之前从好友处得知,第一个产程很辛苦,只要宫口开到三指便可以打麻药,这样在最痛苦的第二个产程里,准妈妈会得到缓解,休息一下。开到三指打麻药,是那个夜晚我最大的信念。为了快点结束痛苦,进入到可以无痛分娩的产程,我又起身一个人扶着墙壁在产科住院部的过道走来走去。外面除了值班的护士医生,就我一人。走几步得停一次,阵痛来临时根本挪不开脚步,走累了又回到病房坐一会儿。就这样来来回回坚持到四点多。越来越觉得痛得要崩溃了,满心希望的去找医生,听她说到还是才开一指的时候,心里那个失望,感觉仿佛掉进了深渊,黑暗、痛苦、难堪……

 
 

   当晚还要命的是膀胱被压迫,半个小时不到就得去一次厕所。每次坐在马桶上都痛得怎么也起不来。就这样数着时间,一分一秒的煎熬。到了六点,护士开始查房检查换药,住院部慢慢热闹嘈杂了起来。么么被我叫醒,陪着我继续在过道走动。看到病房里已经解脱的产妇幸福的喝着鸡汤吃着早点,真心觉得她们在天堂,我却在地狱。快到八点又找医生检查,得到和前面同样的答案时,我觉得自己已经彻底崩溃了。在洗手间里,我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抱着么么说,我实在受不了了,你带我去剖了吧!正当他要带着我去找医生的时候,我的主管医生急匆匆的带我们去了待产室。痛了八个小时还是只开了一指,她便请了查房的教授帮我检查。

  我想说教授毕竟是教授,经验丰富见多识广。在她的检查处理下,立即开三指,破水。阿弥陀佛,终于可以打麻药了!那一刻的解脱让人兴奋!就连等待打麻药中间那段时间的检查处理都充满希望。西南医院就是迅速,八点四十五,麻醉做好了。解脱、兴奋!

  事实是,我的确高兴早了点儿!接下来的情况是:我根本没有被麻醉到!这个最痛苦的第二产程我又在剧痛和虚脱之间循环播放。如果前面那个产程叫痛不欲生,那现在就叫生不如死!

  之前我还可以浅浅的呻吟,忍住不出声,而现在我已经控制不住大声叫唤了。各种检查不断进行,各种仪器绑在身上,我只能躺在床上。护士说不要叫喊免得胃里进空气,还要保存体力;助产士教我呼吸,让我不要用力免得宫颈肿伤;麻醉师说剂量已经开到最大,麻不到你……天啦,阵痛的时候不能用力,不让叫唤,我只能咬着枕头,把头往墙上撞,发泄和转移疼痛。么么坐在我旁边,就这样无动于衷的看着我,时不时出去接电话半天不回。唉,我知道,在这种生不如死的关头,我只能靠自己独闯了!不知什么时候,顺顺舅妈来了,一直在待产室陪着,我使劲儿捏着她的手求她去拿把刀来把我剖了或是杀了。

   由于几十个小时没睡觉,早上也没有来得及吃早餐,此时的我已经极度疲惫。阵痛频率越来越快,只能休息一分钟左右又开始痛得全身突然抽搐。慢慢的,我好像有点虚脱了,意识开始模糊。可是阵痛一会儿就将我惊醒,于是抽搐,咬住枕头,撞墙,捶墙,叫唤,睡去……循环播放。

   我对面的墙上挂着时钟,我不时看着它数着时间,五分钟,十分钟…大概到了十一点,一股强大的,压势而来的力量冲击盆底,我知道医生说的那种临产的感觉到了。可是助产士还是严禁我本能的用力,害怕伤到宫颈,那无疑更加重了我的痛苦。具体有多痛,现在我已经说不出来也记不得了,只是不停跟他舅妈说,不生了,再也不想生孩子了!不知道又痛了多久,助产士说已经开到八指,看到孩子的头了。于是她便训练我如何呼吸,如何用力。那个时候,本能的用力已经让我的疼痛得到很大的宣泄,我知道我快要解脱了!

   差不多十二点,我被单独推进了产房。我知道接下来会面临什么,但没有一丝恐惧。我想任何母性此刻都无比勇敢。在产床上躺着,听着助产士的口令,一次一次的倾尽全力,握着扶手的双手全是汗水。渐渐的,我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只剩下阵痛时本能的反应…不知过了多久,感觉到肚子上有东西压着,睁眼看了一下,还没看清就又合上了沉重的双眼。那个时候顺顺已经出生了,助产士把他放在了我的肚子上,可是我浑然不知。醒醒,看看性别!我听见有人叫我,便睁眼看看说了声男孩,又睡了过去。一会儿,我听见了他的第一声啼哭,睁眼看到他被护士提着,红红的。突然,我一下子就难过了起来,嘴巴这么大,好丑啊!唉,其实是被倒过来,而且在哭的原因。护士把他放在台上,帮他清洗穿衣,我转过头就能看到他。听到他连续的啼哭,我的意识才清醒过来,初为人母的喜悦和激动涌了上来,眼泪不自觉的流了出来。助产士帮我做清理和缝合的时间里,我就一直远远的看着他。刚刚发生的,他降临的那一刻我没有知觉,所以感叹自己怎么能生出这么可爱的小东西。太神奇了!我不停的对助产士和护士们说谢谢。是的,太神奇,太感动了!

   小家伙被洗的干干净净,包的整整齐齐的躺在我身边,我们一起被推出了产房。12:31分生,六斤四两,男孩!护士边推边大声告诉外面的家属。产房外面的大门打开,么么就站在门口迎接我们,迎接生命最初的感动!这就是我,30岁大龄初产孕妇整个顺产的经历。各位准备顺产的姐妹千万不要被吓坏了。每个人的产程时间长短不一样,对疼痛的敏感程度也不一样。都说生孩子的痛是最容易忘记的。仿佛做了一个梦,天使就来到了我身边。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主持人:猫小姐 文:顺顺妈 图:余璐
出品:腾讯大渝网新闻中心 联系方式:023-86898750
获取更多新闻
关注大渝微信
关于腾讯·大渝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渝律师 | 大渝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