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我也和作者一样属于胆大包天的“女土匪”,最爱恐怖探险之类的奇怪事,常常拉着爸爸讲各种鬼故事。

前段时间爸爸喝多了,打电话跟我说“爸爸想你啦”“爸爸最爱你啦”,我突然眼泪就断了线。爸爸的“小情人”都长大了,可是回忆永远不会随时间褪色……

 
《渝人记》是腾讯大渝网精心打造的一档以日记、随笔或杂文的形式记录重庆人生活剪影的精品栏目。时而开怀酣畅,时而心酸动容;或者云淡风轻,或者快意情仇;要么大笑一场,要么大哭一场——人生不就是如此吗?这里有名家手记,更有百姓心语,把你的经历见闻、所悟所想写出来,让我们共同分享生活在重庆的点点滴滴……投稿文章须未经发表,字数800-2000.请发猫小姐邮phoebeww11@hotmail.com(w后面11是数字)邮件标题格式:《渝人记》+文章标题+作者名
值班编辑:
官方微信:(微信号:大渝网)
投稿邮箱:phoebeww11@hotmail.com
 
我和前任兄弟
我和老陈的故事,不能满足各位基情四射的幻想…[详细]
清明话鬼:鬼城丰都
都说那里是一个鬼城,可那里的居民一个个跟好汉似的都对鬼故事一笑了之…[详细]
一张价值8元的传单
也许它对于你来说只是一张垫碗的纸,而对于他们,它是一碗饭的希望…[详细]
重庆妹勇斗色狼
我忍不住挺起胸脯就该让他们尝尝重庆妹子的泼辣…[详细]
瑶瑶的手捧花
那是一束洋桔梗,米色的花瓣映衬着她娇白的脸庞…[详细]
女人生娃这种事
最近又讨论双独生二胎了,一副喜大普奔的样子…[详细]
父亲
父亲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知天命的中年人,我们俩都常常满足不了亲人的欲望…[详细]
家庭婚姻二三事
我要想讲的是一些普通人日常生活中的琐碎小事…[详细]
百柠汽水和天府可乐
去年冬天在北京的时候,每次醉酒醒来口干舌燥…[详细]
言子闹出的笑话
来重庆马上就十年了,很多时候给朋友总结这十年…[详细]
关注马航370 重庆人在越南
马航370在越南空中失联,重庆妹记录在越南感受…[详细]
你的忧伤都是狗屁
不作死就不会死,别把自己想得太不幸、太委屈…[详细]
夜乘出租车的狗血事
一段回家路,狗血二三事。猜想哥一定感触很多…[详细]
吐槽妈大人的二三事
妈大人以吐槽我为荣,以不黑我为耻…[详细]
妖孽横行的同学会
也许曾有过梦想,却都毁在一个个“人家说”里…[详细]
 
 
 
 
 
 
 

   我爸是朵奇葩,年轻时胆子大的非比寻常、丧心病狂,据他自己说他还是光屁股小娃时——也可能不小了,只是因为穷没裤子穿——有一个夏天,村里因为洪水引发泥石流死了10几个人,那个蛮荒年代,遇难者遗体陆陆续续被挖出来,就盖上白布临时安放在一个村子开大会的坝坝里。那天很热,全村的人无论男女老少都聚集在坝坝里头开会讨论如何安置,哭闹声一片吵了很久,我爸和隔壁的几个光屁股小伙伴瞌睡来了,就随便找了晒谷子的草席睡下去,睡了很久。等他半夜被尿憋醒的时候,才发现四周凉飕飕的人都散去了,小伙伴也被他们的爸妈抱回家了,只留下他一个人和吓的一身冷汗,跳起来拔腿就往家跑。当时家里孩子多,偶尔一晚上不回家,父母只是觉得三五个小孩又凑到哪一家玩闹去了,也不会放在心上,所以他逃命似的跑回家爷爷奶奶已经锁门呼呼大睡了。我觉得很难理解,但我爸说那时候养娃方式就是这么粗糙,尤其是男娃。

  后来可能还是吓着了,我爸说自此以后连续好几天,中午吃饭的时候他都看见门口梯坎下站了一个穿红衣服的陌生人向他招手,他看得很真切,可爸妈哥姐都没看见,他一说我爷爷就吹胡子瞪眼的吼他 :“闭嘴,吃饭!”他倒还好,他妹妹也就是我小姨每到端碗时看着哥哥眼神定定中邪一样的看着门口就吓得瘪嘴哇哇大哭。

  有一天大中午吃饭时,他又看见了那人,趁爷爷奶奶不注意哧溜的一下窜到门口一手叉腰一手指着“那人”大吼了一声“呔,大胆”... 真是充满戏剧性的一幕,把全家人都愣住了,因为这几个字太书面也太突兀,而大吼了三个字之后他竟然想不起接下来要说什么(其实他内心已经演了一幕武侠剧了),他就这么尴尬的站在那里,关键时刻还是我那机警又迷信的奶奶筷子往桌子上一拍,小脚蹬蹬蹬的走到门口像母鸡护小鸡那样挡在我爸前面,对着空气就是一阵标准的四川腔骂街,骂的连我爸全身寒毛都倒立起来了,30分钟后骂毕,我奶奶一把捞过我爸在他的小屁股上狠狠的啪~啪~啪~了三巴掌,霸气收尾!

 
 

  从那以后我爸再没异常,后来我问我小姨,小姨说她一直觉得那是我爸无聊故意演戏吓她们的。

  后来我爸胆子越来越大,仗着自己拿过什么歪武术比赛的散打冠军就四处“横行霸道”,最主要的表现就是他常在夏天的晚上,以一根冰棍儿为诱饵鼓励我去家院子后面的老厂“探险”。那时外公是个小县长,一大家人住在一个很大的旧院子里,院子后面一墙之隔是一个废弃的国有酱油厂,有一扇老掉牙的破旧木门勉强关着。厂里有上百个斑驳的褐红色瓦缸,每一个都大到可以藏下几个人,时间长了瓦缸像是已经长在土里,间或野草深深,一阵风吹来发出令人发怵的呜咽声——不要说晚上,就是白天我表弟表哥都不敢独自去那。但那时为了吃冰棍儿,我常常昧着良心闭着眼睛去走一遭,在院子里因此得了个女土匪的霸名,有一回我爸骑自行车带我路过一个卖卤鸡爪卤猪耳朵的地方,我坐在凤凰牌二八型老自行车的前杠上口水直流,“魔鬼”趁机和我做交易,说只要晚上乘凉的时候我敢一个人去后面的酱油厂掀开十个瓦缸盖子看看,他就给我买半斤卤鸡爪子独享。我那时是“吃壮熊人胆”也可以说是“吃字头上一把刀”,一边吸溜口水一边诚恳的点头。

 
 

  当然,晚饭时我独享了那半斤油滋滋的鸡爪,又啃了半块西瓜,趁着肚儿圆滚滚时一脸英勇的去探险了,院子里的人和街上的人吃完饭都拿个蒲扇搬个板凳出来看热闹,我爸非常阴险的鼓励我并穿插了他小时候“遇鬼”多么多么英勇的趣事,最后我妈不放心,把我爸练武的一根比甘蔗还粗的实心铁棒递给我防身(她竟然没有阻止)。

 
 

  我就这样扎着两个小辫子,吃力地拿着一根比我还高的铁棒嘴里嚯~嚯~嚯~地去了。刚开始还好,我打定主意进去就揭离门口最近的那几个缸盖,也没多想,连续威武的掀了几个盖子,到最后一个时,是一个圆圆的细脖子大缸比我还高,缸口大概正好比脑袋大一点,小孩子应该都有过这种好奇,我把铁棒立在一旁,恶向胆边生,轻轻一跃就抓着缸沿整个人像八爪鱼一样趴在缸上,我把脑袋凑得很近,里面黑黢黢的什么也看不见,又凑近了一些,试着喂喂两声想听一下回声,缸里也传来我想要得那种脆脆的有趣的声音……但,也就在同时,我听到了一个低低的女人声音——绝不是幻听!因为她叫的是我的名字,非常清晰,仿佛她就在耳边。我一惊抬起头来,远处电线杆上的昏黄灯光透进来,掺杂着酱油厂浓浓的霉味和泥土味道,顿时吃出来的胆子吓掉了一大半,连忙从缸上缩下来准备往外跑,却腿软到不行,连后脑勺的头皮都麻了,铁棒也拿不动,吓得我大嚎了一声,妈!~~ 说时迟那时快,我爸从那扇旧木门后一个箭步窜出来抱住了我。

  我从来没有像那一刻一样,觉得我的爸爸就是电视里浑身发光的英雄。

  后来,我才明白,这种回忆时时在提醒我们,无论在哪里、无论多么陌生、多么孤单危险的环境里,总有一些人在背后在身旁,默默的保护着我们前行!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主持人:猫小姐 文:黛呆呆黛 图:余璐
出品:腾讯大渝网新闻中心 联系方式:023-86898750
获取更多新闻
关注大渝微信
关于腾讯·大渝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渝律师 | 大渝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