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常常都是那么不识好歹,越关心宠溺你的,越觉得理所当然不知回报;而对于那些常常不把你放在心上的,却是百般迁就,费力讨好。能作为别人“曾祖母”的女性,必然是“那个年代”的人,

她们把三从四德当做使命,逆来顺受,为家里上上下下的成员奉献自我,不求回报。这样美好的长辈本应受到子女无限的爱戴,可惜大多数人儿时不懂事,失去了才追悔莫及。希望作者的长文能唤醒看客们心中的感恩。

 
《渝人记》是腾讯大渝网精心打造的一档以日记、随笔或杂文的形式记录重庆人生活剪影的精品栏目。时而开怀酣畅,时而心酸动容;或者云淡风轻,或者快意情仇;要么大笑一场,要么大哭一场——人生不就是如此吗?这里有名家手记,更有百姓心语,把你的经历见闻、所悟所想写出来,让我们共同分享生活在重庆的点点滴滴……投稿文章须未经发表,字数800-2000.请发猫小姐邮phoebeww11@hotmail.com(w后面11是数字)邮件标题格式:《渝人记》+文章标题+作者名
值班编辑:
官方微信:(微信号:大渝网)
投稿邮箱:phoebeww11@hotmail.com
 
我和前任兄弟
我和老陈的故事,不能满足各位基情四射的幻想…[详细]
清明话鬼:鬼城丰都
都说那里是一个鬼城,可那里的居民一个个跟好汉似的都对鬼故事一笑了之…[详细]
一张价值8元的传单
也许它对于你来说只是一张垫碗的纸,而对于他们,它是一碗饭的希望…[详细]
重庆妹勇斗色狼
我忍不住挺起胸脯就该让他们尝尝重庆妹子的泼辣…[详细]
瑶瑶的手捧花
那是一束洋桔梗,米色的花瓣映衬着她娇白的脸庞…[详细]
女人生娃这种事
最近又讨论双独生二胎了,一副喜大普奔的样子…[详细]
父亲
父亲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知天命的中年人,我们俩都常常满足不了亲人的欲望…[详细]
家庭婚姻二三事
我要想讲的是一些普通人日常生活中的琐碎小事…[详细]
百柠汽水和天府可乐
去年冬天在北京的时候,每次醉酒醒来口干舌燥…[详细]
言子闹出的笑话
来重庆马上就十年了,很多时候给朋友总结这十年…[详细]
关注马航370 重庆人在越南
马航370在越南空中失联,重庆妹记录在越南感受…[详细]
你的忧伤都是狗屁
不作死就不会死,别把自己想得太不幸、太委屈…[详细]
夜乘出租车的狗血事
一段回家路,狗血二三事。猜想哥一定感触很多…[详细]
吐槽妈大人的二三事
妈大人以吐槽我为荣,以不黑我为耻…[详细]
妖孽横行的同学会
也许曾有过梦想,却都毁在一个个“人家说”里…[详细]
 
 
 
 
 
 
 

   打我开始记事起,曾祖母就已经七十一二岁了。她这一辈子养育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然而我的爷爷,她的长子,却在大锅饭的动乱年代,因为和村长女人“奸情”的暴露而抛妻弃子,远走他乡,从此杳无音信。祖母呢,只能跟我大爷一起生活。

  大爷也命运多舛。第一个女人因为家庭矛盾跳井死了,留下未成年的儿子,他人到中年续弦,又生下一个女儿。但是现任妻子对前一房的孩子却怎么也喜欢不起来,动辄打骂,大爷是远近闻名的耙耳朵,常常帮腔着这个年轻的妻子,每当这个时候,曾祖母就站在小孙子前面——她身材矮小,争辩声苍白微弱,像只老母鸡,用孱弱的身体护着她的崽儿,为他护出了一方晴天。大爷的儿子在十六七岁时就离开了这个家,家里唯一让他眷念的,就是护着他长大的那个老女人。

  小学五年级时,因为家庭困窘,父母远赴外地打工,把我和弟弟托付给大爷一家照料。大爷两口子常常因为鸡毛蒜皮的事吵闹,没过多久,大爷的女人就离家打工。因为身体不好的原因,他更是性情大变,整日打牌,稍不顺心就把曾祖母、弟弟和我当成他的出气筒。大抵是因为从小就体会到寄人篱下的辛酸苦楚,无论大爷怎么打骂我们,我和弟弟从来不曾顶撞,曾祖母实在心疼了,就会以母亲的身份斥责他,然而这种斥责从来都是苍白无力的,只能换来又一轮的责骂,母亲的尊严,从未在大爷身上得到体现,曾祖母只能搂着我们,尽量用温柔的言语安抚我们,那话语里透露着谦卑与愧疚,是因为保护不了我们,亦或是因为没有教育好自己的孩子。

 
 

  曾祖母快八十岁了,然而身体还很硬朗,家里面做饭喂猪之类的事情基本都是她在做。农村人和城里人不一样,农村人一辈子在土地上讨生活,练就了一副好身板。我的曾祖母还是个裹脚的女人,在她的童年时代,裹脚是时髦且必须的,然而到了皓首苍颜的阶段,她却为她那双曾经引以为傲的小脚痛苦不堪。每当她一层一层褪开裹脚布露出她的三寸金莲时,总要遭到一番我和弟弟的嘲笑,在我们看来,那两只被裹得重变形的肉坨坨根本不能被称之为脚。那年春初,我大病了一场,全身长满了水痘,不能吹风不能见光不能上学,每天都只能呆在逼仄的楼层隔间里,那是我和弟弟的卧室。心情糟糕的时候,我就会冲着曾祖母和弟弟发泄心中的不满。早上祖母会蹒跚着爬上楼来问我想吃什么,中午做好了她又蹒跚着给我送到楼上来,可是看着她端上来的饭食我会莫名其妙突然就发脾气,冲她吼说又想喝粥,曾祖母还是一贯的谦卑和宠溺,什么也不说就自己下楼了。等我一觉醒来,她已经熬好了粥放在了我的床前。现在想来,在那样一个午后,一个快八十岁的老人,忍着裹脚带来的疼痛,来来回回上楼下楼,只为了安抚我,而我,是否因为自己的任性而太过残忍?

 
 

  她总是这样,生活在一个压抑的家里,没有人愿意听她的话,倾听她的诉求,甚至没有人愿意给她说话的机会,无论大人孩子,只要一逮着机会,就会对着她发泄心中的不愉快。那时候我和弟弟也常常借着曾祖母给的宠而欺负她。大爷交待给我们诸如喂猪食之类的事情,我和弟弟常常趁大爷不在家转而叫曾祖母去喂,甚至为了争宠而故意在大爷面前说曾祖母的不是。十二三岁的孩子也偶尔有良心发现的时候,于是,当曾祖母说她想吃包子时,下午放学后,我和弟弟就会掏出一点父母寄回来的零花钱,给曾祖母买上几个肉包子。但是她往往只吃一个,剩下的就分给我和弟弟,我们三个就这样享受着小小的口腹满足所带来的大大的幸福感。那是一个农家院里最温馨的时刻,没有大爷的严词责骂,没有繁重的家务,曾祖母也暂时忘记了裹脚所带来的疼痛,有的,只是嘴角溢出的油沫星子,还有飘满院子的欢声笑语……

 
 

  六年级的时候,因为实在忍受不了大爷的责骂,我和弟弟回到了自己家里,自己做饭自己洗衣自己种菜自己上学。曾祖母担心我们营养跟不上,常常偷了家里的鸡蛋给我们送来。她千叮咛万嘱咐不要让大爷知道,然而他最后还是知道了,代价就是曾祖母当天没有午饭吃。

  本来以为曾祖母会一直存在于我们的生活,她可以一直偷偷到我和弟弟的菜地里帮我们打理,可以偷偷藏一块腊肉在我们门前的草垛底下,可以趁大爷外出的时候,煮一点荤腥叫我们去吃,我和弟弟不高兴了,可以随时冲她发脾气……人总是这样,以为生命中的很多东西都是理所当然的,是应该那样存在的,然而,某天你所习以为常的东西没有了的时候,才会发现你所享受的一切,只是上苍的恩赐,会在你不经意间,就把这种恩赐从你生命里抽离,让你无所适从。祖母走了,在那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我和弟弟蹦跳着放学回家,却走进了一片悲凉。

  这样一个谦卑的女人,终究没有活过她的八十岁……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主持人:猫小姐 文:赵明月 图:余璐
出品:腾讯大渝网新闻中心 联系方式:023-86898750
获取更多新闻
关注大渝微信
关于腾讯·大渝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渝律师 | 大渝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