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看开头几句典型的文艺青年偏爱的“双城记体”,我就晓得作者要讲个过去和现在的故事了。作者写的是自己和老婆两个时间段的事情,他想用蒙太奇的手法展示,可惜文章非电影,于是我帮他加了小标。

其他的看官们自己体会吧----多年以后,当男人不再如从前殷勤,女人们都会问“你还爱我吗”这种问题。其实,他心里的你,别人怎可替代?
 
《渝人记》是腾讯大渝网精心打造的一档以日记、随笔或杂文的形式记录重庆人生活剪影的精品栏目。时而开怀酣畅,时而心酸动容;或者云淡风轻,或者快意情仇;要么大笑一场,要么大哭一场——人生不就是如此吗?这里有名家手记,更有百姓心语,把你的经历见闻、所悟所想写出来,让我们共同分享生活在重庆的点点滴滴……投稿文章须未经发表,字数800-2000.请发猫小姐邮phoebeww11@hotmail.com(w后面11是数字)邮件标题格式:《渝人记》+文章标题+作者名
值班编辑:
官方微信:(微信号:大渝网)
投稿邮箱:phoebeww11@hotmail.com
 
我和前任兄弟
我和老陈的故事,不能满足各位基情四射的幻想…[详细]
清明话鬼:鬼城丰都
都说那里是一个鬼城,可那里的居民一个个跟好汉似的都对鬼故事一笑了之…[详细]
一张价值8元的传单
也许它对于你来说只是一张垫碗的纸,而对于他们,它是一碗饭的希望…[详细]
重庆妹勇斗色狼
我忍不住挺起胸脯就该让他们尝尝重庆妹子的泼辣…[详细]
瑶瑶的手捧花
那是一束洋桔梗,米色的花瓣映衬着她娇白的脸庞…[详细]
女人生娃这种事
最近又讨论双独生二胎了,一副喜大普奔的样子…[详细]
父亲
父亲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知天命的中年人,我们俩都常常满足不了亲人的欲望…[详细]
家庭婚姻二三事
我要想讲的是一些普通人日常生活中的琐碎小事…[详细]
百柠汽水和天府可乐
去年冬天在北京的时候,每次醉酒醒来口干舌燥…[详细]
言子闹出的笑话
来重庆马上就十年了,很多时候给朋友总结这十年…[详细]
关注马航370 重庆人在越南
马航370在越南空中失联,重庆妹记录在越南感受…[详细]
你的忧伤都是狗屁
不作死就不会死,别把自己想得太不幸、太委屈…[详细]
夜乘出租车的狗血事
一段回家路,狗血二三事。猜想哥一定感触很多…[详细]
吐槽妈大人的二三事
妈大人以吐槽我为荣,以不黑我为耻…[详细]
妖孽横行的同学会
也许曾有过梦想,却都毁在一个个“人家说”里…[详细]
 
 
 
 
 
 
 

(一) 

2000年,重庆。

这是一个键盘啪啪声多过于卧室啪啪声的无耻年代,这是一个黑网吧多过于歪发廊的堕落年代。千禧年的末世预言似乎也没应验,那个时候我们这一代早就凭借着智慧与勇气斗过了末日扛住了灾难,哪儿还有2012那帮小屁孩儿什么事。

葛子仍然怀揣着10块钱倒着弯走进了桂花园一破旧小区居民楼底楼,那个时候的黑网吧都带着一种歪发廊的气质。葛子找了台靠着窗户的电脑。他是个有文艺气质的人,面朝窗户,满院内裤。最近他听了一首很符合他气质的歌,于是打开OICQ,在搜索条件中输入了歌名:《雪候鸟》。

(二)

2014年,重庆。

“时间不早了,果果都睡了,你也早点睡嘛。”

“我晓得,你先睡,我看一会电影就睡。”

他假装到处找烟盒而躲开她火辣辣的眼神。他低着头在茶几下翻来翻去,感觉到她似乎站在那里看了他一会,然后转身悻悻的进了卧室。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夫妻同房开始让他躲来躲去,原本是把电影院当卧室的他开始把卧室当成了电影院。夫妻之间越来越让他觉得懒懒的提不起精神。不过他知道,自己在外面没有女人,她在外面也不会有男人。

 
 

(三)

2001年,重庆。

“我有男朋友,你呢?”“我也有女朋友,不过我们快分手了。”

网络上叨逼叨的日子绝对的麻溜飞逝,不管是夹着尾巴装兔子的大尾巴狼还是含着棒棒糖装萝莉单掌能劈虎狼豹的女汉子,隔着网络你永远不知道对方是个什么货。网络这不靠谱的地界恰恰对于某些人来说又成了最安全的地方,于是他们抱着最真实的目的----比如泡妞,却要用最不真实的伪装来进行,得到的结果却又最具欺骗性。不出意外,一批批见光死的前辈倒在了这里。

而另一些人掩藏了最原始的需求,比如说不是泡妞只做朋友,却往往在网上表达着最真实的情感,得到的结果虽然也有欺骗性,但也不会太惨。想想,我都不图你什么,也没付出什么,还能被你糟践什么呢?葛子坐在健康路上的黑网吧里,眼含热泪的告诉“雪候鸟”,自己跟艳子分手时,门外一片喧哗,一大群的人举着喇叭挥着旗帜,一路锣鼓喧天的直到大田湾。后来葛子知道,中国队第一次打进了世界杯。不知道2001年的这帮人中有多少后来跟自己的所爱分手。

(四)

2014,重庆。

“我问你一个问题。”“说,啥子?”他一边翻着报纸,漫不经心的回答。“你现在还有没有偶尔为我吃醋?”

这是个陷阱,但危险系数还不高。他推了推眼镜还是没有看她:“当然会。”“什么时候?我怎么感觉不到。”一级警报,他看了看她:“比如你跟安网聊的时候,我就会问你,在干嘛呀?怎么聊这么久?”

她直勾勾地看着他:“你撒谎,我一点没感觉你在吃醋。”二级警报,他将自己移动的离她更近一些:“当然不能让你感觉到了,我觉得以安的长相,我吃醋显得档次有点低,所以我做了适当的掩饰。”“呸,你就乱说吧。”她转身进了卧室。

警报解除。他洗完澡进卧室的时候听到了她手机上“叮叮”的声音,拿起手机提示是安发来的“睡了没”。他呲的咧了咧嘴,转身上床没有搭理走进卧室的她。

 
 

(五)

2004,郑州。

街上的白口罩似乎还没有想象的那么多,可是那些黑网吧却已经关了个干干净净。葛子如果跑几站路远的地方还是能够找到那种正规的网吧,就是特么的太贵。可是“雪候鸟”好像就没这么幸运了,她那边的网吧基本上被挫骨扬灰。

“好久没有联系了。”他打开电子邮箱开始叨逼叨的给她写信。当然他心里有个念头一直没有跟她说:“你傻逼吧你,这都几几年了?你还见网友?还特么跑河南这么远?”“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和她之间不是那种关系。”“那就更特么没必要了。”“你们不懂。”2004年的10月1日,他站在了郑州火车站的出站口。

“你在哪儿呢?”电话里传来“雪候鸟”焦急的声音。“我已经在出站口了呀。”葛子在临走前给她写了一封电子邮件,告诉了“雪候鸟”他的这个决定。“出站口哪里呀?我在站台里面。”“你怎么跑站台去了?快出来,我已经出站了。”5分钟后他站在出站口外隔着铁栅栏看到了疯跑过来的“雪候鸟”,她急得已经哭出来了,一边哭,一边说,我的站台票搞丢了,我想早点见到你,现在我出不来了。

2004年的10月1日,葛子隔着一道铁栅栏告诉自己,眼前这个将是自己的女人,我要一辈子的在乎她。

 
 

(六)

2014,重庆。

“你不老实说我就死给你看!”她歇斯底里的大吼。他有些招架不住了,“我和艳子真的只是业务上的联系,她公司想和我们公司做一个工程,所以找我衔接一下。"

“你放屁!为什么要找你?为什么这么多公司非要找你们公司?我早就觉得你不对劲了,你少特么想骗我!”她把一个花瓶狠狠地摔碎在了地上。他在阳台默默地抽烟,她走到他面前一脸绝望的问他:“你还爱不爱我?”“你有完没完呀?”他并没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她死死的看着他,半天转身走进屋子里。

梦里艳子的脸离他忽远忽近,远的时候他伸手够,近的时候他用手推。隐隐中,他听到了哭声。从梦里醒来,他发现她背对着他轻声的抽泣。他问她:“你怎么了?别这样了好吗?我真的没骗你。”她一边哭一边怯怯的说:“葛子,我只是觉得你不在乎我了。”

他鼻子一酸心里一阵心疼,将她搂紧怀里。半个小时后,艳子的手机收到一段微信语音,他的声音告诉她:艳子,对不起,我不想跟你们公司做这笔业务了,我和我老婆商量好了,想趁着政策下来,再生一个。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主持人:猫小姐 文:路过的风景 图:余璐
出品:腾讯大渝网新闻中心 联系方式:023-86898750
获取更多新闻
关注大渝微信
关于腾讯·大渝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渝律师 | 大渝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