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期
            
有人万花丛中戏红尘,完了还要抱怨世上从无真心人;有人肝胆赤诚守真心,却要面对命运的无情刁难——这就是所谓的老天跟你开了个玩笑吧?韩剧里的情节发生在现实中时,突然就不知该说点什么好,仿佛说什么听起来都很苍白虚幻。“瑶瑶”就是一簇美好的洋桔梗,散发出柔和的光芒。病魔无法浇熄两颗滚烫的心,男女主人公的爱情比韩剧更浪漫……
 
《渝人记》是腾讯大渝网精心打造的一档以日记、随笔或杂文的形式记录重庆人生活剪影的精品栏目。时而开怀酣畅,时而心酸动容;或者云淡风轻,或者快意情仇;要么大笑一场,要么大哭一场——人生不就是如此吗?这里有名家手记,更有百姓心语,把你的经历见闻、所悟所想写出来,让我们共同分享生活在重庆的点点滴滴……投稿文章须未经发表,字数800-2000.请发猫小姐邮phoebeww11@hotmail.com(w后面11是数字)邮件标题格式:《渝人记》+文章标题+作者名
值班编辑:
官方微信:(微信号:大渝网)
投稿邮箱:phoebeww11@hotmail.com
 
父亲
父亲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知天命的中年人,我们俩都常常满足不了亲人的欲望…[详细]
家庭婚姻二三事
我要想讲的是一些普通人日常生活中的琐碎小事…[详细]
百柠汽水和天府可乐
去年冬天在北京的时候,每次醉酒醒来口干舌燥…[详细]
言子闹出的笑话
来重庆马上就十年了,很多时候给朋友总结这十年…[详细]
关注马航370 重庆人在越南
马航370在越南空中失联,重庆妹记录在越南感受…[详细]
你的忧伤都是狗屁
不作死就不会死,别把自己想得太不幸、太委屈…[详细]
夜乘出租车的狗血事
一段回家路,狗血二三事。猜想哥一定感触很多…[详细]
吐槽妈大人的二三事
妈大人以吐槽我为荣,以不黑我为耻…[详细]
妖孽横行的同学会
也许曾有过梦想,却都毁在一个个“人家说”里…[详细]
 
 
 
 
 
 

瑶瑶参加完磊子的婚礼就要回重庆了,我送她到车站。黑色不太大的拉杆箱放在她旁边总觉得她的瘦弱。从婚礼现场出来,她都半抱着一束捧花。一路上,她时有用双手捧起捧花来仔细地嗅个不停,就像迷了路又突然找到方向的鸟儿,十足的欣喜和痴迷,放下花儿,她乐呵呵地看着我。

“祝你早日完婚”,我几乎比她还要高兴。

“谢谢”,她又低头摆弄那束捧花,像在守望一个许久的心愿。那是一束洋桔梗,米色的花瓣映衬着她娇白的脸庞,融成一团美好的温软。

这是瑶瑶在磊子的婚礼上抢到的,能够在婚礼上抢到新娘手中的那一束手捧花,对于未婚男女来说是一件莫大的幸运,意味着爱情会更加甜蜜,会生根发芽。而这一从西方流传而来的习俗,最开始并不是捧花,而是香草或者其他有特别气味的东西,蒜、姜也出现在这个神圣而甜蜜的殿堂,以它们特殊的气味使得新人免遭厄运的侵袭。

作为单身,我也加入了疯抢捧花的行列,没有任何队形,未婚的男男女女们挤在一堆,尽力将双臂伸展,新娘双手捧花背对着这群人,开始准备抛捧花,不少人声嘶力竭叫唤着新娘的名字,提醒她往自己这里抛;有的女子居然边跳边叫,激动地招手。

我在最外围,个头较高,如果她抛高的话,那么我会很有优势,有可能接到。我心存侥幸,暗地里有那么几份期待,自己发觉时,都有点吃惊。以前我是绝不会参与这种近似狂热的举动,参加了那么多同事、同学、朋友的婚礼,我总是在座椅上冷静地看着,在别人的怂恿之下也是一动不动,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抱着一份清心寡欲的心情,无动于衷。

因为那个时候,我全然没有做好结婚的准备,全心在等待一份近在眼前的爱情,我等待着某个人的“回响”,一个默契的回首,等了大约半年的样子,也终究未果。那么,这天,我完全做好了结婚的准备,这并不是因为我等到了另一份爱情,没有,一点痕迹都没有,我是将爱情连同婚姻绑架给了偶然,绑架给了某种幸运,交付给了离现实很远又很近的某种东西或是内心里的一种认命和皈依。就像承认河水总是要沿着河床流往东方更深的河谷一样,反而多了一份坦然。

 

在新娘抛起捧花的那一刻,有人情急之下抓住了我的手,我也莫名的抓住了其他人的手,我眼看着那束捧花飞来,一个敏捷而虚幻的身影略微跳跃从前方拦截了下来,四周喧闹声、嘻嘻声、惊叫声绞成一起,我随着那束花,跟着密密麻麻的手向一个矮小的身子挤压过去,之后,她把捧花紧紧笼在怀里,既防止被抢跑,又要防着被弄坏,十足像呵护一个怀抱里的婴儿。大家无奈便退后了,羡慕地看着她。捧花被瑶瑶抢到了,她笑着,露出了洁白的牙齿,不断地小心地摇摆着鲜花,向台下的伙伴们示意。再次确认是瑶瑶抢到了捧花,我们万分欣喜,我几乎一度控制不了眼里的泪水。

瑶瑶有一份波折的爱情。她和强子是在一次旅行途中认识的,在气温骤变的时候,他把身上的大衣让给了冻得瑟瑟发抖的瑶瑶,此后,他们结伴去了很多地方。瑶瑶身材苗条,开朗,白净,和善,在大学的时候有一群追求者,而强子没有读过大学,没有一份体面的工作,还有些孤僻,不爱说话,各方面条件平平,甚至不尽人意。从他们恋爱的一开始,大家都对这段情感抱有悲观,认为两个各方面都完全不搭,这段爱情迟早都会夭折。而瑶瑶却为强子的沉默或是其他不为同伴所理解的种种都无动于衷,在看到自己男友的时候,不论当着多少人,都会露出幸福的笑容,在他们在一起后,一些追求她的男生仍然执迷不悟,猛追不弃,在遭到一次又一次惨败后,个个灰头土脸。

之后,大学毕业。当时,东南亚一家报社在招聘,年薪十多万,就薪水而言,对于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来说,无疑是有巨大的诱惑,而要长时间的背井离乡又让多数人放弃了。瑶瑶选择了,几年的薪酬积攒下来,回国后可以为后面的工作生活打下良好的基础。在接下来的两年多,他们的爱情经受着考验,思念的痛楚通过网路、电波越洋跨海,对于那些爱情来的太容易的人们,是无法理解的——那份情感是如何完整却遍体鳞伤地蹒跚而至,摔过多少次跤,甚至迷途欲返,个别辛酸只有他俩知道罢。

在大家都在仰视他们爱情的时候,厄运如夜幕降临。回国后的一次体检,瑶瑶被诊断出恶性淋巴肿瘤。刚刚迎来绽放的花朵却遭遇了一次严酷的风霜,春天的理想仿佛被劫持而走了。而他们的世界并没有逆转直下,强子一直守在她身边,陪她化疗,输液,换血,给她喂药,洗衣,在瑶瑶被隔离进无菌病房的那段日子,他用彩笔在玻璃上画出各种图画符号,吐露着心声,也许此时的他刚刚在一个小时前下班,便搭乘着公交从几十公里外飞奔而来。瑶瑶出院后,回到了郊区,她男友工作的地方,他们生活在了一起。

地铁发出急促的“嗽,嗽”声,瑶瑶一手扶着拉杆,一手捧着鲜花,不时地颔首凝视着,很容易想象得到,她要把这捧鲜花拿给谁,要把这份幸运传递给那一个重要的人,她时不时地露出笑容,在想象着强子接到捧花的那一刻。

 

上午的洋桔梗到了下午,变得有些萎蔫了,有些边缘开始出现暗色的卷纹,有的几只花瓣簇拥在了一起,像睡着了一样。来来往往的路人乘客不由得向这捧花投来几份惊奇的目光,再转到让他们不解的女子的恬静含笑的脸上,有那么一刻静止了,继而又回到他们的世界里,带有那么一丝不易察觉的轻快,混进僵硬的前方里。

“打算什么时候成婚呢?”我问。

“不知道”,瑶瑶收敛起目光来。

“应该很快吧”,我盯着那束捧花,她依旧是那么的惊艳。

“不知道,他父母不答应”,她无意中呼出一口气,尽量轻松些,看着车门外。

“我出院后,和他在一起,他父母根本不知道,他们以为我们早就分开了”。

我立在那里,不愿再看她,不忍心再看那束花。我这才掂量出那一束花的意义来,她来自一个清晰而又模糊的地方,是一双坚定的眼睛,是一双有力的臂膀,是一面光亮的镜子,他们需要那样模糊而清晰的肯定,只需要幸运之神那么一点的怜悯。我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泪水,我知道这已然不起眼的花束对于她的意义来,她对于自己,正如,她对于花束,专注,努力……

我无法再去直视她的眼睛,涌出的泪水迫使我低头,可是,在我低头的那一瞬间,我看到了车厢地板上满满是跌落的花瓣,她们彼此蜷缩着,偎依着,叠着,挨着,像睡着了一样……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主持人:猫小姐 文:缄默时刻
出品:腾讯大渝网新闻中心 联系方式:023-86898750
获取更多新闻
关注大渝微信
关于腾讯·大渝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渝律师 | 大渝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