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期
            
来稿中很多人都选择写父母,笔触通常小心翼翼,生怕撞碎了那种细暖的情感。廖一梅不止一次在她的书里强调:隐忍是一种美德。我不知她这话到底对不对,仅清楚自己曾经也是个非常隐忍的人,尤其对待很爱或很喜欢的人,总是刻意隐藏感情。
后来我发现这种带着东方味儿的“臭毛病”营造的幸福感太低了,于是我决定改变,开始对父母说爱你,你真好,谢谢你。这感觉真不错。趁他们健在,不要吝惜你的感情,不要倔强,温暖地拥抱他们吧。
 
《渝人记》是腾讯大渝网精心打造的一档以日记、随笔或杂文的形式记录重庆人生活剪影的精品栏目。时而开怀酣畅,时而心酸动容;或者云淡风轻,或者快意情仇;要么大笑一场,要么大哭一场——人生不就是如此吗?这里有名家手记,更有百姓心语,把你的经历见闻、所悟所想写出来,让我们共同分享生活在重庆的点点滴滴……投稿文章须未经发表,字数800-2000.请发猫小姐邮phoebeww11@hotmail.com(w后面11是数字)邮件标题格式:《渝人记》+文章标题+作者名
值班编辑:
官方微信:(微信号:大渝网)
投稿邮箱:phoebeww11@hotmail.com
 
家庭婚姻二三事
我要想讲的是一些普通人日常生活中的琐碎小事…[详细]
百柠汽水和天府可乐
记得去年冬天在北京的时候,每次醉酒醒来,口干舌燥…[详细]
言子闹出的笑话
来重庆马上就十年了,很多时候给朋友总结这十年…[详细]
关注马航370 重庆人在越南
马航370在越南空中失联,重庆妹记录在越南感受…[详细]
你的忧伤都是狗屁
不作死就不会死,别把自己想得太不幸、太委屈…[详细]
夜乘出租车的狗血事
一段回家路,狗血二三事。猜想哥一定感触很多…[详细]
吐槽妈大人的二三事
妈大人以吐槽我为荣,以不黑我为耻…[详细]
妖孽横行的同学会
也许曾有过梦想,却都毁在一个个“人家说”里…[详细]
 
 
 
 
 
 

我们在一起的时光并不怎么长,不得不承认,我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怎么好。而今看来,我们更类似朋友多一点。偶尔电话里嘘寒问暖,都无太多交流,实则是我不孝。

父亲在我心中是一段悲凉的神话。

他一生操劳,勤俭持家,博学多才。在年少的我的眼里没有问得住父亲的事,难得住父亲的事,他就是我的天空。

着笔刻画父亲,实在需要很大的勇气。

人总是很矛盾,他是我崇拜的第一个人。潜意识里,我学他说话,学他下棋,学他看书,学他感受安静,学他享受生活……可笑至今我一样没学好。

我把父亲一直想象的很完美,其实这本身就是一个带有悲剧色彩的开头。任何完美的事物都是建立在对于事物的浅显观察和懵昧认知的基础上。

生活很快就会给你上课,将你从完美神话拉入现实。而这现实的第一步便是开智。

开智之后便是神话灾难性的毁灭和认知的重塑。而整个重塑认知的过程是异常疼痛和漫长的。。

 
 

我不再顺从于他的教诲和安排,对于事情,我自认为我能处理的更好。父亲在我心中的权威开始瓦解。记得以前父亲都会叫,来,下棋!这似乎带有不可抗拒的命令。我要陪他下棋,及至我读大学,父亲说,有事吧,没事来下两把,更多的时候像朋友之间的邀请。工作后,打电话,有时我会说,爸,回家了陪你下棋,他开始老了。

我经历过一段非常失败的感情。在处理这段感情的时候,我和父亲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方式。或许是我太过年轻,或许是我想摆脱他。他一直坚持我和姑娘要在一起,不然变数太大。对此我嗤之以鼻,我认为他俗不可耐,什么年代了还这套思想。开玩笑,我和姑娘可是真爱,异地算什么。只是后来一年不到发生的情况果如父亲所料,对于此事我无比羞愧,无论是对于父亲还是姑娘。但是,我是决计不会表露出来,每当谈及此,我便大为火光。他不再说什么了,他实在也管不了我了。

 
 

父亲老说我生活自理能力差,毫无理财观。他的直白严重戳到了我的痛处,虽然理性上我知道都是事实,但我拒绝承认。笑话,我都长大了还要你管?结果我生活得一塌糊涂。

经济上的拮据让我不得不向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开口,父亲终于拒绝我。我便把我的错误怪罪在父亲头上。对他最大的惩罚便是不再主动电话。

忘记说,父亲是个感情隐忍的人,他绝少流露出感情。这样的冷战持续两月之后,父亲终于屈服了,他主动给我电话,要求和解,你该经常打电话回家,你妈很想你。他这样对我说。这么多年,他的什么我都没学好,隐忍感情这点我却是得其真传。哦,知道了,我很忙,挂了。其实,我早知道,我错了,是我错了,我很想他,我想道歉,就是开不了口,我能感受到他在想什么,只怕他感受不到我。

那一刻,我才知道一向自诩成熟的多么幼稚。

 
 

及至今年,年过五十的父亲和我一样,仍然在外面为着生计奔波。我明白父亲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知天命的中年人。他和我一样,我们俩都常常满足不了亲人,朋友膨胀的欲望,更多的时候,面对生活,我们俩父子可能都是坐在这个地球上两个不同的角落里,无奈的摇头微微一笑。

除了爱,我对父亲不再有任何任何索取的欲望,只想好好做事,快点给予。

突然想起,爷爷临终前对父亲和我嘱托和回忆那些我从未听过的事,隐忍而深沉的感情在我们祖孙三代身上血脉传承,那也是我唯一一次见父亲落泪。

至此,父亲的神话在我脑海里成为回忆,他成为一个普普通通的父亲。

而神话的陨落也马不停蹄的告诉我,你,已经长大。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主持人:猫小姐 文:兜兜 图:余璐
出品:腾讯大渝网新闻中心 联系方式:023-86898750
获取更多新闻
关注大渝微信
关于腾讯·大渝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渝律师 | 大渝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