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期
人们常说,北京的出租车司机个个都无所不知、颇有见地,重庆的哥又何尝不是看尽人间百态?山城的“夜”向来故事良多,人们因缘至相识,亦因缘断陌路。
乘客尚可遇见形形色色的人,的哥自然更加火眼金睛。作者笔触流畅,心理描写讨喜,虽说有点虎头蛇尾,但重庆人大概都能意会其中滋味。夜乘出租,风中凌乱,你也有过吧?
 
《渝人记》是腾讯大渝网精心打造的一档以日记、随笔或杂文的形式记录重庆人生活剪影的精品栏目。时而开怀酣畅,时而心酸动容;或者云淡风轻,或者快意情仇;要么大笑一场,要么大哭一场——人生不就是如此吗?这里有名家手记,更有百姓心语,把你的经历见闻、所悟所想写出来,让我们共同分享生活在重庆的点点滴滴……投稿文章须未经发表,字数800-2000.请发猫小姐邮phoebeww11@hotmail.com(w后面11是数字)邮件标题格式:《渝人记》+文章标题+作者名
值班编辑:
官方微信:(微信号:大渝网)
投稿邮箱:phoebeww11@hotmail.com
 
吐槽妈大人的二三事
妈大人以吐槽我为荣,以不黑我为耻…[详细]
妖孽横行的同学会
也许曾有过梦想,却都毁在一个个“人家说”里…[详细]
重庆人火锅小面中的幸福
重庆人心中认可的幸福在世俗以内,又在世俗以外…[详细]
轻轨摸大腿那些事
轻轨遭遇咸猪手,女汉子脾气大爆发…[详细]
现实主义巨作“逼婚”
人逢喜事精神爽,我逢春节烦断肠…[详细]
 
 
 
 
 
 

在“简艾”搓了一晚上的太极出来,才凌晨12点,这么早啊!但大家都说散了,行,也就散了吧,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其实输赢神马的都是浮云,真的,虽然这次小赢了几十块,但我以为,玩得开心就行。

凌晨的北城天街,照例如白天一样热闹,地面卷起冬夜干枯寒冷的风。小贩铺开一地炫酷玩具和时令小商品,丝毫不惧怕城市管理者来清场。灯火辉煌下的人群川流不息,污水横流的烧烤摊烟雾缭绕,随处可见身材妖冶、姿态妩媚的女子。

一大群看完电影的人在出租车候车处排起了长队,而从坡上驶下来的出租车,无不满载。慢慢等吧,不急,反正还早得很呢。哥燃起一支烟,一边漫不经心地走着,一边等待空车经过。

“南坪,南坪,走不走?”刚抽了两口,忽然一辆出租车经过,司机这样喊着。我看副驾驶座上还坐着一个女的,知道是打组合。既然没什么车,打组合也就打组合嘛,先利索上车再说。

司机缓缓地往坡上开,并问那个女人:“在哪儿呢,人在哪儿呢?”

女人的电话还放在耳边,应当是刚接了电话,但还没讲清楚,准备继续拨过去。她犹犹豫豫地说道:“他说在两岸咖啡啊……”

哟!还要载人呢,司机跑这一趟,捡大便宜了。

走了好一段路,都是各种路人,没有那女人要找的人,司机继续不失时机地揽客:“南坪,南坪,走不走?”

在十字路口拐过弯之后,司机对女人说:“看嘛,都走遍了,哪里有人嘛?” “他明明说在两岸咖啡啊……我再问问。”女人随即再次拨通电话,说了一阵,对电话说道:“就在刚才那里啊?”然后转过头对司机说:“师傅,就在刚刚上车那里。”

司机一脸无奈,然后转过来对我说:“兄弟,我再绕一圈啊,她要还人家钱。到时候你付钱的时候,多绕的这一圈(路程)给你减掉,好不好。” “可以。”只要不多收我钱就行了,反正我也不赶时间。

 
 

司机将出租车又绕到了刚才我上车的地方,往前面走了一小段,女人指着一个地方说:“师傅,就那边。” 出租车靠过去之后,我见到路边站着一个二、三十岁的男人,一米七几的身高,穿一件黑色皮衣,一条深色牛仔裤,表情严峻地走向那女人。

女人摇下一截车窗,掏出钱包,长款黑色那种,准备从车窗缝里递给那男人。 只听男人大吼一声:“下来!”面无表情,声音坚决,一种命令式的口吻。说着直接拉开车门,将女人往外面拖。 女人半推半就地被拉下了车,男人想继续将她拖走。女人道:“等一下,我还没给师傅钱。”

女人又探进头来问司机:“师傅,多少钱?” “15块。”

我看看计价器,还在起步价呢,10块。这就收别人15块,真黑。只不过,想必那男人和女人此时也没有讨价还价的心情。

女人打开钱包,翻了一阵,拿出15块钱给司机。男人不耐烦地问:“给了没有啊?”说着准备自己掏钱把车费结了,以便尽快拉女人走。 “给了,给了。”女人说着关了车门,跟着男人走了。

出租车启动,继续往前开。我当时隐约看见男人身边还站着几个兄弟伙,虽然我很好奇接下来发生的事,但好奇害死猫,对吧,我也不好意思再看了。

但我想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师傅,那计价器该(归零)重新打了吧?” “肯定啊!我已经归零,重新开始打了。”司机坚定地说。我心里感叹,确实是识趣的人。

又走了一段,司机继续招揽生意,在一群女人身边停下:“南坪,走不走?” “南坪啊?!”她们互相交流着。其中一女人又问:“那价钱怎么算呢?” “该怎么算就怎么算啊,按计价器算噻。”司机解释说。 “哪有这样算的,打组合哪有这样算的,最多15块。” “15块?”司机似乎被雷到了,“你去打听一下,哪有这个价?” “打组合都是这个价……” “算了,对不起,你这个生意我不做了。”说着大手一挥,开车走了。然后自言自语地说:“这个点哪有车嘛,打组合你还不干?15块?你做梦!”

没走多久又停在路边一中年妇女身旁,她问道:“大溪沟,走不走?” 司机想了一下:“可以,走吧。哪里下?” “大溪沟那里,嘉滨路上。” 不对啊,还要去大溪沟绕一圈……我说:“师傅,你去大溪沟不就绕路了吗?” “你放心,多绕的路程到时候肯定给你减掉。” “好。”这司机真有职业道德。

走了一阵,司机问我:“你平时打车过去,要多少钱嘛。” 我确实记不清了,那还是调起步价之前,有时二十一二,有时二十四五,想了一阵脱口而出:“也就十几块钱吧。” “哪止十几块钱?”司机说,“你不晓得现在调起步价了啊,至少也要20。” “嗯,20差不多了,那就20嘛。”这个价的确差不多。 “好。”

 
 

一路上,司机在观音桥商圈一直没载到人,渐渐就上了渝澳大桥。 桥上的车不多,司机慢慢开着,开始跟我谈话:“刚才那女的,我早就看出她想下车。” 哦?我说道:“他们好像是吵了架吧。” “嗯,刚才我看见她眼睛红起的呢。” “我上车的时候,她上车多久了嘛?”

“你上车之前,我都载着她绕了两圈了。”难怪要收人家15块呢…… “也就是两个人闹了点别扭,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还以为什么事呢,结果又是这种狗血剧情。 “其实我看那男的长得也不咋样,女的倒是多有气质。估计那男的有点钱。”

“对。一看那男的,就像是做生意的,肯定有点钱。”虽然那对男女都操着郊区口音,可我仍不能确定那男的是不是暴发企业家,但这种长相,这种打扮,确是生意人无疑。 “就是。”

“刚才她上车的时候,那男人在旁边没有嘛?” “没有,就她一个人。肯定是吵了架,女的一个人气不过先走了,但她肯定不是真的想走,我早就看出她想下车。这不,男人一来找她,就拉回去了。” “嗯。”这分析,真到位!不愧是有着多年阅人经验、见过无数狗血剧情的出租车司机。

过了嘉陵江,司机准备从大礼堂背后拐到大溪沟去,那中年妇女立即制止了:“不是走这边,我说走嘉滨路的嘛。” “你……你下次说清楚嘛,大溪沟还是嘉滨路。”司机不满地说。 “我上车就说清楚了啊,大溪沟那里的嘉滨路的嘛。” “跟你说,以后你这样的……晚上大家没空跟你扯,要是在白天,不知道要跟你扯多久。” “是你自己没听清楚嘛!” “好,好,好,不说了……”司机似乎已经是无力吐槽了。 那中年妇女到站结了车费,司机继续往前开,再次自言自语:“大溪沟那条路拐下来就到嘉滨路了,对不对嘛,她非要从那边下滨江路!”

出租车在黄花园大桥南桥头进入隧道,很快就出来上了长江大桥。司机看看时间,细声说着:“耽误这么久……” 然后头偏过来对我说:“兄弟,等会儿你帮我个忙好不好?” “什么?”我惊讶地问。这又怎么了,难道他还要去载客? “等会儿我要去好乐迪接个人,反正也顺路是吧。” “嗯。”我就知道要去载客,不过确实也顺路,反正价钱都商量好了,就算他去南山上转一圈下来,我还是只给20块。

接着,司机又说道:“是这样的,我女朋友在欢乐迪门口等我,我刚才跟她说我在菜园坝加气,很快就过去。但是,现在耽误这么久……等会要是她问到,你就说你在菜园坝上的车,而且说加气很慢,排队排了很久……”

“好啊。”哥一向都是乐于助人的呀。只不过,司机这么晚了,还要去接女朋友啊,真蛋疼。 然后司机语重心长地说道:“这女朋友不比老婆啊!得罪不起。说得罪就得罪了,说分就分了。” “是的,是的!”至理名言啊!简直说出了哥的心声啊! “等会儿你就说,你在加气站等了好久,好不容易等到我的车出来,就赶紧上车了……”司机生怕这个谎话编不圆,继续补充道。

 
 

我突然开始重新打量着司机。二十几岁,穿一件棕色夹克衫,尖圆脸,剃个圆头,脸更显圆了,同样操着郊区口音,用一款山寨机。

我心想,这样一个来自郊区的年轻人,生活在社会的底层,来这座城市打拼,靠体力活儿吃饭,本来就不容易啊,没钱、没房的,这车或许还是出租车公司的……

因而也就不受女人待见,就要时刻去讨好女人,满足她们物质上的虚荣,而她们稍不满意后果就很惨——这个社会真贱呐! 真可谓是“谁的青春不苦逼,谁的未来是确定?!”

好不容易,快到好乐迪门口了,司机的手机响了,是短信的声音。他想马上就到了,也就没有去看。

出租车在好乐迪门口停下,一群妩媚的红男绿女从灯光艳丽的好乐迪里头出来。 司机连忙打开手机,看了短信,神情一下子就变了。

“我X!”司机怒吼道,“怎么走了呢?不是说好在好乐迪门口等的吗!”哦嚯,他女朋友见他好久都不来,一生气就走了。

司机连忙给女朋友回拨过去,只听山寨机里响起一阵又一阵移动公司给用户自动生成的恶俗彩铃,女朋友就是不接。

“兄弟,再等一会儿好不好?”司机语气软弱地跟我商量。 “没事儿,等会儿吧,我不着急。”我确实不着急,我还想多遇到一些狗血剧情看看呢。不过,对于这位司机,我更多的还是同情。

五分钟之后,他女朋友还是没接。司机说:“我先送你回去吧。”于是启动出租车,开始送我回家。同时,把手机放一旁,一边继续给女朋友打,一边自言自语地骂娘。

夜色迷离,空气清寒。路边的烧烤摊依旧座无虚席,孜然香味随着滚滚浓烟散逸开来,啤酒泡沫覆盖着洒满食物残渣的肮脏桌面。

此时此刻,不知道那对吵架的情侣是和好如初甜蜜相拥,还是已然上升到男女混合双打?那几个被出租车司机拒载的姑娘,是不是还在继续和其他司机讨价还价?那个一会儿到这一会儿到那的大妈,是否已经安全到家?而的哥本人,最后有没有接到女朋友、有没有把她哄高兴?

一段回家路,狗血二三事。猜想做的哥一定感触很多,看尽人间百态,最后自己也是难逃红尘。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主持人:猫小姐 文:史胖纸 图:余璐
出品:腾讯大渝网新闻中心 联系方式:023-86898750
获取更多新闻
关注大渝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