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采编:李瀚波

代练人生 迷雾中丢失了灯

       前两天第四届DOTA2国际邀请赛决赛在美国西雅图落幕,中国Newbee战队最终夺冠,团队中的五名队员每人将分到近600万元人民币。五个年轻人靠打游戏打成世界冠军,还挣了3120万元人民币。巨额奖金让电子竞技再次成为话题热点———打游戏真能出人头地?

主持人:

很多职业玩家都有成为电竞世界第一的梦想,但在游戏行业这座巍峨金字塔的背后,除了塔尖上少数风光无限的明星外,更多的却是金字塔基部的无奈和彷徨。在现实中,有这样一群生活在塔底的职业玩家——— 他们每天蹲坐在电脑前奋力厮杀,成为替别人练级、打装备的“赚钱工具”;他们精通游戏且实力不俗,但参加比赛出人头地的梦想早已远去。他们就是被称作“人挂”的游戏代练员,由于放不下心爱的游戏,不得不在游戏行业的“灰色地带”中继续游走。

小秦(化名)就是一位底层游戏代练员。对于这名前职业电竞选手来说,昔日通过游戏成名的梦想早已破碎,打游戏仅成为他目前赖以生存的手段。

2008年的时候,小秦迷恋上了DOTA,小秦由于手速出色,很快便接到一家游戏战队的加盟邀请。

2010年底,该战队宣告解散。随后,小秦一直想加入一支真正的职业战队,但始终没能如愿。现实的窘迫让小秦慢慢地打消了成为职业选手的念头,只希望能找到个稳定工作。

“现在工作不好找,本想先干一段时间再说吧,没想到不知不觉就已经两年了。”小秦今年25岁,两年前从重庆一家高校毕业。小秦告诉笔者,毕业那段时间他也曾到处奔波,投了很多简历,但最后也都没有找到理想的工作,让他感觉很气馁。

一次很偶然的机会,他在某论坛中看到游戏代练员的招聘广告,每月有1200元的底薪,做得好还有提成,于是便决定先试试,“做到有合适工作为止吧。”小秦当时这样想着。代练门槛并不高,只要有能上网的电脑和充足的时间,就可以加入,就连游戏技巧,也可以现学。

三个月前,小秦所在的代练公司也宣告解散,他万般无奈之下不得不求助于在主城的上班的堂哥,借住在堂哥家中,为了能赚到维持生存的收入,他开始在网络上自己接活干。

电脑机箱蜂鸣声和游戏中怪物被杀的惨叫声,每天都会充斥在小秦的耳边。为了完成一个任务,他往往需要保持一个姿势,在长时间内不停点击鼠标。小秦说,他只有在上厕所的时候才会站起来走走。

由于长期作息不规律,小秦说自己的体力已经有些透支,现在肩膀、手臂和颈椎时常疼痛,活动筋骨时骨头会发出响声。

游戏代练虽然养活着不少人,但却因为诸多不确定因素,始终处在介乎法律黑白之间的灰色地带。部分代练员无节制放纵自己的网瘾,游戏代练从未被人们当做一个正常职业来看待。尽管很多代练员表示自己同样是靠“劳动”吃饭,但与一些工作规律、外表光鲜的电竞职业玩家相比,他们自己都不愿承认这份工作,甚至觉得有些“丢人”。“家人不知道我在干这个,五一和端午我也没回家。”

小秦说:“我也想回家,但是就是这一步一直都迈不过去,有人在后面推一把说不定就迈过去了。不得不面对的时候也就坦然面对了。”

有奖征集线索

体味麻辣人生,探察城事冷暖。腾讯大渝网《麻辣探》是一档关注民生,聚焦重庆的深度报道栏目。现面向网友征集重庆本土城事线索:你关注什么,你不知道什么,你想让我们去为你“打探”什么?2个途径,期盼与你沟通。线索一经采用,将有重酬。

值班QQ:1071313826

爆料电话:023-86898850

官方微信:搜索账号“大渝网”

版权声明

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出品:大渝网新闻中心电话:86898850

往期回顾

关于腾讯·大渝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渝律师 | 大渝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