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就是朋友啊!”对于80后一代,这句《足球小将》中的经典台词,不知牵动了多少年少青春的梦想。大空翼,这个曾经的小小少年,伴随着我们的童年一起长大,多少孩子追逐着大空翼的背影,走上了职业足球之路。在世界杯已然迈入胶着期之际,不妨跟着小编走近这么一群拥有足球特长的孩子:他们也许年轻得根本没有听说过《足球小将》这部动画,但他们稚嫩的面庞,年轻而健康的肢体,和满满挥洒不完的热情和执着,却又不禁令人想起那些故事中的虚构角色——他们,就是重庆的“足球小将”。
分享到:
曾效力于深圳红钻的日本外援乐山孝志如此形容自己对《足球小将》的感受:“皮球扑通一声飞到前面跳动,大空翼甩开膀子在后面猛追,开场的镜头永远留在我脑海里,这个可爱的孩子心中充满了力量。”而当走进杨家坪中学看到我们的三位主人公时,相似的画面定格在眼前。
少年成长的烦恼是多么相似,这些“足球小将”将自己的皮肤晒得黝黑,在烈日下和绿茵场上,为他们的青春留下一段难以磨灭的印记。
七月的重庆,一反往年的燥热,下午18点,天色依旧还算明朗,刚一下课,文星便匆匆赶到高中部操场,在场边换上自己的25号红色球衣,和队员们开始基本的体能训练:长跑、压腿、拉伸、仰卧起坐......这些针对他们耐力、力量、柔韧性等身体素质的锻炼,日复一日枯燥而乏味。而在这些热身运动完成之前,孩子们并不能触碰他们喜爱的足球。
文星即将度过自己初中生活的第一年,十二三岁的孩子,从永川来到重庆,远离在成都打工的父母,差不多每学期才能彼此见一面。而长期住读的文星也显得比同龄孩子更独立,读书、踢球,对于远在他乡打拼的家人,无疑是一笔不菲的开支,他很理解父母不能陪伴身边的难处。而就在大半年前,也就是文星刚入学没多久,按他自己的说法,那是一段不太“懂事”的时期。刚刚经历环境和心态的巨大变化,让一个还处于成长期的孩子无法完全适应,看见一些家庭条件尚好的队友吃穿优渥,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相处让一些小小的差距在孩子心中被无限放大,而转折点就发生在一次放学后的事件上。
  • 曾经“不干净”的少年
    因教练的话走出阴霾
  • “就是手脚‘不干净’。我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想的,脑子一热,就拿了同学200元。”文星说起事情的始末,在询问之前,小编征询了教练及他个人的意愿,文星并没有遮掩的意思,他说,那是自己第一次做这种事,“其实心头压力黑大,当被老师发现后,反而松了一口气,觉得终于结束了。”之后,教练找文星谈话,也许“人要靠自己”这个道理说出来就是个大俗话,但对一个站在迷茫十字路口的少年来说,却像一盏驱散雾霾的灯,让文星到现在还常挂嘴边念念不忘。
  • 老教练任职十个春秋
    “千翻”娃儿也有好的一面
  • 这群孩子的教练童老师,已经在杨家坪中学任职十个春秋,送走了一批批风华正茂齿少气锐的“足球小将”们。在童教练的眼里,瘦瘦小小皮肤黝黑的文星就只是一个偶尔有点“千翻”的娃儿,所以总是多让人操心一些,“但自从经过上次事件后,不管练球还是学习,这个娃儿勤奋多了,现在踢得多好的。”童教练赞许道。
  • 文星从小踢球
    对于未来没有明确的目标
  • 虽然文星从小学二年级就参加了足球的兴趣班,但对于未来的期望或计划,就和一般的小孩一样,并没有明确的目标,“走一步看一步,只要能踢就很开心。”
如果一个孩子想走专业路线,一般在初中毕业前就要落实,如加入俱乐部;而对于高中生来说,再想走这条路可能年纪就有些大了。在97/98全运会集训队选拨中,杨家坪中学向其输送了8位队员,多是初中毕业前往。对于选择继续升学的孩子,因目前的培养模式都是学习训练两手抓,所以他们的成绩并不会落下,足球作为一种特长和爱好,可以为这些孩子的未来拓展更大的选择空间。
  • 可能作为足球特长生进入大学是一条更切合实际的道路
    • 高中部的学生动作要娴熟和舒展很多
    • 训练从早上八点半上课至下午五点半
  • 教练童老师,已在杨家坪中学任职十个春秋
    尽管带着护具,训练还是会让孩子们“挂彩”
    刚进行完对抗训练的队员累得蹲在地上
    • 足球帮助他远离堕落的圈子
    受父亲影响而开始喜爱足球的向中旭,对于前途的规划更倾向于继续升学。向中旭来自贵州,从小就在当地的一个足球学校接触专业训练。当时的向中旭成绩并不好,结交了几个辍学在外游荡的伙伴,经常逃课泡网吧耍游戏。 回想起刚来到重庆的时候,向中旭说,离开过去的朋友,自己有一段时间还是感到特别孤独,而且当时自己的足球基础也不是很扎实,当队友们在场上对抗时, 他只能在场边进行一些基本练习。“教练管得很严,”向中旭笑得憨实,说得也简单直白,“但他一直守着我练基础,我就不会觉得个人是单独的。”而向中旭本来也是个开朗的孩子,在教练的帮助下没多久就融入新环境中,充实的训练比赛和新的同学队友,也让他逐渐远离了过去的圈子。[详细]
    • 我想做的“只有踢球”
    和文星同为初一的汪志龙,却比初三的孩子还高了些,拥有一副良好身体素质的他,在队伍中踢的是前锋的位置。相对于文星和向中旭,汪志龙虽然略显沉默寡言,当问道除了踢球还有什么其他爱好,他的答案憨直而坚定——“只有踢球”;但当他一拿到球,却像变了个人般整个都灵动起来…[详细]
    • 青少年足球路在何方
    走专业路线有比较明显的局限性,例如踢过“U字头”职业大赛的学生,如果他们想继续学习,而为保证公平性,这些孩子是不被允许参加业余级别的大学生足球联赛的,所以这也令他们失去了保送进大学的机会。另一方面,如果放弃学业进入职业队,国内外都一样从预备队开始,便是一个“金字塔”式的严苛选拔,能够踢出来的只是顶尖很少一部分。而每一个进入职业队拥有足球梦想的孩子,必然都渴望“一球成名”,而不只是在场边“耍草草”,但实际上,可能连“打上球”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在这样的前提下,至少很多父母是不愿孩子去冒这个险的 …[详细]
  • “对于自己曾经带过的走上不同道路的孩子,历经过一届届的离别,已当了十年教练的童老师有骄傲、有唏嘘,更多的却是感动。回忆起数年前,带着一群学生外出参加比赛,遇上大雪天气打乱了原有的计划安排,几位老师忙得晕头转向忘记了吃饭,一个孩子端着一碗泡好的方便面递给童教练,说自己刚泡好准备吃,让教练“先吃两口嘛”。“其实娃儿都没得好多钱的,我也操心他们没吃饱,就让他‘自己吃’。”童教练说,“但其实他估计只是不好意思,害怕我不接受,才说出这种‘顺便’的感觉,最后没得法了,这个孩子才说其实自己已经吃过了,这个是专门为我泡的。”虽然都是些相处中的小事,但正是这些细腻的感动,让童教练由衷地感慨:喜欢和这些孩子们在一起。足球,维系着他们的感情,教练如父,队友如兄弟,宛若一个大家庭。
    也许我们的三位主人公并没有豪言壮志地说,要为中国足球之崛起而奋斗,摆在他们面前的,就是最真实的迷茫和现实,所以他们不得不慎重衡量自己的梦想。 童教练介绍说,在95~98届时,杨家坪中学的校园足球队正处于鼎盛期,全队十几个孩子,最多时有5~6个能进入像山东鲁能、贵州人和这种水平的俱乐部。但近年来,在整个中国足球低迷的大环境下,而重庆力帆也在数年间起起落落,足球似乎始终是山城球迷心中的一颗“朱砂痣”。 自2000年之后,虽然校园足球联赛依旧举办得如火如荼,体教结合的方式也为这些孩子拓展了更大的空间,但也正因为如此,似乎更多的家长和孩子倾向于选择仅仅将踢球作为一个进大学的敲门砖,或只是一个兴趣爱好而已,真正抱着振兴国足,或踢进五大联赛梦想的孩子,似乎越来越少。
就像80后一代的偶像是大空翼、罗纳尔多一样,文星和向中旭是C罗的死忠粉,而汪志龙更喜欢梅西;而对于接近尾声的世界杯,三人则分别看好巴西和荷兰。只要一说起足球,这群孩子便津津乐道起来,也许以后他们会走向不同的未来,但此时此刻,这份对足球的热爱却已经足够,祝愿他们遵从心愿,走好自己的路。
  • 最后,将一段关于日本高校足球联赛的影像纪录作为结束——《最后的更衣室》:冠军永远只有一个,而在这光芒荣耀的背后,掩藏着4173所高校的泪水,不甘或不舍,伤痛与蜕变......在“最后的更衣室”中,孩子们说:一辈子都要踢足球!教练说:做教师真好! 结束,是开始的哨声。不为比赛,不为成绩,正是因为输了球,正是因为之后的分道扬镳,所以这份对足球的热爱和梦想,才显得更加质朴和坚定。



    值班编辑: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爆料电话:023-86898850
    微博私信:大渝网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搜索账号“大渝网”

这份对足球的热爱和梦想,因而更加质朴和坚定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
违者必究 出品:大渝网新闻中心
策划/饶艺 责编/李瀚波 图文/何倩 电话:86898850
获取更多本地资讯
关注大渝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