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活跃着一群在红白喜事上演唱的歌手,民间的通俗说法是“唱死人子板板”,近年来也有人把他们称作“职业哭丧人”,但他们认为这不准确,因为并不是每个歌手都要哭,他们自己对外的雅称是“礼仪演艺人员”。46岁的陈开红女士就是其中一人。
陈女士“唱板板”已经有近20年了,她年轻时就喜欢唱歌,90年代歌舞厅红极一时,她常到歌舞厅驻唱。
次演出,陈女士都会全情投入。站到灵堂的台子上,陈女士一般都是一身素衣,头发自然地扎起来,不做任何修饰。她说这样的演出通常被称为告别演唱会”, 作为演出者,情绪要像逝者亲人的情绪一样悲伤,要把他们去世的亲人当成自己的亲人,才会投入。
“我们喜欢唱,但是又没得那么多机会,去KTV吧,总不能天天去,也花钱,正好红白喜事还需要歌手,能让我们唱,相应还有点收入,也就接下来了。”陈女士笑笑解释了入行的原因。
  • 把逝者当自己的亲人
    带动家属发泄情绪
  • 哭灵是最重要的节目,往往也是第一个,歌手会演唱比较动情的歌曲,同时结合逝者的生平,用饱含感情的语气念悼念词,情到深处歌手会带着哭腔大声呼唤死去的亲人…
  • 是有追求的音乐人
    因为唱歌与丈夫结缘
  • “其实,我们都是有追求的音乐人,不光是为了混口饭吃,只是没有赶上好时候。”陈女士感概地说道,她年轻的时候就喜爱唱歌,她常到歌舞厅去唱歌表演,就跟现在的酒吧驻唱一样。
  • 普通歌手每月收入仅两千多
    要想靠这个发家致富很难
  • 每次接到业务,陈女士和她的同伴会组成一支乐队,包括主持人、歌手、键盘手等,五六人左右。一场演出,大约两三个小时,费用少则几百上千,多则上万。
陈女士说她们圈子里的人才特别多,她用了“高手在民间”来形容,“很多人都唱功了得,有的参加各种电视台的节目还获过奖。”不过陈女士也说,因为机会有限,能展示自己的人也很少,又因为大家都不年轻了,没再想过要出名,只是把唱歌作为了一项低调的人生爱好。
  • 生活中陈女士喜欢弹琴练歌
    • 陈女士家中放有红白喜事的礼仪手册
    • 陈女士热爱音乐,家中有各种乐器。
  • 陈女士丈夫旧照
    陈女士的丈夫弹吉他还得过奖
    陈女士展示手机里的“告别演唱会”照片
    • 噪音惹争议 尽量不扰民
    城市居住区内搭灵堂、哀乐扰民等争议已经不止一天存在。这一点,陈女士也很清楚。但她认为,根本原因并不在这些歌手身上,“我们为啥要去唱歌,还不是因为有人需要…[详细]
    • 庆幸家人理解尊重
    对这个职业本身的看法,陈女士说,她很庆幸,自己的大多数家人朋友都是理解并尊重的。“很多人也帮我们介绍业务,不只是唱白事,红事也唱。有亲人朋友过生日、办喜酒,也请我们去唱歌。”…[详细]
    • 靠正当劳力吃饭
    陈女士感慨,社会变化,分工越来越细,就业机会越来越多,但有些人的观念却落后了,看不起这样的哭丧人。“好多人都是靠为别人服务吃饭,只是服务方式不同而已,我们一样是靠正当的劳力挣钱。”…[详细]
  • 陈女士说,不管根本原因在谁身上,扰民都是不对的,所以每次她和同伴们都尽早结束演出,并且尽量把音量调低。“一般晚上6点半开始唱,城里面结束时间最迟不超过十点半。在乡下因为没有扰民的问题,时间会相应延长一些。只要条件允许,我们一般都选在离居民楼有一定距离的坝子里唱,反正离得越远越好。”


    陈女士觉得,这个职业很无奈,一方面要维持生计,一方面又要考虑影响。“渝中区是我们最不愿意去的,我们也晓得,这种市中心的中心,越要注意影响,但人家喊到你了有啥子办法?而且如果客户非要你三更半夜还继续唱,你能怎么办?难道那种场合和人家闹不愉快吗?”
陈女士说,目前,重庆的职业哭丧人中,年龄最小的仅二十出头,但极少。“一般年轻人还是放不下面子,和我才进入这个行业的时候一样。”不过,陈女士说,这行竞争依然激烈。“重庆起码有几千上万人靠这个吃饭,最近两年,还有一些周边省市的人加入。”
  • 对自己的“职业生涯”,陈女士只是简单地说:“有需要的话,就继续唱下去。”目前,儿子还在读书,生活压力还是有,好在老公还在上班。

    对于职业哭丧人这个群体,陈女士的看法还是那句话:“只要这种习俗还在,还有市场,就肯定有这群人存在。除非哪天人们真的不需要了,这个职业肯定才会消失。”

    值班编辑: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爆料电话:023-86898850
    微博私信:大渝网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搜索账号“大渝网”

陈女士在“告别演唱会”上唱歌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
违者必究 出品:大渝网新闻中心
策划/张晓旭 采写/张晓旭 陈思宇 编辑/陈思宇 电话:86898850
获取更多本地资讯
关注重庆生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