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的地名,很土,很俗。但这些又土又俗里地名里,透着浓浓的温暖和亲切,它们隐藏着历史的沧桑,还有这个繁华都市难寻的情趣。在类别庞杂的地名中,或“猫儿石”样呆萌可爱,或“一碗水”般平淡无奇;有“菜园坝”样的乡村田园,有“打铜街”般的市井烟火;还有“四五六七八九十公里”的简单粗暴,“毛线沟”“滩脑壳”的莫名其妙…
重庆主城区域的地名,大致可分为以下几类:动物类、植物类、地貌类、桥类、商号类、官署类、百家姓类、数字类、神话传说类、龙的传说类、抗战时期类、名人类、颜色类,还有莫名其妙类。
退休后,张老侃专注于重庆民俗研究,对老重庆的言子和地名有独到见解,撰写了很多相关文章和书籍。
名的重庆民俗学者,张老侃,已年过七旬,是个标准的老顽童,喜欢踢足球,风趣幽默,热情健谈。“重庆,原来就是个水码头,码头文化很俗很土。”张老侃说道。正是这种又俗又土的文化氛围,孕育了如今这些“奇葩”的地名。
  • 码头文化很俗很土
    孕育“奇葩”地名
  • “重庆,码头文化很俗很土。”张老侃说道。正是这种又俗又土的文化氛围,孕育了如今这些“奇葩”的地名。
  • 为何带龙地名多?
    建文帝曾出逃巴蜀
  • 重庆城中,有一二十处“龙隐”的踪迹:来龙巷、龙门浩、龙隐路、化龙桥。似乎在暗示,这位皇帝,来到这里后就没再离开。
  • 为何北碚地名多霸气?
    抗战时期为铭记国耻
  • “当时的北碚区长是卢子英(卢作孚之弟),当时每失陷一个城市,就改一个街名,为了铭记国耻。”
重庆的地名中,有不少带“鹅”字的,鹅岭、鹅项颈、鹅公岩。为何带“鹅”呢?“因为啊,重庆的渝中半岛就像是一只天鹅” 张老侃说。鹅岭就是这只天鹅的头和颈,枇杷山和解放碑是鹅身,朝天门就是天鹅的尾部。
  • 站在鹅岭揽胜楼,放眼望去,鹅岭就是天鹅的头和颈。
    • 鹅岭鸡鸭店,一个店名里鸡鸭鹅全有了。
    • 倚靠着“白象街”路牌晒太阳的居民。
  • 白象街的汪泰全号已残破不堪。
    渝中羊子坝,现在拆得只剩了些断垣残壁。
    筷子街,恐怕只有重庆才有。
还有谁记得,十多年以前,站在鹞子丘的那只三米高的石头鹞子?不知道它飞哪里去了。除了“鹞子丘鲜肉店”几个鲜红的大字,街上已鲜有 “鹞子丘”的痕迹。从白象街走到羊子坝,那里已拆成一片瓦砾。蓝色的铁皮墙,或是水泥砌成的砖墙,包围着正在拆除的破败老房子。
  • 加载中...



    爆料电话:023-86898850
    微博私信:大渝网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搜索账号“大渝网”

著名的“卜凤居”,孤零零地站在拆迁工地上。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
违者必究 出品:大渝网新闻中心
本期策划/张灵 文图/公绪强 潘雷 责编/公绪强 电话:86898850
获取更多本地资讯
关注大渝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