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重复枯燥,却关乎船员性命、船舶安全;人家过节往家走,他们还需要守在滩口;年幼的孩子,也只能交给老人照顾;山中的野猴,是他们唯一的邻居。滔滔江水涌动不息,他们是川江之上不变的守护者… 
信号员,就是长江上的交巡警。他们通过高频电话与过往船舶实时交流,双方还通过望远镜、信号杆上的信号标进行双向确认。指向下方的箭头升起时,表明船舶可下行,上行需等待;当升起指向上方的箭头时,船员通过望远镜看到,就知道现在可上行,下行需要等待。
信号台工作重复枯燥,但每一次信号揭示都维系着船员的生命和船舶的安全,谁也不知道意外会发生在何时。
号台一般实行“下行优先 ”原则,就是当下行船舶遇见上行船舶时下行船舶先走,不过也要根据两船所在的位置、速度、水流等因素进行判断,“一般等个10分钟,他们就要闹,等嫩个久了,还不放我上去”。
  • 肖凤林 航道世家的接班人
    人家过节往家走 我们过节守滩口
  • 肖凤林出自“航道世家”,她的父亲肖方木安全绞滩30多年无事故,曾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
  • 谭跃 26年见证滥井沟变迁
    一张床 一张桌子 一台收音机
  • 以前的滥井沟是3间小平房,“一天都是晒起的,早上晒前面,中午晒上面,下午晒后面”谭台长笑着说。
  • 陈发军 35年8个信号台
    17岁参加工作 51岁头发已白许多
  • 老陈先后在火烽滩、涪陵、黄草峡、蔺市、骑马桥、黔滩、汤家沱、滥井沟等信号台工作,35年间他已工作过8个信号台。
1980年的电影《等到满山红叶时》轰动一时,曾有位年轻女孩看了电影后感觉很浪漫,就选择当上了信号员。可几天后她就明白了,这里只有枯燥、清苦和寂寥,浪漫无处可寻。
  • 远眺滥井沟信号台,矗立在长江悬崖边上
    • 鱼洞信号台被誉为“长江最美信号台”
    • 老关庙信号台,电影《等到满山红叶时》的拍摄点
  • 鱼洞信号台的“五朵金花”
    谭台长沿着成渝铁路走1个小时才到信号台
    谭跃和陈发军正在吃午饭
    • 鱼洞信号台 长江最美信号台
    鱼洞信号台被誉为“长江最美信号台”。不仅是因它在鱼洞老街公园之巅,更因为这是一座女子信号台。[详细]
    • 老关庙信号台 看满山红叶
    老关庙信号台正是电影《等到满山红叶时》的拍摄地,驻守在这的都是女信号员,所以也被称作“川江女子第一哨”。[详细]
    • 滥井沟信号台 铁轨旁的战士
    滥井沟信号台位于车亭碛的一处山坡上,与鱼洞信号台刚好相反,这里枯水期开班。[详细]
  • 2000多里川江,水流湍急且江中多险滩暗礁,为保障行船安全,川江两岸自古就有助航设施。三峡大坝蓄水后,航道情况大为改善,很多信号台随之淹没。现在,长江重庆航道局下设信号台共有21座,鱼洞、滥井沟、小南海、汤家沱等4座信号台属巴南航道管理处管理。

    信号台工作重复枯燥,但每一次信号揭示都维系着船员的生命和船舶的安全,谁也不知道意外会发生在何时。信号员冯健就经历过两个小时内接连发生两次事故的惊险一刻,刚处理了一艘在大沙坝划舱漏水的下水船舶,又有一艘下水船舶搁浅于钓鱼嘴水域。
交谈中,四位信号员都会重复的一句话就是“习惯了”。多年的工作经历,使得他们习惯了颠倒的作息、枯燥的工作,习惯了荒山的闭塞、孤独的守候。但并这不是无奈的妥协,而是职责的坚守。滔滔江水涌动不息,他们是川江之上不变的守护者。
  • 工作重复枯燥,却关乎船员性命、船舶安全;人家过节往家走,他们还需要守在滩口;年幼的孩子,也只能交给老人照顾;山中的野猴,是他们唯一的邻居。

    如果有兴趣,可以去看看那部老电影。30多年过去了,很多东西都变了,平房变成了小楼,没水没电没电器现在都有了,手拉升降信号标也变成了自动操作;但也有些东西没有变,工作依然枯燥,生活闭塞孤单,信号塔上红色的信号标也依然鲜亮。
    爆料电话:023-86898850
    微博私信:大渝网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搜索账号“大渝网”

信号员心声:不是无奈的妥协,而是职责的坚守。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
违者必究 出品:大渝网新闻中心
策划/公绪强 责编/李瀚波 陈嘉玮 图文/公绪强 王渊 李瀚波 电话:86898850
获取更多本地资讯
关注大渝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