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死飞”,顾名思义,车的飞轮是死的,必须踩脚踏才能让它前进;而普通自行车在有惯性作用的时候,即使不踩脚踏,也能前进一段距离。据玩家介绍,骑“死飞”原本是欧美国家流行的休闲运动,08年左右才逐渐进入国内。
“死飞”爱好者小艾在滨江路夜骑,最快速度大约五六十公里每小时,这需要长期的训练。
庆的“死飞”爱好者大多在十五六岁至二十多岁,他们充满激情,热爱这种有挑战的骑行工具。
骑“死飞”不同于普通自行车,需要不停地踩脚踏才能前进。由于没有手闸刹车,脚踏上会安装绑带,脚踩进去后,就与脚踏固定在了一起。停车时,用力将脚踏往反方向一踩,才能停下。前进、后退、刹车全都用脚踏控制,需要玩家有更快的应变能力,因此,骑“死飞”比起普通自行车来说,更惊险刺激,这也是它能吸引一群爱好者的原因之一。
  • 从花式到竞速 挑战惊险刺激
    为人身安全 常在滨江路车少时骑行
  • 最初的时候,“死飞”玩家常常到步行街上进行花式表演:转圈、“漂移”等。之后,逐渐往竞速方向发展。夜晚的滨江路成了“死飞”爱好者的舞台。
  • 组织车队比赛 拼速度更拼耐性
    没有专业人士指导 自己总结经验
  • 每次训练大概要持续两三个小时,骑一圈有8公里,根据训练强度需要,可能要连续骑两三圈不休息。没有专业人士来指导,都是自己不断总结经验和不足。
  • 不是男生专利 三成玩家是女孩
    “死飞”外观不拘一格 色彩搭配大胆
  • “死飞”爱好者大多是“潮人”,除了部分学生之外,大多从事的是摄影、IT技术、刺青纹身一类的职业。资深玩家小艾说,重庆“死飞”圈子里,大约有三成是女孩。
“死飞”爱好者大多是“潮人”,与他们的气质相符的是,“死飞”外观也不拘一格,色彩搭配大胆,荧光黄、大红、大绿这样惹眼的颜色很常见。一辆车的颜色搭配可以随自己的意愿,完全可以搭配得花花绿绿,赚足回头率。
  • 夜晚的滨江路车辆少,成了“死飞”爱好者的舞台
    • 资深爱好者小艾在骑行台上热身,准备比赛
    • “死飞”玩家大都是“潮人”
  • 小艾在组装“死飞”,手臂上的纹身很惹眼
    “死飞”的糖果色配件吸引了许多女生
    因飞轮是死的,这种车才被叫做“死飞”
    • 大学肄业 打工卖单车
    小艾说,读书没能敌过他的爱好,大学的时候,我已经开始接触“死飞”,并且到解放碑一家潮店打工,帮人卖“死飞”…[详细]
    • 自己开店 想创立品牌
    去年5月,小艾自己开了一家店卖“死飞”,有成品单车,也可以自己选零配件,由小艾组装。小艾说,虽然他没有大学毕业,但比他们幸运的是,可以为自己喜欢的东西付出…[详细]
    • 新手加入都要给其装刹车
    因为脚踩上脚踏后,被绑带固定,不容易轻易拿出,所以刹车时脚下反应要快。小艾说:“如果刹车时脚上反应太慢,就容易摔。很多初学的爱好者,我都会让他们先装上手闸刹车,练熟了再卸下来,不鼓励盲目地直接‘上手’。”[详细]
  • 小艾在大学里原本学的是画画,现在许多同学也已进入广告、动漫类的公司,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和收入,但并非每个人都喜欢自己的职业。
    对于自己的经历,小艾说,虽然没有把大学读完,也叛逆过,但幸运的是,他从爱好中发现了自己的人生目标,有清晰的计划。在“死飞”这个圈子里,小艾也接触过一些性格叛逆的在校学生。“我鼓励过他们,再叛逆也不能做一个坏人,就算你不喜欢的读书,也要从其他方面发现自己的能力,进了社会能把一件事做好。”
玩“死飞”固然是一种小众的爱好,没有太高的社会关注度,甚至因为有一定的危险可能会被父母反对,但他们仍在坚持着。
  • 小艾说,他最初玩“死飞”时,并没告诉父母这种车没有刹车;曾经开店时,父母也觉得“死飞”有个“死”字,不吉利。“这些我都坚持下来了,我觉得这是一项值得我付出的运动。”

    爱好者们参加的“死飞”比赛都属于业余赛事,小艾说,这种情况下,许多选手是没有赞助商的,也就是说,无论去哪个城市比赛,吃、住、行等等都要自己掏腰包。不过,小艾觉得,只要有意义,都应该坚持下去。

    微博私信:大渝网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搜索账号“大渝网”

“死飞”玩家组织和参加比赛大多都是自费,但仍在坚持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
违者必究 出品:大渝网新闻中心
本期策划:张晓旭 图文、编辑:张晓旭 电话:86898850
获取更多本地资讯
关注大渝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