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期

有这么一群孩子,他们因为脑瘫或者其他原因,身体存在缺陷,有的肌张力高,挺得像块木板,有的肌无力,软得像滩泥。对他们而言,独立行走变成了一种渴盼。为了获得行走的技能,他们需要经历漫长的康复训练。其间,有的家庭选择坚持,有的家庭选择放弃,人性的善与恶,美与丑在这个过程中,被现实照得通透。  

如果放弃他

我的良心会受谴责

文/胡宗颜 图/李自洋

 

5月7日上午九点过,重庆儿童医院后门一康复所的门口,门的里面,不断传来孩子们哭闹的声音。

因为脑瘫,或者是其他的原因,这群孩子不能站立,或是独立行走。而他们之所以来到这里,为着都是同一个心愿——站起来,独立行走。推开门,有的孩子肌张力高,挺得像块木板,有的孩子肌无力,软得像滩泥,要想让这些孩子独立行走,康复训练短的一两年,长的数十年,谁也不清楚究竟需要多久,更没人敢打保票,孩子一定能站起来。而更为具体的是,康复训练的费用,绝非一般家庭能够承担得起。

“有的家庭坚持,孩子情况好转离开,有的家庭中途就放弃了,在这里,人性的善与恶,美与丑,都被现实照得通透,让人看个淋漓尽致”,康复师说。

【贵州奶奶吴苹 带孙子在渝求医四年】

“他的父母放弃了他 但我不能放弃”

吴苹背孙子杨浩博出现在康复训练教室,浩博的体重得有50多斤,让奶奶吴苹满头大汗。

“背起吃力,他再大点,我就背不动了”。吴苹来自贵州六盘水,她操着一口贵州话和我交流......

查看全文

 

 
  策划/周利宏    摄影/李自洋   文字/胡宗颜    编辑/余璐 设计/曾雯  
关于腾讯·大渝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渝律师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 1998 - 2014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府新函[2001]87号 文网文[2004]0008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90407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渝B2-20070012 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