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9年,3285个日子,如果幸运,他每年能见到父母一次,短暂的相聚10天,累积下来也不到90天。9年成长的岁月里,父母只是一个“概念”,却不曾实实在在的陪伴,随着青春期来临,他逐渐关闭心门,与周围人敌对,靠打架、通宵上网打游戏来宣泄对没有父母关爱的不满。
或许,他是别人眼中的“坏孩子”,或许,他还是老师眼中的“头疼”学生,然而,我们是不是应该思考,是什么促成了他的“坏”?
山县钟灵镇旺龙村半坡组的杨秀伟今年已经14岁了,就读于钟灵中学2015级1班。然而,1米5的个子,不到80斤的体重,着实让人看起来觉得过于单薄和稚嫩。5岁的时候,小杨的父母把他和小他三岁的妹妹杨秀娟送回了老家,从此,开始了和爷爷在一起的9年留守生活。
  • 留守:9年与父母相聚不到90天
    成长路上没有父母陪伴的影子
  • 5岁的时候,小杨的父母把他和小他三岁的妹妹杨秀娟送回了老家,从此,开始了和爷爷在一起的9年留守生活。
  • 叛逆:通宵打网游夜不归寝
    上了初中后,我就觉得更孤单了
  • 那段时间,他没有适应新的生活环境,和同学的关系越来越生疏,也找不到人可以倾诉,慢慢的,开始厌烦学习。
  • 蜕变:老师的鼓励
    让他从“坏孩子”到年级第一名
  • 每天修鞋平均能赚70-80块钱,生意好的时候还赚过两百多。谈及家里的亲人孩子,何爷爷不愿多说。
或许,他是别人眼中的“坏孩子”,或许,他还是老师眼中的“头疼”学生,然而,我们是不是应该思考,是什么促成了他的“坏”?而最终能让他将“坏”转变成积极向上的动力,又来自于哪里?
  • 杨秀伟,14岁,留守在家9年
    • 小杨字典背面写着父母打工工地的地址
    • 妹妹杨秀娟,愿望是爸妈身体健康
  • 这是他们的第一次合影
    小杨2013年期末考试奖状,全年级第一
    墙壁上张贴着仅有的四张关于父母的照片
这群孩子,离开了父母亲情的怀抱,独自感受着与年纪不相符的孤独。人们给这群孩子起了一个酸楚的名字:留守儿童。 留守儿童长期隅居农村,看似与我们毫不相干,可是谁又能无视他们的存在和将来对社会的影响?他们的成长需要全社会的关爱与帮助。

留守儿童

是最容易受伤害的人

调查显示,57%的留守中学生存在轻微或轻微以上的心理健康问题,其中轻度心理健康问题的检出率为47.7%,中度为9.0%,重度为0.3%。研究人员通过分析还发现,这些留守中学生的心理健康状况往往与父母的打工年限有关,时间越长,孩子的心理问题越严重。[详细]

父母关爱缺失

引起严重的情感饥饿

长期与父母分离,导致留守儿童在日常生活中享受不到父母的关怀,遇到困难不能从父母那里找到感情的支持,在学习、生活过程中出现一些差错得不到及时的引导、纠正[详细]

留守儿童

几乎没有自救能力

由于大多数主要劳动力外出,一些不法分子往往趁机对“留守儿童”家庭实施不法侵害![详细]

隔代教育

教育不成功,学习成绩滑坡

在远离父母的日子里,由于临时监护人监护不够,使得这些孩子出现学习观念淡薄,尤其是在学习上碰到困难,没人辅导,加之作业本上不断出现的红色“×”,严重影响了他们学习的积极性。[详细]

这群孩子,离开了父母亲情的怀抱,独自感受着与年纪不相符的孤独。人们给这群孩子起了一个酸楚的名字:留守儿童。 留守儿童长期隅居农村,看似与我们毫不相干,可是谁又能无视他们的存在和将来对社会的影响?他们的成长需要全社会的关爱与帮助。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
违者必究 出品:大渝网新闻中心
责编/曾雯 图文/胡宗颜 周鹏 (实习) 电话:86898850
获取更多本地资讯
关注大渝官方微信

往期回顾

更多
分享到关闭

分享按钮不再出现?

确定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