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县厚坝镇群联村,一条长10公里的蜿蜒的山路通往镇上,步行最少三个小时,由于地处偏远,这里的经济自然相对落后。早些年,年轻人陆续开始外出打工,期望能改变这里的命运,留下一些年老的和年幼的人,守候在这里。
刘亚兰6岁,刘成进3岁,只是希望妈妈能看一眼自己的奖状,如此简单的要求,对于留守在山中的这两个孩子来说,却几乎成了一种奢望。
县厚坝镇群联村,这是一个衍生在山坡上的村子,一条长10公里的蜿蜒的山路通往镇上,步行最少三个小时,搭摩托车,也要一个小时。由于地处偏远,这里的经济自然相对落后。早些年,年轻人陆续开始外出打工,期望能改变这里的命运,留下一些年老的和年幼的人,守候在这里。
  • 妈妈不再回家
    那年我3岁弟弟11个月
  • 父母外出打工,春节的时候,就只有爸爸一个人回来了,姐姐问妈妈到哪里去了,爸爸说回妈妈自己家了,以后就只有他和我跟弟弟了
  • 留守 “成熟”没有选择
    三年多的时间里没有爸爸妈妈
  • 虽然只有7岁,但亚兰和成进还是很积极的帮着家里做事,摘菜,割草,烧水,做饭,基本都会了
  • 存零用钱带弟弟去找妈妈
    妈妈,看一眼我们的奖状
  • 刘亚兰和弟弟刘成进又被学校评为了好孩子,姐弟俩把崭新的奖状摆在我们的面前,两双眼睛直挺挺的看着我们,脸上却没有笑容。
亲,在每一个小孩的成长过程中扮演着不可缺少的重要角色,和蔼可亲、不辞辛劳。但对于山区的留守儿童而言,他们的父母往往在他们很小的时候,就不得不远赴他乡,为了一家人的生计而奔波劳累。他们对爸爸妈妈的记忆只存在于他们的梦里,不安又充满期待的梦里……
    • 妈妈打工一走十年
      和外婆相依为命
    爸爸抛弃了她和她妈妈,妈妈为了养活幼女,在她一个月的时候就外出打工…[详细]
    • 小思思的暑假
      做饭洗衣 一个人撑起一个家
    6岁的时候,小思思就开始学着做饭,以前没灶头高,就踩着板凳煮饭,现在就只需垫垫脚…[详细]
    • 最想做的事
      和妈妈照一张全家福
    妈妈如果回家看我了,我最想和妈妈做的一件事是照相,照一张有妈妈、外婆外公…[详细]
  • 7月10日,记者来到城口县修齐镇家园村留守儿童黄婧思家,本来一家有7口人,但父亲弃家出走,母亲外出打工,现在在黄婧思身边陪着的只有常年带病在身的外公外婆。

    思思刚生下来的时候她的爸爸就抛弃了她和她妈妈,从那个时候开始,她妈妈就把思思抱给我们养着,独自一个人带着病痛离家去了贵阳给人家做保姆,挣点钱养活这个可怜的孩子
曾经,在山野的风中,我奔跑着,是向远处还是未来?我蜷缩在角落里,听所有山头发出阵阵冷笑。此刻,我梦想着有一天,我会躺在那所谓“席梦思”的床上,听母亲讲故事;我想当一个城里人……
这是一个隐匿在繁华都市旁被遗忘的角落,在这我们见到了当地的留守儿童,每个人都有梦想,和城里的孩子相比,大山里的孩子梦想很小,又脆弱易逝,他们只能孤独地守望着这小小的梦想之花。天地源忘不了那些为城市建设作出贡献的外来务工人员,更忘不了那些留守在大山的孩子们。
杜雪艳与妹妹,杜雪艳今年9岁,小学三年级,她希望妈妈回家,给她买熊娃娃。
万世雄、李文中、易潇天、杨永峰、邓振华、杨超
朱茂,今年11岁,家住城口县修齐镇家园村,现在和妈妈住在一起,爸爸在北坪乡打工。
这群孩子,离开了父母亲情的怀抱,独自感受着与年纪不相符的孤独。人们给这群孩子起了一个酸楚的名字:留守儿童。 留守儿童长期隅居农村,看似与我们毫不相干,可是谁又能无视他们的存在和将来对社会的影响?他们的成长需要全社会的关爱与帮助。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
违者必究 出品:大渝网新闻中心
责编/曾雯 图文/胡宗颜 郭泥 龚霞 张立立 孙妮(实习生) 电话:86898850
获取更多本地资讯
关注大渝官方微信
分享到关闭

分享按钮不再出现?

确定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