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关闭

分享按钮不再出现?

确定取消
精神病患者,一个让人避之不及的群体,一群被称做“定时炸弹”的可怜人,他们因为特殊的病症被人们遗忘,被社会边缘化。关于精神病人伤害人或者被伤害的报道也是屡屡出现,经过影视、书籍的渲染,精神病院也仿佛成了神秘的人间禁区。
图:小倩自残,手上满是伤口。魏小云主任谈到病人的时候,说的最多的便是苦。患病没有理智的时候不知道苦,治疗后清醒了去自杀更是苦。
有病区的入口处都设有一个两道门的隔离间,“就是个缓冲作用,冲破了第一道门,还有一道门挡着争取时间”魏主任说。记者发现里面那道门的内侧,有很多坑洼,“是病人用木棍、石头砸出来的,有时候晚上发病了,他们想冲破门回家”魏主任解释说。
精神病人随时可能会癫狂起来,医生护士们只能用身体扛着,没有受过伤的精神科医生护士,几乎没有,被病人打骂都是家常便饭的事,吐痰吐口水就更算不了什么了。“男三病区的陈黎明主任如是说。
  • 花季少女反复自杀自残
    心里发毛 想要刺激自己
  • 小倩(化名)是有严重自残行为的精神病人,脖子、手臂上一道道的伤痕,左手臂上两条十几厘米长的伤疤清晰可见,整个左手被纱布包裹,露出的拇指也已是黑红色。
  • 男子精神分裂到处砍人
    单独隔离 吃喝拉撒都要人照顾
  • 他在小区里挥舞斧头到处砍人,警察前来制止的时候也被袭击。进院后被单独隔离在一个房间,我透过门上的小孔看到他正在安详的熟睡。
  • 女病人最爱唱“小燕子”
    住院多年 儿子都已高中毕业
  • 女病区的大厅里,只有一位穿着花上衣的女病人不停地走来走去,还一直唱着“小燕子”。看见陌生人来了,她显得十分兴奋,“有相机啊,我要拍照!我要拍照!”她央求着魏主任。
“他们其实就是一群孩子,被抛弃的孩子,他们所有的理智或不理智的行为都是为了要引起别人的注意,这样想,你就能够理解和宽容他们了。” ——男三病区主任陈黎明
  • 爱唱“小燕子”的女病人送笔者离开 她住院已8年
    • 医生向我们展示康复的日籍华人寄来的画
    • 看到陌生人进来 一位病人好奇的向外张望
  • 发狂的男病人被单独隔离 吃喝都需要照顾
    想家的女病人坐在门口低头不语
    病房设有一个大厅 一位病人在吃饭
病耻感,是采访中医护人员最常提到的一个词。当精神病人还有意识知道自己患病的时候,他们便开始厌恶自己,很多病人试图轻生。康复出院了,周围人还是异样的眼光,无法被社会正常对待的他们,只能绝望。
  •       出院后的独居男人,整日躲在房间不肯见人,最后旧病复发,发狂砍死砍伤多人;被单位排斥的工程师,治疗康复后去了收发室,感觉人生到此为止他无奈选择跳楼自杀。

          对于精神病患者来说,这个社会同样需要治疗和康复。他们每天在努力地康复,期待回家,希望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也盼望着社会能够重新接纳他们。只有这个社会康复了,他们的康复才能真正实现。

          值班编辑: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爆料电话:023-86898850
          微博私信:大渝网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搜索账号“大渝网”

只有这个社会康复了,他们的康复才能真正实现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
违者必究 出品:大渝网新闻中心
策划:黄静 / 编辑:陈思宇 / 图文:公绪强 李翰波  电话:86898850 86898829
获取更多本地资讯
关注大渝生活APP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