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7岁时,郑淑琼的父亲在外打工遭遇意外,下肢瘫痪,家庭彻底失去经济来源;10岁时,郑淑琼的母亲离家而走,至今未归。今年,郑淑琼13岁,已经独自照顾父亲整整3年,勇敢地撑起一个家。当同龄的城里小孩被家长捧为掌上明珠时,留守女童郑淑琼却过早地担负起了成人世界的一切。她能一直坚强下去吗?
清晨,郑淑琼陪父亲聊天。2007年,父亲在福建某煤矿厂打工时意外被矿车压断了腰,导致下肢瘫痪,失去了自理的能力。
守儿童郑淑琼的家,位于重庆市酉阳县双泉乡天马村。这个家,是一个破烂的水泥瓦房,窗上玻璃全是破洞,木板就是“床”,而“枕头”,则是用烂衣服塞进又脏又破的套子里,做成的。
  • 清晨6点起床 为父亲做饭
    7点 撒包谷粒喂鸡
  • 她从一个黑乎乎的化肥口袋里,拿出一个碗装上包谷粒。包谷粒已经被包谷虫吃成空心了。但“这样的包谷粒便宜,也只能用来喂养鸡”,小淑琼很无奈。
  • 走30分钟山路去上学
    2年来上学从未迟到
  • 8点过,做好这些过后,她开始收拾书包去学校,当地人称“崖(ai)河”走到“马家坝”,大概30分钟的山路。
  • 放学回家“打贝子”
    一斤晒干的贝子可卖20多块钱
  • “特别是9月份,我就到山上去‘打贝子’,我们家周围的小山上贝子结的很多,一斤晒干的贝子可以卖20多块钱,但是价格每年不一样。”
    • 自己换灯泡 风扇烂了无人修
    电灯泡坏了,有电筒将就着用,最要命的是如此炎热的夏天,家里唯一的电风扇还不转了。她给我们看那个电扇,没有外壳,裸露出三张扇叶,上面布满厚厚的灰尘,绕着蜘蛛网,已经坏了两年。“…[详细]
    • 外婆太辛苦 我们可以分担
    16岁的谭敏,是家中的大姐,不久前去了县城读卫校,她走了,帮傅征容老人分担家务的担子,就自然落到了13岁的洪萍和谭玲身上。“外婆一个人照顾我们五个,很累。我和玲玲已经长大了,能帮助外婆做事。”洪萍一边帮弟弟张榜名擦脸一边说。…[详细]
    • 父亲 我想把歌唱给你听
    在馨元的书本里,我们无意间发现,在一张不大的纸上,誊写着《父亲》的歌词,字有些歪歪扭扭,但很清晰。…[详细]
  • 一个老人,带着六个孩子,大的16岁,小的4岁。在别人的眼里,这个家庭,就像是一个“幼儿园”,父母打工,把孩子安心的托养在这里,好的时候一年看望一次,不好的时候几年不曾见上一面。在这个“家庭幼儿园”里,“园长”只管吃住,其他的,全凭孩子自觉。傅征容老人今年已经65岁,在她这里,“一辈不管二辈事”永远是个传说。

    老人有一个儿子,两个女儿。7年前,傅征容的老伴因病去世,就剩下她孤零零的一个人。儿子和小女儿外出打工,分别丢下各自的三个孩子,和傅征容生活在一起。傅征容的儿子谭小清在深圳当拆房工人,儿媳廖瑞碧在电子厂做工人,女儿谭小林和丈夫张文全也在深圳打工。每家三个孩子,女儿修房子还欠了八万多块钱的帐。无奈,傅征容管得也管,不管,也得管。而对于这群孩子,只有每年春节,父母回家的十来天,才可以短暂的相聚,过了年初一,又是匆匆的离别,目送父母回打工的地方。
“我不喜欢她,每一次我跟她说话,她都不理我,只和别人说话,我不想她,我也不想给她打电话。”小淑琼说到这,低着头,嘴唇抿得很紧,手指紧紧地抓着衣角。“我想妈妈能留下来,她在家照顾爸爸,好让姐姐出去打工挣钱,因为姐姐年轻,爸爸也不希望自己拖累她。”小淑琼说。
  • 留守儿童撑起一个家
    • 留守儿童撑起一个家
    • 留守儿童撑起一个家
  • 留守儿童撑起一个家
  • 留守儿童撑起一个家
  • 留守儿童撑起一个家
因人口流动引发的农村留守儿童问题,已经成为不可忽视的社会问题。
留守儿童系列策划:
13岁女孩撑起一个家
  •     这群孩子,离开了父母亲情的怀抱,独自感受着与年纪不相符的孤独。人们给这群孩子起了一个酸楚的名字:留守儿童。
        留守儿童长期隅居农村,看似与我们毫不相干,可是谁又能无视他们的存在和将来对社会的影响?他们的成长需要全社会的关爱与帮助。
    郑淑琼联系方式
    地址:重庆市酉阳县双泉乡天马村一组
    联系方式:大渝网:86898829 郑爸爸:18225438368
小淑琼能一直坚强下去吗?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
违者必究 出品:大渝网新闻中心
本期责编:王渊 图:龚霞 郭泥 周鹏 张润 文:胡宗颜 王有东 电话:86898850
获取更多本地资讯
关注大渝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