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见到张兴文的第一眼,有些不敢相信,他的头发大半已经花白,和他不到50岁的年龄,有些不相称。那天的温度将近40度,黑石子餐厨垃圾处理厂整个厂区的空气中,都弥漫着刺鼻的垃圾发酵的味道,张兴文似乎早已经习惯了这些。

张兴文虽然只有高中文化,但酷爱钻研,现在他在油脂车间上班。

兴文坦言,也有朋友劝他放弃这份工作,因为他还懂点电工,也不愁会饿肚子,但他始终觉得,这份工作让他会感觉到学有所用,工作有价值,所以还是坚持了下来。

一晃就是八年,“我觉得时间过得特别快,一年一年,一晃就过了。”张兴文说,算起来,经过自己的手覆膜的垃圾面积大概有13万多平方米,相当于长28米宽15米的310个标准篮球场,焊接和补粑的面积,大概还有1万多平米。

  • 与人握手
    他把手在工作服上擦了又擦
  • 本来想和张老师握手,但他把手在工作服上擦了又擦,还是收回去了。“我们这个手,又脏又臭,怕把你的手弄脏了。”张兴文说着说着笑了,多朴实的一个人。
  • 兢兢业业
    已在垃圾处理厂工作16年
  • 在没有进入到重庆环卫集团以前,他在北京的一个高能电城打工,主要从事垃圾处理厂填埋覆膜的建设工作。八年前,他回到重庆,因为之前的工作经验,进入到重庆环卫集团,从事垃圾覆膜工作。
  • 夏天最辛苦
    设备温度在400度以上
  • 对于做覆膜工作的人而言,最辛苦的莫过于夏天。夏天天气本来就热,而且覆膜的膜都是黑色的,非常吸热。覆膜设备的温度要在400度以上,HDP膜才能接好。
我想大多数人都曾感受过从垃圾堆旁边走过时,刺鼻的臭味会让我们感到头晕,甚至是作呕。我问张兴文,你怎么受得了?“刚开始的时候还不是遭不住,慢慢的习惯了,我们把这些垃圾处理了,至少其他人不会觉得空气是臭的了。”张兴文说。
  • 街边补鞋匠
    • 街边补鞋匠
    • 街边补鞋匠
  • 街边补鞋匠
  • 街边补鞋匠
  • 街边补鞋匠
一份付出,一分收获。在重庆环卫集团工作了八年,我问张兴文收获了什么,他说,最大的收获是一份心安和踏实。回首张兴文的十多年,没有轰轰烈烈,没有争名逐利,只是在他平凡的岗位上默默无闻的付出,功过由人去评说,但优秀,永远不会被覆灭。
  •       随着年岁的渐增,张兴文目前已经不再从事垃圾覆膜工作,在黑石子餐厨垃圾处理厂,他现在主要从事酯化、酯交换反应操作工作。 “在油脂车间,把潲水油变成生物柴油,属于变废为宝。”张兴文说。 和以前相比,老张现在不再直接面对垃圾,而是处理垃圾的机器,但他自己笑称:“反正都还是和垃圾打交道。”

          现在,张兴文和他的同事们每天能把20吨潲水油变成生物柴油,全部达到BD100国家标准。不过,张兴文表示,市民对餐厨垃圾分类处理的意识还未普及,玻璃瓶、钢刀叉等都混在一起,这些未分类的垃圾对餐厨垃圾处理的设备造成巨大的损伤,希望能引起市民朋友的注意。

平凡的岗位上默默坚守的张兴文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
违者必究 出品:大渝网新闻中心
本期责编:wygong 邹乐/摄影 胡宗颜/文 电话:86898850 86898829
获取更多本地资讯
关注大渝官方微信